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3-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3

0 位会员, 3 位游客

2007-5-18   怀鹰读诗日记:山中的小草莓(2007.05.18)

          怀鹰读诗日记:山中的小草莓(2007.05.18)

《小草莓》    作者:中南半岛

小草莓,你是我的小草莓
春天,就是山中
一缕迟迟不肯醒来的梦
而你,是一盏红晕的小灯笼
盛开在我风情万种的黄昏里

闲适正逢上一场清新而滂沱的雨
正好可以梳洗记忆回想前尘往事
那些一场接一场颜彩驳落的爱情

如果充沛的雨对于山林
是一种无微不至的滋润
我只能说相爱对于生命
是一场非比寻常的点缀

小草莓,你是我的小草莓
如果梦里你听见落叶窸簌
千万别以为转眼就是秋季
阳光正好,那只是不堪阳光眷顾的偶然
我在其中,生命是不断汩汩涌动的清泉

小草莓,你是我的小草莓
你这在黄昏里一路点亮的小灯笼
在没有月亮的夜晚
姜花依旧有浓郁的辛香
芒果树上结满金黄风霜


    我们听到了一阵异常轻快的声音,看到了一幅被山雨点 ...

2007-5-18 21:51 - 怀鹰 - 971 查看 - 6 评论

2007-5-18   怀鹰散文日记:雨中(2007.05.18)

        在那样静的夜里,静得连风声都停止呼吸的夜里,忽然从梦里醒来,眉宇间还有一朵朵未曾冻凝的棉絮似的雪花。挥手间,雪花消融了,化成点点滴滴的水珠掉落在地上;在那样静的夜里,终于听到水珠坠地所激起的声音。啊,那是一种美丽的错觉的呻吟,来自心底,原来水珠掉进心底的那口深潭。

        静静地,推开了缀满夜雾的窗。

        没有月,也没有星星,天黑糊糊,四野尽是一片白茫茫。什么时候下的雨?看来我睡得太沉,也许打从我将疲惫的身躯丢回给梦土,已沉睡了数不清的年年月月;日子在睡梦中也同我一样的朦胧。无法记住所有的梦境,蒙太奇似的胶片不断变换场景,人物和故事,惟一不变的是那个已死亡在岁月里的躯体。如果梦继续在它的旅途上,说不定我能横渡大气层,像一粒玻璃弹子,以恒永的速度飞向无垠的深深里。

        但梦,却忽然醒了。

        斜飞的雨丝,从不知名的空间飘落,你甚至不知 ...

2007-5-18 12:32 - 怀鹰 - 941 查看 - 2 评论

2007-5-18   怀鹰诗歌日记:向晚(2007.05.18 )

熊熊燃烧的晚霞
在凤凰木的枝桠上
竞相爆开殷红的相思
像酒一样浓的夜色
覆盖着岗峦起伏的山地
嗡嗡郁郁的树林
我像夜行人  悄悄地
借着深沉的迷雾
穿进林子淌过小河
把晶亮的月光啊放在
你的窗前  然后
像一朵野地里的花自行开放
空气中早已弥漫
四季如春的馨香
如果你早起  请记得
窗外那朵正在怒放的心情


2007-5-18 02:05 - 怀鹰 - 908 查看 - 5 评论

2007-5-17   怀鹰散文日记:绳床岁月(2007.05.17)

       以前每次走过旧建筑下的五脚基时,总见到一些孟加里人坐在绳床上聊天。一般人见到他们,很少停下脚步去观察他们,或和他们攀谈几句。也许他们太平凡了,没有一丝儿的光闪也没有任何足以引人注目的色泽。

    但我对他们却有一种难以言诠的感觉。这些人都是早期从印度或孟加拉移民过来,单身只影的守住青涩的岁月。他们多从事看守人的职业,或杂役兼差之类,到了晚上就成为绳床的守护者,绳床就是他的家。不管刮风下雨或天气燠热,他们就喜欢三五个聚在一块,喝喝酒,啃啃花生,聊些也许是晚晚重复的话题,他们老有扯不完的话题。当街睡了,他们仍在聊,聊天可以驱除漫漫的寂寞和孤独,累了,就躺在绳床做梦。第二天又把绳床拖到幽暗的角落或干脆绑在石柱上。

    有时我想,他们到底有没有家?他们的家人在哪里?为什么不跟家人团聚?这些当然没有答案。青春对他们是一个奢侈的名词,而绳床是越睡越塌、越黑,而他们的日子叫岁月给漂 ...

