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0-4-10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0

0 位会员, 0 位游客

2012-2-6   推荐英培安的”画室“

星期六上草根书店买英培安先生的”画室“。还希望能见到作家本人,讨个签名。谁知去了太早没有能见着。

这书售30大元,厚厚一本495页。是我喜欢的繁体字,直向的排版(台湾和香港书的排版)。先谈肤浅的部分。本人喜欢这书的包装和排版。颇有台湾书的水品。

我必须承认我虽然看的中文书不少,却没读过新加坡作家的长篇(这么长的还是第一次)。现在读了一半。。很庆幸自己去买了来读。写作风格跟一般新加坡作家不太一样。当然书的故事的背景是在新加坡。

最喜欢此书行云流水的时间流动。故事里的角色随着故事的时空移动。不同的故事线路平行。作家把不同角色的故事穿插在一起,却一点也不会混乱。

有趣的是在书的前半段都是用第三人称来说故事,在很少的地方却会出现”我“或”我们“。这很有趣。

我这段文字不是什么书评(我也没资格评论,相反有机会我倒想向英培安先生学习),只是一段感想。

2012-2-6 17:07 - 冷风细雨 - 2957 查看 - 54 评论

2011-10-22   何处惹尘埃?

何处惹尘埃?
冷风细雨


昨夜突然吹来一阵强风。天空瞬间布满淡粉红的薄膜状物。拉式玻璃窗最大限度的敞开。天空被铁花切割成无数形状规则的小块状。风穿过窗户,直径闯入屋内。这股风力撩动客厅里所有的物件。吊在天花板的新年雕饰在空中乱舞。连挂在窗前墙角的帘子,也被挑拨得在此时借势迅速膨胀。霎时就挺起胸脯,激昂得像在发表伟大的演说。激动得像欲扑过来与我厮杀。帘子在腰间被带子系在墙上,是飞不出墙角。是纸老虎一只,完全不需要感觉到任何威胁。


帘子好像看穿了我的藐视。不知怎么叫唤来了一阵雷驰般的狂风。电光火石间,帘子扑向靠在墙角的无门式橱柜。橱柜上尽放置了些小巧可爱的玩偶。 ...

2011-10-22 18:09 - 冷风细雨 - 2118 查看 - 17 评论

2011-8-16   早晨雨

早晨雨

冷风细雨



雨天总是忧郁的。雨天总是心情平静的。听起来有点矛盾。即忧郁又平静。应该说是淡淡的忧郁飘在平静的心湖。是种墨晕似的中国式古典美。在公车里看着车窗外的倾雨疾风。还有沿途在风中左右摇摆的树木,湿答答的模样怪可怜的。是什么样的福分允许我在这样的早晨能欣赏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没有人工的修饰,毫无多余的一撇。只有自然的姿态。莫笑我矫情。不论什么样的雨还不是自然的一部分。不会因为落在草地而像是有意来给小草涂个油亮。雨滴打叶声好像也从来不是为了制造清脆的乐曲。我宁愿相信这些都是有灵性而为之。不只是单纯无意义的自然现象。我宁愿当个傻瓜。相信天地有爱。大雨泽被万物,带来生机无限。我更相信天地间的人都是有爱。能感悟自然的恩泽和美好。不会疏忽在身边的点点滴滴。就算是最小的雨滴也是晶莹透彻的宝贝。

同时也怨是什么样的噩运。在这样凉爽的早晨,不能躲在暖和的被窝里。假装 ...

