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19-8-1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0

0 位会员, 0 位游客

2007-6-9   怀鹰散文日记:大师与大象(2007.06.09)

    大师离开那个村庄时,有10万人夹道相送。他们给他戴上花环,捧上最香的奶茶,争着向大师说漂亮和感激的话。大师心里很感动,但行程已定,必须离开。村人送他到山坳处便走了,剩下大师独自上路。

    日头正午,炎炎的阳光有点刺眼,但此刻大师心里装满了村民的情谊和满耳的颂歌,脚步变得比平时轻快。他回头望了望宁静的山庄,回想那半年来与村民相处的情形,竟然有点伤感起来,但伤感之中也还带着一丝骄傲。

    是啊,他们称我为大师,虽然我不想接受,毕竟已叫开了,无论如何是推辞不了的。历史上有几个人能担当得起大师这个称号的?既然自己已是大师,那就该有大师的风范。想到这里,他把耷拉着的脑袋拔高起来,几乎一抬眼就能与阳光相触。这样一来,感觉自己完全像个大师。

    这时,前面来了一群人,牵着一头大象。

    双方在交叉路口相遇。

    大师一眼望过去,没一个认识的,大概是邻村的吧。

...

2007-6-9 02:01 - 怀鹰 - 1162 查看 - 5 评论

2007-6-2   一口深邃的钟--读中南半岛的《晨钟》


一口深邃的钟--读中南半岛的《晨钟》


《晨钟》    作者:中南半岛    

我将隐身于这口深邃的钟
与我的悲喜交加的青春
与我的不肯凋零的爱情
与我的绮丽梦想
与我的坚韧努力
同在

方圆三百里,
几道山,几道沟,几道梁
无人的空寂中
只与天地自然喜会

我将太阳的昭示镌刻于
钟的最顶端
并把大段大段月下沉思
有序铺排在钟的周身
如果,偶尔,偶尔
有一些尘世的灵动
就是那装点的纹饰了

说淡泊,而我为什么仍见微澜
说尘缘,而我为什么不见花开

期待历经长夜的等待
有一记无比的慎重
叩响我的静默
远播整个山峦

    (点评):说晨钟,就得说暮鼓,说暮鼓,就得说晨钟。晨钟暮鼓通常连在一起用,当然,分开也有它们各自的意思。晨钟是早晨的声音;暮鼓是傍晚的鼓声。钟和鼓有什么作用呢?据诗人解说 ...

2007-6-2 23:35 - 怀鹰 - 1268 查看 - 0 评论

2007-6-2   怀鹰诗歌日记:抒怀(2007.06.02)

开始疯长的阳光
从小亭子的破洞爬进来
把我灰白如唐诗的发照亮
我在亭下的石桌上
捕捉阳光的碎影
装进诗的行囊
从此一方天涯喧喧嚷嚷

诗是无尽的海洋
我在此岸读着你的情怀
你在彼岸感受着我磅礴的思想
没有分离的长久
只有相聚的偶而
一杯浓浓的咖啡
恍似一抹淡淡的夕阳
残红里仍有诗魂游荡

而今我在破败的小亭子
你呢  在灯下瞑思吗
杜鹃已盛开了吧
你听  鸟雀在深夜里跳跃的歌子
是否已传送到你耳畔

诗不诗没关系
天色已越来越暗沉
当天边那颗亮得刺眼的星
开始跋涉开始向更远的天际运转而去
我的诗便已绽放成那轮
抒情的明月
只要你抬头  伊会在你的眼睛里
写下最真实的热情


2007-6-2 01:25 - 怀鹰 - 1400 查看 - 0 评论

2007-6-1   谁的墓志铭?--读中南半岛的《墓志铭》

            谁的墓志铭?--读中南半岛的《墓志铭》

《墓志铭》           作者:中南半岛
--战争之为什么


在谁也不能预料的
告别与埋葬之前
我将认真审视自己
除非那些大段
墓碑上的文字
以及文字背后的历史
是我可以一并带走的

带走的将是细节
留下的只是说明
而真正不能带走的是事实

一个人的坎坷即将结束
那段丛林草莽里的青春
已成为无从谈起的悲剧
在无人应证的夕阳黄昏
缴械之后的战场
并不昭示战争的意义
谁来决定对与错
悲剧却是已经注定
我用超过三十年的时间
努力,却是要忘记
而悲剧就算是已结束
好象那个枪伤的膝盖
阴雨的天总是让我痛

在对错之间我选择沉默
就把一切交诸历史学家
我只想保留最后的缄默
好象我的那些盆栽
小院里朴素的生命
夕阳晚风中无声绽放
墓志铭,谁来写,谁来听


    (点评):中南 ...

