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2-10-1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5

0 位会员, 5 位游客

2013-6-26   重看「天仙配」

那日心血来潮,点击〝YOU TUBE〞,想看一些旧电影,映入眼帘的是一部严凤英主演的「天仙配」,这是我小时候看过的一部中国电影,那已是半世纪以前的事了,只记得这部电影当时在本地上映,哄动一时。

家里买了它的唱碟,几乎每天播放,兴之所及,我隨之唱和,倒也朗朗上口,半世纪过去了,对於剧中的歌曲、歌词,乃至剧中的人物,特别是严凤英主演的七仙女,还是那么熟习与亲切。

我一个人在书房里,一口气看完这部九十三分钟的电影。

戏一开始是七个仙女上场,最小的七仙女对人间卖身葬父的董永情有独钟,於是告别众姐姐下凡来。

七仙女在半途拦住打算到财主家做长工的董永,不让路给董永过去,还要委身嫁给他,忠厚老实的董永怕连累人不答应,但为了打发七仙女,他同意只要路边的一棵槐荫树开口讲话,作他们的证婚人,他就答应娶她。

董永哪里知道,七仙女早与土地公事先安排好,槐荫树真的开起口来,当他们的证婚人。〔槐荫树那怪腔怪调的 ...

2013-6-26 14:32 - 苏杭 - 1446 查看 - 3 评论

2013-6-22   我与文字缘

如果我小学的同学知道我写这篇文章,他们一定会笑死,那个顽皮捣蛋的小胖写文字缘,有没搞错啊?

我父母没受教育,孩子多,到了我排行〝老五〞,父亲已没多少精力照顾我及较后来的两个弟弟,所以采取〝自由放任主义〞,以为冥冥中必有一只〝隐形的手〞会搞定一切。

也算幸运,我虽然如脱缰之马,却还不至於失控。

我最早接触的书是連环图书和儿童杂志。

儿童杂志中记得最清楚的是一本叫〝儿童乐园〞的。我的零用钱不多,不会拿来买杂志,我是向同学借来看的。

记得同班的一个女同学,常带她的儿童乐园来学校,我虽然好玩,也与其他同学一样,对这本杂志中的许多插图充满兴趣,休息时间向她借来看,阅读了里面的小故事,倒也觉得趣味盎然。

连环图书我看得最多,主要是因为我们家附近有人出租连环图书。这些连环图书良莠不齐,有些还有不良意识,但也有不少名著改编的,例如封神榜,哪咤,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我偶而也看红楼梦,但 ...

2013-6-22 22:22 - 苏杭 - 1292 查看 - 3 评论

2013-6-2   读静心《七小有味》的一点感想

尘埃

我能飞

不因为我有翅膀

而是   拥有一身轻

取裁〝尘埃〞有点〝突兀〞,一般而言,〝尘埃〞有〝负面的意义〞,诗人却以〝尘埃〞入诗,除了想表达它〝拥有一身轻〞,没有翅膀而能飞之外,含意不甚明了。

太阳

太阳放工了

大地一片漆黑

我们放工了

街灯开始泛眼

颇有童趣,但似乎〝还有话说〞,感觉〝意犹未尽〞。

时间

白天黑夜

各占12小时

很公平

有人却把时间

切割成白天黑夜

格斗的战场

白天与黑夜,各占12小时,为何很公平?诗人没说,但话锋一转,说〝有人却把时间/切割成白天黑夜/格斗的战场〞。是对一些好战份子的〝控诉〞吧?

小诗

有味

风吹不掉

雨洗不去

小诗有滋有味,因此〝风吹不掉〝,〝雨洗不去〞。此诗可置於第一首作为〝开场白〞。

黄卷•青灯•红日

卷黄可变白

灯青夜静时

一轮红日影篇章

*读 ...

