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12-5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5

0 位会员, 5 位游客

2021-10-30   谈公寓里的几个老人

或许因为我是乐龄人,我喜欢观察我居住的公寓里的一些老人的活动,其中有两对夫妻和一个老人,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先谈这个老人,他大约有八十岁了吧。开始时他还用拐杖,后来想必他觉得自己还行,就不用了。他是一小步一小步走路的,每一步大约只有平常人的一半或更少,而为了加快脚步,他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身体稍向前倾,我怕他一不小心会跌倒,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每次他都平安无事,而且以他的年龄,他走路的速度,算是蛮快的,除此之外,他还能开车呢。

他出现的时间都有定时,通常是在中午或傍晚时分,他慢步走向公寓的停车场,我估计他是驾车出去买午餐或晚餐给家人吃。我没看过他的老伴,只是偶而在一些其他时间,看到走在他前面有一个中年妇女,相信是他的女儿,他们一起走向停车场,他应该是送他的女儿上班吧。

接着谈其中的一对乐龄夫妻。他们经常手牽手,出双入对,两人穿着整齐,男的身裁瘦小,头戴软布鸭舌帽,长袖上衣、西 ...

2021-10-30 11:07 - 苏杭 - 120 查看 - 2 评论

2021-9-23   阴谋论的定义

阴谋论的定义Conspiracy Theory Defined

A believe that a consensus of the world’s scientific experts missed something that they have spent their life searching - that you were able to uncover it in seventeen minutes due to superior Googling skills。

相信世界科学专家毕生研究达致的共识有缺点,而你却能够在 17 分钟内,通过超凡的谷歌搜索技术发现它。

A believe that decades of medical research, carried out by people committed to care for humanity - are secretly and irredeemably evil – and have been exposed by random people you have never heard of, making claim with no evidence, on sites with dubious credibility。

相信致力于关爱人类的人们进行的数十年医学研究是秘密且无可救药的邪恶 - 已经被你从未听说过的匿名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在可信度可疑的网站上给揭发了。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

2021-9-23 10:02 - 苏杭 - 203 查看 - 1 评论

2021-9-10   福建歌谣

又想起父亲的一件往事。

父亲的店旁,隔着一条杂草丛生的泥石路和一条小水沟,是一间汽油站。在汽油站的打油泵前面,有一片弧形的草地,草地上放了一张圆形石桌子和几张石凳子,供到油站修车或购油的人休息。

有一天傍晚,父亲和汽油站老板和几位邻居好友,聚在这里喝茶聊天。刚好有一位老歌者,手执一把月琴,过来招生意,问他们想不想听福建歌谣。

在父亲和友人的同意之下,老歌者先以月琴起调过门,然后引亢高唱,声调略带沦桑,吟唱祖先在唐山的故事,也有一些是我们比较熟习的劝世歌。

我当时年纪虽小,倒也听得津津有味。

最近,台湾友人在脸书上贴了一篇关於台湾古早歌谣的文章,引起我对福建歌谣的兴趣,而我手头上刚好有一本《传唱台湾》,里面介绍了从1930年代至1970年代的59首台湾歌谣。

我於是上「油管」找一些早期的台湾歌谣听听。其中有一首「思想起」,它其实是一曲「随兴的调子,即兴的歌词」,怎么的「思想」,就怎么的 ...

2021-9-10 10:08 - 苏杭 - 503 查看 - 28 评论

2021-7-19   养车不易

上个月(6月)26日,送车去车厂servicing ,费用$423,不便宜。车厂解释,根据厂家的例常维修建议,这次检查的项目比较多。

在新加坡要养一辆车不容易,除了车贵,气油贵,加上汽车保险,ERP ,停车费,等等,开销很大。

最便宜的要算路税,一年仅$61,因为我的是红牌车。

还有,今年的汽车保险费,有特别折扣$120,NTUC Income 算有良心,去年一整年,因疫情关系,路上的车少了,车祸也少了,相应的,车祸赔偿也減少了不少吧?