2007-6-1 23:19 - 怀鹰 - 1141 查看 - 0 评论

2007-5-31   怀鹰散文日记:锡盘(2007.05.31)

     我把双手搁在胸前,冷冷地盯着他有点弯曲的背。

    最后他的眼光停留在一个表面铸有福禄寿三仙浮雕的锡盘上,由开初的慌张而渐趋平静,甚至带有某种神经质的温柔。

    “我要这个锡盘。”他的声音很轻、很浮。

    “这个很贵,150元。”

    “你拿给我看看。”他的语气仍很平静,大约没听明白我的暗示。

    我把锡盘从货架上拿下来,说:“这个150元!”

    “你不是写上价钱了吗?”他接过锡盘,很专注地看着,那种神经质的温柔的光泽又浮荡在他眼眸里。“我就是要这个,你帮我刻字。”

    “1个字5毛钱……”我嚅着。

    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张字条,摊开来,放在玻璃柜上,说:“照纸上所写的刻。”

    “母亲的爱,永远是我们的希望和智慧,您的儿女,丁亥年四月十五日”我边念边计字:“27个字,13块半,算你13块好了。”

    他淡淡地笑了一下,笑容透着几分古怪。

    我 ...

2007-5-31 23:34 - 怀鹰 - 1070 查看 - 2 评论

2007-5-31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父亲(2007.05.31)

       父亲剩下最后的一口酒了。高脚杯的酒沫变得很稀,他仍慢慢地剥开半个月前买的花生,那那一小粒一小粒漏风的花生籽送入口腔。他没有几根牙,嚼得很吃力,但很起劲,仿佛那是香喷喷的牛肉干。桌上放着一把椰胡,是20年前从旧货摊上捡来的。剩下最后一口酒了,他舍不得喝,抓起椰胡,咿咿呀呀地拉起来。他不怎么在行,来来去去总是那一小段曲,也许是他自己编出来的。母亲进来,扫了他一眼,说:“明天你就要去台湾,怎么还不睡?”

    他醉眼朦胧地看了母亲一眼,说:“几点了?”

    “差五分钟就12点,拉什么鬼胡,别人家要睡。”

    他“哦”了一声,放下椰胡,凝望着高脚杯。“最后一口酒了。”他喃喃地说,打了个哈欠:“那边不知道有没有黑狗啤?”

    母亲没答他,默默地把灯熄了。

    我睡在客厅,看得见厨房里的父亲。他仍坐着,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高脚杯里只有那么一口酒。

    那天,在 ...

2007-5-31 22:45 - 怀鹰 - 1345 查看 - 6 评论

2007-5-30   怀鹰诗歌日记:静谧的夜(2007.05.30)

静夜里
茉莉花含着泪珠
静静开放的瞬间
我听到你在风中漂泊的
歌声
有些迷惘有些凄清

很想伸出双臂
给你
一个温馨的拥抱
可我仍在丛林之中跌跌撞撞
走不出诡秘月光布下的阴影

可我仍得寻找
哪怕是一寸空隙
哪怕是生生世世的受伤
因为我选择相信
林子之外会有一泓
寂寞但清澈的河

就这样披着凛冽的风
一步一个窟窿
一步一个窟窿
你会听到
来自心底最虔诚的脚步声
一声声    一声声
叩响静谧的夜


2007-5-30 01:17 - 怀鹰 - 1358 查看 - 4 评论

2007-5-29   怀鹰散文日记:我是疯子!(2007.05.29)

    一个物理学家和一个心理医生,早晨时在树林里散步,冷不防一个疯子冲过来,一棍就把心理医生打昏在地,然后逃之夭夭。心理医生苏醒后,物理学家叫他报警捉人。

        心理学家说:“我何必报警呢?那是他自己的事。”

        “但他把你打昏,怎么说跟你无关?”

        “那是他自己的行动,不是我叫他攻击我,何况他是个疯子,何况我也没有受伤。”

        也许你会觉得心理医生的想法不可思议,人家攻击你,为何说那是别人的问题?但往深一层想,医生的想法有一定的道理。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解决自己的问题。医生的性格是豁达的,但因为没有受伤,对方又是一个疯子。如果当时发生流血或死亡事件,谁该负责任呢?你一定会说:疯子!

        疯子没有动机,也许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当初读到这个小故事,的确引起深深的思考。在我的生活中,也确实发生过“类似”的问题。

        以 ...