2011-8-16 17:19 - 冷风细雨 - 1440 查看 - 15 评论

2011-6-26   25C

25C

冷风细雨

志整个人萎缩在两门式冰箱里。里的间隔都被扯出来,凌乱的散落一地。志改变自己自然的体态,勉强自己挤进有限的空间,就为了适应冰箱不自然的空间。他蹙眉深锁,双眼紧盯着戴在身上的检测器。上面的液晶显示屏有个跳动的红色数字26。他用力的叹了口气,然后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使自己自己毫无感觉。心跳太快是增加体温的罪魁祸首。他得设法把自己的温度降到25C以下。要是体温超过二十五度超过五分钟,就会触动检测器的警报。他这个月已经两次触动警报。再犯就没有机会看到他的妻子和女儿。

树顶的斜阳横躺在海滩上。志牵着妈妈的手,能感觉到软暖的写意。闻到的不只是烘烘的海盐味。还有妈妈的体香。时种熟悉的味道。他眷恋的或许是太阳在衣服上留下的烘烤味。又或许是淡淡的洗发水的芬芳。他尽量靠近妈妈,把自己环绕在香气里。

志在黑暗里惊醒。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头有点晕。腹部异常的难受。有股腥酸的汁液涌向宛如被封闭的喉 ...

2011-6-26 16:44 - 冷风细雨 - 1121 查看 - 2 评论

2011-4-21   鱼尾狮不见了

鱼尾狮不见了

冷风细雨



“先生。请问您知道鱼尾狮在哪吗?“

”什么?“。头疼得要命。还有股欲吐又不能的恶心冲动。

”我是说您知道鱼尾狮在哪里吗?“。

谁这么大清早找什么鱼尾狮。这里是富勒顿一号(One Fullerton)。瞎了眼的才看不到那个硕大的鱼尾狮。

”我是根据这本旅游杂志的指示才来到这里。可是却没就是没找到鱼尾狮。 “。

还在喋喋不休。烦得我宿醉的脑袋快炸开。

“我在前面那里看到一只小的鱼尾狮。可是我要找的是大的,而且还会往海里喷水的那只。“

”大只小只都在一起。“。

”我找过了。就是没有大的鱼尾狮。 “。

“真的是在一起。“。

“找到鱼尾狮对我来说很重要。这里除了您没有别人了。请您帮帮忙。“。

烦人啊。玩了整晚还没睡,仅想躲开那些缠着我的女孩。自己一人静静的在这里眯会也不行。非得从天而降个烦人的女孩。只好睁开眼皮,用眼角瞄这 ...

2011-4-21 09:58 - 冷风细雨 - 1670 查看 - 13 评论

2010-12-7   煎熬

煎熬



一般我都喜欢在文章开头描写点什么。这次大概也顾不上了。开门见山的说点什么。真正开始比较认真写东西应该是今年初才开始。写着写着给我无限的乐趣,还以文交了不少朋友。还有很多前辈朋友的意见,鼓励和批评。这两个月突然心里一片空白。什么也写不出来。觉得急了,拿了张空白的纸。结果对着发呆。有时急了,打开电脑的文字处理软件,还是空白的。就算是勉强写也是不好,不然写到一半突然停了。望着残缺不全的骨肉。还能不心疼。
可能是没有新的事物的刺激。去找些新的书来读。去找些新的音乐来听。构思,写。还是不行。这角度不好。这用词不好。这故事的发展不好。煎熬。笔墨停了,不再流淌。越慌越写不了。改写点诗。费了半天,东凑西凑了几个字。撕掉。捏成团。删字。再删文件。

...

2010-12-7 01:01 - 冷风细雨 - 1895 查看 - 30 评论

2010-11-25   对移民讨论我之见

经过一番讨论(要是有人觉得是争论或争辩,我也没办法),我想我该归纳一下我的基本想法。

我希望各位多了解个个阶层人士受到这系列的不良政策的影响,尤其低下阶层受苦最深。

我再重复。这是政策问题。不是个别新移民的问题。现在主要讨论的是政策问题。

这个引进外来人的基本政策没有错。一直以来都在做。现在是我所说的量,速度和配套出现失调。一个再好的想法们,没有好好规划也会出问题。这就叫好心做坏事。

如果你愿意在这里常住下来。你就得思考个个政策对你的影响。不要只看到眼前的。你也要为你的子孙想想。想想这样继续能持久吗?

