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0-12-5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6

0 位会员, 6 位游客

2007-4-13   怀鹰散文诗评论日记:散文诗的新风貌(2007.04.13)

    怀鹰散文诗评论日记:散文诗的新风貌(2007.04.13)
                  --芊华的《喊不出娘》


       作者:芊华        

        看到她来,我莫名的害怕,躲得远远。

        我宁死也不肯唤她一声“娘”!仿佛一喊,另一个也叫“娘”的会突然吼成猛兽,把我吞噬掉。

        她失望的眼神没一丝怨责,总是默默地望着我,我怯怯地看着她。

        我和她站成一条宽阔的大河,听不见声音。

        大门吐出她远去的背影,我在门缝里偷偷地瞧,轻轻地、轻轻地叫她一声“娘!”

        回应的是空荡荡的小路。

        娘她听不见。


        十五六岁那年,夫弟用摩哆车载我到百里外的彼岸,看娘。

        娘就住在胶林里。

        我走进她热烈的眼神,邻人围来祝贺她母女团圆。

        林 ...

2007-4-13 19:19 - 怀鹰 - 885 查看 - 0 评论

2007-4-13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等(2007.04.13)

                        
        每次经过那条巷子,总会看到一位老太婆,坐在巷口的一张歪斜的椅上,两眼呆滞地望着巷口外的大街。那是一条热闹的街。

        她从不跟人说话,不管晴天雨天,总在那样的时刻出现在巷口。

        有一次,我走近她说:“老太太,你在等人?”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浊黄的眼珠挂满眼屎,满脸的皱纹有如百年老树的树皮,慢吞吞的说:“我在等人。”

        “等谁呀?你每天都在这里等,他出现了吗?”

        她摇摇头,说:“他永远也不会出现。”

        “那你为什么还要等?”

        “他是我儿子。”

        我眼前迅速的闪过一连串的画面,也许她含辛茹苦的养大孩子,但孩子却遗弃了她。这是一幕人间悲剧啊,我说:“你儿子在哪儿?”

        她抬起枯瘦的手,指了指天空。

        我一下子愣住了,说:“你是说,你儿子已经……”

        “他死去快3 ...

2007-4-13 00:18 - 怀鹰 - 953 查看 - 4 评论

2007-4-13   怀鹰文艺杂感日记:小小说就是那花开花(2007.04.13)

      
        你见过一朵盛开的花吗?

        你见过一朵凋谢的花吗?

        当你看那朵盛开的花,当你看那朵凋谢的花,你的心里在想什么?

        一种感激?一种虔诚?一种祝福?一种哀悼?

        也许什么都不是,你的脑里只是一片空白。

        花为什么盛开?花为什么凋谢?

        那是一种我们称之为“神秘”的大自然的杰作。没有大自然的那双手,花不会盛开,花不会凋谢。盛开和凋谢,是一种程序、一种必要、一种结局。

        她很自然,一点也不矫揉造作,一点也不扭扭捏捏、婆婆妈妈;她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写实。就因为有这样的“写实”,才有那样的“写意”;没有写实,“意”就无法渗透、深透。

        花盛开了,你可看到她开的那一瞬间?你看不到的,你只能凭肉眼去判断,凭感觉去肯定那花开的事实。当你站在花前,闻着花香,也许你会展开想象的翅膀。花香是怎么传出来的?她占据的是一整 ...

2007-4-13 00:11 - 怀鹰 - 967 查看 - 4 评论

2007-4-13   杨唤诗选02

                     

    《高粱啊》

在金黄色的丰饶的土地上,
你开着用珍珠串成的花,
在台风落雪结冰的北方,
你点燃着熊熊的火把。

高粱啊!

我和你一样,
在北方那多难的母亲的土地上
扎根、抽芽、拔节长大……

还记得吗?
当我还是个黄毛未退的小娃娃,
就那么喜欢你呀。

用你的秫秸做我跨下的白马,
用你的叶子卷成吹起来呜呜响的喇叭,
用你的细篾扎成车马和眼镜和滴溜圆的大西瓜,
我更喜欢在你绿色的森林里
撒欢、打滚、捉蚂蚱、打乌米,
听你和旅行田野的山风游戏,
哗啦啦地抖着满身的长叶子,
就像落了一场雨……

还记得吗?
当我们用磨亮了的镰刀割下你,
那丰收的八月该多么让人欢喜;
忙完了秋天,打完了场,
我们就套好了老牛车,
顶着星星去赶集;
那是你给带来的好年月,
东家忙着盖房子置田地,
西家张罗着娶媳妇、嫁闺女……

高粱啊!

