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原帖内容
韩山元

2008-2-27 11:40
回应刘学敏先生

回应刘学敏先生

首先,我要感谢刘学敏先生那么仔细、认真读我的小文,刘先生这篇评论和他多次在早报发表的文章,都流露一股鲜明的人文关怀之情,这点,我相信自己和刘先生是一致的。
再者,我要感谢刘先生的评论以及随笔南洋网给我一个机会来把我的想法与疑虑说得更清楚,也是对刘文及随笔南洋网友的相关文章的回应。
我承认,灵魂语言与工具语言这两个概念还不是十分严谨,但不是全无意义,如果表述得不够完善,大家可以动动脑筋,使它表述得更严谨、更完善。
不知道大家同意不同意,一个人总要有自己的精神家园,而人在精神家园就得有一个跟自己的心灵相通的语言(这里用的是广义,它包括口语、文字),这就是灵魂语言。
一个人能不能同时拥有两种灵魂语言呢?我不敢肯定,但相信不少精通双语甚至三四种语言的人,总是以其中一种作为他在精神家园中通行无阻的语言。这种语言可以是自己民族的语言,也可以是非本民族的语言(在美国这样的例子很多)。
这里举一个当代世界级的大作家米兰•昆德拉为例,他的名著《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被认为是当代最杰出的小说之一。1929年出生的昆德拉是捷克人,前半辈子在捷克度过,上世纪80年代初才入了法国国籍,并开始用法语写作,也出了好作品。
再举一个亚洲的例子,印度大诗人泰戈尔(1861-1941)就用英文写出非常优秀的诗歌、散文。精通英文的泰戈尔当然有自己的灵魂语言,它是不是英文呢?这值得研究。我知道的情况是,泰戈尔是真正的“双语精英”,他也用自己的母语:孟加拉语写了许多重要著作。
但是,米兰•昆德拉和泰戈尔的例子并不是普遍现象,我相信,以母语作为自己的灵魂语言是常态,也许我错了。
我对新加坡的现状之所以有疑虑,是因为我觉得,新加坡太过强调语言的功利性,这跟整个社会以功利主义挂帅是分不开的。做事讲功利无可厚非,但是把功利当作衡量一切的价值准绳,人就很容易变得唯利是图了。就拿学母语来说,我们身为华人学习华语(这里取的是广义,包括华文)是为了什么?很多新加坡华族家长搞不清这一点,老是强调学了华语将来可以到中国去赚钱。
我要问的是:难道是因为中国崛起才要学华语?中国不崛起就不需要学华语了?新加坡与马来亚半岛(现在叫西马半岛)百多年来的华文教育难道是因为中国崛起而办的吗?恰恰相反,中国那时被列强欺负,中国人被人侮辱,但是新马华人仍旧顽强地坚持华文教育事业。今天,马来西亚的华校非常明确地向学生灌输的观念是:华语是我们的灵魂语言,而不仅仅是赚钱的工具,可是新加坡呢?刘学敏先生那篇批评我的文章题目是《迷失在灵魂与工具之间》,我想,这句话用来形容新加坡一些华人对母语的态度倒是挺合适的。
我们的人文教育不足,人文关怀缺失,导致新一代新加坡人虽然通晓(甚至是精通)英文,但未必充分了解西方文化,也许他们只是知道西方文化的皮毛,而不晓得西方文化的精髓。吸收西方文化的精髓,当然是能充实与提升我们的灵魂,但是我还是觉得,在我们吸收西方文化的同时,如果丢弃了自己的民族文化,那是非常可惜和不智的。让我做个比喻:我们吃猪肉、牛肉、羊肉是为了吸收营养,增强体质,不是为了将自己变成猪牛羊。吸取西方文化不是为了洋化,正如吃羊肉不是为了变羊。
另外我想提的是,学西方文化不能全盘照收,更不能将西方的劣质文化当宝,可是现在有些新加坡人就是这样做的,遗憾的是,我看到有些中国人也这么做。他们不学青蛙游泳,却学青蛙叫。
(这则小文原打算投给早报言论版,但考虑再三,还是让别人的有关文章先发表,自己看看再说。因为随笔南洋网转贴了刘文,这倒让我有机会在这里先做回应,谢谢随笔南洋.)

用户名时间积分理由
木鱼桥 2008-3-1 00:20 威望 +5 精品文章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6-18 09:0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1385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