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3-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4

0 位会员, 4 位游客

2007-3-11   “草原”:(诗歌2007.03.11)

绿汪汪的草原
铺展在心田
逍遥着汨汨诗情
澎湃着牧歌的浪漫
矫健的山鹰
追逐苍云如自由的猎者

啊我策骑着
雄骠的黑骏马
缓步然后疾驰
昂首长嘶
扬鬃踢尥

暮色空葱了
晚风卷来一缕笛音
牧童张开满弦的弓
欲把黑夜射穿
迎来一轮翠绿的新月
点缀在蒙古包里
以一壶洋奶子烧起
边疆的传奇边疆的民族魂边疆的诗情……


2007-3-11 21:40 - 怀鹰 - 1211 查看 - 1 评论

2007-3-11   月台:(散文诗2007.03.11)

                                 
        来这月台好多次了,总是人头涌涌,一派热闹景象;离别之情,尽管依依,却也未曾留下伤心的眼泪。

    惟有这一次例外。

    在寒雨频袭的中秋之夜,送一个即将远行的友人。最后的一班夜车,响着悠长的笛音离站了,余音萦绕在空寂寂的月台。这是中秋之夜啊,是团圆之夜,但她却选择离开,也许这一去从此莺飞袅袅草长萋萋。

    我想,她的脸一定贴在冰冷的窗玻璃上,窗外的夜景乌黑一团,除了黑黝黝的树林和银丝般的雨,只剩下一腔苦苦的相思和嘴嚼不了的心情。也许这真的是最后一站,我不知道下一站该在何处遇见她?火车载走的,不仅仅是一个寒冷的雨夜,还有一种谁也无法捉摸的惆怅。

    游目四顾,只见寒雨打在冷冷长长寂寂的轨道上,铁轨是那么的沉静,它习惯这样的场合这样的送别的仪式,包括那无从诉说的感情……谁道铁轨冷寂无情,它早已看到别离时我伸出的那双动情的 ...

2007-3-11 19:27 - 怀鹰 - 1115 查看 - 0 评论

2007-3-11   怀鹰散文诗日记:忆(2007.03.11)

    湖畔,是我常到的地方。

    手里没有钓竿,心里却有一条细细长长的线,沿着湖岸弯弯曲曲延伸,随着微微的波浪摆渡。

    我想钓一幅朝霞,却起得太晚,赶到湖边雾已消散,满天空都是飞鸟。我也想钓夕阳,却不能等待;只好在梦中垂钓。

    独坐湖边,心里的线被湖风牵扯,又被抚平,往往返返。湖水时而清澄,时而浑浊,浪和波却是安静的,尽管水底下埋伏着暗流。

    在那段避世的岁月里,我放逐自己在乡野,没有喧腾,日子是淡色的,但仍有翠湖相伴。我夜夜捧着李白的诗魂,隔着重叠的树林,把这份遥远的相思读给翠湖听,于是得到了一份古典和飘逸、落寞和浪漫。

    我的福气只维持了两年,就又回归都市的繁华。临别依依,我在湖畔焚了一叠诗草。终于明白,今生是与山水无缘,但愿翠湖永远,在回忆里多一份美丽,尽管美得凄迷伤感。


2007-3-11 11:43 - 怀鹰 - 1118 查看 - 3 评论

2007-3-11   怀鹰杂感日记:浪尖上(2007.03.11)

我坐在浪尖上
思想一桩
小小的壮阔

泼墨似的天
覆盖在浪尖之上
煽情的东风
把赤道的热流
沸腾向北纬  南纬
烧成一幅斑驳的地图
幽幽的星子们自我放逐
哭泣成抽象的宇宙

看那瘦鸥
徘徊在
忙碌的旋涡上
把嗓子唱哑翅膀拍累
银镶的羽衣
绣着一点一点的峥嵘

更多的血燕剑鱼
在半圆的天空下
扁平的海面上竞飞
抢在台风前头
亮翅

浪花扬起瑰丽的泡沫
幻成汹涌
在不知名的远方
滚过一阵晦闷的鼓声


2007-3-11 01:44 - 怀鹰 - 1170 查看 - 0 评论

2007-3-11   怀鹰杂感日记:吵架(2007.03.11)

    不知谁说过,吵架要吵得有艺术。字面上容易理解,实行起来恐怕有如李白所吟唱的那样“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比如说:三姑和六婆绞在一块儿,你分得清谁对谁错?谁有理谁霸道?

