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3-5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0

0 位会员, 0 位游客

2007-6-9   怀鹰散文日记:大师与大象(2007.06.09)

    大师离开那个村庄时,有10万人夹道相送。他们给他戴上花环,捧上最香的奶茶,争着向大师说漂亮和感激的话。大师心里很感动,但行程已定,必须离开。村人送他到山坳处便走了,剩下大师独自上路。

    日头正午,炎炎的阳光有点刺眼,但此刻大师心里装满了村民的情谊和满耳的颂歌,脚步变得比平时轻快。他回头望了望宁静的山庄,回想那半年来与村民相处的情形,竟然有点伤感起来,但伤感之中也还带着一丝骄傲。

    是啊,他们称我为大师,虽然我不想接受,毕竟已叫开了,无论如何是推辞不了的。历史上有几个人能担当得起大师这个称号的?既然自己已是大师,那就该有大师的风范。想到这里,他把耷拉着的脑袋拔高起来,几乎一抬眼就能与阳光相触。这样一来,感觉自己完全像个大师。

    这时,前面来了一群人,牵着一头大象。

    双方在交叉路口相遇。

    大师一眼望过去,没一个认识的,大概是邻村的吧。

...

2007-6-9 02:01 - 怀鹰 - 1217 查看 - 5 评论

2007-6-2   一口深邃的钟--读中南半岛的《晨钟》


一口深邃的钟--读中南半岛的《晨钟》


《晨钟》    作者:中南半岛    

我将隐身于这口深邃的钟
与我的悲喜交加的青春
与我的不肯凋零的爱情
与我的绮丽梦想
与我的坚韧努力
同在

方圆三百里,
几道山,几道沟,几道梁
无人的空寂中
只与天地自然喜会

我将太阳的昭示镌刻于
钟的最顶端
并把大段大段月下沉思
有序铺排在钟的周身
如果,偶尔,偶尔
有一些尘世的灵动
就是那装点的纹饰了

说淡泊,而我为什么仍见微澜
说尘缘,而我为什么不见花开

期待历经长夜的等待
有一记无比的慎重
叩响我的静默
远播整个山峦

    (点评):说晨钟,就得说暮鼓,说暮鼓,就得说晨钟。晨钟暮鼓通常连在一起用,当然,分开也有它们各自的意思。晨钟是早晨的声音;暮鼓是傍晚的鼓声。钟和鼓有什么作用呢?据诗人解说 ...

2007-6-2 23:35 - 怀鹰 - 1393 查看 - 0 评论

2007-6-1   谁的墓志铭?--读中南半岛的《墓志铭》

            谁的墓志铭?--读中南半岛的《墓志铭》

《墓志铭》           作者:中南半岛
--战争之为什么


在谁也不能预料的
告别与埋葬之前
我将认真审视自己
除非那些大段
墓碑上的文字
以及文字背后的历史
是我可以一并带走的

带走的将是细节
留下的只是说明
而真正不能带走的是事实

一个人的坎坷即将结束
那段丛林草莽里的青春
已成为无从谈起的悲剧
在无人应证的夕阳黄昏
缴械之后的战场
并不昭示战争的意义
谁来决定对与错
悲剧却是已经注定
我用超过三十年的时间
努力,却是要忘记
而悲剧就算是已结束
好象那个枪伤的膝盖
阴雨的天总是让我痛

在对错之间我选择沉默
就把一切交诸历史学家
我只想保留最后的缄默
好象我的那些盆栽
小院里朴素的生命
夕阳晚风中无声绽放
墓志铭,谁来写,谁来听


    (点评):中南 ...

2007-6-1 23:19 - 怀鹰 - 1222 查看 - 0 评论

2007-5-31   怀鹰散文日记:锡盘(2007.05.31)

     我把双手搁在胸前,冷冷地盯着他有点弯曲的背。

    最后他的眼光停留在一个表面铸有福禄寿三仙浮雕的锡盘上,由开初的慌张而渐趋平静,甚至带有某种神经质的温柔。

    “我要这个锡盘。”他的声音很轻、很浮。

    “这个很贵,150元。”

    “你拿给我看看。”他的语气仍很平静,大约没听明白我的暗示。

    我把锡盘从货架上拿下来,说:“这个150元!”