2007-5-17 00:33 - 怀鹰 - 989 查看 - 2 评论

2007-5-16   怀鹰诗歌日记:黄昏听你(2007.05.16)

黄昏听你
在微暗的角落
听你潺潺流动的水声

我知道那是一个
正在酿蜜的季节
虽然仍有一丝儿淡淡的伤感
如暮霭中含泪的蔷薇
仍有一份令人心动的凄美

可季节里氤氲着
鲜花妍妍的梦有草莓
散溢在田野的馨香
山雀掠过幽谷的回响
尽管咖啡馆外车声隆隆
掩不住你含笑的音律

潮湿的空气煽动着
一双绿茸茸的翅膀
晚霞中悄悄绽放比春天还春天的
一朵
出岫的云

--和诗人在咖啡馆,听她朗诵自己的诗,有感。


2007-5-16 23:06 - 怀鹰 - 937 查看 - 7 评论

2007-5-16   怀鹰诗歌日记:重读一遍(2007.05.16)

让我好好的重读一遍
你的微笑
青涩的果子开始成熟
焦黄的叶子开始转绿
孤独的梧桐把伸向夜空的
枝桠  静静交给微薰的夏风
然后  然后我听到鹧鸪在遥远
深绿的林子婉转地
唱一首喜悦的歌谣

把你的微笑重读一遍
在天色渐晚的红屋旁(注)
你的微笑亮起一盏灯

小心地  珍藏你的
微笑
当我走到天涯尽处
思念的风儿总会在每个
夜晚  把你的微笑轻轻地
轻轻地吹进
你生出蝴蝶翅膀的眼睛
在我含蕾待放的梦里

--(注):红屋,位于丹戎巴葛,前交通警署总部。


2007-5-16 22:58 - 怀鹰 - 1322 查看 - 2 评论

2007-5-16   怀鹰诗歌日记:祝福(2007.05.16)

捧着金黄的酒沫
轻轻的说:干了
这生命里最甜美的一瞬
很久没有用温馨的眼泪
浸润褪色的记忆
不管风儿在幽深的山谷
呜呜地呼啸

阳光依然灿亮
在风风雨雨的日子里
我的歌声依然赤诚
穿过重重叠叠的迷雾
在你耳畔悄悄呼喊
你听到了吗

你听到了吗
即使我失去双翼
即使我无法再高歌
当云飘到你身旁
当雨落在你窗前
那就是  那就是
我始终如一的祝福


2007-5-16 11:12 - 怀鹰 - 1287 查看 - 2 评论

2007-5-16   怀鹰散文日记:再见玛莉(2007.05.16)

    那几天我真的睡不着觉,每当我合上双眼,想到的不是双亲慈爱的脸庞,也不是玛莉那临别时投来的焦灼、绝望的一瞥,而是粉身碎骨,如同飞机在天空中突然爆炸变成了的碎片。我不敢想象,我的头会落在哪里,也许已经不是完整的头颅了,而是一块块连着脑髓的头盖骨。它会落在沙漠或油田上吗?落在沙漠上还好,战争结束以后,凯旋的战士在清理战场时,可能会发现一块头盖骨,那就是我成为英雄或烈士的证据。噢!英雄!不不,我从未这么想过。

    沙漠的风真热,比太阳还热,刮得我的脸又热又痒又痛。没有美丽的风景,到处是一望无际的沙,曾经看过一部纪录片,沙漠的落日和日出同样是壮观的,那种壮观,使我感动得真想马上去沙漠旅行。这会儿,倒是天天看到落日与日出,可那是什么壮观的场面呢?我只感觉,那比血还红的朝阳,照在沙上,连沙也是血红的,好似血海一样,慢慢地向我逼近,我的心给它压得几乎要爆炸了。

    于是我天天的祈祷。
...

2007-5-16 00:45 - 怀鹰 - 822 查看 - 0 评论

2007-5-15   怀鹰散文诗日记:石舫(2007.05.15)

        游颐和园时,被昆明湖上的石鲂吸引住了。是个阴雨天,游人并不多,周围忽然安静下来,我于是有独坐石鲂观赏昆明湖在雨中的景致。

    一艘艘的画船,在烟雨中浮泛,雨是斜飞入湖的,把画船都打湿了,粘贴在碧蓝碧蓝的湖面,含着几分江南秀色的垂柳,在雨里越发苍翠。

    坐在石鲂里,我的心被掠过湖面的风所搅动,慢慢的走入历史的画卷;那个留着长长涂满血腥的指甲的那拉氏,挪用建立海军的巨款,重修这豪侈的林园,以作为自己消遣的私人别墅。她坐在这艘石鲂里举行豪宴,看十几万民工的泪和汗,滴成了昆明湖。为了一个女人的野心,多少老百姓尸沉湖底,永难见青天!