我在日日夜夜的想念着你,
我在日 ...

2007-4-13 00:04 - 怀鹰 - 1078 查看 - 6 评论

2007-4-12   怀鹰随笔日记:我也当过演员(2007.04.12)

         怀鹰随笔日记:我也当过演员(2007.04.12)

    在电视台工作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我会成为一部电视剧《铁蝴蝶》的演员。这在我的生命里是一个很值得纪念的事件,也许是机缘巧合吧。

    当时电视台正在拍摄一部反映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历史剧,第一集由艾禺(本网站个人播客作者)撰写。头三分钟的戏是这样的,一支国民党的部队驻守在某地堡内,由来自东北的排长领导。在紧张的巡逻与保卫中,某年轻战士不禁唱起《松花江上》这首抗战歌曲。可是他唱得荒腔走调,正在写家信的排长纠正他说:“这首歌不是这么唱的,都给你唱歪了。”

    年轻战士说:“排长,你也懂得唱这首歌啊?”

    排长应着说:“当然,我来自东北。”

    跟着,排长放下手中的笔,站起来唱,其他的战士也围了上来,大家一起唱,群情激昂。不料,日本鬼子悄悄的掩上来,然后在一阵剧烈的搏斗中,排长 ...

2007-4-12 00:51 - 怀鹰 - 1887 查看 - 22 评论

2007-4-11   怀鹰诗歌日记:无题(2007.04.11)



月光可以拒绝
由山和树交叠的阴影
山可以拒绝
每一个来叩响他心扉的
造访者
树可以拒绝
蜂蝶的踩青
只有黑夜不会拒绝
一个浪漫诗人在琥珀色的
梦里抒写的爱情
爱情的诗篇啊是夜的眼睛
是吹绿江南岸的柳风
是沉思的孔雀慢慢张开的
羽  是走在爱琴海滩无怨无悔
流浪吉卜赛人的  竖琴
悠悠流淌的忧伤
是燃烧的太阳鸟


[ 本帖最后由 怀鹰 于 2007-4-11 23:28 编辑 ]

2007-4-11 19:27 - 怀鹰 - 1067 查看 - 6 评论

2007-4-11   怀鹰诗歌日记:启航(2007.04.11)


习惯一个人静静的
在黑夜里唱歌
总有一些我无法理解的
感情的流动
在淡淡的月色下
在芦花招展的江边

知道会有一只金黄的
夜莺  愿意倾听
并且用薄薄的翅翼
轻轻拍打我
曾经受创的  伤口

若有此生  此生的运命
便是承担
整个黑夜的重量  整个
生命里最沉的瑰丽
如果  如果真有此生
用我最最真实的

去和整个虚幻的夜空对峙
直至被吞噬在浩浩的寒流之中

我不能祈求啊
正如黑夜不能祈求我的
奉献
我只能这样默默的
守着小小的孤傲小小的
灯台小小的清瘦的

当夜风缓缓吹过树梢
当夜露轻轻掉落在无人的小径
我已启航


[ 本帖最后由 怀鹰 于 2007-4-11 23:27 编辑 ]

2007-4-11 18:20 - 怀鹰 - 997 查看 - 4 评论

2007-4-11   怀鹰诗歌日记:谁(2007.04.11)

            

谁把早春的花朵
如此随意地
别在我的窗口
我在长夜里跋涉
一路都有花香悠悠然
穿过梦的天空

谁把残冬的雪
如此漫不经心地
撒落在我的心里
溶化成绿汪汪的翅膀

谁把爱的果实
如此洋洋洒洒地
栽在我羞怯的眼波里
在我浪迹的征途上
潺潺地流进岁月的发梢
从此海角天涯
从此灯火阑珊
总有甜馨酿造一则山水


2007-4-11 00:37 - 怀鹰 - 998 查看 - 4 评论

2007-4-10   怀鹰散文日记:知音(2007.04.10)

                        
        听腻了邓丽君那甜腻腻软酥酥的歌声,很偶然听到李谷一的歌声,从此就迷上,那还是很久以前的事。凡是她的卡带都买,那时还没有光碟。我蛰居在某乡村,每晚都听,不受干扰,也不会去干扰别人。我住的大方远离其他住家,堪称独立式木屋。

        尤其喜欢听她唱《知音》,常常泪流满眶。

        “山青青,水碧碧,高山流水韵依依。一声声,如诉如泣,如悲啼;叹的是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

        简直唱进我的内心深处。之所以远避尘嚣,到这几乎与外界隔绝的乡村,也是因为受了“朋友”所害,不过倒也是福气。这宽广的天地专为我而设,我心无旁骛,可以很“专业”的读书写作。

        放李谷一的歌,音量随心所欲。它化成清洌的小溪,潺潺地淌过心房,把我的心洗得如苍山一样空灵,白云似的素净。

        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是啊,知己、知音,犹似银河里飘渺 ...

