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3-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3

0 位会员, 3 位游客

2007-5-9   怀鹰诗歌日记:等待(2007.05.09)

                             
一次又一次悄悄等待
从黎明到黎明
从黑夜到黑夜
那脆如鸟鸣的呼唤
始终隐藏在山阴后

岁月呵岁月是一场
美丽的错觉
马蹄踏踏扬起柳絮飘飘
每一朵花开一次轮回
每一滴雨唱一首江湖

等待青山
等待青山那不老的传说
等待吹遍大江南北的绿风
把梦里的泪吹成满天星
等待河湾里的帆
驶向无涯的海角
等待呵漫漫长夜
在黎明的曙色中凝结成一颗
相思

写于马来理发店,漫漫的等待中……


2007-5-9 11:45 - 怀鹰 - 1268 查看 - 5 评论

2007-5-8   采菱的歌声--读邹璐的《采菱》


采菱的歌声--读邹璐的《采菱》

采菱的船就泊在了湖心
采菱的歌谣还在湖面荡漾
那采菱的女子已经没了踪影
采菱的年代成了滤光镜后的记载

我枕在窄窄的湖边不敢多想
澹澹的水声却有不息的怅惘
一角黄昏的天空野鸭低低飞过
湖边唯一的一棵柳树清舞飞扬

年代消逝了
我们也在不断地丢失和遗忘
没有持久的珍爱
没有珍爱的拥有
没有拥有的生命
没有生命的你我
终于有一天
歌谣和乱云的天
都是一样的无人能懂

    《点评》

    原以为采菱是江南的特色,想不到诗人邹璐在缅甸的皇家公园里也看到了这个画面,但已是人去船空,徒留满腔惆怅在心间。

    这是一首带有民歌风的诗,虽没有押韵,却有一种缓缓行进的节奏。诗的调子基本上是低沉忧郁的,带有诗人对时代和生命的感慨、沉思。

    这首诗写得平实,没有深奥的语言,但有一种淡淡的情韵穿透在诗歌里,令人吟哦再 ...

2007-5-8 22:19 - 怀鹰 - 1227 查看 - 3 评论

2007-5-8   南方

                           
夜把荒凉交给不知名的
云  风潮把湿湿的流动
交给一个叫做南方的
热闹  吹向冰冷的石头
岩浆在寻觅  一滴隙缝

若干年之前
在巽他州的陆地板块(注)
生息着所有的生命
所有的种族和爬虫和植物
梦是共同拥有的莲花并蒂
蓝蓝的天蓝蓝的海苍苍的山
星月交辉在原始森林

若干年之后
来了一次上帝的惩罚
啊那一次的大撞击
引发千次的颤动
大地和天空喘出一团混沌
巽他从此分离从此割裂从此回不了家
月老的红线啊遗落在深深的海底

大地比雪还白
大地比墨还黑

还能期待一次撞击吗
还能期待千次的颤动吗

风潮日日夜夜吹啊
吹向南南南的南方
哦南方  只剩下一条寂寞的子午线
含泪把大地和天空
切割切割再切割……

(注):巽他州,是古时一大块陆地,包括马来半岛、新加坡、砂劳越、印尼等都连接在一起,在一次造山运动中,一些陆地下沉,一些隆起,变成现在割裂的地 ...

2007-5-8 13:26 - 怀鹰 - 858 查看 - 3 评论

2007-5-8   童军刀

                                                
        他亮出了一把刀,这是中学时代参加童子军留下来的惟一纪念品。退队之后,他一直把它丢在杂物堆里。那天,他清理杂物时,无意中发现了这把刀,就拿一块磨石来磨。母亲问他磨刀干什么,他敷衍说:“爬山”。

        但其实并没有山好爬。他藏着这把磨得亮晃晃的刀,来到公园。夜的公园并不像白天那么多人,但添了一分浪漫的情致。一对对情侣擦身而过,他的孤单引起恋人的注意,一双双警惕的眼光在他手里溜转转。他窥了一个空隙,闪入花丛,猫着身,咪着眼,紧张而不安地等待着。

        怀里的童军刀鼓噪着,似乎不愿藏身在他那脏兮兮的长靴里。他终于亮出了刀,月光映在刀锋,一闪一闪的,仿佛也把他的脸印在刀锋里。

        脚步声在花丛前面响。

        他的心一突一突的,如鼓。

        手中的童军刀,好沉好沉,他几乎不能抓牢它,手背上的青筋都在跳动,汗水沿 ...

