随笔南洋网



原帖内容
梦蝶翁

2011-3-12 21:48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3-12 20:16 发表
原帖由 十九白眼 于 2011-3-12 15:10 发表
呐喊该对彷徨!

呐喊断长夜,沉吟奔巨雷。

呐喊断长夜,彷徨奔巨雷。对仗极其工稳,但不知通否。彷徨中都奔巨雷,不彷徨还不跑到银河系之外去呐喊?

老狐狸浅学无知,我来教他如何用“彷徨”。

孔乙己离婚,在酒楼上呐喊;
孤独者伤逝,于端午节彷徨。

嗯。牛哥和营营说得很在理。我也曾经考虑过用彷徨对。但想了想还是取“意”对,而不用“书名”对。理由是:

    鲁迅的小说乃收录在《呐喊》和《彷徨》中,其多以中国旧知识分子和农民生活为题材,揭示那个时代令人窒息的“国民性”问题。所以,“呐喊”乃是其小说的基本精神,再用“彷徨”觉得仍然在小说的视野中,显得意象狭窄了点。而收录在《野草》中的文字,集中了鲁迅的诗歌散文随笔之类。曹操《短歌行》有“但为君故,沉吟至今”。以我愚见,带着诗歌特征的所谓“沉吟”——深思而令人回味——的《野草》,则是对“生命、灵魂”的深度思考,如果说《呐喊》强调的人的社会性,那么,《野草》则更多强调生命感悟的个体性。所以,取《野草》之“沉吟”这种“歌”的特性来对仗。有趣的是,鲁迅自己题《野草》写道:“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这便是我说的“沉吟奔巨雷”。鲁迅《野草》自题全文如下: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个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天地有如此静穆,我不能大笑而且歌唱。天地即不如此静穆,我或者也将不能。我以这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献于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
  为我自己,为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我希望这野草的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去吧,野草,连着我的题辞!
  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鲁迅记于广州之白云楼上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11-3-12 21:53 编辑 ]

用户名时间积分理由
李家三郎 2011-3-12 21:51 威望 +30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3-9 18:2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0967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