    又比如:两个猪肉贩吵了起来,一个拿刀一个拿叉,三字经满天飞,口沫星子四溅,你说,他们吵得够“艺术”吗?

    艺术本来跟文化有关,而吵架的艺术看来只能适用于读书人,芸芸众生顾得了吃,顾不了书,根本和艺术无缘。在芸芸众生眼中,读书人是斯文人,文明人文雅人,动口不动手;但有时,读书人生起气来,无缚鸡之力的手也会拿刀杀人。所谓“佛都有火”,何况是人?人是血肉之躯,生气时不分凡人雅人,因为“架”的结构好像手无寸铁的人抓来一根木头当武器,而“吵”是口和少,可以理解为因为嘴巴太小,斗不过对方而有先下手为强的意思,难怪吵的后面常常伴随着架。吵架、吵架,怎样才能吵得像艺术架呢?化干戈为玉帛?

    虽然架不好吵, ...

2007-3-11 00:52 - 怀鹰 - 1153 查看 - 5 评论

2007-3-10   怀鹰诗歌日记:河的怀想(2007.03.10)

当摇橹的双手
不再搅混满天的星星
当低沉的号子声
从心盘里飞出
当粗涩的缰绳
从桩子上抽起
当踏板离开狠心的船舷
当清晨的击水声
从遥远的山谷传来
伸向烟波浩淼的海角
当一张一张风霜的脸
淡出为艺匠们的雕塑
当一盏一盏神话中的灯
定格为高楼的眼睛
凝望着
货仓门前枯守岁月的
老者
当群鸦回航
惊觉路标已撑入
古铜的暮色
当大钟楼敲起
沉浑的钟声
那个在榕树下冥想的
诗人
乘着乌篷船
飘进悠悠的画卷里去了……


随笔南洋网茶会过后,我到新加坡河畔会见朋友。站在河岸,凝望河上的景致,忽然觉得好心酸。

新加坡河,曾经被诗人称为母亲之河。最早的海上贸易就是从这里开始,河上聚集着船只……

1983年,开始清河,驳船码头消失了,往日的劳动歌声也消失了;河变得清澈了,但留下的却是绵绵的惆怅……


2007-3-10 23:00 - 怀鹰 - 1162 查看 - 3 评论

2007-3-10   怀鹰诗歌日记:江南雨(2007.03.10)

窗前
凌凌走来
一幅江南



淅淅沥沥

害乡愁的风
醉在
唐人的绝唱里
隔一堵长长长墙
不闻塞外胡笳声咽

江南雨
嫩嫩绿绿的
叮叮当当地
斜飞在柳丝缕缕

一个扎红头绳的村姑
盈盈飘过
笑涡留在白玉玉的
苏堤上

烟波霞影
醉卧在青青荷叶
将三潭潭水
染成一轮乍浮乍沉的汉月


2007-3-10 12:28 - 怀鹰 - 1411 查看 - 8 评论

2007-3-10   怀鹰诗歌日记:记一次音乐会(2007.03.10)

