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3-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3

0 位会员, 3 位游客

2007-3-28   怀鹰诗歌日记:流水(2007.03.28)


像流水
静静的流  那么
整个夜空不再如此压抑
可以把自己放在玻璃空间
任由夜雾冉冉升起
可以开始拒绝无从拒绝的幻觉
手机依然开着依然等待
尽管窗外车声如爆响的地雷

为了
借助孤独的灯
照亮孤独的行程  和
一段期盼的花开一滴
雨露蕴蓄的阳光青春

忘了时间如何成为过去
忘了躺在床上读诗的惬意
曾经的美丽不再成为诱因
每一个瞬间像一阵清风
每一个音符像一串火花
把整个夜空啊燃烧成
一幅最贴身的山山水水

孤灯下的独语  是
冥想诗的翅膀
冥想诗的那一对
幽蓝幽蓝的眼
流成蜿蜿蜒蜒的河
一首心事  就这样被留下

注:与Z夜聊,不觉夜已深沉,一时间心潮汹涌……


2007-3-28 01:42 - 怀鹰 - 1037 查看 - 0 评论

2007-3-27   怀鹰诗歌日记:争论(2007.03.27)



失去了的
是年少时的火药味
那弯弓射大鹏的雄心
已蜕化成两鬓斑白
鱼尾纹荡出
沧桑岁月的风帆

尽管我们
喝着寂寞的酒
但还有争论不完的争论
陪伴我们
走在那永远没有
结论的路上

我们争论那艘
满目疮痍的破船
如何载重地
驶出21世纪
也争论那一颗
小小的受创的心灵
如何超荷地
驮起下一个世纪
(争论
    已成为一种习惯势力)

话题总是重复
前人的话题
没有新的论点
拨开你眼前的沉雾
你频频回首
向往昔撷取
智慧的闪光
一种缺乏滋润的话题
没完没了的书生意气
令你无所适从  而且
昏昏   欲睡……

但我们
只有争论不完的争论
在争论中堆砌
沙滩上的

    堡
不管潮水的揶揄
云们的讪笑
我们的心
犹如珠贝
深埋在

    下


[ 本帖最后由 怀鹰 于 2007-3-27 18:55 编辑 ]

2007-3-27 15:48 - 怀鹰 - 878 查看 - 0 评论

2007-3-27   美国波士顿的雕塑作品之二


      图四:波士顿靠近海边,这里有一个面积颇大的公园,虽然是初冬季节,天气有点冷,但游园的人不少。公园里到处都有雕塑作品,不知是当局刻意的装扮,还是雕塑艺术家们遗忘在公园里的作品。不过,从这些雕塑作品来看,波士顿人对艺术倒是蛮享受的,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美国人对艺术的爱好与水平。这一尊塑像掩映在如火燃烧的枫树,很淡定地了望前方。他究竟在想什么,无人知晓,毕竟他站在这儿已百多年了。这大概是为了纪念某“名人”吧。

      图五:波士顿公园就在市区内,里头也有大量的雕塑作品,有水池,这个小孩采取蹲坐的姿势,是在看水中究竟有什么?可惜池水已干,连一尾鱼儿都看不到。哦,莫非是因为天气转寒,鱼儿可能会被冻死,公园当局只好抽干池水。可是那小孩多失望啊,他日也盼晚也盼,就是看不到那活泼乱跳的鱼儿,你叫他还要蹲多久?

      图六:美国人大概都很喜欢骑马。我们看西部牛仔片,不管是盗 ...