2013-6-2 11:14 - 苏杭 - 1400 查看 - 0 评论

2013-5-21   舅舅家的马来甘榜

舅舅家拥有一块广袤的土地,除了他们三兄弟及其子女同住在一间很大很大的亚答屋之外,他们还建了好多间亚答屋出租给马来人家庭,由於租户多,租户的孩子也多,俨然是一个小型的马来人甘榜。

舅舅家庞大的亚答屋建在高地的一端,若走路可由厨房沿梯级往下来到一条长长的泥石路,若驾车由屋前空地做个右转沿山坡往下,同样也可来到这条泥石路,然后一路直行,到达一个弯角处,做个左转,可通往外边的一条柏油马路。这是这个甘榜与外界联系的一个出口。

所有出租给马来人家庭的一间间亚答屋,都是沿着这条泥石路的两旁而建的。很多马来家庭主妇,早上就是从这里走到外边的一个菜市场,购买家庭需要的伙食和日常用品。当然如果他们临时缺乏什么,他们可以到舅舅在半山腰上开的杂货店去购买,很方便的。

每天一大早,马来家庭的男丁,纷纷会走到山坡下的一个公共水喉去冲凉,然后出门做工。马来家庭主妇,当她们从菜市场归来,并没闲着,立刻换上一件沙 ...

2013-5-21 11:41 - 苏杭 - 1246 查看 - 0 评论

2013-4-29   古晋游

这次到古晋竟是我几十年来的第一遭。东马离我们这么近,我却从没有过到这里一游的念头,真有点不可思议。

去古晋乘廉价飞机,一个多小时的飞程,在你闭眼养神之间不知不觉就己抵达目的地。

出了机场,叫了一辆的士,很新,韩国车〔〝现代〞的SANTA FE轿车〕,非常舒服。可惜经过一处正在兴建快速公路,发生汽车阻塞,车像蛇一样慢慢移动,加上外边太阳猛烈,让我们在车内有点闷热。幸亏走了一段不远的路,司机机灵,改道进入一个住宅区,车子左弯右转,我们又回到主要的道路,避开了拥挤,顺利地到达我们下榻的酒店。

这是国际经营的连锁廉价酒店,酒店的房间虽略小,但清洁舒服,最重要的是它价廉物美,物超所值。

酒店的位置特佳,就在古晋最大的喜尔顿酒店隔邻,步行可到喜尔顿对面的海边看周围的风景。我们在古晋的三天常来这里散步,有不少本地马来人携带一家大小在这里"吃风",享受一天悠哉闲哉的生活。有许多小摊位售买汽水和小吃。

...

2013-4-29 22:54 - 苏杭 - 3860 查看 - 9 评论

2013-4-26   轻轻的我走了

那天,突然有一种〝意兴阑珊〞的感觉,很想休息一段时期,於是摘录了徐志摩〝再别康桥〞以下几句诗句,以表明心迹: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还好,只是心动,没有行动。

之所以如此,只因觉得《随笔南洋》,近来几乎成了一个时事论坛〔没有不敬的意思,其实我自己也常看〕。

当即做个统计,「时事沙龙」版块,共有125个帖/回帖,其他版块加起来不过7个帖/回帖,不用做百分比,已一目了然,差很大!

我五年多前就加入《随笔南洋》这个大家庭,算是比较活跃的一个成员吧。

在这个网址里,〝结识〞了不少喜欢用华文写作的朋友,他〔她〕们在各各不同的版块上努力耕耘。

曾几何时,这些朋友,由於各自不同的理由,纷纷退出,造成今日这个局面,却不是我始料所及的。

2013-4-26 10:38 - 苏杭 - 1500 查看 - 0 评论

2013-4-22   〝匪我思存〞外一章

我那喜欢〝匪我思存〞〔畅销书女作家〕的小侄女,又在千里外的加拿大,於繁忙的功课与作业之间,在她的〝脸书〞上,用中文写她对生活的感言,这回竟是以繁体写的: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吃什麽長大的,哈哈。

我總會認爲這世界沒有什麽好人的,就算有也是很少的一部分。

所以,每當一個好人為我做個好事,我往往是會蠻驚訝的。

就好像買叉燒飯的時候,老闆加料可以讓我很開心。

前段日子去吃一個委内瑞拉的小吃,之前跟老闆稍微聊了一下,有説到我很愛吃〝Churros 〞〔長條的甜的麵食類,上面撒糖的〕。

那天我沒點,但是老闆很好心地免費給我〝Churros〞! 讓我感動了許久。

我如果到傳統菜市場去,賣菜的阿姨送點蔥,我相信我也會很感激的。

昨天的天氣變得比變臉還快,一下就下雨了。

我沒帶傘,所以只能專注地快步走回家。

隔兩條街就到家的時候,有個男的 (聼口音是中國人,但他以爲我不會中文吧,就用英語)問我:〝 ...