    “你不是写上价钱了吗?”他接过锡盘,很专注地看着,那种神经质的温柔的光泽又浮荡在他眼眸里。“我就是要这个,你帮我刻字。”

    “1个字5毛钱……”我嚅着。

    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张字条,摊开来,放在玻璃柜上,说:“照纸上所写的刻。”

    “母亲的爱,永远是我们的希望和智慧,您的儿女,丁亥年四月十五日”我边念边计字:“27个字,13块半,算你13块好了。”

    他淡淡地笑了一下,笑容透着几分古怪。

    我 ...

2007-5-31 23:34 - 怀鹰 - 1134 查看 - 2 评论

2007-5-29   怀鹰散文日记:我是疯子!(2007.05.29)

    一个物理学家和一个心理医生,早晨时在树林里散步,冷不防一个疯子冲过来,一棍就把心理医生打昏在地,然后逃之夭夭。心理医生苏醒后,物理学家叫他报警捉人。

        心理学家说:“我何必报警呢?那是他自己的事。”

        “但他把你打昏,怎么说跟你无关?”

        “那是他自己的行动,不是我叫他攻击我,何况他是个疯子,何况我也没有受伤。”

        也许你会觉得心理医生的想法不可思议,人家攻击你,为何说那是别人的问题?但往深一层想,医生的想法有一定的道理。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解决自己的问题。医生的性格是豁达的,但因为没有受伤,对方又是一个疯子。如果当时发生流血或死亡事件,谁该负责任呢?你一定会说:疯子!

        疯子没有动机,也许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当初读到这个小故事,的确引起深深的思考。在我的生活中,也确实发生过“类似”的问题。

        以 ...

2007-5-29 19:52 - 怀鹰 - 1387 查看 - 6 评论

2007-5-27   如岚的气息的诗--读中南半岛的《喜爱》

《喜爱》  作者:中南半岛

飞扬的眉梢
随时随地有渴望
绽放的招摇
心底吟唱的歌调
是盛开的花瓣呢
分明看见那最柔软处
即将滑落的珠露
有如岚的气息
收住,收住
让它在阳光下熠熠闪耀
当是一种喜爱吧
所以才会如此由衷
如此专注

    (点评):诗的长短并不是决定一首诗好坏优劣的标准,一般长诗是用来叙事,短诗是以抒情为主。长诗不易写,短诗也一样,甚至在某种情态下,短诗更难写,要求更高,因为它是极其浓缩的,有如微雕作品。

    中南半岛的《喜爱》,13行,算是短诗吧,诗里没有深奥难解的句子,但要真正品尝,则需要费一番功夫。诗人不是写她所看到的外在世界,虽然诗中出现花瓣、珠露、阳光等这些自然界的“景观”,但诗实际上写的是内在的情感、情绪的涌动,这些自然界的景观是虚拟化的,用来衬托或象征内心的情感变化。

    到底诗人表现的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变化呢?

    诗题《喜 ...

2007-5-27 21:34 - 怀鹰 - 1427 查看 - 0 评论

2007-5-25   怀鹰散文日记:静坐(2007.05.25)

    有一段时期,由于工作地点靠近麦里芝蓄水池,一有空闲我就到那儿去。在树荫下静坐,把办公室里的一切烦琐和忧闷轻轻放下,像金蝉脱壳一样,浑身变得比云还飘逸。在翠绿的湖水涤荡下和习习的凉风吹拂下,盘腿坐成一朵莲花,把狂野惯了的心唤回来;眼前的幻象消失了,虽然耳边仍有风声絮絮,一点都不干扰我的莲花。