因为有时候回得急或词不达意,我在此我在此在归纳我的基本立场:

1.对引进外人的基本国策没有意见。
2.对个别已经在这里工作或打算长久居住的新来者,非常欢迎。
3.新移民融入不融入是个人意愿。不过却应该开始扎根在这里。多从怎样让这个国家更好为出发点来思考和做事。
4.我有意见的是引进外 ...

2010-11-25 12:47 - 冷风细雨 - 5700 查看 - 74 评论

2010-11-5   纸上荒唐

纸上荒唐(一)
文/冷风细雨




引子

  午夜是如此的漆黑。下过大雨的天空还是火红。窗外的路灯泻了满室的银彩,让志得已看清楚室内的轮廓。志小心踱步回房,免得吵醒酣睡的家人。他脱了身上又脏又湿的衣服。拿了干净的衣物和毛巾走进浴室。他不想等热水器加热,干脆就冲个冷水澡。花了不少时间细心的洗头发。再慢慢的用水把泡泡都冲掉。然后才仔细的把身体的每一处都清洗干净。再用毛巾把身上的水分擦干,才换上上干净的衣物。在镜子前检查脸上的淤青,确保没有什么大碍。

  打开桌灯,拿出稿纸和笔。志伏案,仅剩笔触纸张的沙沙声。这声音有种让他冷静下来集中精神的魔力。蹉跎换成了勇气,面对自己不断的写。思绪就从脑子涓涓的穿过手臂,透过笔尖流到纸张上。黑色的符号,白色的舞台。二维的空间,却在字里行间创造出无限的世界。

《就是要快乐》


  慢摇的音乐和烟雾弥漫了整间厢房。嬉闹吆喝充斥围绕着 ...

2010-11-5 10:58 - 冷风细雨 - 2743 查看 - 55 评论

2010-9-9   分化的戏码

新加坡人从来就不排斥外来的人。。而且我敢说是对外来人很友好的地方。。现在怎么会这样?有两个主要原因:

1.太多。。欢迎是一个问题。。但也不能太多。。到了大家能容忍的极限。无理的要求大家容忍到了极限是不切实际的。目标是6million..现在都过了5millionj就如此拥挤。。真是不能活了。

2.配套没有做好。。把所有的意见转化成对移民的排斥是转移话题和视线。事实是,明知道要增加这么多人,为什么公共交通没有大幅增加?住房?还有很多其他的。不是简单大家容忍一下就好的。这是政策和策划的失误。被简化为本地人不愿容忍是错误的。也制造新和旧移民的矛盾来从自己的错误脱身。结果是高薪继续拿,让新旧两派在那里吵。

其实适当的加入新移民是有好处的。一个例子就是随笔南洋。我在知道这个网站后,第一个感觉是太好了。。再来就是感叹为什么这么多懂中文和有技术的新加坡人,却没有这样的一个网站?

2010-9-9 10:34 - 冷风细雨 - 865 查看 - 7 评论

2010-8-17   远方的温度

远方的温度

      华山的早晨雾气很重。吴离进入山脚的客栈。这里是武林豪杰和各帮各派人马聚集的地方。大多都在这里交换情报。在这里买点武器,道具或食物。整夜都在和伙伴攻打青城派的堡垒。这时候他需要补充点体力和道具。战斗的成果是摧毁了青城派的城堡和让他晋升二十五级。他进入客栈就注意到在吧台的莉虎。她是十级的法师,装配不是太好。他觉得她好像感觉到他在看她,有往他这个方向偷瞄。

      吴离再次遇到莉虎是在在华山东侧的小村庄。她被怪物围困,生命力值很低。他心头一热。拔剑。附近的怪应声倒下。她咬着下唇,脸色苍白的瞪着他。他用治疗石,让她恢复满满的生命值。他让她跟着他上华山绝顶。她转过脸嘟着嘴说自己级数不够。顿了顿,又点点头。吴离设定他们两为同组。这样她就能得到他在路上打怪获得的分数。他在前面开路,一弯柳月剑气所到之处无敌手。她就跟在后面,积分一路递增。当他们到达绝顶时,她已经晋升十三级。 ...