2007-4-10 18:13 - 怀鹰 - 924 查看 - 4 评论

2007-4-10   怀鹰诗歌日记:彩衣(2007.04.10)

                           

你穿着那袭彩衣
穿透六百年的悠悠岁月
向我走来
脸上镶着永不凋谢的
微笑

我们拥抱
紧紧拥抱
不相信真实是那么的近
然后我们手挽手
从广场那条街走过

是你的芳香引来蝴蝶吗
还是你化身为蝴蝶
那些衣装毕挺的男士啊
都捧着鲜花奔到你身旁
所有的马车都瘫痪在广场中心
喝着酒的人都咂破了酒杯
让金黄的酒液顺着弯弯的路
流到你脚下

我们走向海滨
船舰都响起震天的礼炮

一个城市疯狂了
一个城市的男人疯狂了
一个城市的女人都红着眼睛
远远的望着你的背影
连城市的天空都开放了
礼花像燃烧的火……

啊我们多么幸福
相逢在这六百年后的博物馆
这小小的展览厅
你微笑着和我走向大街

注:在美国波士顿哈佛大学博物馆,看到一袭六百年前的女孩子的彩衣,色彩斑斓,艳丽如新,造型漂亮大方,想象这女孩子当年走在街上……


2007-4-10 11:36 - 怀鹰 - 1148 查看 - 0 评论

2007-4-10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之五:彩带(2007.04.10)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之五:彩带(2007.04.10)

         倪丽娥的预感并没有错,郑志彬的确是出事了。那天,爸妈正式向他摊牌;他们不晓得从哪里获知儿子跟一个瞎女在一起,十分的震怒。尤其是爸爸,他不能容忍儿子的行为。他对儿子下命令:“离开那个瞎眼的!我绝对不会接受她!”

         儿子苦苦的哀求:“爸,你让我跟她在一起,她虽然瞎眼,但心地是善良的……”

        瞎眼就是瞎眼!心地善良有什么用!

        爸--

        别再说了,离开她,这就是我的决定!

        --不不

       爸爸大力地拍打着桌子!

        你要她,就不要爸爸!

        你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他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他想不通,为什么爸爸要反对他跟瞎女来往,难道因为他是个生意人?他有身份有地位,就可以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儿子的身上 ...

2007-4-10 02:12 - 怀鹰 - 1077 查看 - 0 评论

2007-4-10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之四:彩带(2007.04.10)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之四:彩带(2007.04.10)
         她再也画不下去了;每次拿起画笔来,心里总有团团闷气,脑子里空荡荡的。

        “小倪,这几天为什么不画画?”

        “我……烦。”

        “哦?为什么?”

    她叹了一口气。

        “谈恋爱是这样的啦,大家在一起,总是缘份。哦,他来了,我不打搅你们了。”关小姐嘻嘻一笑,识趣地走开。

     倪丽娥感觉脸颊火烫火烫的,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但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最后停在她的身旁。

        “小倪,在画什么?空白?唔,空白也是一种艺术美。”

        “艺术美?”

        “它可以象征很多东西,比如一片白茫茫的雪原。”

        “我没见过雪,我也不知道空白就是象征雪原。”她嘟了嘟嘴。

        “现在不谈雪,走,我带你出去。”
        “去……哪 ...

2007-4-10 02:01 - 怀鹰 - 1152 查看 - 0 评论

2007-4-10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之三:彩带(2007.04.10)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之三:彩带(2007.04.10)

        “哦……原来是你……”她听出他的口音,脸上微微发烧,绷紧了的心弦慢慢的松开了。之后,她不再开口,在画布上轻轻的挥洒着。郑志彬呆呆的看着她。一个这么清秀的女孩子,偏偏失去最可宝贵的眼珠,老天爷真是造化弄人呀!他心里轻轻的叹息起来。

        “郑先生--”

    他如梦初醒,“啊”了一声,说:“我会不会妨碍你作画?”

    “不…不会,我想,我已经完成了这幅画。”

    “这幅画应该题为什么?”