2013-4-22 10:48 - 苏杭 - 1446 查看 - 4 评论

2013-4-12   清明扫墓

母亲去世后火化,骨灰存在光明山,后来,父亲的墓迁移了,收集的骨灰,拿过来与母亲的并排在一起。因此,每年清明,我们都到光明山祭拜父母,算算已有七、八年了吧。

〝好处〞是方便。由於一个弟妇与光明山〝熟〞,好办事,因此,每次不必我们操劳,祭品早已为我们准备好。我们只需去上香祭拜就行了。

沿袭我们每年清明扫墓的传统,我们都是在清明正日当天去祭拜父母的。这是母亲〝定〞下的规距,我们照办。当年是正日去扫父亲的墓,现在我们也是正日去光明山祭拜父母。

由於是正日,这一天去光明山祭拜亲人的人很多,加上这里的停车位不足,一个车位难求,时常得将车泊在外边大路的马路旁,而即使是马路旁,也不一定找到一个车位。

最近这次的情况更糟,因为光明山正在扩建多层停车场,可泊车的车位更少了。为了这个缘故,今年我们虽然还是正日到光明山祭拜父母,我们是各自选自己适合的时间去祭拜父母的。

我们来祭拜的时候,大家都有这样 ...

2013-4-12 20:49 - 苏杭 - 1553 查看 - 1 评论

2013-4-8   母亲 您睡好

那天  母亲您身体微恙

但  您的精神还很好

电话里  您的声音还是那么清晰

还说  过两天来看我的新居

晚上  您比平时早点上床

然后  在半夜里

弟弟来急电  说

您在睡梦中去找父亲了

我们赶去医院

您的样子是那么地安祥

你一定是看到了父亲  笑了

是的  你是应该休息了

您从十几岁就嫁给父亲

一起打拼  从无到有

给十孩子  一个温暖的窝

不必担心  三餐没着落

虽然您目不识丁

却让您的孩子们  个个受教育

母亲  您已经为我们付出很多

是时候  您应该好好地睡一觉了

母亲  您睡好


〔写於清明2013〕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3-4-29 22:58 编辑 ]

2013-4-8 15:10 - 苏杭 - 1319 查看 - 0 评论

2013-4-1   尝试解读林锦的《榴槤》

榴槤

坐在榴槤树上

痴痴等待在夏天的夜晚

黎明就来了心仪的人还不

我和晚风迫不及待

一起奉上坠落的芬芳


作者:林锦


尝试解读如下:


诗人将榴槤拟人化,因此,它〔应该是她〕是〝坐〞在榴槤树上,而不是〝挂〞在榴槤树上,立即的,画面由〝静态〞变成了〝动态〞!

〝她〞〔榴槤〕成为了一个〝痴情女〞,〝在夏天的夜晚〞,〝痴痴等待〞〝心仪的人〞〔应该是一位勤劳的拾榴槤的年轻小伙子吧〕,前来〝赴约〞〔拾榴槤〕。

但〝黎明就来了〞,〝他〞〔拾榴槤的年轻小伙子〕还不来。

〝她〞等得心急了,於是〝我和晚风迫不及待〞,〝一起奉上坠落的芬芳〞。

一个简单的榴槤成熟落地,通过诗人的语言,成为了一个极其浪漫的画面!