    睁眼,整个世界无比的清亮,树木更加青翠,天空更加明朗,湖水更加清澈。我感动着生命的饱满和光泽,人间的一切痛苦和揶揄,烟消云散了。

    但一回到办公室,又见到那些令人颓丧的脸孔,听到那些高分贝的杂音,心里的莲花似乎四分五裂,哗啦一声撒得满地狼狈。心想:毕竟是凡胎,还修炼不到家。静坐,只是暂时脱离,现实世界仍是一团迷糊。于是更加喜欢到蓄水池去,或许这也是一种逃避吧。同事们老说我像独行侠,独来独往,很不合群,要吃大亏。我不否认,但坦然。我给自己下的评语是:闲云野鹤。
...

2007-5-25 23:09 - 怀鹰 - 1571 查看 - 17 评论

2007-5-25   读邹璐的《悲恋印巴》

                      怀鹰读诗日记:墓碑一样冰冷的清晨
                      --读邹璐的《悲恋印巴》

《悲恋印巴》   作者:邹璐   

悲恋印巴
--战争之为什么

故乡就在看得见的边境对面
边境却是看不见的隔绝多年
当春天一样有盛开的油菜花
思念却是凋零,铺满
去年一样的落花,还有
前年的以及更早时候的花

用夜晚星月下长久的站立
感受故乡土地亲人的目光
是母亲深刻曲折的愁眉吧
在眼眸中凝成晶莹的泪光
辗转反侧夜的不眠
分离成为另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以烈焰燃烧的仇恨
砍杀无数逃亡的无辜
以血流成河的复仇
结束长久以来的睦邻
战争,究竟所为为何
从1947年到1965年到1971年
士兵亦或是乡民百姓
在无数黑瞳惊惧的夜晚
苦捱墓碑一样冰冷的清晨

在这片曾经共同的土地上
有一样美丽的风景和歌声
但却有着最深刻的隔绝到今天
而唯一激烈交流的语言叫战争

l  ...

2007-5-25 09:09 - 怀鹰 - 914 查看 - 3 评论

2007-5-22   读中南半岛的1989


《我的一九八九》                作者:中南半岛
------电影《颐和园》“阅”后

那一年我们正初夏
偶尔是霹雳的雷暴雨
以为是轰轰烈烈的夏天开始
偶尔是连绵的梅子雨
依然沉浸在自我的潮湿忧伤
自始至终,心的天空
堆积厚重的积雨云
升高,降低
却始终徘徊在
触手可及的年轻的额头上
于是,清澈的眼睛
开始变得迷茫
清纯的心地
开始变得零乱沉郁
甚至以为受着伤

我们是被蛊惑的
谁是被我们蛊惑的
我们是被煽动的
谁是被我们煽动的
我们是投入的
投入的是什么
我们是努力的
努力是为什么

我们多么振奋与狂热
有泪水,有汗水
却没有一把深邃的目光
去探测年轻而沸腾的温度
也没有公允如时间
去丈量曾经郑重其事的理想
如何飘落如一片
轻轻,轻轻过早凋零的叶

在这个被借用的背景里
让我看到有些泛黄暗淡的青春记忆
如同没有月光的海面
只有遥远的渔火灯影
在外岛迷离恍惚的边缘
静 ...

2007-5-22 01:21 - 怀鹰 - 2052 查看 - 17 评论

2007-5-21   怀鹰诗歌日记:夜色(2007.05.21)

当第一颗星悄悄绽放
晶亮的微笑
我怀着虔诚的竖琴
站在街角的小公园
弹奏着但丁的神曲
为了一个千年未即的追寻

往事或许
像蝴蝶的残翅
纷纷扬扬  飘向遥远的天边
这时  这时我看见你
披着迷雾一样的轻纱
款款走来

是不是今世有约
我们才有这样的等待
等待是岁月无声的车辙
静静地走进夜色
夜色有琥珀色的瑰丽和诱惑
夜色轻柔一如缓缓流淌的河…-

当春天的第一阵山雨
从地底里喷射而出
水花哗哗地说着一个
关于夏夜玫瑰的爱慕……
那时  那时我忽然看见你
衣鬓扬起的香水味
把夜色抹上一层金黄


2007-5-21 00:52 - 怀鹰 - 880 查看 - 0 评论

2007-5-21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星星(2007.05.21)