采来一朵小小的
春天
栽在古老的天台上
简陋的舞台
竞相开出比春天还春天的
向日葵
殷红的布幕
一盏一盏昏黄的灯
汇成寒流里的太阳

喜悦的眼珠
寻觅熟悉的脸孔
几句贴心话
让久别重逢的脚步扬起
静凝的沉砂
急切的心啊
恨不能一口吞下
整个夜色的激情

高楼的阳台
灯火飞扬
飞扬的灯火映照出
一张张火凤凰的翅膀
荡漾的歌声夹着盈耳的笑声
那是征程那是一颗颗真心
那是雷动的掌声啊
那是万马奔腾的不眠之夜啊

向日葵
傲然绽放
像湖畔的篝火
燃放青春
眼泪啊如决堤江水
把忧伤带走把明日的辉煌
灌注在朦胧的梦里……

某日,经过劳民达街,抬头一望,那座翻新后的建筑物,已成为店铺。从前,我们曾经在这“高楼”的天台上举办音乐会,耳畔似乎还回响着昨日那激情的音乐……


2007-3-10 08:01 - 怀鹰 - 1137 查看 - 1 评论

2007-3-10   怀鹰散文日记:寻幽(2007.03.10)

       和z从地铁站出来,迎面是一颗大太阳。穿过组屋区,来到惹兰苏丹。对面是一条小巷,我们的目的地就在那儿。小巷不长,巷尾有个理发铺,几个老人家坐在椅上,等候理发师傅为他们修剪。这种小巷风光在新加坡已很难再见了,属于逐渐消失的行业之一。

    向理发师傅表明来意,希望他接受我们的访问并拍照。他犹豫了一阵,最后拒绝了,理由是:不想上报不想上电视成为新闻人物。当然,我们得尊重他,只好失望的离开小巷。Z说要去拍附近古老的回教堂。

    从小巷里出来,见邻近几座大厦外聚集着大批的人,都是上班族。心里觉得好纳闷,以为这儿正在举办什么庆典。走到回教堂,外面的草地上也围拢着一群群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印尼苏门答腊岛发生了地震,这些人都是从商业大厦里疏散出来的。

    回教堂被夹在商业大厦、组屋和联络所中间,岁月在其墙壁上留下斑斑驳驳的痕迹,没有多少人留意 ...

2007-3-10 00:39 - 怀鹰 - 1260 查看 - 4 评论

2007-3-9   怀鹰杂感日记:终点(2007.03.09)

        看到一幅引人深思的漫画,题目叫做《终点》,由两个情节组成,画家姓名不详。

        一个人在沙漠里爬行,大概被赤热的阳光晒昏了,又饥又渴,前面是一望无际的黄沙。没有仙人掌、驼铃、甚至连海市蜃楼的幻景也没有。一个人在黄漫漫的沙中蠕蠕爬行,是多么寂寞、孤独而恐怖。他的两条腿在沙地里拖出了两行“车辙”,在他的身旁,也出现了四行“车辙”,一直延伸向肉眼看不见的远方。

        前面也许是“终点”吧。那儿,可能有绿洲,有飞鸟,有人烟。

        那个爬行的人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他很努力地爬、爬、爬。

        转到下一幅画,我的心忽然掉入了一个深潭。他终于爬到终点了。终点是什么呢?两具跪伏在沙地上的骷髅!骷髅后面是四行“车辙”。爬行者终于爬到地狱的边沿来了。他最终也会变成骷髅,沙地上又会多出两行“车辙”。

        这就是人生的“终点”。我们都在沙漠里挣扎、爬行,虽 ...

2007-3-9 23:50 - 怀鹰 - 1115 查看 - 1 评论

2007-3-9   怀鹰杂感日记:舌(2007.03.09)

        舌的构造很奇特,它是千口,不仅辨别滋味,帮助嘴嚼而且还是属于发音的器官,同时又是一种危险的武器,如“唇枪舌剑”,攻人不备,杀人于无形,比“蛇”更毒上百倍。

        无意中看了一本人体解剖学的书,才知道舌这东西原来有许多富于“饶舌”的话题。它与食管、胃、十二指肠、回肠、空肠、肛门连成一气,难怪有些人从舌尖喷出来的话,带着阴毒的唾液,而且奇臭无比。如果把舌到肛门之间的九曲十三弯拉直了,等于人体高度的五倍,“长舌”就是这么来的。恐怖片里的女鬼,常常把舌头吐得长又长,倒不是专为吓人,看来也有几分科学根据。

        俗语说:鼓其三寸不烂之舌,可见这舌有多厚,连脸皮也够不上,不过,尖嘴薄舌的人比三寸不烂之舌更惹人厌,专门炮制谣言。那舌滑得就像涂上润滑剂。最受人欢迎的莫如巧舌如簧的人,可上可下,进出自如,说谎也不怕闪了舌头。在我们生活的周遭,不正有许多这样的舌头如蛇般蠕动着的吗? ...