2007-3-27 00:24 - 怀鹰 - 1049 查看 - 0 评论

2007-3-26   美国波士顿的雕塑作品之一


      来到波士顿,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些无所不在的雕塑作品,有石制也有铜雕,主题鲜明。

      这一尊铜雕是无意中发现的,本来我们是要去参观全美唯一的玻璃花博物馆,却找不到,后来在一个社区里看到这尊铜像。它是自由战士的象征,骑马走天下。我和它合影,也希望未来能够“骑马”走天下。此时是初冬,但在这小小的社区里,冬天的味道不太明显,树还是绿意盎然,虽然满地已见落叶。这里游客不多,附近都是教堂,天气好凉爽。(图一)


      这一张相片是在波士顿公园所拍,主题是个拿着美国国旗振臂高呼的少女,大概有点战斗的意味,旁边是一只老鹰,鹰是美国精神的象征。这该是一座纪念碑之类的,1770年建造,到现在已237年。岁月尽管无情,站在平台上的少女依然斗志昂扬,那高举的手向着蓝天,似在号召姐妹们起来共同作战。纪念碑后的枫树开始转红,别有一番滋味。(图二)


      这个怪物似羊又似鹿,只见三条腿鼎立,后腿扬 ...

2007-3-26 19:55 - 怀鹰 - 1072 查看 - 2 评论

2007-3-26   怀鹰散文日记:婚宴之二(2007.03.26)

                       

        朋友是从事文化工作的,除了老邻居,也邀请了一些文化界的朋友。但他儿子是搞高科技的,宾客之中也有相当数量的年青人,这些人都是讲英语的。凑巧,我的座位就在他们当中。

        他们谈着工作上的一些琐事,听来听去,大抵都是些牢骚。很奇怪,平时工作也尽在谈这些,到了婚宴也不放松,生活太压抑。我没有交谈的对象,只好默默的喝着闷酒,望望天花板那盏水晶灯,听听杂乱无章的音乐,看看大门口,猜想我能看到什么熟悉的脸孔。

        一个进来了,噢,是那位写诗写小说、评论的“朋友”,我们四目交投了一下,他就径直朝前走,没有期待中的火花。我认识这位朋友30多年,当时他是个左倾的文艺青年,后来受了某些挫折退隐山林一段时间,复出时不再写诗,改写小说,但多用意识流的手法来写,一些相当隐晦的情节和故事不是一般读者所能领会。我一时手痒,写了一篇评论,不料从此结怨,朋友变成“敌人 ...

2007-3-26 19:12 - 怀鹰 - 974 查看 - 2 评论

2007-3-26   怀鹰诗歌日记:为了(2007.03.26)



我用了整整一生的青春
伫候在山脚下
月光流进我的心坎
凝结成两颗晶亮的眼珠
这世界并不知道我的等待

我又用了整整一生的年华
为这样的等待而  漂泊
脚步一刻也不停留
啊这世界真的不知道我的漂泊

漂泊不是为了寻找
只为了一个平凡的思想  和
一个简单的感情
我不在乎
这些交付的一切

生命也许还剩下
一丁点淡淡的回忆
一丁点淡淡的回忆的馨香
足够让我横越整个夜空
甚至
整个宇宙的航程


2007-3-26 15:55 - 怀鹰 - 972 查看 - 1 评论

2007-3-26   怀鹰散文日记:婚宴之一(2007.03.26)

                       
        朋友打了个电话来,连声道歉,郑重的嘱咐我和另一位朋友一定要出席他儿子的婚宴。邀请来得太突然,但他盛意拳拳,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好说:“好,一定去。”

        现代人都是很忙碌的,周末晚未必有空暇的时间。实际上,当晚我本来要到吉隆坡去,由于这个电话,只得把这行程延后。这叫盛情难却。当然得编个“天衣无缝”的故事,还好对方相当谅解。

        我知道朋友最近很忙,又要筹办讲座,整理资料,又要张罗儿子的婚事,忙得团团转,以致于疏漏了发请帖给我们。

        在华人的传统礼俗上,发请帖是表示尊重和盛情邀约。不过这传统的婚俗渐渐的被现代化的高科技所取代。不久之前,收到友人的手机简信,说:“我以简信取代请帖,盛情邀请您前来出席我女儿的婚宴。”令人有点啼笑皆非。有朝一日,夫妻之间的谈心,变成互传简信,人究竟要怎样活出精彩?

        70年代中,认识了一批渔民。 ...