2007-5-29 19:52 - 怀鹰 - 1326 查看 - 6 评论

2007-5-27   如岚的气息的诗--读中南半岛的《喜爱》

《喜爱》  作者:中南半岛

飞扬的眉梢
随时随地有渴望
绽放的招摇
心底吟唱的歌调
是盛开的花瓣呢
分明看见那最柔软处
即将滑落的珠露
有如岚的气息
收住,收住
让它在阳光下熠熠闪耀
当是一种喜爱吧
所以才会如此由衷
如此专注

    (点评):诗的长短并不是决定一首诗好坏优劣的标准,一般长诗是用来叙事,短诗是以抒情为主。长诗不易写,短诗也一样,甚至在某种情态下,短诗更难写,要求更高,因为它是极其浓缩的,有如微雕作品。

    中南半岛的《喜爱》,13行,算是短诗吧,诗里没有深奥难解的句子,但要真正品尝,则需要费一番功夫。诗人不是写她所看到的外在世界,虽然诗中出现花瓣、珠露、阳光等这些自然界的“景观”,但诗实际上写的是内在的情感、情绪的涌动,这些自然界的景观是虚拟化的,用来衬托或象征内心的情感变化。

    到底诗人表现的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变化呢?

    诗题《喜 ...

2007-5-27 21:34 - 怀鹰 - 1326 查看 - 0 评论

2007-5-25   怀鹰散文日记:静坐(2007.05.25)

    有一段时期,由于工作地点靠近麦里芝蓄水池,一有空闲我就到那儿去。在树荫下静坐,把办公室里的一切烦琐和忧闷轻轻放下,像金蝉脱壳一样,浑身变得比云还飘逸。在翠绿的湖水涤荡下和习习的凉风吹拂下,盘腿坐成一朵莲花,把狂野惯了的心唤回来;眼前的幻象消失了,虽然耳边仍有风声絮絮,一点都不干扰我的莲花。

    睁眼,整个世界无比的清亮,树木更加青翠,天空更加明朗,湖水更加清澈。我感动着生命的饱满和光泽,人间的一切痛苦和揶揄,烟消云散了。

    但一回到办公室,又见到那些令人颓丧的脸孔,听到那些高分贝的杂音,心里的莲花似乎四分五裂,哗啦一声撒得满地狼狈。心想:毕竟是凡胎,还修炼不到家。静坐,只是暂时脱离,现实世界仍是一团迷糊。于是更加喜欢到蓄水池去,或许这也是一种逃避吧。同事们老说我像独行侠,独来独往,很不合群,要吃大亏。我不否认,但坦然。我给自己下的评语是:闲云野鹤。
...

2007-5-25 23:09 - 怀鹰 - 1504 查看 - 17 评论

2007-5-25   读邹璐的《悲恋印巴》

                      怀鹰读诗日记:墓碑一样冰冷的清晨
                      --读邹璐的《悲恋印巴》

《悲恋印巴》   作者:邹璐   

悲恋印巴
--战争之为什么

故乡就在看得见的边境对面
边境却是看不见的隔绝多年
当春天一样有盛开的油菜花
思念却是凋零,铺满
去年一样的落花,还有
前年的以及更早时候的花

用夜晚星月下长久的站立
感受故乡土地亲人的目光
是母亲深刻曲折的愁眉吧
在眼眸中凝成晶莹的泪光
辗转反侧夜的不眠
分离成为另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以烈焰燃烧的仇恨
砍杀无数逃亡的无辜
以血流成河的复仇
结束长久以来的睦邻
战争,究竟所为为何
从1947年到1965年到1971年
士兵亦或是乡民百姓
在无数黑瞳惊惧的夜晚
苦捱墓碑一样冰冷的清晨

在这片曾经共同的土地上
有一样美丽的风景和歌声
但却有着最深刻的隔绝到今天
而唯一激烈交流的语言叫战争

l  ...

2007-5-25 09:09 - 怀鹰 - 830 查看 - 3 评论

2007-5-25   怀鹰诗歌日记:微笑(2007.05.25)

这世界的微笑究竟怎样
没有贴心的话语
只有冷冷的恍似黑夜的眼睛
注视着即将腐化的叶子

让我与你携手
把这世界的微笑重新塑造
让孩子的脸
旋舞出一朵绯红的云
让阳光缓缓流淌
在忧郁的心里
注入一股新绿的水花

啊  请举起你的手
轻轻的拍打
鼓掌的节奏
将会是一首明丽的歌
不管风儿吹向哪里
每一阵山雨
都会来敲叩你紧闭的心扉

征途多远
也总有停留的片刻
就让这一短短的停留
绽放最美丽的时光
为了今生  今生最丰足的爱情
让我们疯狂地微笑与流泪
让所有的不快从指逢间溜走
让我们的世界成为真实


