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3-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4

0 位会员, 4 位游客

2007-4-8   怀鹰文艺评论日记:试着解读《新娘》(2007.04.08)

   
新 娘   作者:海子

故乡的小木屋、筷子、一缸清水
和以后许许多多日子
许许多多告别
被你照耀

今天
我什么也不说
让别人去说
让遥远的江上船夫去说
有一盏灯
是河流幽幽的眼睛
闪亮着
这盏灯今天睡在我的屋子里

过完了这个月,我们打开门
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
一些果结在深深的地下

1984.7

    读海子的《新娘》,你会感觉一股生命之流在缓缓的流动,诗人有所说有所不说,说的其实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情景、事件、人物、画面等,不说的是隐藏在诗人思维之外的意念。这是要靠读者心灵的触摸才能领略的。

    表面上来看,这是一场在农村里娶新娘的事件,不一定是写诗人自己。

    新娘来自遥远的地方,而新郎却住在穷乡僻壤。诗人在第一段就这么写:故乡的小木屋、筷子、一缸清水。住的是小木屋,里头除了吃饭用的筷子和一缸清水,似乎已一无所有了。日子过 ...

2007-4-8 18:55 - 怀鹰 - 1008 查看 - 2 评论

2007-4-8   怀鹰诗歌日记:清明的月(2007.04.08)

                        
那时很想找一个
没有铅尘和饶舌的
午后  把苍白的思想绑在
那头害了相思的水牛
翘首盼望的树下
于是一切都变得清幽了
连同心中那块
曾经伤痕累累的田地

知道你有太多的委屈
太多的伤悲
且让我们抛开世俗的眼光
就这样慵懒地悠悠地
舒展所有闪光的语言
在云飘过的瞬间
化成潺潺的溪水
缓缓流向渐晚的峡谷

就此枯守最后的点点滴滴
最后的春春秋秋  直至
太阳隐没之后
我们还有一盏在风中摇曳的
清明的月


2007-4-8 08:50 - 怀鹰 - 1289 查看 - 0 评论

2007-4-7   怀鹰散文诗日记:歌(2007.04.07)

                           
        喜欢唱歌,用不着理由,也不是唱给别人听,更多时候是唱给自己;许久不曾这么疯人样的唱。

    倒不是曾经一度暗哑了的嗓子又再恢复青春,也不是因为自我禁锢的热情再一次决堤,更不是附庸风雅或倾泻满腔的忧愤。

    从前,因为喜欢唱歌,常常被俗人的眼光责备;这也难怪,他们的灵肉,早被现代都会的油烟污染;他们眼中的世界,是一个扭曲的怪丑的世界,连太阳和鲜花都绣了一层铜臭,被推销上市场兜售。

    他们没有歌;我庆幸,所以我歌。

    歌中的太阳和鲜花,仍然是从前那明晃晃、暖熙熙的太阳,仍然是从前那开不败的鲜花。

    歌着,朝着太阳和鲜花铺就的“荣誉”的长堤,向黎明的曙色探索……行程虽然孤独、寂寞,但歌声不断,主旋律清晰。

    在那冷洌洌、空寂寂的玻璃世界里,你的歌声有多刺耳,甚至有多别扭。玻璃罩外,大部分行客都慵慵地坠入梦乡,夜雾从你的眉间升起… ...

2007-4-7 12:44 - 怀鹰 - 915 查看 - 0 评论

2007-4-7   怀鹰读诗日记:我会是哪一粒雨点(2007.04.07)

            
我会是哪一粒雨点  作者:仰望星空

落在黄昏的雨,总会
触痛我身体的某个部位
比如现在,我隔窗望去
山川,原野,烟雨蒙蒙
而记忆缓缓透过岁月
的穿孔
汇成细小的河流

一粒雨点就一个
倏忽的闪念
或者飞翔的小小天鹅
在屋顶,在水面
在植物的脊背上停落
仿佛纯粹安然的灵魂
甚至就是那灵魂本身

而我会是哪一粒雨点
落在哪一方泥土上

    诗有时是很奇特的,它用一种非常规的甚至是疯癫的语言,来抒发诗人心中某种异常隐晦曲折的思路,或说情绪。我们不能用正统的语言结构来读诗,肯定读不出那种独特的味道。

    比如仰望星空写的这首《我会是哪一粒雨点》。题目足以引爆我们的眼球。千千万万雨点中,你如何去寻觅哪一粒属于自己的雨点?为何要寻?留给读者的趣味和思索的那个空间很巨大而诡异。

    诗人并不是站在雨中寻找雨点,而是“隔窗望去”,很有 ...