2007-3-26 00:17 - 怀鹰 - 985 查看 - 3 评论

2007-3-25   怀鹰诗歌日记:月亮升起时(2007.03.25)



月亮升起时
我才从雾里走出来

披着银白的冷
一路走进幽深的林子
尽管只有脚步声
轻轻惊起夜鸣虫
树叶间凝结的水珠
仍包裹着一种静谧的
馨香

月亮下去后
我在草丛采撷一朵
尚未吐蕾的梦
微微的触摸
梦的花瓣来不及绽放
便已掉满地

于是走向更深更空的峡谷
听绵绵的回音
回音寂寂啊
那是谁的心事
坠落在山的背影里


2007-3-25 13:36 - 怀鹰 - 966 查看 - 2 评论

2007-3-25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木雕(2007.03.25)



        她呆呆地坐在床侧,佝偻的身影被偷偷溜进来的阳光映在粉白的墙上,一动也不动,直至阳光移去。床就在窗口旁,窗外底下是一块青草地,临近窗口这边,长了一棵相思树,只要稍稍抬高下巴,就可以看到扶疏的树叶。

        窗外的景色,在她眼中并不存在;她就像一具雕像,被粗心的工匠搁在这里。

        我的床就在她隔邻。接连两天,我都看见她采取这样的坐姿,不言也不笑,睡眠也很少。她一定有满腹心事,却宁愿这么闷着,难怪头发都银白了。我猜不出她有多大岁数,只见满脸的皱纹都密匝匝地挤在一块,像路旁老榕树纵横交错的根。

        医生和护士都进来了,浅蓝色的布幔在床的周围筑成一道屏障。“你的家人怎么不来看你?”护士的声音从布幔内传出来。

        “————”

        “阿婆,你的身体没什么病,可以出院了。”这是医生的声音。

        “————”

        “你的家人在哪里?我通知他们来 ...

2007-3-25 13:13 - 怀鹰 - 921 查看 - 1 评论

2007-3-25   怀鹰诗歌日记:过山乡(2007.03.25)



我来了
画架和诗笔
在行囊里鼓噪
十月传说着鲜花妍妍

炎夏摇曳丁丁当当的牛车
大庙的古音
飘逝在萋萋草色中
啊我来了
脚下缠绵着狼狈的厚泥

铁甲船偃卧在废湖
运输带如龟裂的土地
光溜溜山头
办公楼人沓楼高

瞌睡的蝉鸣
撩动井边的水牛
昂首咆哮
天角下
锄头翻种阴凉

小乡昏昏人声寂寂
我来了
十月的传说
低头晃过街心

注:某年与友人到北马一偏僻小乡作客,此处似乎与世隔绝,自成一格,荒凉之处,令人嘘唏————


2007-3-25 12:20 - 怀鹰 - 879 查看 - 0 评论

2007-3-24   怀鹰诗歌日记:卧佛(2007.03.24)

              

躺卧的姿势是一种
安祥
沐着春风酿制的美酒
甜睡在太古的菩提树下
躺卧之处金光闪闪
香火袅袅

就这样披一身金甲
拥抱飘渺的云雾入定
宁静的心湖
不再有惊涛骇浪
胸藏的芸芸玄机
相忘于九天云外
当年赤脚天涯  爬山涉水
终须化为历史陈迹

我心中亦有“佛”
思想的经脉
早已扎根在菩提
而后羽化
一如火凤凰
在火的洗礼中奉献
美丽的翅膀

注:槟城的卧佛寺是典型的泰国寺庙建筑,成为旅客必到之处。


[ 本帖最后由 怀鹰 于 2007-3-24 12:41 编辑 ]

2007-3-24 12:40 - 怀鹰 - 941 查看 - 0 评论

2007-3-24   怀鹰诗歌日记:草色(2007.03.24)