2007-5-25 01:51 - 怀鹰 - 981 查看 - 0 评论

2007-5-24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终点(2007.05.24)

        体育场。午后三点,阳光仍很刺眼,跑道上腾起一层热气。

        看台上,数不清的人头如黑色的海洋晃动,嗡嗡的嘈声,上下翻飞。

        听不清这些声音的内容,也许,他并不在意这些扰乱人心的声浪。他缓缓脱去上衣、长裤,露出红艳似火的运动衫;雪白的短裤下,是一双矫健富有弹性的腿。他蹲下来,阳光把他的身影重重地掷在地上。他慢慢脱鞋,把吊在肩膀上的钉鞋取下来,详细地检查鞋底的每一根钉,然后穿上钉鞋,绑好鞋带,站起来舒舒腰,跳了几跳,感觉真好。

        喧哗的声浪又一次扬起。他抬抬头,把目光放远。

        终点。

        他仿佛看见冲线瞬间那跃起的身影,高举的双臂,一道溪水似的汗从紧握的拳头缝中汨汨流下。

        欢呼。呐喊。十几双瘦黑的小腿从他眼前晃过,他们要跑到哪里去?为什么他们手中都有一根长长的树枝?他喊他们,没一个人理会他。他的脚板被碎玻璃割 ...

2007-5-24 20:31 - 怀鹰 - 1081 查看 - 0 评论

2007-5-23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阿梅(2007.05.23)

   阿梅长得不丑,鼻是鼻来眼是眼,眉毛细细长长弯弯,颇有几分柳叶眉的形状。嘴巴不大也不小,下巴不尖也不扁。身材不圆也不方,个儿适中。总之,她是属于颇有吸引力的女人。

    女子单有美貌算不了什么,只能让男人女人评头论足。可我们的阿梅,不单外在美,也兼具内在美呢。她,初级学院毕业,在一间大机构担任主任之类的职位,月入四个数目字。钱包里的“卡”起码有七、八张;她从来不去咖啡店或小贩中心用餐,最喜欢喝下午茶。周末打网球,周日去玩风帆,生活充满朝气。这,算不算是优雅生活呢?

    我还没说到节骨眼呢,你就这么心急了?是不是也想追求啊?说到追,笑话可就多了。“那个老K,以为有几个钱,我就会看上他?我不是一个金钱至上的女人,当然,有钱固然好,但,不能满身铜臭味,开口闭口钱、钱、钱,那多俗气呀!还有那个自命不凡的小B,以为有一点艺术细胞,就能打动我的心。当然,有点艺术气质是好的,但 ...

2007-5-23 23:32 - 怀鹰 - 1279 查看 - 14 评论

2007-5-22   怀鹰诗歌日记:琴音(2007.05.22)

朗朗琴音终于迷失
琴台寂寥  萧萧落叶写满
一腔难言的惆怅
我欲寻觅抚琴之人
却已驾鹤逍遥……

仰望沉沉的天幕
一点一点肃冷的星光
孤亮的月在荒漠的天角
清明的身影与夜一样悠长

今夜不能睡
害怕有你入梦
害怕梦里绽放的那朵微笑
耳畔尽是凄清的蛙鸣
一声声寂寞的呼唤
一声声期待死亡的呼唤

而我所谱写的那首秋词
还来不及焚化
心已跌落在泥泞
从此海角天涯
从此飘萍侠影成为一首
绝唱


2007-5-22 23:11 - 怀鹰 - 1079 查看 - 0 评论

2007-5-22   怀鹰诗歌日记:颠沛之后(2007.05.22)

无数次的颠沛之后
终于从梦里醒来
逐鹿江湖  只是一种
对生命无偿的消耗
时间宛若脚下的河
不曾停留  也不曾塑一尊
庄严的雕像

当年是一阵天风
越飘越远越荒漠
不知道终极有什么
闪光的诱惑
听从于内心盲动的呼唤  以及
自我燃烧的奉献

当海浪静静的消退
当沙滩露出狼狈的表皮
当我的小舟搁浅与岁月一同锈蚀
梦呵才从珠贝里探出头
天看来可以如此之蓝
云看来可以如此之飘逸
阳光  阳光呵原来可以如此之耀眼
我呢  原来可以如此之伟岸