2013-4-1 12:41 - 苏杭 - 1433 查看 - 5 评论

2013-3-28   女佣

看到亲戚在报上的讣告,在一系列的家人的名字之下,还多了一个印尼女佣的名字。

明显的,亲人是把她当成家人的一份子。

过世的亲人是我的三婶,臥病在床已有好长的一段日子。

三叔比三婶早几年去世。

实际上,当三婶卧病在床时,三叔的身体还很硬朗。谁知结果三叔先走。

三叔和三婶这二十多年来,都是由这位印尼女佣照顾的。

她从二十几岁就在三叔家当女佣,现在已是一个中年妇人了。

由於长期与三叔和三婶相处,她讲得一口流利的福建话。

三叔的家人都很喜欢她,很放心让她做事。

听说再过两个星期,她就要回印尼了。

这一次,三叔的家人没劝她留下。

也难为她这些年来无私地照顾两老,是让她回家休息,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的时候了。

也让我想起自己的父母在世时,多亏一个尽心尽力的菲律宾女佣,无微不至地照顾。

二十多年来她和父母相处久了,感情有如父女和母女的关系。

我们至今还很想念和感激这个菲律宾女 ...

2013-3-28 12:04 - 苏杭 - 1166 查看 - 1 评论

2013-2-27   怀念几个网友

自从来了《隨笔南洋》,转眼已经五年有余,不得不感叹时间的飞逝,对於自己还在这里涂涂写写,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对於一些我熟习的网友,由於各自不同的理由,淡出这里,还是感到不捨与怀念。

最早〝认识〞的是怀鹰,由他和两位版主,中南半岛与丛卉的带动之下,文学版的作者辈岀,作品源源不绝,非常热闹。

记得我有一次告诉他很快我就没有东西写了,因为我写的东西都是我熟习的,真实的成份佔七十巴仙,只有三十巴仙是凭想像的。

他却用了一句很有鼓励性的话说,只要将这三十巴仙的想像力去发挥,是永远写不完的。

信哉斯言。

我写微型小说至今已超出一百篇,写散文与杂文,加起来也有超出一百篇,而且重要的是:我还在继续写。

谢谢你,怀鹰。

友赏来了比我迟几个月加入《隨笔南洋》。

他的文章很受欢迎,跟帖、回帖的人多,点击率高。

他的文章以简短的居多,似乎有写不完的题材,好像水龙 ...

2013-2-27 11:11 - 苏杭 - 2711 查看 - 16 评论

2013-1-11   介绍〝tyc〞的小说

最近在《南洋随笔网》上,看到一个新人的名字〝tyc〞,应该是他的名字的initials吧?

他引起我的注意有两方面:一是他在他的个人空间,一连发表了十一篇他的小说〔或小小说〕;二是他在文学版上发了一则短讯,征求别人的意见:〝请问哪里有学习小说创作资源?比如如何写人物对话,标点符号,连贯性等等。〞

他在我写的一篇杂文《要当作家,更待何时?》上留言,说他的作品属於〝良莠不齐〞中的〝莠〞,而且透露:I'm your typical English educated Singaporean,but I want to hold on to my roots and this is the only best way I can do it by writing shot stories。So please pardon my atrocious Chinese。〞

我觉得这个青年很值得鼓励,因此告诉他:〝要给自己多点信心〞;〝不要顾虑太多,想写就尽管去写,多看一些如何写作一类的书,固然有帮助,但不一定能造就一个作家。还是老办法好:多读多写,多多从生活中去发掘题材。〞我也鼓励他 ...

2013-1-11 10:03 - 苏杭 - 1582 查看 - 9 评论

2013-1-8   家庭聚餐

自从母亲过世后,我们几个兄弟就自动自发地,在自家的场所,轮流举办家庭聚餐,藉以联络家人的感情。

母亲在世时,她是我们家最大的凝聚力,每逢有什么大日子,我们都会到母亲家聚合、庆祝。

我很喜欢这样的集会,大家又好像恢复了以前生活在一起的热闹情景,当然,现在又多了一大群的侄儿、侄女,以及他〔她〕们的子女〔我们兄弟都已是〝祖〞之辈了〕。

母亲有十个孩子,八男二女。她和父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成人,真的很不容易。母亲在一个晚上,安祥离去,我们虽然很不捨,但也为她的无痛、无疾而终,感到庆幸。

或许她知道,她的孩子都很争气,事业有成,孫儿女们也很乖巧,她心中已经没有什么牽挂了,因此走得如此潇洒!