    “阿兰阿兰,快来帮我穿针。”妈的声音透过板隙传过来,她正画得兴起,两手都沾满了颜料,。灵感被打断了,心里有些恼怒,不去理睬妈的叫声。

    “阿兰阿兰,你究竟在干什么?还不快来帮我穿针!”声音更接近了,好似在耳边轰炸。她非常无奈地放下笔,走出房间,一眼就瞥见姐姐坐在沙发上,两眼盯着电视机,一动也不动。她有些气,嘟囔了一句:“姐姐这么空闲,干嘛不叫她穿针?”姐姐瞪了她一眼,没说什么。“死丫头,叫你穿针就穿针,罗嗦什么?”她本想反驳一两句,终于忍住了。从小,她就被使唤惯了的,不管她有多忙,即使是在会考期间,只要大人高兴,她几乎没有违抗的余地。

    针眼很小,但难不了她,她穿得比谁都准都快。缝衣车又“嗒嗒嗒”地响起来了,隔着一道板门,那声音格外的刺耳。她抓着笔,头脑还没从刚才的振荡中苏醒过来,那银闪闪的针,就在她心房里飞快地戳着。画布上的那座树林,宛若送葬的队伍,灰兮兮的,那条 ...

2007-5-21 00:07 - 怀鹰 - 776 查看 - 0 评论

2007-5-19   怀鹰诗歌日记:龙井(2007.05.19)

天转寒了  请砌一壶
龙井
就这样盘坐在
八仙桌旁的古松下
什么都不用想
让天地躺在你的怀抱

晚霞衔住小鸟的翅膀
徐徐而来
追赶弯弯而蓝蓝的炊烟
一片二片落叶
在掌心里旋舞
舞着一个清凌凌的闲适

花都开了  花都开在
逐渐黯黑的云边
花香了  花香在茫茫四野游动着的
静谧的声音里
一滴二滴尚未消散的水珠
忽然张开绿色的眼睛

就这样  就这样含着默默的思念
坐在冷冷的风下
微笑的思念携着黑夜
女孩般温柔的手
穿过重重叠叠的山岗

天转寒了  请砌一壶
龙井
让梦在茶香里典雅起来
让茶香酿造一个多情的季节


2007-5-19 22:20 - 怀鹰 - 948 查看 - 4 评论

2007-5-18   怀鹰读诗日记:山中的小草莓(2007.05.18)

          怀鹰读诗日记:山中的小草莓(2007.05.18)

《小草莓》    作者:中南半岛

小草莓,你是我的小草莓
春天,就是山中
一缕迟迟不肯醒来的梦
而你,是一盏红晕的小灯笼
盛开在我风情万种的黄昏里

闲适正逢上一场清新而滂沱的雨
正好可以梳洗记忆回想前尘往事
那些一场接一场颜彩驳落的爱情

如果充沛的雨对于山林
是一种无微不至的滋润
我只能说相爱对于生命
是一场非比寻常的点缀

小草莓,你是我的小草莓
如果梦里你听见落叶窸簌
千万别以为转眼就是秋季
阳光正好,那只是不堪阳光眷顾的偶然
我在其中,生命是不断汩汩涌动的清泉

小草莓,你是我的小草莓
你这在黄昏里一路点亮的小灯笼
在没有月亮的夜晚
姜花依旧有浓郁的辛香
芒果树上结满金黄风霜


    我们听到了一阵异常轻快的声音,看到了一幅被山雨点 ...