2007-5-22 19:19 - 怀鹰 - 1043 查看 - 1 评论

2007-5-22   读中南半岛的1989


《我的一九八九》                作者:中南半岛
------电影《颐和园》“阅”后

那一年我们正初夏
偶尔是霹雳的雷暴雨
以为是轰轰烈烈的夏天开始
偶尔是连绵的梅子雨
依然沉浸在自我的潮湿忧伤
自始至终,心的天空
堆积厚重的积雨云
升高,降低
却始终徘徊在
触手可及的年轻的额头上
于是,清澈的眼睛
开始变得迷茫
清纯的心地
开始变得零乱沉郁
甚至以为受着伤

我们是被蛊惑的
谁是被我们蛊惑的
我们是被煽动的
谁是被我们煽动的
我们是投入的
投入的是什么
我们是努力的
努力是为什么

我们多么振奋与狂热
有泪水,有汗水
却没有一把深邃的目光
去探测年轻而沸腾的温度
也没有公允如时间
去丈量曾经郑重其事的理想
如何飘落如一片
轻轻,轻轻过早凋零的叶

在这个被借用的背景里
让我看到有些泛黄暗淡的青春记忆
如同没有月光的海面
只有遥远的渔火灯影
在外岛迷离恍惚的边缘
静 ...

2007-5-22 01:21 - 怀鹰 - 1951 查看 - 17 评论

2007-5-21   怀鹰诗歌日记:夜色(2007.05.21)

当第一颗星悄悄绽放
晶亮的微笑
我怀着虔诚的竖琴
站在街角的小公园
弹奏着但丁的神曲
为了一个千年未即的追寻

往事或许
像蝴蝶的残翅
纷纷扬扬  飘向遥远的天边
这时  这时我看见你
披着迷雾一样的轻纱
款款走来

是不是今世有约
我们才有这样的等待
等待是岁月无声的车辙
静静地走进夜色
夜色有琥珀色的瑰丽和诱惑
夜色轻柔一如缓缓流淌的河…-

当春天的第一阵山雨
从地底里喷射而出
水花哗哗地说着一个
关于夏夜玫瑰的爱慕……
那时  那时我忽然看见你
衣鬓扬起的香水味
把夜色抹上一层金黄


2007-5-21 00:52 - 怀鹰 - 840 查看 - 0 评论

2007-5-21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星星(2007.05.21)

    “阿兰阿兰,快来帮我穿针。”妈的声音透过板隙传过来,她正画得兴起,两手都沾满了颜料,。灵感被打断了,心里有些恼怒,不去理睬妈的叫声。

    “阿兰阿兰,你究竟在干什么?还不快来帮我穿针!”声音更接近了,好似在耳边轰炸。她非常无奈地放下笔,走出房间,一眼就瞥见姐姐坐在沙发上,两眼盯着电视机,一动也不动。她有些气,嘟囔了一句:“姐姐这么空闲,干嘛不叫她穿针?”姐姐瞪了她一眼,没说什么。“死丫头,叫你穿针就穿针,罗嗦什么?”她本想反驳一两句,终于忍住了。从小,她就被使唤惯了的,不管她有多忙,即使是在会考期间,只要大人高兴,她几乎没有违抗的余地。

    针眼很小,但难不了她,她穿得比谁都准都快。缝衣车又“嗒嗒嗒”地响起来了,隔着一道板门,那声音格外的刺耳。她抓着笔,头脑还没从刚才的振荡中苏醒过来,那银闪闪的针,就在她心房里飞快地戳着。画布上的那座树林,宛若送葬的队伍,灰兮兮的,那条 ...

2007-5-21 00:07 - 怀鹰 - 748 查看 - 0 评论

2007-5-19   怀鹰诗歌日记:龙井(2007.05.19)

天转寒了  请砌一壶
龙井
就这样盘坐在
八仙桌旁的古松下
什么都不用想
让天地躺在你的怀抱

晚霞衔住小鸟的翅膀
徐徐而来
追赶弯弯而蓝蓝的炊烟
一片二片落叶
在掌心里旋舞
舞着一个清凌凌的闲适

花都开了  花都开在
逐渐黯黑的云边
花香了  花香在茫茫四野游动着的
静谧的声音里
一滴二滴尚未消散的水珠
忽然张开绿色的眼睛

就这样  就这样含着默默的思念
坐在冷冷的风下
微笑的思念携着黑夜
女孩般温柔的手
穿过重重叠叠的山岗

天转寒了  请砌一壶
龙井
让梦在茶香里典雅起来
让茶香酿造一个多情的季节


2007-5-19 22:20 - 怀鹰 - 889 查看 - 4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8-18 17:2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951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