母亲的灵位设在光明山,父亲的灵位也已移过来与母亲一起,这样子他们就有伴,不会感到寂寞了。我们每年都有好几次〔父母的忌日、清明、除夕、中元、冬至等日子〕去祭拜他们。

说回我们的聚餐。

我们每隔一 ...

2013-1-8 19:04 - 苏杭 - 1288 查看 - 4 评论

2013-1-1   要当作家,更待何时?

网络文学,如狂风扫落叶,势不可挡。

一个可喜的现象:写文章的人多了。

因为,网络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人人都能轻而易举地发表自己的作品。

於是,写作不再是作家的专利,你、我、他,只要能写、会写词句通顺的文章,虽没有什么文采,也可在网络上与作家们平起平坐。

当然,个别的一些作家,不屑与这些网络作者为伍的,也有。

但,个人觉得:网络文学这股〝风气〞是走定了,而且会走得长远。

我在网络上涂涂写写,已有好几年了,作品之多产,我自己也感惊奇!

可以说,没有网络文学,我的这些作品,都不可能成真。

只要上网络上的许许多多的文学网站,不难看到各种各类的作品,〝百花齐放〞,蔚为壮观。

当然也有〝良莠不齐〞的现象,但不碍事,很多自然会被淘汰,一部分好的作品还是会保畄下来的。

有些甚至可以成为经典作品,也说不定。

沒有比网络时代更好的际遇了。

要当作家,更待何时?

所以,朋友,拿起笔来 ...

2013-1-1 10:48 - 苏杭 - 1329 查看 - 6 评论

2012-12-7   侄媳学华语

太太的大哥的长子,娶了一个土生华人家庭的女儿,两人登对,男的英俊,女的美丽。

太太的大哥是一名小学华文老师,侄儿毕业自华初〔现称华中高中部〕,但他却和其他许许多多的新加坡的〝莘莘学子〞一样,习惯以英语与人沟通,尤其是他大学毕业后,一直都在外国银行工作,接触的都是讲英语的人。

他当然会讲华语,但因为与父母是以方言沟通,而在职场上又多用英语,因此他的华语越来越生疏了。

另一方面,却有一个很有趣的发展。

她的太太由於在一间特选小学教书,学校对华文、华语的推广,不遗余力,她虽然华语不灵光,但因为她好学、敢讲,华语讲得越来越好,与她的家翁、家婆以华语沟通,完全没有问题。

我的这个侄媳,她的父亲是一位退休的校长,母亲是一位家庭主妇,几代人都是土生华人,马来语讲得溜,英语讲得好更不在话下。

侄媳自动自发学华语,现在能以华语交谈,诚属难得。我想她可能是她几代人的家族中,第一个会讲华语的。
...

2012-12-7 10:02 - 苏杭 - 1155 查看 - 7 评论

2012-12-4   喜欢发牢骚的人

那天,在宏茂桥的小贩中心吃晚餐时,看到有一个人好像在与我招手,抬头一望,是一个熟习的面孔,瞬间,立刻对他有了印象,〝那不是英先生吗?〞

没错,他是我以前的同事,自从我提早退休后,一晃十年我们没有见面了。

赶忙走过去和他打个招呼。

〝我刚退休,〞英先生告诉我,〝早就应该离开这地方了!〞

然后他又加上一句,〝反正我还有足够的钱,不必靠这份薪水过活!〞

他还是不改他的本色:自视甚高,有很多怨气,自卑感与自尊心,一样強。

由於我还在吃晚餐,所以只和他聊了一会,便和他告别。

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我有很多感触,记忆回到了从前。

那时他刚从别的部门调过来我们这个部门。

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凡事看不顺眼,很喜欢发牢骚。

起初我以为,从此我的下属多了一个难搞的人!