    走过了历史,对这石砌的船石砌的楼房,别有一番滋味。俱往矣?用民工的骨穿缀的历史,但愿这石鲂永远停驻在湖边永不扬帆坐看湖水荡荡杨柳依依。

    阴风、斜雨、画船、垂柳,谁说这不是今朝风流的江南?


2007-5-15 12:30 - 怀鹰 - 924 查看 - 2 评论

2007-5-15   怀鹰诗歌日记:心情(2007.05.15)


心情没来由的被渐晚的云
扰乱
无处可放置
只得随它起舞
把一些重要的不重要的
暂时寄在幽深的山谷
听着那一声声雀鸟
漫不经心的啼鸣
想着那一桩桩褪色了的
往事

原来残旧的记忆可以
就这样点点滴滴的流失
直到太阳落在地平线的
那一瞬
身体慢慢溶入黑夜
竟然是一种非常惬意的
宁静
非常美感的亮丽

当秋天的雨
凌凌地降在梦里
当最后收割了的麦穗被安置在
随流水迁徙的帐篷
梦啊就在北斗星里和你
会合


2007-5-15 00:15 - 怀鹰 - 1261 查看 - 1 评论

2007-5-14   渡头的思念--读叶霜的《独坐渡头》 (2007.05.14)

《独坐渡头》  作者:叶霜
猎户座的箭头总是指着北方
咸咸的海风却把我的长发飘向南方……

深夜两点半 独坐渡头
思考海浪反反复复的二重奏
疑惑于灯塔上那一盏孤灯
为何总来来回回窥探海洋的秘密
独坐渡头 思念已朦胧的爱情
让酒精绕着鱼杆回旋摇摆
随海浪与灯塔寻找迷失的方向

长夜当歌 而歌声已经沙哑
一颗流星从天际划过 夜空
忽然洒下飘摇纷飞的雪花
裹着一身寒意飞奔回家
猛然抬头 猎户座的箭头
依然指着北方……

    《点评》:

    这是一首思念爱情的诗,作者撇开对“爱情”的直接抒写,而运用很多相关的“道具”凸显思念之深之广,意象的飞跃,给人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开头的两句诗,写得既夸张又浪漫,让我们怦然心动。

    “猎户座的箭头总是指着北方
      咸咸的海风却把我的长发飘向南方……”

    猎户座的象征意味是明显的。“箭头总是指着北方”,那是指作者思念的 ...

2007-5-14 00:51 - 怀鹰 - 828 查看 - 1 评论

2007-5-13   怀鹰诗歌日记:闲(2007.05.13)

没功夫喊闲
跨过一个路标
驿站  越来越远
该歇一歇脚吗
你看白云在悠荡
草萋萋一个劲地长长长
不改方向的风
永远擦身而过
年月年月已双鬓染白

你有挥霍不完的闲情
今天去富士山踩踏樱花
明日长城迎日落月升
游动在人潮拥挤的长街
变换前后脚的位置
玻璃橱窗
展演你的青春
陪别人笑  哭
演自己的悲  欢

哦我的闲情
早被时间老人驮走
不再追索  尘封的记忆
我还要赶路
弯弯曲曲  一脚高一脚低
只为了及时赶上
猎人的队伍


2007-5-13 00:30 - 怀鹰 - 1272 查看 - 0 评论

2007-5-13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岁月不再(2007.05.13)

    “夕阳西下
      我们唱着回家
      ……………
      ……………”

    晚风中卷来一缕歌声,在寂静的山坡上回荡,听来有说不出的惆怅。

    种满了胡姬花的山坡,这时嫣红诧紫,花正开得热闹。从远处望去,花儿铺成的地毯似的山坡,一只狗儿、一个小孩在追逐。他们穿梭在胡姬花丛下。小孩的脸儿在花海中时隐时现,狗的犬吠声,时远时近。

    沈木宽沿着山坡旁的羊肠小径,慢慢的走回家。他听到这一缕歌声,这断断续续的犬吠声,心里懒洋洋地,老是提不起劲。两腿的疲倦,阴影一样袭了上来。他停住脚步,四下里张望了一会,除了寂寂的山风,没一个人投影在视野里。附近“啪”的一声,一只八哥从胡姬花丛中飞起来。他讶然地笑了一下,朝前走了几步,又再次的停下脚来,两腿的疲倦更浓。“怎么啦?我老了么?”他想,就近摘下一枝胡姬花,慢慢的走向老家。

    那小孩的脸孔,忽然出现在小径的前头,看见这小孩,他脸上的疲劳 ...