2007-4-7 02:12 - 怀鹰 - 907 查看 - 4 评论

2007-4-7   怀鹰读诗日记:我与你(2007.04.07)

   
我与你  作者:艾娜
                    
没料想   到了今天
又遇上了旧日的你
以半生的经历

曾听说   你在风雨里走了一遭
曾听说   你刚遇一段不平坦的经历
……

原以为流年似水  
岁月磨蚀
你   早已不再是你

        今天却见
        你瞳子里闪烁的   仍是跳跃的火花
        你笑靥依然柔丽清新    一如往昔

        今日方知
        原来   你我之间
        从未有过一刻的别离

人与相知  常遇在人生的半途
我与你
相聚之时  也已过了半个世纪

是何等的惊喜呵
何等的幸运
        ……
        在走过了半生的今天
        重遇一个  没有走样的自己

    很“意外”的收到艾娜寄给我的诗,要我给她的这首诗提点意见。看到艾娜发表在南洋网的几篇作品,感觉她是相当理性的作者,怎么也写起诗来了?当然,写诗也顶好的,能互相调节创作的感觉。不过 ...

2007-4-7 01:21 - 怀鹰 - 1075 查看 - 4 评论

2007-4-6   怀鹰散文诗日记:想(2007.04.06)

                          
        如果我轻轻的告诉你,每当午夜梦回,你的影子、声音、笑貌,在我的脑海里盘旋,激起绵绵的涟漪,以致于我不得不与温暖的床告别,伫立窗边眺望你;或走到野外,聆听风儿捎来的你的絮絮耳语,你会嫣然一笑吗?

    你会嫣然一笑吗?

    会的。

    打从认识,我们的感情的脐带,没有割舍过。它的一端连着我的心房,另一端连着你的心房,两颗心如此合拍。有人用红宝石的闪光、翡翠的闪光、玛瑙的姿影、琥珀的色泽、青金石的色泽,来诱使我把这贞洁的感情典当。

    能吗?

    我问自己。

    我说,请看看我心,那么红、那么热、那么真又那么执着啊。

    能吗?

    是的,这就是我,这样一个土里土气,甚至傻呼呼的诗人的爱。

    对于你,诗人的爱如同高山上的孤松;

    如同母亲悄悄伸出的胳臂、臂弯下张开一对水灵灵的眼珠子的婴儿;如同湖泊下暗暗滋生的凤眼兰的红色的根 ...

2007-4-6 12:40 - 怀鹰 - 969 查看 - 3 评论

2007-4-6   怀鹰诗歌日记:在(2007.04.06)

              
风知道我那么急切
寻寻觅觅
从天明到天明
从傍黑到傍黑

相信我的坚贞
比穿石的水更恒永
海可以枯
不枯的是我那颗
比太阳还灼亮的心

不需要任何话语
你会明白
我那站在废墟之上的诗
是如何化身为逐日的夸父
如何在荒漠的原野
升起一杆熊熊之火

火啊就是我的表白
为了你  我可以等上一千年
我的坚贞仍在
只要有你  即使明朝太阳变成月亮
我的心和诗仍在
仍在殷殷的呼唤


2007-4-6 00:22 - 怀鹰 - 958 查看 - 5 评论

2007-4-6   怀鹰散文诗日记:闲云(2007.04.06)

                        
        有时很羡慕闲云。

        来无踪,去无影,了无牵挂。

        来时是静悄悄的,踩着猫儿的舞步,在你出其不意时,它就突然出现了。你感觉不到,只能凭肉眼去捕捉它的姿影。它幻成各种形状,把你的梦装饰;去的时候,你也无须惊讶、惋叹。它其实就是我们短暂的人生啊,一忽儿在东、一忽儿在西,永远没有中途站。

        你以为它是闲云,它却到处漂泊。你以为它没有生命,它却变幻无常。你不知道它的家乡,它又将落脚于哪一方净土,它追求些什么?它盼望着些什么?