顺便提一件事,车厂的职员建议我换新轮胎,因为车龄已五年。他说特价每个$99,我一算,四个轮胎共$396,加上汽车servicing 的$423,一时要付$800多元,心痛,所以拒绝了他的好意。谁知,两个星期之后(7月10日),我的一个轮胎却punctured了,结果,还是省不了,花了$400多元,换了四个新的轮胎。

(附图摘自互联网)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1-7-20 10:11 编辑 ]

2021-7-19 19:34 - 苏杭 - 271 查看 - 8 评论

2021-7-9   装修没完没了(极短篇)

不久前,我们这座公寓二楼的两个单位,刚敲敲打打裝修完毕。

接着,十五楼也有两个单位在装修,连续好几天铲地和电钻声响个不停,心情受影响,不能专心做事,想睡个午觉也不能。

然后,十二楼又有一个单位开始装修,又是一阵敲敲打打,不知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安宁?

冠病疫情期间,楼市反而更旺,听说很多外国人,特别是香港人来买楼,言之凿凿,好像煞有介事。

(附图摘自互联网)

2021-7-9 19:23 - 苏杭 - 229 查看 - 0 评论

2021-7-7   小姐,你买了两个位的车票啊?

这是巴士上的一个小插曲。

有一个安娣刚上巴士。

经过一个座位,坐着一个年轻小姐,她的旁边位子,放着一个大的袋子。

只听安娣边走边唠叨:“小姐,你买了两个位的车票啊?”

然后,径直走到后面去找位子坐。

前面的小姐,似乎知道安娣针对她,赶忙把袋子拿过来放在双膝上。

我欣赏安娣的直率,而这位小姐也算通情达理,因此愉快收场。

2021-7-7 21:25 - 苏杭 - 214 查看 - 2 评论

2021-7-5   五分钱硬币的困扰

相信很多人和我们一样,家里存放的五分硬币越来越多。一方面,因为有些超市和商店的物品价格,以及快餐店的食品价格,还是以五分钱作为尾数,都向顾客收取包括五分钱的零头款额。如果你刚好没有五分钱硬币,只好用较大币值的钱币或纸钞付款,结果口袋里又多了一个五分钱的硬币。另一方面,也有许多超市和商店不愿意接受五分钱的硬币。因此,即使口袋里有五分钱硬币,也不能使用。我们的五分硬币就是这样积少成多的。

为什么超市和商店可以不接受五分钱的硬币?这和《货币法》规定有关,即客户可使用硬币进行支付,每笔交易的上限为二十个硬币。但是,《货币法》却允许卖方设定下限,或选择不接受任何硬币,前提是卖方在交易前书面通知客户。

由於有了这个规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争端。报上经常有报导,有人拿二十个五分硬币去买报纸,店员拒绝收。有人付款时多用了几个五分硬币,遭到店员的白眼。另一方面,有些商店虽然表明不接受五分硬币,还是有顾 ...

2021-7-5 09:34 - 苏杭 - 202 查看 - 0 评论

2021-6-24   日式捐赠

这是我读早报交流站的一篇文章《令人感动的日式捐赠》有感而制作的。在捐赠物品(口罩和红外体温计等)的包装纸箱上,一个有一行字〝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另一个写有〝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第一句源自于记录鉴真大师事迹的历史典藏《东征传》,书中记载:隋唐时期日本著名的长屋亲王,曾赠送大唐的千件袈裟上刺绣:〝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鉴真大师被此偈打动,决心东渡扶桑弘法。这八个字用大白话解释就是:虽山川有界,属不同国度,但风月却无界。这里是借喻灾难面前,大爱无疆。

第二句〝岂曰无衣?与子同裳!〞出自于《诗经·秦风·无衣》中的诗句。意思是:谁说没有衣穿,我与你同穿那战袍。此诗原是表现秦军军民团结、同仇敌忾、共御外侮的高昂士气和乐观精神。日本友好人士以此诗句表达病毒无情人有情,愿与全体中国人共同抗击病毒的决心。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1-6-29 21:47 编辑 ]