2007-5-18 21:51 - 怀鹰 - 971 查看 - 6 评论

2007-5-18   怀鹰散文日记:雨中(2007.05.18)

        在那样静的夜里,静得连风声都停止呼吸的夜里,忽然从梦里醒来,眉宇间还有一朵朵未曾冻凝的棉絮似的雪花。挥手间,雪花消融了,化成点点滴滴的水珠掉落在地上;在那样静的夜里,终于听到水珠坠地所激起的声音。啊,那是一种美丽的错觉的呻吟,来自心底,原来水珠掉进心底的那口深潭。

        静静地,推开了缀满夜雾的窗。

        没有月,也没有星星,天黑糊糊,四野尽是一片白茫茫。什么时候下的雨?看来我睡得太沉,也许打从我将疲惫的身躯丢回给梦土,已沉睡了数不清的年年月月;日子在睡梦中也同我一样的朦胧。无法记住所有的梦境,蒙太奇似的胶片不断变换场景,人物和故事,惟一不变的是那个已死亡在岁月里的躯体。如果梦继续在它的旅途上,说不定我能横渡大气层,像一粒玻璃弹子,以恒永的速度飞向无垠的深深里。

        但梦,却忽然醒了。

        斜飞的雨丝,从不知名的空间飘落,你甚至不知 ...

2007-5-18 12:32 - 怀鹰 - 941 查看 - 2 评论

2007-5-18   怀鹰诗歌日记:向晚(2007.05.18 )

熊熊燃烧的晚霞
在凤凰木的枝桠上
竞相爆开殷红的相思
像酒一样浓的夜色
覆盖着岗峦起伏的山地
嗡嗡郁郁的树林
我像夜行人  悄悄地
借着深沉的迷雾
穿进林子淌过小河
把晶亮的月光啊放在
你的窗前  然后
像一朵野地里的花自行开放
空气中早已弥漫
四季如春的馨香
如果你早起  请记得
窗外那朵正在怒放的心情


2007-5-18 02:05 - 怀鹰 - 908 查看 - 5 评论

2007-5-17   怀鹰散文日记:绳床岁月(2007.05.17)

       以前每次走过旧建筑下的五脚基时,总见到一些孟加里人坐在绳床上聊天。一般人见到他们,很少停下脚步去观察他们,或和他们攀谈几句。也许他们太平凡了,没有一丝儿的光闪也没有任何足以引人注目的色泽。

    但我对他们却有一种难以言诠的感觉。这些人都是早期从印度或孟加拉移民过来,单身只影的守住青涩的岁月。他们多从事看守人的职业,或杂役兼差之类,到了晚上就成为绳床的守护者,绳床就是他的家。不管刮风下雨或天气燠热,他们就喜欢三五个聚在一块,喝喝酒,啃啃花生,聊些也许是晚晚重复的话题,他们老有扯不完的话题。当街睡了,他们仍在聊,聊天可以驱除漫漫的寂寞和孤独,累了,就躺在绳床做梦。第二天又把绳床拖到幽暗的角落或干脆绑在石柱上。

    有时我想,他们到底有没有家?他们的家人在哪里?为什么不跟家人团聚?这些当然没有答案。青春对他们是一个奢侈的名词,而绳床是越睡越塌、越黑,而他们的日子叫岁月给漂 ...

2007-5-17 00:33 - 怀鹰 - 989 查看 - 2 评论

2007-5-16   怀鹰诗歌日记:黄昏听你(2007.05.16)

黄昏听你
在微暗的角落
听你潺潺流动的水声

我知道那是一个
正在酿蜜的季节
虽然仍有一丝儿淡淡的伤感
如暮霭中含泪的蔷薇
仍有一份令人心动的凄美

可季节里氤氲着
鲜花妍妍的梦有草莓
散溢在田野的馨香
山雀掠过幽谷的回响
尽管咖啡馆外车声隆隆
掩不住你含笑的音律

潮湿的空气煽动着
一双绿茸茸的翅膀
晚霞中悄悄绽放比春天还春天的
一朵
出岫的云

--和诗人在咖啡馆,听她朗诵自己的诗,有感。


2007-5-16 23:06 - 怀鹰 - 937 查看 - 7 评论

2007-5-16   怀鹰散文日记:再见玛莉(2007.05.16)