                           
黄土之上
一茎甸甸的蓝
浸透
几许涩涩的相思

换一换青嫩
让浮云挥洒甘露
阴风抹一杯凉沁
新枝
破开霉湿的巢穴
撑起千古的奥秘

别再伫望
浪花在海堤的许诺
彩霞在天角的宣誓

钓一个
空茫的
炊烟

夜雾
绣上馨郁的花蕾
悄声绽放
海笛
在遥遥的钟声里
周而复始回旋
把一朵热辣辣的泪
撞落在
你睡眠了的粘土上

展示你的执着
抓一撮薄薄的泥
在火毒的阳光下
撒出傲冷的绿


2007-3-24 09:26 - 怀鹰 - 969 查看 - 0 评论

2007-3-24   怀鹰诗歌日记:清明焚诗(2007.03.24)

           
我来了
带一阵纷飞的
小雨  一幅
黄昏的薄雾  一束
阴阴的冥烟
永远沉睡的你
可曾透过黑褐色的泥土
厚重的石穴
瞧见我双眸的萧索
听见我苍郁的心跳

在我记忆的宝盒中
你微笑如同初绽的蔷薇
你顽强的躯体
如钢铸的钻天杨
漫漫黄沙涂抹着
你古铜的肌肤
再没有晶莹的泪水
洗涤化脓的伤口
昂亮昂亮的歌吟
在寂寞地哭泣
哭泣啊哭泣
一个世纪长的盼望
一个赤热的阳光幻觉

啊,兄弟,我来了
带一阵家乡的纷飞的
小雨
永远沉睡的你
永远沉睡的你
是不是习惯了
枯草的味道
抑或虫豸的鸣奏


2007-3-24 01:11 - 怀鹰 - 958 查看 - 0 评论

2007-3-24   怀鹰诗歌日记:后来(2007.03.24)

            

后来  在那个恹恹的午后
我答应自己  如果有一场雨
如果有一场偶然的相遇
我会踏着满地的落花
走向你

命运没有什么
好争议  就像雨后的一场篮球赛
防守也好进攻也好
输赢只不过是一个
小小的总结
我们总是期待下一场
我们总是满怀兴奋的走进室内体育场
然后带着几分的满意离开
谁知道真正的胜利者是谁

所以  不必惊讶
那偶然的相遇带来的
美丽的瞬间


2007-3-24 00:38 - 怀鹰 - 980 查看 - 0 评论

2007-3-24   怀鹰散文日记:灯下(2007.03.24)

                             

       多少次梦中乍醒,总习惯开了小台灯,让身影神思在橘黄的光影里。灯光倾吐着幽幽的孤寂。多少次凝望着它,但它始终流不进我的内心世界。那儿是一个神秘的疆域,水晶样,我怡然。

        但感觉不能持续太久,终于又回到顽固的自我和困顿的人间。曾有过“今宵酒醒何处”的慨叹,很想摒弃一切铅尘,找个无人迹的山林,过着渔樵岁月,厚实的脚印在山山水水间。晨起看浮云,晚间自梳妆。

        然而既已来到人间,别无选择。渔樵生涯只是梦一场吧了。

        从小在方块字里头翻筋斗,自信头上没有什么菱角,方方正正是灵肉的结合,慨叹又何如?

        天空依然半阴半晴,谁也无法抓住浮荡的云;只有放逐自己在橘黄的灯影里,把古人一个个的邀约出来,这是谁也无法禁锢的游戏,心灵于是洒下一片荫凉。

        我对灯光是尊敬的,而且充满幻想,尤其是万籁皆寂的时辰,我简直可以听到天外 ...

2007-3-24 00:20 - 怀鹰 - 1028 查看 - 0 评论

2007-3-23   怀鹰诗歌日记:错过(2007.03.23)

                          
错过时间
且让它随着流水
像一朵尚未绽放就凋谢的花
伏贴地躺在水面
包括那似幻似真的梦
不要挣扎
静静的享受那一个片刻
接着一个片刻的宁静和
神秘

也许会有旋涡
就让旋涡把你卷入
深深的水底
粉身碎骨也是一种
宇宙最美丽的奉献

生命的奥秘其实没有奥秘
像流水  像落日
像一切存在的光与影
流动是平静的美是凄迷的
都未曾错过

时间
这小精灵赐予的丰满


2007-3-23 01:14 - 怀鹰 - 1028 查看 - 0 评论

2007-3-22   怀鹰散文日记:天竺鼠死了(2007.03.22)

                           

        朋友打电话来,含着一丝悲伤的语气说:“我的天竺鼠快不行了。”

        “怎么啦,是不是病了?”