2007-5-8 09:59 - 怀鹰 - 959 查看 - 2 评论

2007-5-7   为谁销魂为谁哭泣?--读叶霜的《思念》

       为谁销魂为谁哭泣?
       --读叶霜的《思念》

作品:《思念》  作者:叶霜  评论者:怀鹰


不该思念
却夜不成寐
时间在麻木中流失
一口气叹得很远很远
眼睛也无力追赶……

一盏灯依然昏暗
想象成柔和的粉红
如夜店里的迷醉与疯狂
以及并不太多温存的夜

思念思念思念思念
两个简单的字却叫人
没法承受
故事变成碎片

一个女人还在唱着昨天的歌
谁会陪我渡过
把思念刻入骨里的夜

《点评》:读过很多关于思念的诗,都写得哀怨悱恻,催人泪下。

    思念都有特定的对象,不管是对人对物对大自然的思念,都寄托着作者的情感。情可深可浅,可浓可淡,各呈姿采。

    叶霜的这首《思念》是有些特点的。题目就很直接,她思念谁呢?此人有什么特别的气质或形象让作者思念?

    可以说,这首诗只是作者个人的思念之情,即使诗里出现“一个女人 ...

2007-5-7 22:09 - 怀鹰 - 1072 查看 - 1 评论

2007-5-7   神树

                        
        屋子好久没清理了,趁假期之便,全家总动员起来。我在储藏室里找出一块大伯公的神牌,左上角已缺了一个角,沾满灰尘。母亲说:“这是你祖父在世时供奉的。我们家已有一个新的,有空拿到楼下垃圾房。”

        垃圾房离这颇远,还得上上下下几个阶梯,我就随便把它摆在一棵树下,心里想:“对不起,大伯公,委屈你一下了。”

        我没把这事放在心里,毕竟,我只不过丢弃了一件废物。而且,很快就忘记了它。

        母亲拿了一张字条给我,说:“你上班的时候,顺便帮我买万字票。”

        母亲向来很少买万字票,她一定得到了什么灵感。我问:“这些字是你梦见的?”

        她摇摇头,说:“我求来的。”

        “去哪间庙求?”

        “我们家附近有一棵神树,怎么,你没听说过?”

        我对这种迷信的东西不感兴趣,便说:“我怎么不知道呢?”

        “灵得 ...

2007-5-7 20:58 - 怀鹰 - 1822 查看 - 2 评论

2007-5-7   那种感觉

                       
并非不喜欢所有世俗的
也不拒绝世俗世界里的
自由和飘逸,我本来自
那里  那里有我的歌唱
我的感情和幻想  呵呵
谁来焚化
当紧握的手慢慢松开
当眼睛缓缓的闭合
呵呵  你知道的那个世界
已经暗哑无声
就像从山里涌出来的溪水
突然被夹在石头里

活着尽管热闹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展演其实不属于自己个性的
只是为了取悦渐斜的晚霞
心呵没来由像落雨天
酿造一坛坛也许非好酒的
长长的冬季

呵那时候连雪花都凝固了
山里的河不再流动
云失去方向
再也听不到松树下
埋伏十面的琵琶声
想必盘坐的老者已离席
空留一场未完成的布局

呵呵当我飘然而至
当我飘然而去
我会把絮絮叨叨的风
剪成一叶小小的帆
顺水而走沿着弯弯的石头砌成的路
顺  水  而  走


2007-5-7 01:22 - 怀鹰 - 906 查看 - 4 评论

2007-5-3   怀鹰诗歌日记:西湖(2007.05.03)