        她沉默了一下,说:“童年。”

        童年?他有点迷惑。在他的想象中,每个人的童年,不外乎是那些玩具和游戏所谱上的乐曲。但画布上所呈现的却是一幅宁静的农趣图,难道这就是她的童年?他对她的兴趣越来越浓郁了。

    “我这幅画……画得不太好吧?”

        ...

2007-4-10 01:24 - 怀鹰 - 1166 查看 - 0 评论

2007-4-9   怀鹰读诗日记:永远的蓝天和青草地(2007.04.09)

    永远的蓝天和青草地  作者:林锦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抬头看
天空
那种温馨的蓝
是童年才有的颜色
而苍穹的云
也以娇嗔的白
依偎在蓝幕里 轻轻地
(那时没有风 真的)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低头看
草地
那种清纯的绿
是童年才有的颜色
而茅草的花
也以温柔的白
坐在绿毯上 闲适地
(真的 那时没有风  )

很久没有抬头 低头
只是朝着前方
举步
  踉
   踉  
  跄
   跄
  跄
扑倒 同时诀别
是迟早的事
(风 没有方向感
   一味肆虐地吹着)

    林锦的《永远的蓝天和青草地》,是一首怀念童年时光的诗。林锦的童年是怎样的呢?在诗人的脑屏幕里,最先记忆起来的是天空,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多久呢?该是与诗人一起成长的年代。那年代虽然没有什么玩具,没有现代化的那些刺激性的玩意,但久藏在诗人心里的,是一种非常开阔的 ...

2007-4-9 20:11 - 怀鹰 - 862 查看 - 4 评论

2007-4-9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之二:彩带(2007.04.09)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之二:彩带(2007.04.09)

         只是,这样的一双眼睛,她要到何处去寻觅呢?朦胧中,她好像感觉它就镶嵌在画布上,如珍珠一样闪着光,虽然她没见过珍珠,但抚摩过它,光滑圆润而沁凉。她的手在涂满油彩和线条的画布上探索,就像真的触摸到一颗颗珍珠,那么真切,那么圆润,心也在微微的颤动。原来这个虚拟的空间有这么多的眼睛,圆圆满满的装饰了她那黑洞洞的梦,梦也镶上了万道金光。

        她的苦闷,孤独和寂寞,似乎得到了某种渲泄,嘴角微微泛起一朵笑靥。

        关小姐说:“昨晚做了什么快乐的梦?”

        梦有快不快乐的吗?我不知道……

        她在作画,整个身心都沉浸在那无边无际的幻景里。

        那是一个不太闷热的下午,有一群来自光明世界的使者,带着他们的慰问,同情和好奇来参观这些盲人的活动。

  ...

2007-4-9 18:04 - 怀鹰 - 1292 查看 - 0 评论

2007-4-9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之一:彩带(2007.04.09)

    倪丽娥是个盲女。

    盲,意味着她失去了很多生活的乐趣;大自然这个美妙的词汇,包括它所拥有的一切景观,只是她脑海里偶然激起的一簇浪花。说浪花也不很贴切,她根本不知道浪和花是什么样子的,只能凭想象用心灵的那双慧眼去捕捉。有人告诉她:浪是雪白雪白的,一匹一匹象草原上的奔马,但她又犯愁了,她无法想象奔马的样子。后来,盲人协会的关小姐带她去唐城,让她跨上马背,在广场上绕圈子。那一刹间,她感觉自己好似腾云驾雾,身体轻飘飘;她伸出双手,想捉住那虚无飘渺的梦,却从马背上摔下来,幸亏只是擦伤手臂。她忍住疼痛,伸手抚摸马儿的头、颈、背、飞扬的鬃毛,两手不由颤抖起来,忍不住高声欢呼。

    关小姐又带她去植物园“赏花”。那是一个带点湿气的早晨,太阳刚刚露脸,草叶上的露珠闪着晶亮的光。她赤着脚,在草地上漫步。脚板冰冰凉凉,有说不出的舒畅。她抚摸着胡姬的花瓣,感觉一丝丝的香气,正从花瓣透过指尖渗 ...