        在我眼里,并不闲,它忙碌地漂泊;或许,茫茫的空间,就是它寻觅的乐土。


[ 本帖最后由 怀鹰 于 2007-4-6 00:14 编辑 ]

2007-4-6 00:08 - 怀鹰 - 935 查看 - 0 评论

2007-4-5   波士顿同性恋示威

                     
    在新加坡,你很难看到示威场面。但在波士顿,我却看到了。那是一个寒风频吹的午后,在波士顿公园外围的某条街上。美国号称是自由民主的国家,示威游行是基本的人权。这是一场反对和支持同性恋的示威,双方各据一方,中间隔着马路。他们都举着各种各样的标语牌子,站在各自的阵地挥舞拳头,喊口号,有时互相谩骂,但没有发生肢体冲突,这又或许是美国式的民主表现。围观的人并不多,也许他们见怪不怪。

    图一是反对同性恋的示威队伍,这些反对者看得出是中产阶级人士,当中也有不少亚洲人(不在镜头内),一般上他们都是属于年龄较大的人士。你看,这位带头的女士,一手举着标语牌,一手拿着啤酒,她来回走动,以慷慨激昂的语调鼓动其他人。

    图二仍是反对同性恋的队伍,看似多人,其实整支队伍不到百人。

    图三是支持同性恋的队伍,这些人大多是较年轻的,标语牌五花八门,人数也比对岸多得多;甚至 ...

2007-4-5 22:43 - 怀鹰 - 1154 查看 - 1 评论

2007-4-5   怀鹰诗歌日记:晃荡(2007.04.05)


撑一艘晃晃荡荡
烟波浩淼
我欲向东、向北
我欲向南、向西
寻觅我的北斗星
寻觅啊我的所爱

冷不防一排浊浪
铺天盖地而来
掀翻我的小舟
莽莽苍苍的航线
被覆盖在不知名的黑夜

黑夜有多长水有多深
泡沫有多咸云翳有多厚
心啊仍有月光流淌仍有
春天的新绿夏天的热闹
仍有  秋天的壮美冬天的晶亮

甩一甩湿湿的披肩的发
掌稳舵的手
摇出满天的星
追随你的踪迹  向
海心深深划  划去……


2007-4-5 11:48 - 怀鹰 - 1306 查看 - 3 评论

2007-4-5   杨唤诗选01

                     

    《小蜗牛》

我驮着我的小房子走路,
我驮着我的小房子爬树,
慢慢地、慢慢地,
不急也不慌。
我驮着我的小房子旅行,
到处去拜访,
拜访那和花朵和小草们亲嘴的太阳。
我要问问他:
为什么他不来照一照
我住的那样又湿又脏的鬼地方?

    《我是忙碌的》

我是忙碌的。
我是忙碌的。

我忙于摇醒火把,
我忙于雕塑自己;
我于擂动行进的鼓钹,
我忙于吹响迎春的芦笛;
我忙于拍发幸福的预报,
我忙于采访真理的消息;
我忙于把生命的树移植于战斗的丛林,
我忙于把发酵的血酿成爱的汁液。

直到有一天我死去,
像尾鱼睡眠于微笑的池沼,
我才会熄灯休息,
我,才有个美好的完成,
如一册诗集;
而那覆盖着我的大地,
就是那诗集的封皮。

我是忙碌的。
我是忙碌的。


2007-4-5 00:24 - 怀鹰 - 1156 查看 - 8 评论

2007-4-5   怀鹰诗歌日记:我们相约(2007.04.05)