                          
烟花三月我和邻家羞涩的
姑娘和她那头长长的辫子
漫游在东坡当年走过的路
苏堤啊虎伏在飘渺的雾里
冥想王者那圣殿上的金檐
我们遥思水调歌头的琼楼

来一齐去湖上泛舟
湖水浮荡兴亡朝代
迎面而来千古尘烟
漫卷东风如画如歌

再走一趟烟波柳堤
再唱一回三潭印月

西湖啊西湖装在我们的行囊里
在三月烟花的相思里
我们踉跄如醉了的古松
在莺莺啼啭的柳浪里
坐化成一碧弯弯的岸


2007-5-3 20:09 - 怀鹰 - 911 查看 - 5 评论

2007-5-2   怀鹰诗集评论日记:西藏,我的太阳

           怀鹰诗集评论日记:西藏,我的太阳(2007.05.02)
                     --读马丽华诗集《我的太阳》

    正当中国的门户逐步开放之际,许许多多的中国人--包括知识分子、工人、农民、干部,当然也有知名或不知名的作家--纷纷奔向那些经济发达的地区,各有各的理想和追求。当年那股“上山下乡”、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的热潮,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这时,却有一位女大学生,同时也是一位诗人,静悄悄地挽起简单的行囊,朝相反的方向西藏奔去。那个地方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只要一提起西藏,我们脑海里即刻浮出雪山、草原、风沙、牦牛、葡萄、哈密瓜、戴面具的舞蹈者、天葬、秃鹰、活佛、沙漠、乳酪……等等,宗教的狂热和生活的贫困,以及争取“西藏自治”的政治阴影,交织成一张独特的网。它离开诗人的家乡(齐鲁之地)何止千里之遥?为什么这位女诗人选择了西藏?

    这是令 ...

2007-5-2 01:17 - 怀鹰 - 918 查看 - 1 评论

2007-5-1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野狐(2007.05.01)

                     
    鹅毛雪花飘了三天三夜,大地一片银妆素裹,一片岑寂。风势转弱了,一只饥饿的野狐,缓慢而无力地挪动着,雪把它染得霜白,只剩一双被饥火烧红了的眼睛。它忽然看见野地上有一束光在闪动。野狐停在闪光的地方,四爪扒雪,掩埋在雪地里几达两百年的袈裟终于破土而出,野狐嗅了一阵,全身被雪染得像一具冰雕。

    十公里外的临风镇,来了三个云游的和尚。

    一个叫无凡。

    一个叫无尘。

    一个叫无因。

    无凡来自江南之南。

    无尘来自塞北之北。

    无因来自西域之西。

    他们的师父告诉他们说:“两百年前,圆静寺塌倒在雪地中,镇寺之宝袈裟下落不明,也许被掩埋在废墟中,你去把袈裟找回来,以证慧果。”

    于是三人从不同的方向上路了,终于来到临风镇。三人化缘相遇在深巷里。没有一棵树,一块石头,巷子很长,很静。雪花飘着,激起丝丝的声韵。围墙里边 ...

2007-5-1 19:30 - 怀鹰 - 1063 查看 - 9 评论

2007-4-30   怀鹰的《窗外》赏析

                              
《窗外》   作者:怀鹰    评论者:周瑟瑟(中国)

    你静凝的绿
    滴在我的眼波里
    没有一朵浮云
    像面纱
    遮你成朦胧
    你缓缓上升的曲折
    旋出一种
    不可诠释的姿
    我让时间
    溶在你沉默的思念之中
    直到梦
    变一株浓浓的绿


    怀鹰的诗很美。起笔便造出一个美境。(静凝)绿-滴(眼波),此种诗美建构过程显示了诗人的心智和才情,随着情感美质的揉入,先“凝”后“滴”的双向对照映射出情境的转换,一“静”一“波”却给人难以捕捉的美感效应。

    敏于感受的读者首先便从“窗外”所弥散的情绪世界投入怀鹰精心营造的诗美空间。诗人内心的轻灵流体带出“一朵浮云”,虽然实际上“没有一朵浮云”,不需“面纱”的美也脱离了“朦胧”,但清朗隽爽的想象辙印是为了引向另一种特 ...

2007-4-30 20:44 - 怀鹰 - 1762 查看 - 4 评论

2007-4-30   怀鹰诗歌日记:旅程(2007.04.30)

            
请让我静静探寻
举着心里的火把
在风雨频送的秋季
在每一次的颠簸之后
在箭矢齐飞鹰腾鹤舞的狂欢之后
在灵魂颤动黑夜披上丧衣之后

也许我看不到
也许我走不到
也许我的等待来不及等待

双脚
不曾停止前行

仍在跳动仍在燃烧啊
我会走向梦的最深深处

抬眼
那最美丽的
就在宇宙的中心
就在梦的旋涡里
就在夕阳的残红里
就在月亮最神秘的光环里

旅程
长长短短
谱写弯弯的海岸线
生涯
横横竖竖
摆渡此生彼生
一路走一路唱
一路诗一路歌


2007-4-30 11:51 - 怀鹰 - 890 查看 - 2 评论

2007-4-30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迈哥。Z之二(07.04.30)

    叮!又一群小飞虫来凑热闹了。

    “迈哥。Z,迈哥。Z。”大胖在他后面嘀咕:“看来你不行了,比木头还呆。”

    他整整半个月不开口说话。

    大胖结束军旅生涯,带回一个妖艳的女郎,对他说:“迈哥…-叔,这是我的女人。”

    他打量着那个女郎,左看右看,横看竖看都不顺眼,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忧虑地点了点头。