2010-8-17 10:32 - 冷风细雨 - 2913 查看 - 85 评论

2010-8-17   远方的温度

远方的温度

      华山的早晨雾气很重。吴离进入山脚的客栈。这里是武林豪杰和各帮各派人马聚集的地方。大多都在这里交换情报。在这里买点武器,道具或食物。整夜都在和伙伴攻打青城派的堡垒。这时候他需要补充点体力和道具。战斗的成果是摧毁了青城派的城堡和让他晋升二十五级。他进入客栈就注意到在吧台的莉虎。她是十级的法师,装配不是太好。他觉得她好像感觉到他在看她,有往他这个方向偷瞄。

      吴离再次遇到莉虎是在在华山东侧的小村庄。她被怪物围困,生命力值很低。他心头一热。拔剑。附近的怪应声倒下。她咬着下唇,脸色苍白的瞪着他。他用治疗石,让她恢复满满的生命值。他让她跟着他上华山绝顶。她转过脸嘟着嘴说自己级数不够。顿了顿,又点点头。吴离设定他们两为同组。这样她就能得到他在路上打怪获得的分数。他在前面开路,一弯柳月剑气所到之处无敌手。她就跟在后面,积分一路递增。当他们到达绝顶时,她已经晋升十三级。 ...

2010-8-17 10:30 - 冷风细雨 - 1055 查看 - 2 评论

2010-7-26   化掉

化掉




走在五光十色的乌节路上。人群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男男女女都穿着时髦流行而漂亮的衣裳,在行人道上来去。大家都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走着说说笑笑,走着侃侃而谈。不时会听到不远传来的笑声,或欢呼声。当然这些都是随性爆出的声响。其他时候都是吵杂的各种声音塞满了整个空间。很难想象一个开放的空间却如在室内般的吵杂。吵杂的声音和不断晃动的来往身影,让人感到晕眩。觉得脚下的行人道在摇晃。夹在无数的人群里,却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多人的孤单是如此的难受。街道不算狭小,人是如此的多,显得如此拥挤。能闻到旁边的女孩淡淡的香水味。能听到在后面小情侣甜蜜的窃窃私语。再靠近前面的男孩就要被他的热情灼伤。我却仿佛被无形的泡沫罩着。被隔开。物理上的半个公分的差距,却产生南北两极般的遥远距离。

  如果半公分的距离的反差是如此的大。那四周的热闹和我感受着的孤独,反差就更大。如陷入孤岛,自己一个人对着大海说话。还 ...

2010-7-26 16:38 - 冷风细雨 - 1160 查看 - 10 评论

2010-7-9   化掉

化掉


走在五光十色的乌节路上。人群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男男女女都穿着时髦流行而漂亮的衣裳,在行人道上来去。大家都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走着说说笑笑,走着侃侃而谈。不时会听到不远传来的笑声,或欢呼声。当然这些都是随性爆出的声响。其他时候都是吵杂的各种声音塞满了整个空间。很难想象一个开放的空间却如在室内般的吵杂。吵杂的声音和不断晃动的来往身影,让人感到晕眩。觉得脚下的行人道在摇晃。夹在无数的人群里,却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多人的孤单是如此的难受。街道不算狭小,人是如此的多,显得如此拥挤。能闻到旁边的女孩淡淡的香水味。能听到在后面小情侣甜蜜的窃窃私语。再靠近前面的男孩就要被他的热情灼伤。我却仿佛被无形的泡沫罩着。被隔开。物理上的半个公分的差距,却产生南北两极般的遥远距离。

  如果半公分的距离的反差是如此的大。那四周的热闹和我感受着的孤独,反差就更大。如陷入孤 ...