           
披上一袭梦的翅膀
我们相约
相约在燃烧的晚霞
在香香的咖啡醇醇的诗情里

古乐悠悠啊在深深的小巷
弹走炎炎的四月
却把伤心小路留在
令人缅怀的桂河桥

我们相约
到这桥上来且歌且舞且乐且诗
希腊似的天空装点
旅人行囊里仆仆的风尘
不管江山岁月老瘦
鱼雁渐行渐远……


2007-4-5 00:07 - 怀鹰 - 1398 查看 - 2 评论

2007-4-4   怀鹰诗歌日记:老树(2007.04.04)

                           
曾经是一棵青龙木
在炎夏的五月天
爆一茎红红的火
点燃英雄山岗的传奇

岁月抚摸树身
惊讶树的青春
竟然消遁
比暮暮的黄昏
还更老迈

老迈的树
那么感情地
施舍英雄的壮阔
只为了内心的苍茫
和历史的空幻


2007-4-4 20:41 - 怀鹰 - 949 查看 - 0 评论

2007-4-4   怀鹰诗歌日记:夹(2007.04.04)

                             
有一天,街迷失了我……

夹在意大利高跟鞋和
巴黎香水中
夹在金袖扣和
烫高的蜂窝头里
夹在Waikman、手机和
洋骚味的ABC里……

每一张脸
可以肯定是天公的杰作
每一双眼睛
可以孕育黑葡萄的种子
每一寸皮肤
可以证明龙的色彩

故意挺尖了的鼻子
故意昂起来的下巴
故意弯曲的背
整条街
变成哥伦布的新大陆
山姆叔叔的广告牌

我终于迷失了街,有一天……


2007-4-4 09:17 - 怀鹰 - 1019 查看 - 1 评论

2007-4-4   怀鹰诗歌日记:烦恼(2007.04.04)

            
那一杯苦酒
不想喝  怕辛辣的味道
把我的睡眠揉捏成一池秋水
任凭风儿吹送
点点滴滴的思念
可思念啊比秋水还长

我想把伊放在小楼里
伊却像蛇一样缠着我


2007-4-4 00:59 - 怀鹰 - 975 查看 - 1 评论

2007-4-4   怀鹰诗歌日记:港歌(2007.04.04)

            

(01)重临亚音港

初春的笑靥
在她蓝润润的珠贝上绽放
海风腥腥  摇荡
她滑梯似的胸襟
在我们仆仆的心房

久别的少女哟!
你涨涨落落的潮汐
串成我梦里的蓬莱
雪白浪絮翻飞成鸽
衔一叶青青水藻
涤荡在烟笼雾遮的海线弯弯

注:亚音港位于马六甲海峡边陲,属巴都巴辖,约百来户人家,仿佛与世隔绝,自成天地。

(02)水塔

你站在村口
白天监视太阳
黑夜你紧锁门户
凌晨抢先把冷露迎迓

浪高了
你催促渔人扬帆
浪低了
你拥抱船艇酣睡

(03)长长的红泥路

长长的红泥路
村尾到村头
像个赤裸裸的汉子

左臂纹下铅色灌木似的鱼棚
一盏盏土油灯
晃闪着爷爷的风孙孙的浪

亚音河蜿蜒在黑黑的石臂
烂泥芭上木桥歪来扭去
桥下飞鱼追逐着自由的快乐
桥上的斑痕印下人和剑鲨的搏斗
赤裸的 ...

2007-4-4 00:47 - 怀鹰 - 960 查看 - 1 评论

2007-4-3   天才诗人杨唤

                    
    海子是个才华横溢的诗人,死的时候还很年轻。不独有偶,台湾也有个年轻诗人,死的时候是23岁半,死因跟海子很类似。

    他就是杨唤。杨唤本名杨森,辽宁兴城人,出生于1930年,1948年期间随军来台湾,以笔名杨唤、金马、白郁、田边等在报刊杂志发表诗作;1954年因“车祸”身亡,文学界许为不可多得之人才。

    照友朋及目睹者引述,杨唤是因“赶看”电影,于通往台北市西门平交道时,为火车的铁轮夺去了生命。有人说他是卧轨自杀。以下摘录他的三首诗作。

    《乡愁》

在从前,我是王,是快乐而富有的,
邻家的公主是我美丽的妻。
我们收获高粱的珍珠,玉蜀黍的宝石,
还有那挂满在老榆树上的金币。

如今呢?如今我一贫如洗。
流行歌曲和霓虹灯使我的思想贫血。
站在神经错乱的街头,
我不知道该走向哪里。

    《垂灭的星》

轻轻地,我想轻轻地
用一把银色的裁剪刀
割断那像蓝色的河流 ...