        “比病还严重,是癌症!你来看看它吧。”

        这难倒了我,我不是兽医,也不是开宠物店的,对天竺鼠一无所知,怎么帮她呢?她大约需要朋友的安慰吧。一年前,她兴致勃勃的买了一对天竺鼠,一雌一雄,雌的叫佳佳,雄的叫东东,还邀我去她家参观。这是她第一次养宠物。谁料三个月后佳佳就死了,死因不详。她好伤心,连哭了三个晚上,把眼睛都哭肿了。她用荷叶将佳佳包裹住,送到河边。焚香、烧冥纸,还备了鲜花水果等,功夫做到十足。她边流泪边喃喃地说:“佳佳,对不起,你好好上路,路上走好,去找个好人家投胎……”我本想笑,忍住了。她对天竺鼠的感情是认真的,简直把这宠物当成人,我也深深的被感动了。

        现在又……她该如何伤心?我要怎么劝她呢?

        东东 ...

2007-3-22 16:29 - 怀鹰 - 1218 查看 - 0 评论

2007-3-22   怀鹰散文日记:夜色如水(2007.03.22)

                     
         和Z从音乐厅出来,晚上十点多,在世界的许多地方,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夜晚不算迟,也许璀璨的夜生活才启动,但附近已有些沉寂,车辆不太多。刚刚过去的两个多小时,耳朵被不知名的声音灌得满满,再也塞不进其他的。尽管极其劳累,还是全神贯注的听。

        “我不知道在听什么?一个耳朵来自东方一个耳朵来自西方,很不谐调。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都听不懂。”我跟Z说。

        “那是一种试验性的创作。”Z说。

        我们沿着珊顿道慢慢走向地铁站。举目四望,这个城市的脉搏还在跳动,几幢高楼的灯火亮着,政府大厦前的草场仍见几条人影,草场后面的帐篷都亮着蓝幽幽的灯,再过去便是海口。当然听不到海浪声,但我的思绪却越过草场和帐篷,仿佛看见墨绿色的海上,飘荡着渔人的小舟,哦,不,是水上德士,载着那些来自东方来自西方的游客,看灯火璀璨的河。谁会去缅怀往昔的风光?心有点肃然,每次 ...

2007-3-22 11:26 - 怀鹰 - 1060 查看 - 0 评论

2007-3-21   怀鹰诗歌日记:弧线(2007.03.21)

                                 

划一道美丽的弧线
在自己的左右掌
线的一端是五线谱
热闹的音符
展开仙鹤的翅膀
把美丽唱向日落的方向
继续燃烧即将的行程

五线谱的另一端是
小天使的舞魂
金色的羽衣在阳光下
飘飞
卷起绿浪化成雪花皑皑

旅途是一首浪漫的寂寞
歌声呵蘸着浓醇的酒香
在生命的弧线里翻飞如蝶
舞魂啊浸泡着圣者的虔诚
在生命的琼浆里酿造甜蜜
留下
留下一则不可言诠的神话
在冥冥苍苍的岁月里
摆渡向遥遥的银河……


2007-3-21 00:53 - 怀鹰 - 1083 查看 - 0 评论

2007-3-20   怀鹰诗歌日记:月圆(2007.03.20)

那时月已圆了
水鸟在芦花荡上
自由放歌
歌声凄迷得有如澄静的
月光

守着孤独的影
守着千年不变的诺言
今夜
我们又相会在这
荒芜了的岸边

不再叙说
风云迭变的往事
那早已典藏的时光
在点滴的泪影中
化为一坛陈年老酒

但月终于圆了
终于有了写诗的情愫
不管还有没有
读诗吟诗想诗的你


2007-3-20 01:07 - 怀鹰 - 1231 查看 - 3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3-6 04:0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871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