2007-3-9 23:31 - 怀鹰 - 1130 查看 - 0 评论

2007-3-9   怀鹰杂感日记:蛙(2007.03.09)

       有一只伟大的蛙,老想吞掉世界,于是拼命鼓起肚皮,终于把肚皮给撑破了。

        蛙勇气可佳,但未免太无知肤浅,可惜它的后代却忘记了这个悲剧,仍学祖先那样爱吹蛙皮,结果是一代接一代地吹破肚皮。至今,在蛙们的族谱里,关于那个最原始的世界的轮廓,越来越模糊了,以致于看见圆形的东西,就误以为那就是世界。然而,情形似乎越来越糟,它们发现一旦离开了那个池塘,到处都碰见圆形的怪物。当然,小一点儿的,如小孩子不小心掉了个钮扣,它倒是毫不困难地一口吞下(后来有没有找医生开刀取出钮扣,则未详),洋洋得意地到处宣传:“看来世界很小,瞧!我一口气吃了几个,也没闹肚疼,真不懂咱们的老祖宗是怎么会撑破肚皮的?”

        另一只蛙比较倒霉,它一跳上岸,就遇见了一个大轮胎。它想:世界原来这么大,比我们住的那个世界(蛙们已吃了几万代,仍未吃完)小得多。它毫不客气地张口就咬,从此,牙科诊 ...

2007-3-9 00:39 - 怀鹰 - 1298 查看 - 2 评论

2007-3-8   怀鹰杂感日记:凤(2007.03.08)

        很多人喜欢凤,因为它美,又因为凤和凰或龙常连在一起,有感情隽永的象征。比如龙凤呈祥、凤凰于飞、鸾凤和鸣、龙飞凤舞、攀龙附凤等等。可是谁也没见过凤,它只是古代相传的百鸟之王。

        其实,人世间果真有凤的话,那也只是一只凡鸟。这个典故出自《世说新语。简段》篇中,有个叫吕安的人,他与竹林七贤中的嵇康交情很好,时常在一起喝酒弈棋,吟诗作对,纵论国事;他是骑一只凤来访嵇康的。有一次,他又骑凤到来,恰巧嵇康外出,碰见嵇康的弟弟,俗不可耐的嵇喜,吕安就在门上题了个“凤”字--“凡鸟”而去。

        方块字的奥妙即在此,明明是“凤”,拆开来却是一只“凡鸟”,可见造字的人的心思如何奇巧。有人埋怨方块字难学如天书,那是一种肤浅。其实,如果你肯下点功夫去学,或当成拆字游戏(当然不是算命佬的拆字天机)来学,你会慢慢培养出情趣来的,进而惊叹造字者的奇巧。 ...

2007-3-8 23:21 - 怀鹰 - 1221 查看 - 0 评论

2007-3-8   奥修经典故事与思想精华02

        奥修谈到一个有关圣人与罪人的故事:

        有一次,一个圣人敲天堂的门,与此同时,就在他的旁边,一个罪人也在敲门。圣人很了解那个罪人,他是他的邻居,他们在同一个镇上,他们也在同一天过世。

        门开了。守门人圣彼德看也不看圣人一眼。他欢迎那个罪人。圣人的感情被伤害了,一个罪人受到欢迎,这是出乎意料的。

        他问圣彼德:“这是怎么回事?你伤害了我,侮辱了我,为什么罪人受到那样的欢迎,而我却不被接受呢?”