2007-4-3 22:55 - 怀鹰 - 1352 查看 - 13 评论

2007-4-3   哈佛大学校园剪影

                    
    哈佛大学是举世闻名的高等学府,能到这儿来读书学习的人,都是顶尖的。我只听过它的大名,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会在这校园里漫步。一走进校园,迎面便是青草地,枫树,校舍,初冬的阳光照下来,整个校园显得很宁静,虽然时不时有一群群从世界各地来的莘莘学子走过,大家都很有秩序的走着,没有人高声喧哗,或蹦蹦跳跳的。置身在这个环境里,自然而然的肃然起敬,你会感觉那种浓浓的“书香”味,像鱼一样在你身边前后左右游动着……


[ 本帖最后由 怀鹰 于 2007-4-3 21:48 编辑 ]

2007-4-3 21:47 - 怀鹰 - 1171 查看 - 5 评论

2007-4-3   怀鹰读书日记:清代“禁书”之《绿野仙踪》(2007.04.03)


        《绿野仙踪》是清朝李百川所写,他原出生富有人家,因代人借债而破产。乾隆18年(公元1753年)流落盐城,大病一场。11月“就医扬州”,在扬州旅舍写成前30回。此后辗转奔走,历近10年,方于乾隆27年(公元1762年)在河南完成这部小说的全部写作。但在同治7年(公元1868年)江苏巡抚续查禁淫书时,将此书列为“应禁淫书”。

        到底《绿野仙踪》是一部怎样的小说?

        小说的主人公冷于冰原是个儒生,求取功名,但因得罪了严嵩,终使他名落孙山。他幻想破灭,于是“弃家访道”,寻求神仙之道。书中以冷于冰为中心,通过他参加科考,访道寻仙,和得道后“周游天下,广积阴功”,平灭妖孽贼寇,渡脱凡人等活动,将一个个事件贯串起来。小说中写了不少神怪故事,安排了许多呼风唤雨,腾云驾雾,降妖捉怪的情节;作者安排冷于冰访道寻仙,是幻想借用神仙法术与权奸,贪官及恶势力抗争,以济世救人。然而书中亦有淫秽的描写, ...

2007-4-3 15:07 - 怀鹰 - 1317 查看 - 2 评论

2007-4-3   怀鹰杂感日记:我们有文化吗?(2007.04.03)



        文化不等同于古迹,但古迹是文化在历史中的体现。它不仅是先民的智慧,还是一种文化的象征和延续。我们在发展经济的当儿,是不是得牺牲文化遗迹?

        有人说,我们这个岛国城市是个没有记忆的城市。我们的历史短,文化根基浅,我们没有一些发达国家的文化凝聚力,因此我们很容易迷失。我们热衷于经济的建设,一切以经济为本,以经济为依归,我们的灵魂越来越迷失,文化也就越来越冷清了。

        我们有文化吗?

        如果我们有文化,国家图书馆就用不着让位给快速公路;如果我们有文化,二战英军投降的遗迹就不会野草蔓生;如果我们有文化,国泰戏院后面的那座公寓就不会被某些权贵列为“保留遗迹”;如果我们有文化,每年的文化节,就不会邀请太多的海外“艺人”来表演————

        我们要的,大概是经济文化,快餐文化。这些文化当然也是文化,但只是作为一种点缀,“文”过之后就“化”得无影无踪。

...

2007-4-3 14:32 - 怀鹰 - 966 查看 - 2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3-6 04:3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843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