    从此,那个大胖的女人住了下来。

    “迈哥,你是怎么搞的,地上全是烟头,你的眼睛长到哪里去了?”大胖的女人杏眼圆睁,怒斥着。

    他默默地抓起扫帚,默默地低着头扫地。

    嘿!我和你老子一齐出来打天下,开芭呀、逃荒呀……做苦力呀,生活渐渐好了。你老子说要开一间咖啡店,我二话不说,把所有的钱全给了他,我们俩是患难兄弟哩,嘿……你老子也从未亏待我,有他吃,就有我吃的。他每年还给我添新衣新鞋哩……我不在意那些钱,死了也带不走。他娶媳妇那天,我高兴得喝了十八碗酒, ...

2007-4-30 00:08 - 怀鹰 - 752 查看 - 2 评论

2007-4-30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迈哥。Z之一(2007.04.30)

                 
    迈哥。Z对这间咖啡店的感情,已到了血肉难舍的地步。

    他老爱抓住大胖的手,淳淳地说:“我和你死去的老子是一对患难兄弟,我们一齐从唐山来,一齐打天下。这间咖啡店有我的一份心血。”大胖听了总是耸耸肩,表示出一副冷漠的样子来。迈哥。Z不管大胖喜不喜欢听,仍一个劲地说下去:“想当年--”大胖挥挥手,刻板地说:“快去洗杯吧。”还加了一句:“长舌!”

    迈哥。Z一楞,心里酸溜溜的,但也没说什么。

    午夜一点,咖啡店打佯了。

    沉重的铁门“卡”地一声,把更加沉重的寂寞关在门内。

    迈哥。Z打开帆布床,仰身躺下,全身的骨骼又是“卡”地一声,好像散架了。

    天花板上那盏锃亮的风扇,发出不调和的吱格吱格声。一群小飞虫,绕着日光灯,叮叮叮叮地乱飞,有一只掉在他的脸颊,懒懒地蠕动。他仿佛失了知觉,两眼睁得大大,风扇的影子在他心里转着圈,远处有几声狗吠。

   ...

2007-4-30 00:02 - 怀鹰 - 727 查看 - 0 评论

2007-4-25   怀鹰散文日记:伤逝(2007.04.25)

           
    从停车场出来,天正下着霏霏细雨。停车场出口对面是一座酒店,霓虹光管闪着蛊惑人心的色彩,在迷蒙的细雨中更显得璀璨。

    “怎么下雨了?我没带雨伞。”她说,声音很低,带点脆脆的鼻音。

    她刚才还在车上哭过,眼眶红红的。

    “我有伞。”他说,从背包里拿出一把折伞,打开来。

    她犹豫了一下,慢慢地钻入伞下。

    他尽量把伞凑向她那儿,自己淋点雨算不了什么。当然,他的细心和体贴,她是知道的,但不便表示什么,即使一句感激的话都不想说。

    两人默默地走过对面,绕过酒店,走入一条小巷。小巷的尽头有间蒲田人开的小餐馆。她说要来这里吃点东西,尽管已过了晚餐的时间。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伞上的雨轻轻的敲击,单调而绵长的声音,把气氛搅得一团迷糊。他很想说些什么,但话梗在喉咙里。这种感觉很辛苦,巴不得路短些再短些。她何尝不是这样,虽然知道这条路是要走的,而且也一定会走 ...

2007-4-25 22:55 - 怀鹰 - 811 查看 - 2 评论

2007-4-25   怀鹰诗歌日记:远行(2007.04.25)

                  
想来我必须选择
一个人静静的上路
让凄清如夜色的影
淡淡地印在淡淡的记忆里

就这样约定
在一个寒风凛冽的傍晚
当大地腾起弯弯的炊烟
启航的号角在海上吹响

没有泪滴的心依然是酸楚的
不想说再见的话却忍不住
在云翼上轻轻的滑动
旋出一朵涩涩的雨

听见山雷滚动的声音吗
那是我遥远的思念
我也只能用这样肤浅的方式
回应我即将的远行

深埋在地下的水啊
在你蜿蜿蜒蜒经过的隙缝
可曾瞥见一滴
已凝结成琥珀的泪珠

某日,在巴士上昏昏欲睡朦朦胧胧当儿,忽然瞥见诗歌女神的姿影,于是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和女神共酌,邃得此诗……


2007-4-25 20:18 - 怀鹰 - 1030 查看 - 7 评论

2007-4-25   怀鹰诗歌日记:引退(2007.04.25)