        圣彼德说:“这就是为什么,因为你有期望,而他没有期望。他只是觉得感激,因为他来到了天堂。你觉得那是你挣来的,他认为那是上天的恩典;你认为你之所以达到它,是一种成就,而所有的成就都是自我的。他是谦卑的,他简直就不能相信自己已经来到天堂了。”

        奥修的意思是说:罪人能够达到,而圣人却错过了,如果圣人过于满足他的神圣,他就会错过。奥修接着又说:生命 ...

2007-3-8 13:41 - 怀鹰 - 1129 查看 - 1 评论

2007-3-8   怀鹰散文诗日记:一份心情(2007.03.08)

        望着天空,是一种快活无碍的心情。

    有鸟飞过,一只或一大群。我的思想化成了翅膀,轻盈地飞翔,忽东忽西,忽高忽低,自由自在,一切世俗的束缚像雪花纷纷掉落,溶入脚下的泥土。有一阵异常轻松的感觉,从脚板漫上来,顷刻间把我吞噬。我好像不在这个空间,肉体如同玻璃般透明,所有的风景都穿堂而过,丝毫留不下花花绿绿的痕迹。

    一小片落叶,被风刮起,在半圆的天空中作滑翔表演。诗人见落叶而悲秋,而我却是抱着欣赏的眼光看,造物主的巧心,透明在这一小片叶子上,阳光在叶片镀上一层金油,焦黄了的叶子仍可见缕缕的叶脉,它仍是鲜活的生命体。掉落只为了让母体继续繁荣,让这寂寥的空间增添一丝绿意。我因为窥视了造物者的奥堂,内心充满一种不可言诠的冲动和感动。

    黄昏,多彩的云为天空带来一幅热闹的画面,如同人生的七巧板,不断的叠变着,引起种种的幻觉。我的思绪一下子又跳回梦境,那些 ...

2007-3-8 11:07 - 怀鹰 - 1315 查看 - 2 评论

2007-3-7   怀鹰杂文日记:等之三(2007.03.07)

        约了朋友在牛车水见面,傍晚六点半。五点多钟,我已出现在牛车水。眼看时间快到,接到朋友的短信,说她公司有点事,走不开。我回了说:不要紧,先忙你的,我会等。

    我不晓得要等多久。牛车水这一带,是可以逛逛街消磨时间的,但我又不太喜欢逛街,忽然想到上花园天桥唱歌。此时夜幕低垂,交通繁忙,牛车水一带的霓虹光管都亮了。我站在天桥的一侧,脚下是流水似的车流。清了清喉咙,唱起歌来。开始是小声唱,越唱越忘情,越唱越大声,引得一些路人“关注”,纷纷停下脚来。也许他们把我当成街头艺人,还好没把钱币丢在地上。

    我是喜欢唱歌的,不管歌喉怎么样,唱得好不好听;我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心想唱歌就唱歌。每当唱歌时,我往往会被自己的歌声“感动”。就在这时,两个女人走过来,一个说:“先生,自己一个人?”

    怪了,你没看到“一个人”吗?心里有点懊恼,好端端的雅兴被破坏了。

    另一个说:“先生 ...

2007-3-7 16:09 - 怀鹰 - 1167 查看 - 1 评论

2007-3-7   怀鹰杂文日记:等之二(2007.03.07)

        22岁那年,我在裕廊工业区某间纺织厂担任修理机器的技工。这里除了两位从香港来的师傅,就只有我一个男工。我的主管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年龄跟我一样大。

    我们很谈得来,时常一起去吃饭,偶而看看戏,但从未认真的“拍拖”过。不是我不想跟她继续发展,而是因为围绕在她身边的那一大群女孩子阻三扰四,整天制造我的谣言。那个时代的女孩子,不像现在这么大胆、主动,脸皮很薄,人家讲几句就脸红。大概她也受了那些女孩子的批评,渐渐地不大敢跟我走在一起,只能偷偷的在外面聊天。

    平心而论,我是有点喜欢她的,但还没到那种谈恋爱的地步。后来她疏远了我,这是我可以感觉出来的。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女孩子不希望看到我们在一起,难道什么地方出了差错?想来想去,没有答案。也许是没有缘分吧,我这样安慰自己。

    到过年之前两天,临近放工时,她叫住了我,说:“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不要再谈话。”说完就走了。

...