2010-7-9 08:41 - 冷风细雨 - 812 查看 - 2 评论

2010-7-9   化掉

化掉


走在五光十色的乌节路上。人群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男男女女都穿着时髦流行而漂亮的衣裳,在行人道上来去。大家都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走着说说笑笑,走着侃侃而谈。不时会听到不远传来的笑声,或欢呼声。当然这些都是随性爆出的声响。其他时候都是吵杂的各种声音塞满了整个空间。很难想象一个开放的空间却如在室内般的吵杂。吵杂的声音和不断晃动的来往身影,让人感到晕眩。觉得脚下的行人道在摇晃。夹在无数的人群里,却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多人的孤单是如此的难受。街道不算狭小,人是如此的多,显得如此拥挤。能闻到旁边的女孩淡淡的香水味。能听到在后面小情侣甜蜜的窃窃私语。再靠近前面的男孩就要被他的热情灼伤。我却仿佛被无形的泡沫罩着。被隔开。物理上的半个公分的差距,却产生南北两极般的遥远距离。

  如果半公分的距离的反差是如此的大。那四周的热闹和我感受着的孤独,反差就更大。如陷入孤岛,自己一 ...

2010-7-9 08:40 - 冷风细雨 - 734 查看 - 2 评论

2010-6-28   从淹水谈起

从淹水谈起

(2010-06-26)



游润恬  昨天早上10点在武吉知马一带有一项工作。起身后习惯做的第一件事是查看手机。读到公关小姐传来的贴心简讯,会心一笑:这里下大雨,你最好从东陵路绕过来,别走武吉知马路。
  一路上跟德士司机聊起。他40多岁,曾住樟宜一带的乡村,对淹水一点都不陌生。他说,有时连续下好几天的大雨,水位涨到屋顶,他只好带着家里养的猪到山上避难。
  他和村子里的人当年已意识到叶子很可能使淹水问题更加严重。他说:“纸张掉进水里会软掉,但干枯的叶子掉进水沟里不会烂,如果不清除就永远留在那里,不但塞住水沟,还会生蚊子。”
  我开玩笑问他,现在如果看到沟渠被叶子或其他垃圾堵住,会不会自己动手清除?他马上说:“会啊”。他从望后镜看到我一脸不太信服的样子,笑说:“我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我们经历过淹水,所以知道清理沟渠很重要。”
  我听了很感动,对 ...

2010-6-28 09:37 - 冷风细雨 - 1959 查看 - 17 评论

2010-4-23   人生B?

人生B?
文/冷风细雨


  最近一系列的对中文的言论和举措,让我感慨万分。现在华文B还不够。还要把华文(母语)在小六考试的比重减少。说白了就是中文无用。

  每个学生因为个人的能力和家庭背景,总有一两科是很难考得好的。比如有些家庭就没有说英文的机会(比以前少但应该还是有的),这些学生的英文就应该是跟不上学校的进度。有些学生本身对数学没有天份,怎么学都学不好。有些学生对科学也没什么概念,也觉得很难,也很不喜欢,也应该是学得很痛苦。有些学生可能对历史或地理没兴趣,也是觉得很痛苦。每个学生的能力不同,每个科目肯定有特别排斥而学不好的学生。

  我想现在华文不好的学生,就能修华文B。那要是英文不好,能不能修英文B?数学不好,能不能修数学B?科学不好,能不能修科学B?反正这些学生也不打算当数学家,只要有基本的算数能力就够了。以此类推,什么科目都应该设有B的选项。因为很多学生在家里都说英文,就是推 ...