2007-5-13 00:08 - 怀鹰 - 816 查看 - 1 评论

2007-5-12   怀鹰散文诗日记:山会(2007.05.12)

        有时跟朋友去爬山,但多数时候是单独上山。特别是在非常缠绵的阴雨的早晨,撑着一把油纸伞,沿着梦的轨迹上山。梦很古旧,连山路都绣满青苔了。

    山路的一端连结一片树林,长年只有呜呜而伤心的风打着旋儿,叶子不知季节地落。

    曾经和登山人在这里燃过篝火,唱着年轻而动情的歌子,歌声像雾一样,结成了一张一张的网;伞被风吹歪了,冰点似的雨射在脸上,梦被淋湿了;树林仍是树林,只是多了一排没有名字的碑。我在碑上献了一束野花,梦也静穆一如缠绵的阴雨。这是英雄的碑啊,虽然没有名字。


2007-5-12 20:41 - 怀鹰 - 854 查看 - 3 评论

2007-5-12   怀鹰诗歌日记:唢呐(2007.05.12)

是你在吹唢呐吗
一声声的呜咽一声声的
哭泣  好像不是在为死者
准备这最后的一程这最后的
表演

啊不  不是
你那纯熟的技巧
本该在舞台展现
来自灵山的音乐
就像泉水汨汨
流过万顷田野
在碧空翱翔的山雀
也会凝神失足啊

你的存在
只不过装点
别人的悲哀别人的悼念
他们需要你
一些特殊的同情
一些额外的谅解
好让亲人安眠
在你幽幽的哭泣中
渺小的生命啊转瞬化成
白骨一堆……

是你在吹唢呐吗
啊不  曲终人散时
当所有庄严所有悲哀都停止
整个天空都写上你幽幽的
哭泣  那是你最后的装饰……


2007-5-12 00:15 - 怀鹰 - 798 查看 - 2 评论

2007-5-11   怀鹰散文日记:老三八(2007.05.11)

    最近,巴刹里头来了一群白发苍苍的人,大约都是住在附近的。他们比年轻人还更爱闹,说起话来比钟声响亮,笑起来比山雀还鼓噪。

    晚饭后,他们就来了,七、八个人围着一张大圆桌,话题也那么溜溜滑滑。他们喝茶喝咖啡乌也喝酒啃花生啃瓜子也吃糖抽烟。看来他们都是忘年之交,生活并没有让他们失去寻找快乐的雅趣--如果相聚聊天也算是一种雅趣的话。

    别以为他们像个老粗,肚子里却撑着一份报纸、一架电台。热门话题在圆桌上广播着,你谈我也谈,每个人都恨不得多生一张嘴,可以比别人说得多、说得快。

    兴起时,他们也鼓着掌唱着歌跳着舞,南腔北调、阳春白雪下里巴人,连文革时期的语录歌也搬了出来。那舞姿有如一只蛤蟆伴着企鹅鸵鸟共舞,惹得旁人啼笑皆非,频骂:“老三八”。他们依然故我,依然自在。

    但有一晚,巴刹传来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咒骂声玻璃瓶掷地的乒乓声。高楼被惊动了,很多人都冲到走廊栏杆处看个 ...

2007-5-11 20:29 - 怀鹰 - 816 查看 - 1 评论

2007-5-10   怀鹰斯文日记:老阿婆(2007.05.10)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看见过她,拖着一个大纸箱,里头全是办公室的垃圾,从三楼一步步的拖到楼下的垃圾场。每一步都很吃力,但她从不喊累,或边拖边诅咒;一些清洁工人老爱发牢骚,骂我们这些“斯文财副”全是制造废料的垃圾虫,心里不甘不愿。她不,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比春风还消融的笑,让人感觉她的生活里没有苦涩、没有怨埋;她拥有的是一山的财富、一湖的宽容。

    但在同行者中,她却是一个“怪物”,不懂得偷懒,不和人争执,不管包工头指派她干什么,她从不摇头,甚至还眉头也不皱一下。她清理的垃圾比别人多,地方打扫得比别人干净,有时还帮我们整理散乱的办公桌,连电话机都抹得光可鉴人。这些原本不是她的工作,别人才懒得理会;我们很过意不去,频劝她不要增加额外工作,她总是笑笑,一句话也不说。

    她的确很沉默,一年里难得听她开口说话。每个人都有本难念的经,有时需要找个忠诚的听众,藉以抒缓 ...