    那几天我真的睡不着觉,每当我合上双眼,想到的不是双亲慈爱的脸庞,也不是玛莉那临别时投来的焦灼、绝望的一瞥,而是粉身碎骨,如同飞机在天空中突然爆炸变成了的碎片。我不敢想象,我的头会落在哪里,也许已经不是完整的头颅了,而是一块块连着脑髓的头盖骨。它会落在沙漠或油田上吗?落在沙漠上还好,战争结束以后,凯旋的战士在清理战场时,可能会发现一块头盖骨,那就是我成为英雄或烈士的证据。噢!英雄!不不,我从未这么想过。

    沙漠的风真热,比太阳还热,刮得我的脸又热又痒又痛。没有美丽的风景,到处是一望无际的沙,曾经看过一部纪录片,沙漠的落日和日出同样是壮观的,那种壮观,使我感动得真想马上去沙漠旅行。这会儿,倒是天天看到落日与日出,可那是什么壮观的场面呢?我只感觉,那比血还红的朝阳,照在沙上,连沙也是血红的,好似血海一样,慢慢地向我逼近,我的心给它压得几乎要爆炸了。

    于是我天天的祈祷。
...

2007-5-16 00:45 - 怀鹰 - 821 查看 - 0 评论

2007-5-15   怀鹰散文诗日记:石舫(2007.05.15)

        游颐和园时,被昆明湖上的石鲂吸引住了。是个阴雨天,游人并不多,周围忽然安静下来,我于是有独坐石鲂观赏昆明湖在雨中的景致。

    一艘艘的画船,在烟雨中浮泛,雨是斜飞入湖的,把画船都打湿了,粘贴在碧蓝碧蓝的湖面,含着几分江南秀色的垂柳,在雨里越发苍翠。

    坐在石鲂里,我的心被掠过湖面的风所搅动,慢慢的走入历史的画卷;那个留着长长涂满血腥的指甲的那拉氏,挪用建立海军的巨款,重修这豪侈的林园,以作为自己消遣的私人别墅。她坐在这艘石鲂里举行豪宴,看十几万民工的泪和汗,滴成了昆明湖。为了一个女人的野心,多少老百姓尸沉湖底,永难见青天!

    走过了历史,对这石砌的船石砌的楼房,别有一番滋味。俱往矣?用民工的骨穿缀的历史,但愿这石鲂永远停驻在湖边永不扬帆坐看湖水荡荡杨柳依依。

    阴风、斜雨、画船、垂柳,谁说这不是今朝风流的江南?


2007-5-15 12:30 - 怀鹰 - 924 查看 - 2 评论

2007-5-14   渡头的思念--读叶霜的《独坐渡头》 (2007.05.14)

《独坐渡头》  作者:叶霜
猎户座的箭头总是指着北方
咸咸的海风却把我的长发飘向南方……

深夜两点半 独坐渡头
思考海浪反反复复的二重奏
疑惑于灯塔上那一盏孤灯
为何总来来回回窥探海洋的秘密
独坐渡头 思念已朦胧的爱情
让酒精绕着鱼杆回旋摇摆
随海浪与灯塔寻找迷失的方向

长夜当歌 而歌声已经沙哑
一颗流星从天际划过 夜空
忽然洒下飘摇纷飞的雪花
裹着一身寒意飞奔回家
猛然抬头 猎户座的箭头
依然指着北方……

    《点评》:

    这是一首思念爱情的诗,作者撇开对“爱情”的直接抒写,而运用很多相关的“道具”凸显思念之深之广,意象的飞跃,给人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开头的两句诗,写得既夸张又浪漫,让我们怦然心动。

    “猎户座的箭头总是指着北方
      咸咸的海风却把我的长发飘向南方……”

    猎户座的象征意味是明显的。“箭头总是指着北方”,那是指作者思念的 ...

2007-5-14 00:51 - 怀鹰 - 827 查看 - 1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3-5 09:5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0228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