2007-4-9 10:51 - 怀鹰 - 1476 查看 - 4 评论

2007-4-9   怀鹰读诗日记:《启开心灵的钥匙》(2007.04.09)

         
情节  作者:Dex

(一)
把门关上了,
按下了锁,
钥匙沿直线飞翔,
击中还没发芽的树梢。

(二)
三月有了喜色,
池水越过了警戒。
你的庭院
也被淹没了。

(三)
最先按捺不住的叶羽,
一路飞旋而上。
你早有预感,
再轻盈的,
还是必须回归泥土。

(四)
成双的脚印
不代表能逃离孤独。
最终,
你也没找到遗失的钥匙。

    钥匙在这首组诗里是一个很重要的具有象征意味的道具。

    作者开宗明义就跟我们说:把门关上了,按下了锁,钥匙沿直线飞翔,击中还没发芽的树梢。门是关上了,门里门外是两个世界,门内按下了锁,隔绝了门外的世界。那把启开感情的钥匙却飞向门外,击中还没发芽的树梢。这些描写无异告诉读者,经过一场剧烈的“战斗”之后,双方的感情也因这一把钥匙而决裂了。之后该如何收场呢?

    这是一组带有情节的诗,在 ...

2007-4-9 10:11 - 怀鹰 - 973 查看 - 3 评论

2007-4-9   怀鹰读诗日记:《两颗星,一盏茶》(2007.04.09)

         
两颗星,一盏茶  作者:中南半岛

秋天的一个黄昏
翻乱的报纸和
一样零乱的眼神
太阳就下山了
一去不复返的决定
心里的委屈
和月亮一起慢慢升起
和月色一起慢慢浓重
在已经崎岖的心里
像一条婉转不知所云的路

你的决定太匆忙
是局促的直觉不能延展
是冰凉的寒露等待天明
在解释不尽的理由
的背后,已经落地生根
已经义无反顾
传说,距离只是两颗星
算来,最多只是一盏茶

    诗的表达层次可以是隐晦或明朗的,有些内容在某种意义上需要用到一些特殊的方式来表达,有时得用一些曲笔,不一定要让读者读得通透。实际上,太通透的作品反而失去诗意。当然,这会造成某些难以掌握的阅读上的困难。

    就如中南半岛的这首《两颗星,一盏茶》,题目是很浪漫的,但表现的内容却不浪漫。此诗只有两个段落。

    第一段写的是某种心路过程,时间是在“秋天的一个黄昏 ...

2007-4-9 00:55 - 怀鹰 - 785 查看 - 0 评论

2007-4-8   怀鹰读诗日记:《戏孟浩然三首》之二(207.04.08)

    还是让我们从古琴所引的第二节诗里的“典”来加以说明,这个“典”是借用李白写的《赠孟浩然》: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我(李白)钟爱孟浩然,他那潇洒的风度,超人的才华都让天下人景仰。年轻的时候就抛弃了功名爵禄,晚年在青松白云间过着隐居,与世无争的生活。在月光下独自饮酒,常常沉醉于中自得其乐。他这般迷恋乡野的景色,不愿意追逐功名侍奉国君,你的品格就像高山一样,我辈之徒怎么能够仰望得到?我只能在这里向你作揖,表达我景仰你像花一样清香芬芳的德行。

    李白的这首诗高度地颂扬了孟浩然的品性,是诗人与诗人之间星星相惜的“唱酬”。李白并没有加入“议论”的行列,他看到的是诗人清高的另一面。

    古琴看到的孟浩然,依然保持着“数落花”的形象:“你喃喃自语/还是谪仙(李白) ...

2007-4-8 23:09 - 怀鹰 - 1006 查看 - 1 评论

2007-4-8   怀鹰读诗日记:《戏孟浩然三首》之一(207.04.08)

         
        对现在的读者尤其是年轻的读者,孟浩然是个很陌生的名字。他是唐代的大诗人之一,与王维齐名,世称王孟。但如果你读过他写的那首“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春眠),就知道他的诗写得多么富有情调多么有韵味。

       古琴写了一篇跟孟浩然有关的诗,诗题《戏孟浩然三首》。“戏”字含有开玩笑的意思。我们看看古琴怎样跟孟浩然开玩笑。诗三首,三个情节、三个片断、三个“戏弄”的过程。在还没有分析这三首诗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孟浩然这个大诗人,以及古琴诗中的三个“典”,将有助于我们理解诗歌所要表达的主题和思想感情。

        孟浩然(689年或691年-741年)是盛唐时期的诗人,出身自襄州襄阳,字浩然,本名浩,世称孟襄阳。

        孟浩然在年轻时曾游历四方,与许多侠义之士结交,朋友可谓遍天下。张九龄、杜甫、李白、王昌龄、王维、韩朝宗、张子容等,与孟浩然都是忘年之交。 ...

2007-4-8 23:04 - 怀鹰 - 1067 查看 - 0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2-5 06:5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136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