不然,除了喜欢发牢骚之外,他其实对工作认真,对所交托的工作,也能如期完成,而且令人满意。

他最常喜欢发的牢骚有两件事 ...

2012-12-4 10:57 - 苏杭 - 1729 查看 - 7 评论

2012-11-28   坐在我对面的香港安娣

这是一列从香港红磡开往广州东站的火车。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操流利广东话的香港安娣。

我无法不注意她,因为从香港到广州约两小时的路程,她不停地讲了两小时的话!

她的年纪约六十几,上身穿了一件橙色的圆领衬衫,外披一件短的软布外套,脚着一条黑色的紧身裤,配上一双皮长靴。

她的打扮时髦,脸上薄敷脂粉,皮肤白晢,面容姣好,年轻时应该是一个〝靓女〞。

她和两个女伴一起,一个坐在她旁边,另一个隔着走道,坐在另一边的一个座位。

她先和坐在她旁边的女伴聊天,聊的是一般家常事,从打麻将到香港的屋价,从到哪里享受下午茶到儿女、孫孩的琐事,无价不谈。

讲话的多是这位安娣,她身边的女伴,除了偶而穿插一两句,大部分时候她都在聆听。

她们两人的聊天只有一小段时间中断,那是因为这位安娣上厕所。

或许聊困了,旁边的女伴开始闭眼养神,渐渐地睡去了。

这时,隔着走道的另一个女伴正好睡醒,这位安娣於是又与 ...

2012-11-28 17:47 - 苏杭 - 2013 查看 - 4 评论

2012-11-20   咖啡店一角

由於下雨的关系,咖啡店外的桌椅都被雨水淋湿了,顾客们只好往咖啡店内找桌椅坐。

其中一張桌子坐有两个老者,一个较年轻,约六十几岁〔姑且称他为A老〕,另一个年纪较大,约七十几岁〔姑且称他为B老〕。

两人因避雨而坐在同一张桌子,大家互不认识,经过一番简单的客套后,A老开始发表意见。

只见他一开口,就大骂政府,而且出口成〝脏〞,〝三字经〞乱飞,讲到激动处,声音越飙越高。

他是以福建话与对方交谈的,明显的,后者和他一样,也是福建人。

他是借题发挥,对於政府推行的语言政策,扼杀方言,感到极度的不满。

〝政府的头壳全坏去了,人民只要懂得中文和英文,不可以讲方言!〞

〝现在的孩子只会讲中文和英文,连一句福建话都不会讲,以后福建人都不会讲福建话了!〞

〝政府头壳坏了,人民的头壳也跟着坏了,政府叫他们讲华语,他们就讲华语,政府叫他们去吃屎,他们就去吃屎!〞

〝如果是我的孩子,敢跟我讲华语, ...

2012-11-20 09:23 - 苏杭 - 2991 查看 - 20 评论

2012-11-16   老〝残〞游记

乘儿子去澳洲进修短期课程,我们两老又去香港、广州、深圳玩六天。

由於乘早上六点多的飞机,到香港时不到十点,Check in旅店,寄放行李,就匆忙到旅店不远的古董街寻宝 - 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收藏的银行扑满〔我和太太有收藏银行扑满的嗜好〕。

可惜一无所得,都是一些我们已经有的银行扑满。

於是便想到香港的半山自动扶梯附近一家「杏花楼」,吃一餐我们最喜欢的镇江排骨饭。

谁知我们却走错了方向,为了探个究竟,我连续爬上两个倾鈄度颇高的山坡路,结果都不得要领,只好放弃,改去一家香港快餐店「大快活」,吃我们喜欢的另一道午餐 - 沙姜鸡。

一切如常,一直到饭后,经过一处小花园,突然,我发觉我的左脚抽筋得厉害。

赶忙找张长凳坐下来休息,按摩一下脚趾和小腿部分,虽然有稍微改善,可是走不了几步又抽筋了,而且右脚也开始有点不听使唤。

好容易,行行停停,来到中环的地铁站。

香港的地铁最不老人friendly了,出入不 ...

2012-11-16 23:27 - 苏杭 - 5887 查看 - 23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0-1 11:0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6262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