2007-3-7 08:15 - 怀鹰 - 1226 查看 - 0 评论

2007-3-7   怀鹰杂文日记:等之一(2007.03.07)

        我时常都在等人,等的理由不等,时间不限,场所不拘。我是比较重视别人的时间的,宁愿自己浪费时间,也不愿意别人等我,这是我的处世哲学。

    也许有人会说我是个傻子,不识时务,那也没什么。为什么要你等,别人为什么不能等你?我说:在我眼中,别人是比较重要的,我等他是理所当然的。我总会找各种理由来解释别人迟到的理由。

    许多年前,约了一个朋友在某处见面。我总会提早,那天不知怎么搞的,朋友就是没现身。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钟头过去了,很快两个钟头也溜走了。换了别人,也许拂袖而去,再找个机会痛骂对方。但我还是驻守在那儿,心里没有怨言,反而开始担心起朋友来,因为我知道,这位朋友很少爽约,除非出了什么状况。那时没有手机,很想到附近的咖啡店打公共电话,又怕一走开朋友突然出现。就在这矛盾又担忧的情况底下足足等了两个钟头半,这才离开。事后遇见朋友,他没有交代,好像完全忘了曾经有个约会,我也 ...

2007-3-7 00:30 - 怀鹰 - 1292 查看 - 7 评论

2007-3-6   怀鹰散文诗日记:背影(2007.03.06)

        在古长城的城堞上,伫立着一位老人。猜不出他的年龄有多大,只见满头银白的发在阴冷的阳光下闪闪发亮,每一根银发都镌刻着过去苦难岁月的痕迹。燕山山脉刮来的风,强劲而寒,老人却如一具石雕,两眼一瞬不瞬的遥望前方;微驼的背影,溶入古穆的暮色中,成为长城之上一幅极其浮雕的风景画。

    我很冒昧的问他看什么?

    “我是个农民,是黄土地上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我这一生只有一个梦想,就是站在长城上。过去的岁月,我不敢想不敢说,只能偷偷的藏在心里。现在一切都改变了好起来了,我才有机会站在这里呀!我这一生再也没有遗憾了。”

    这样的背影如同泥土般平凡,泥土般芳香。我想起“秦时明月汉时关”这句诗,巍巍长城不也在土地上站了悠悠千载。长城有情,会为老农民朴素而真诚的感情而哭。或许他真的很平凡,纵有梦,只能悄悄对自己对夜空诉说。

    而我,除了感动,还有些许的惆怅。雁飞千里,终须回航, ...

2007-3-6 23:25 - 怀鹰 - 1162 查看 - 3 评论

2007-3-6   怀鹰杂感日记:书香(2007.03.06)

       新加坡已故诗人雨青很喜欢买书、读书,每次和他聚谈,话题总围绕在书话上。他有个习惯,一拿起书来,先凑在鼻端嗅一嗅,他说那是书香。好书自有清香,每本书都有各自的味道。看他那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态,你也会感动。称他为“书痴”,他总哈哈大笑。

        也许受了雨青的影响,我也养成闻书香的习惯,虽没到闻书香起舞的癫狂状态,却也陶醉其中,不能自拔。曾经对送书的文友说:你这本书的分量,我只要闻一闻书香就知道。当然,这是开玩笑的话。

        书的香味,其实是油墨的味道,这是表层的;真正能让我们感觉书的香,来自书的内容。油墨会随着时间的转移而消散,内容却像陈年的老酒,弥散在你的一生中,成为你患难与共的友伴,丰富你的生命。它不会出卖你,在你最需要时,总会伸出援助之手,把你从泥沼中拉起来,鼓励你挺起胸膛。如果你是个感性的人,你会好好的保护、珍惜你所买的每一本好书。午夜梦回,最撩人神思的,莫过 ...

2007-3-6 15:46 - 怀鹰 - 1191 查看 - 2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3-6 04:1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050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