2007-5-10 23:03 - 怀鹰 - 843 查看 - 3 评论

2007-5-10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垃圾世家(2007.05.10)

    阿山每天都很忙碌,尤其是逢年过节,更忙得晨昏颠倒。两座电梯的六个出入口,是他猎取猎物的场所。他天生一副红糟狮鼻,可嗅觉比狗还灵敏,鼻翼一耸一耸,什么宝贝儿都逃不过他的鼻尖。

    瞧!他那红糟狮鼻又在耸动了,可不是,11楼的电梯口,呆愣愣地站着两个冰箱,一青一白,漆有些剥落,款式蛮新,顶多不超过3年,谁这么慷慨,好端端的冰箱丢在这儿?

    阿山赶紧跑回家,召集老婆和儿女,郑重其事地宣布:“我发现了两个冰箱,快帮我搬!”

    老婆跳了起来,一指戳在他的红糟狮鼻上,怒吼着:“搬?搬你的死人头!”

    “去旧货市场买,一个少说两三百块。”他低声下气地说,似乎有点羞愧。

    “厨房里已经有三个冰箱了!”老婆又一指戳在红糟狮鼻上:“人家过年换新的,你偏把旧的扛回来,我真是嫁错了人!”她一扭屁股进房去了。

    阿山轻叹一声,转对两个十来岁的儿子说:“你们的妈妈不搬,你们搬!”
...

2007-5-10 14:00 - 怀鹰 - 744 查看 - 0 评论

2007-5-10   怀鹰杂感日记:完整的生命(2007.05.10)

                     
         世间万物,不停的在运动和变化,时间就是它最好的说明。草木枯荣,花开花谢,都得遵守它们的运动的轨迹,这就是宇宙法则。虽然肉眼无法捕捉每一分每一秒的真实的变化,但意识可以感觉得到。以时间来说,时间是以死亡的状态来迎接每一个变化,它在你的身体上的实验可以说是绝对的。

        开始的你,由于幼稚和纯洁,你尽情享受生命带给你的欢怡喜乐;你张开智慧的眼睛看世界,而世界也完全开放地迎向你,注视你,丰富你。一眨眼,你成长了,成熟了,你摒弃了幼稚和纯洁,你开始迈向死亡,慌慌惚惚的来到生命的终点。你不了解生命,你只是误解时间对你的惩罚;你得到了痛苦,失去了喜乐。

        让我们回到开始的你,开始的幼稚和纯洁,这样,我们就能够拥有一个完整的生命,完整的生命就是小孩的生命,那是没有时间的概念,也没有时间的变化,完整的生命没有生也没有死,这就是宇宙法则。

        害 ...

2007-5-10 13:13 - 怀鹰 - 873 查看 - 2 评论

2007-5-10   怀鹰散文日记:偶遇庄子(2007.05.10)

           
    午后,下起霏霏细雨。我像游魂一样在蓄水池畔踽踽独行,雨洒在脸上,有一点温热的感觉,但很快就被脸上的皮肤溶化,顺着下巴滑入胸前。我从不打伞,我喜欢浸泡在雨中,享受浴雨的辛酸和快意。这是我独有的生活方程式之一,就像现在,现在的这种感觉,你是无从领略的。

        整个池畔没一个人影。正好,我正需要这样的宁静来梳理疲惫的身躯和思想。我想,我的思想已经累了,我必须找个不受干扰的地方。总算老天爷开眼,给我带来这样微微的雨微微的凉意。

        沿着池畔慢慢的走,没有目的地没有方向。脑海里完全没有意识,脚当然也顺从我的没有意识的意识。举目四顾,其实这只是一种习惯使然,我根本没看到什么令我心动的风景。我来的目的,也不在于赏风观景,说真的我没有目的,我只是想让自己静一静,静一静而已。你看那霏霏的雨真是寂寞,没人管它,它兀自下个不停,究竟要下给谁看?我大概是它惟一的看客吧。算了 ...

2007-5-10 08:56 - 怀鹰 - 962 查看 - 13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3-6 03:3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879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