2021-6-24 13:31 - 苏杭 - 231 查看 - 0 评论

2021-6-11   网购乐

最近太太常上网购物,都是一些小件日常用品。邮费一律一元。买一件邮费一元,买五件邮费也是一元。如果总数十五元或以上,邮费可免,当然必须同一个卖家。

这些小件日常用品几乎全部来自中国,一般以小型包裹空邮,从中国內地寄出,抵达新加坡后,再由本地邮递公司送到你家,前后五至八天不等。每个步骤都有追踪,清楚可查。

在多个定单中,只有一次因卖家无法出货而取消。我们在七天之內就收到了退款。

最让我啧啧称奇的是,这些小件日常用品,每件从几毛钱到几块钱不等,竟然可以迢迢千里,从中国各地市镇,通过空邮,运至新加坡,然后由本地的物流公司,将邮包由送货员送到你家,仅需一元,如何办到?真是匪夷所思。

都靠互联网与集中货运。是的,自从有了互联网,中国的网购发展一日千里,后勤支援效率高,货品便宜,邮费低廉。通过购物平台,许多小商家可以大施拳脚,将货品推销到世界各地,而我们作为消费者,也能从中得到好处。

以下 ...

2021-6-11 10:32 - 苏杭 - 265 查看 - 2 评论

2021-5-18   养狗记

当我念小学五年级时,我们刚搬去新家,新家除了前面有一条柏油路,和对面的一些住家之外,左右两边都是还未发展的空地,而后面则是一条凹凸不平、草木丛生的路,或许由於这个缘故,父亲觉得有必要养一只狗来守护家园,因此家里便养了一只狗。

它是一只棕毛狗(我叫不出它是哪一种狗),脸尖,眼大,腿长,身体壮,确有几分威严,可以担当起守护家园的工作。我们给它起名「Lucky」,希望给新家带來好运。

确实也是如此,几年下来,相安无事,只有一次,有一个小偷,剪破了篱笆的铁丝网,企图溜进屋內偷窃,我们被一阵狗吠声吵醒,父亲拿出他的猎枪,我们在大门口,看到不远处有个人影走动,父亲向空中开了一枪,只见那小偷仓皇而逃。

不过「Lucky」也闯了一次祸。有一次,我们的大门没关好,它偷溜出去到附近到处玩,结果吓坏了邻居的一个小女孩,跌倒在地,脚部受了一些擦伤,小女孩的父亲坚持要告我们,不愿意接受我们的赔偿,只好上法庭见,谁知 ...

2021-5-18 13:25 - 苏杭 - 273 查看 - 3 评论

2021-3-21   「每日幽默语录」(开场白)

重新编辑

重新制图

重新上路

对於旧朋友,向你们说声:你好!

对於新朋友,向你们说声:欢迎!

阅读愉快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1-3-21 10:38 编辑 ]

2021-3-21 10:00 - 苏杭 - 287 查看 - 2 评论

2021-3-10   病情1–4

病情1

第一天,感觉头痛、发烧、背酸、没味口。。。上网查一下,都是一些COVID 19的征兆。

第二天去看医生。医生认为我感冒,37.8度,稍为发烧,给我感冒药,还包括一瓶咳嗽药,以备不时之需。

为谨慎起见,医生给我安排一次SWAB TEST。护士用一根6英寸长的小棉签(SWAB),深入我的鼻孔內,转几圈,感觉有点冰冰、辣辣的,不痛,却奇癢难忍。

病情2

翌日,收到MOH的短讯,结果:NEGATIVE!松了一口气。

吃了药,发烧和头痛虽有好转,味口却每况次愈下,两次进食都吐了出来。

又去看同一个医生,他说我胃感冒,给我打了一针止吐针,并给我一些胃感冒药。

他还测量我的血压和血糖,都正常。

病情3

没想到病好转了,背酸还是困扰着我。这和我这几天睡不好有关吧。

经过儿子的治疗,两天之后总算痊愈了。

病情4

谁知,在这时,竟然咳嗽了起来,难道医生有先见之明?

但喝了三次他配的咳嗽药,我现在已好多了。

...