2010-4-23 18:29 - 冷风细雨 - 3678 查看 - 41 评论

2010-3-30   价值

价值



震动不止的手机。震醒了在熟睡的志。柔柔眼睛,还是睡意很重。空气里有股让人难受的微焦味。他大口的吞吐了几口气,试图把净鼻孔里的微粒驱逐干净。他起身查看婴孩床上熟睡的女儿。女儿刚满周岁,现在静静的在睡梦中。他看着他的女儿,心里还是很内疚的。每天早上送女儿去岳母家时,女儿还在熟睡。晚上接女儿回家时,通常只能抱着个已经熟睡的婴孩。他的老婆昨晚还埋怨他没有花时间和小孩相处。再这样下去,女儿都快不认得爸爸了。

志转过身轻轻的给在枕边的老婆一个吻。这一吻可把他的老婆弄醒,累眼惺忪。两眼眯成一线,笑着让他快去梳洗。

志梳洗完毕就到书房去查看公司的电邮。这时手机震动,荧幕上闪烁着个任务提醒。

“615am  查电邮。显示卡应用问题的进展。”

同时电脑也冒出个任务提醒框,在桌面上闪烁着和手机一样的提醒。志快速的把手机和电脑的提醒取消,继续工作。他每天 ...

2010-3-30 17:21 - 冷风细雨 - 676 查看 - 0 评论

2010-3-11   解思雨苦

昨夜无故失眠。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下意识牺牲睡眠来赏这好久不见的雨。自己非常喜欢雨。这段时间的干旱无雨,让我倍加思念雨。欣赏之余也用手机在TWITTER上写下下面这段文字作为纪念:


“喝了酒的天空,满脸通红。静夜无风。不经意骤然下起细雨。在这深夜和这好久不见的雨不期而遇。听这听到的静雨。赏着细的看不着的雨。哑了闪电来帮我照亮,希望我能看到一丝雨气。听不着看不着的雨的美需要静心慢慢品味。”

有些错别字,我自己现在一时也不清楚自己当时本来要打什么字。不过我看还是让这些错别留下,也是那瞬间感动的记录。

2010-3-11 01:01 - 冷风细雨 - 1482 查看 - 25 评论

2010-3-10   小精灵

小精灵




丽和我一直都在想我们的新房子都没有太阳,就是没有西照或东照。一天都亮亮,凉凉的。早晚都有风,尤其是大门开着,风从客厅的窗户吹得满室的凉意。这里说的是没有太阳的光照到家里,让我们纳闷衣服都晒不到太阳。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最少我不是很介意。我就是怕热,凉点还是比热好点的。

在我们东看西看,我发现了一道的阳光。这光偷偷的溜进了我家的角头。真的是一个非常角头的地方。在主人房的窗户是一整排,在最右边做了个九十度的转弯,硬是挤出个小小不到50公分的小窗户。这道小小的阳光,像是顽皮小精灵轻轻的落在这小小的很隐秘的角落。

我发现这小精灵,很是兴奋。这大概是我家第一个客人。她很安静,就在角落,对着我微笑,看着窗外的景色。我和丽讨论这意外的天外来客。丽觉得我很傻,不过她倒是想放个小植物,看 ...

2010-3-10 03:10 - 冷风细雨 - 1458 查看 - 35 评论

2010-3-9   如切虾面

在Telok Kurau Road 和 Joo Chiat Road 十字入口旧楼房旁有个老树。树旁就是个很旧的咖啡店。



咖啡店里有个毫不起眼的小摊位。它买肉骨茶,猪杂汤,排骨面也卖虾面。静静的在路边。好像和外面的繁华一点关系都没有。固执的在一偶,独自寂静,独自过得平淡的生活。




那是个炎热的早晨。想想就要了碗虾面。这是看了隔壁桌正在吃的虾面看起来不错。清淡却不失滋味。




简单的一碗热腾腾的虾面。朴拙而无华,更没有一点多余的装饰。

汤是一池的轻轻淡淡的鲜甜。有点缠绕舌尖的胡 ...

2010-3-9 16:48 - 冷风细雨 - 1658 查看 - 10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10 21:0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466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