            
悄悄的说一声 0 0亲爱的
当你看见那朵漂泊的云
当你看见凋落一地的残花
那就是我潇潇然的
转身而去
从此山水任挥洒

不要问我哪里来哪里去
行云之处飘零几许苍苍白发
兀自风中吟哦舞长剑
喝一江一湖的浪
俯视丘丘墓园
一片二片飒飒随雨的壮怀

我当慷然长歌
化一阵秋雨吧也有狂放的情
引退而后羽化成蝶
翩翩然如浪迹湖海的独木舟
颠沛于波崛起于浪
直到生命寂灭
直到世界无声

啊亲爱的真的不要牵挂
我底幽幽的魂灵
也许飘荡到高加索山
让我的眼睛献给苍鹰
让我的身体焚给普罗米修士
还有一束蘸着我虔诚的爱的橄榄树

悄悄的说一声 00 亲爱的
当我挥别来时的那条山径
请别哭泣请别哭泣
我的心已融入晚霞里那道
美丽而苍凉的小溪
汨汨地流汨汨地流……


2007-4-25 01:39 - 怀鹰 - 824 查看 - 0 评论

2007-4-24   怀鹰诗歌日记:行猎(2007.04.24)

            
林带弓着蛇腰
蠕动在脚下
皮影似的苍山
风标成御屏
招展着满眼的翠绿
落叶沉沉的泥径
蹲在森森的雾气里
蛊惑着猎者的壮色

哪来的猿啼
仿佛从地心升腾
从每一片光影里
从每一株树后
从每一阵响着螺号的风涛中
惶急地穿过
三、四管猎枪交织的网

硝烟
弥漫着猎者的酷烈
延绵着
生命的泪滴
哭叫着
一个灵魂的消遁
一个灵魂的喧嚣


2007-4-24 00:34 - 怀鹰 - 1332 查看 - 1 评论

2007-4-23   怀鹰散文日记:我呼唤(2007.04.23)

                        
    我呼唤……

    呼唤梦里的一朵野蔷薇,在旷野的风中绽开,含着傲然的微笑,缓缓流进我干涸的心湖。

    野蔷薇,曾经是那么的纤弱、孤零零地瑟缩在旷野的幽深的角落。四周长满灌木;每当黑夜君临,虫豸们就在身边嚎叫、舞蹈,星星们洒下惨冷的光,在伊苍秀的脸庞,凝成一颗一颗冰晶晶的泪。伊的梦里没有香气,没有豪阔的地表的搏动,只有一曲渺远而忧郁的弦乐。

    但我知道野蔷薇其实并不寂寞。

    伊在这幽深的角落里酝酿着微笑,枕着潮湿的大地,把根曲延在层层叠叠的土壤里,深深地植下了微笑。

    我呼唤……

    呼唤梦里的一颗小小的岩石,在漫漫的岁月里,写下一座自己的丰碑。

    岩石,曾经是那么的庞巨,神气十足地伫立在海岸边。他把自己当成一座闪光的灯塔,蔑视海浪的侵蚀,他以为自己有铁的骨头,揶揄着脚下的浪花;他梦见自己变成了古往今来的英雄。

    但我知道岩 ...

2007-4-23 13:19 - 怀鹰 - 813 查看 - 1 评论

2007-4-23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白兔灯笼(2007.04.23)

               
    “嫦娥偷吃了灵药,全身变得轻飘飘。她往上一跳,咦,整个人飞起来,她觉得很好玩,就想飞到外面去看看。这么一想,果然飞出窗外。呀,外面的世界多美好,星星多亮呀,月亮多美呀。她平时就很喜欢看月亮,对月亮有着美丽的幻想。于是挥动双臂,飞呀飞,一飞就飞上月亮。月亮那儿有一座宫殿,叫广寒宫,宫外有一棵桂花树,有一个大汉叫吴刚的,整天用斧头砍桂花树。可是砍呀砍,桂花树始终砍不倒……”

    “爸,为什么砍不倒?”小蓓问。

    “因为砍了又再生。”

    “世界上有这种树吗?”

    “也许有……”他含含糊糊地说。

    “吴刚是谁?为什么要砍桂花树?”

    “他做错了事,被罚砍树。”

    “他做错了什么事?”

    “这……我不太清楚。”

    “嫦娥到了广寒宫,就不再回来了吗?”

    “是吧……”

    小蓓还想问什么,妈妈开口了:“小蓓 ...

2007-4-23 03:22 - 怀鹰 - 876 查看 - 2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3-6 03:1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922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