2021-3-10 19:19 - 苏杭 - 351 查看 - 2 评论

2021-1-29   谈“您”这个字

有人对“您”这个字有意见,认为造这字的人太“男人沙文主义” 了!因为,既然有“你” 和“妳” 的分别,那么,为了“男女平等” 起见,在创造“您”这个字的同时,应该也得创造另一个上“妳”下“心”的字给女人专用才算公平吧?

还有“他”这个字也一样,也有一个女人专用的“她”字,据知,也有一个上“他” 下“心”的字,只是不常见,也不知道怎么念,不过,好像沒有上“她”下“心”这样的一个字。

有时我们谈到“你们” 或“他们”,为了不漏掉我们的“另一半”,经常在“你们” 或“他们”这两个字中间,硬加上个括弧的“妳” 或“她”,不但“重床叠架”,读起来也十分拗口。

所以,何必那么辛苦呢,直接了当通用一个“你” 或“他”字不就行了,可以省却分男女的麻烦。同样,“您”这个字最好也男女通用。

在网上与人交流,我个人不喜欢用“您”这个字,因为在虚拟的空间,无法辨认对方的身份,所以如果只是为了表示尊重,一律称对 ...

2021-1-29 12:31 - 苏杭 - 322 查看 - 0 评论

2021-1-26   诗歌制图 - 太太不在家的时候

将我的旧作「太太不在家的时候」制成图,希望在疫情期间,让大家轻松一下。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1-1-26 11:54 编辑 ]

2021-1-26 11:51 - 苏杭 - 381 查看 - 0 评论

2021-1-22   最近比较忙

最近忙於收集和整理发表在<随笔南洋>的文章。之所以下定决心做这件事,和<随笔南洋>网站发生的两次大故障有关。

第一次发生在几年前,结果我收集在<苏杭的个人空间>里的文章再也找不回;幸亏我的大部分文章都还可以在「论坛」或「我的文集」里找到,但最近的另一次大故障,虽然“有惊无险”,已让我意识到,再不把我发表在<随笔南洋>的文章,做一番整理和收集,它们很可能随时就消失不见了。

这个费时和枯燥的工作我至今已完成了七七八八,为了增添点乐趣,我在收集这些文章的同时,也将它们制成一本本的电子书(见以下的书单),粗略计算,超过百万字。情形好像一连出版了16本书,颇有成就感。可以这么说,这些文章和电子书是我十多年来在<随笔南洋>耕耘的成果。

不好意思,有点“老王卖瓜”,或许是出於“敝帚自珍”的心里吧。

电子书书单:

1        黑暗领域(长篇推理小说)

2        遮住她的脸(长篇推理小说)

3        西洋幽默 ...

2021-1-22 11:09 - 苏杭 - 586 查看 - 14 评论

2021-1-8   你们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我们的部门,环境清幽,是一个理想的工作地点,但它距离餐厅有点远,所以,我们常为了方便,便到附近另一个部门那里的一间小食店,喝茶、吃早点或午餐。

小食店的老板四、五十岁,中等身裁,橘皮脸,头发卷曲,样子有点凶,但对客人,态度客气,平时和我们有说有笑。

有一天,他一改平时一件T恤一条短裤一双拖鞋的穿着,头发梳得亮亮的,穿一件白色长袖上衣和一条黑长裤,皮鞋刷得亮亮的。

有一个同事半开玩笑地对他说:〝哇赛,老板今天穿得这么漂亮,有什么大喜事啊?〞

谁知他脸色突然大变,说:〝我这样穿很奇怪吗?一定要有什么大喜事才能这样穿吗?〞

在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之前,他越讲越生气:〝不要以为只有你们斯文人可以这么穿,不要看不起我们,你们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你们有谁能买得起马赛地?有谁有能力住洋房?〞

由於不想和他一般见识,我们匆匆离开,当然啦,我和我的同事,从此不再去光顾他的小食店。

其实,这 ...

2021-1-8 10:20 - 苏杭 - 435 查看 - 0 评论

2020-11-23   辽阔的天空

海明·苏宁(Haemin Sunim)是一名禅宗佛学老师和作家。他出生于韩国,曾在伯克利,哈佛和普林斯顿大学接受教育,在韩国接受过正式的僧侣训练,并在马萨诸塞州的汉普郡学院教过佛学。这是他写的一首诗,对於心灵有所启发。原诗由儿子在脸书上转载,我一时技痒将之译成中文并制成图。题目是我加的。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0-11-23 23:09 编辑 ]

2020-11-23 10:20 - 苏杭 - 632 查看 - 3 评论

2020-11-22   新加坡德士史话

在1920年代之前,人力车在新加坡被广泛使用。手拉的人力车由1880年开始从日本进口,为上层和下层阶级提供了主要的公共交通工具。尽管人力车最终于1947年被禁止,但市政局已计划在1920年代用小型德士取代人力车。

由引擎驱动的德士在1920年开始出现,当时福特汽车在莱佛士坊提供浅黄色涂有黑色挡泥板的旅行车,向乘客收取的费用为每英里40分,接下来每四分之一英里,增加10分。九年后,设计并安装了福特汽车底盘、经济化油器和充足的座位的首辆真正的德士便进入了新加坡。

慕娘汽车有限公司(Boneo Company Limited) 于1930年进口了德士计价器,将其作为新加坡德士的实验设备。该仪表已在仰光和加尔各答等其他国家使用了很多年。安装在德士的仪表板上,每当乘客登上车辆时,司机都会拉下“For Hire” (出租)标志,计价器中开始计算票价。然而,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年,德士计价器才成为德士的强制性装置。

1933年成立的温兄弟有限公司( ...

2020-11-22 16:52 - 苏杭 - 601 查看 - 1 评论

2020-11-15   笑到最后

电视台的新闻播报员,常喜欢用“笑到最后”这句话,来形容一个运动员或一支球队,在经过一番龙争虎斗之后,勇夺冠军。

因此,当老虎伍斯取得世界高尔夫大赛第一名,就说他“笑到最后”;当黑珍珠塞雷娜·威廉姆斯摘下温布敦网球单打桂冠,同样的说她“笑到最后”;还有,英国利物浦队,在过关斩将,脱颖而出,成为欧洲杯足球盟主,也是“笑到最后”。

到底什么是“笑到最后”,而“笑到最后”又怎么和一个运动员,或一支球队的胜利攀上关系呢?

原来,这句话是由一句英文谚语翻译过来的,全句是:“He who laughs last, laughs best。”字面的意思是:“最后笑的人,笑得最响。”那天,无意间听到香港凤凰台的一位主播将它翻译成:“最后笑的人,笑得最美”,也行。

英文常简单地这样讲:“He has the last laugh。”中文可以翻译为:“他是最后笑的人”,也就是说,他是最后取得胜利的人。很可能,这句中文用语“笑到最后” ,就是这样来的。

...

2020-11-15 09:42 - 苏杭 - 710 查看 - 3 评论

2020-11-13   三毛钱

微风,细雨。

阿祥驾着出租的「马西里」德士,在湿漉漉的柏油马路上拾客,车轮溅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水花。

数数共有四个搭客,尚可多载一人。

******

看见有人招手叫车,阿祥下意识地将车的速度放慢。

那人挥动两根指头示意。

阿祥犹豫了一会,不过,想到这里距离坡底并不很远,而且途中可能有人下车,便把心一横,把头一点。

这时,车厢里的搭客,己超出法定一人。

******

阿祥开始有点后悔了。

喀擦一声,竟换错了变速器,阿祥的心脏急速地跳动,整个人如坐针毡,一会儿双手执驾盘,身体往前挨,一会儿单手执驾盘,另一只手却不知所措,只得又用回双手,身体则往后倾。

阿祥真希望这时有人下车,但,搭客都有意和他作对似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

过了好些时候阿祥才稍微恢复正常,不过,也只是一盏茶光景。因为不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摩多声,阿祥再度紧张起来,他的手微微颤抖,呼 ...

2020-11-13 13:27 - 苏杭 - 732 查看 - 9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5 10:1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59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