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sgwadmin/public_html/bbs/blog.php on line 200
苏杭 - 苏杭的翻译031 - 希特勒的奧运会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华文论坛

随笔南洋网


« 2022-11-2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1

0 位会员, 1 位游客

苏杭的翻译031 - 希特勒的奧运会
阿鲁夫•希特勒对他的新近完成的奥林匹克运动场感到骄傲,因为这座於柏林中心,佔地二百八十五英亩的巨型运动场,里面样样齐全,应有尽有。

除了主要的圆形的运动场(耗资三百万,可容纳十万名观众)外,还有一个可容一万五千名观众的草地网球场,一个可容三万五千名观众的露天剧场,一个健身馆,钩球场,马球场,以及一个可容二万人的会议厅。

然而,这些巍巍壮观的建筑物,却缺少一样东西 - 奥林匹克精神。一开始,一九三六年奥运会就有意歪曲奥林匹克章程所标榜的「平等」、「体育精神」,和「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些理想。

虽然一九三二年,纳粹还没有掌握政权,那时柏林己被选为第十一届奥运的地点。但是,在开始筹备运动场时,阿鲁夫•希特勒已是国家元首,满脑子里充满了控制世界的欲念。奥林匹克的理想:不论种族、肤色、信仰、友好竞爭,对希特勒来说,是不可理喻的。他把一九三六年奥运会当作一特殊的宣传运动,用以证明阿利安人种的优越性和肯定纳粹的思想意识。

一位主要的组织官员,曾以纳粹自己的语言来解释奥林匹克的理想,並将之刊载於一本称为「体格训练为国防」的小册子里:「德国的新兵不应被为体育而体育这种思想所诱导,这不适合纳粹的生活哲学。在一支足球队伍里,每一个球员就相等於他作为战斗步兵队的一员。体育应該被转移为一种战争的精神。」

由於有了这公然的与奥林匹克精神相违背的举动,因此,猶太人也就被拒绝在德国队伍中参与比赛。其实,已有好些时候了,猶太人被禁止不得在日常运动项目中与阿利安人较量,现在,他们更不允许利用奥林匹克训练的所有设备。

诚如德国体育部长所说 :「德国体育的最高荣誉,在将来只有阿利安人血统的德国人才能赢取。」

但是,这些规定还是有斟酌的地方,因为其中有三位犹太籍体育健将无人可取代,剑击冠军梅耶,跳远明星伯特曼和冰上钩球好手波尔,他们被选人德国队伍中,但却給予最少的宣传。

柏林奥运会公然采取这种政治和种族立场,引起了其他各国的疑惧和不安,在英国和美国都有抗议运动,好些英国报章建议英国杯葛此届奥运会。英国业余体育总会对於外界的喧嚷非常关注,於是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以决定是否退出奥运,然而,结果是以大多数通过参加比赛。

德国运动员却没有时间管这些「无谓的爭论」。在柏林的剧院里,集合了四千名阿利安运动员,他们正莊严地宣誓效忠,并发誓对训练的方法保持高度的秘密。

在这种国际不安和侵略性的爱国主义不祥征兆气氛笼罩下,冬季奥运会於一九三六年二月六日首先揭幕。

开幕典礼由希特勒主持,传统的奥林匹克敬礼(手向侧伸展),和纳粹敬礼(手向前伸直),已经完全被混淆不清。传统的奥林匹克敬礼却被德国的观众当作纳粹敬礼,引起了各国的不满,特别是奧地利代表,当他们听到播音器传来的兴奋语调,形容他们的「纳粹敬礼」是对希特勒的致意。

作为主要的奥林匹克运动的一种「彩排」,冬季奥运会被希特勒和他的新闻官形容为「光辉的成功」,虽然外间的观察家却不以为然,认为这看起来好像是军事表演,而不是一种体育节日。

在柏林,奥林匹克运动场已将近完成,一切最后的部署皆准备好了,奥运会将如期在八月十日开幕,即使那些坚决反对德国的批评者,也会同意,此屆奥运会的组织效率非常高。为了预防天气不好,特地由日本订制了十万件雨衣,准备以每件一又四分之三便士售给观众,各国的国歌都印在一种特别的胶质纸上;为了使奥林匹克火炬,从一万八千哩外的希腊到德国,保持燃烧,专家冂还特制了三千六百枝难灭的腊烛;为了使人有一种安适的感觉,特别在选手村中安置了一对传统的白鸛。

柏林街道两旁的矮树和天笠葵,装饰得五彩缤纷,希特勒将前往开幕的道路上,都挂满了黑白鲜红相间的卍字大旗帜。

但是,猶太人被禁止在奥运会上作卖买,以防外国旅客与这些「政治上不可信赖的份子」有所联络的同时,一种「清除」运动正在进行,以拆去各种反犹太的明显标志,「严禁犹太人」的通告从商店士多中拆除,一家种族主义的报纸也被令减少喧染,或者索性关掉,纳粹卫兵、军队和警察被指示在放工之后不得对犹太籍旅客无礼,在公共交通方面,必须让位给任何一位妇女,即使他是犹太人,制服官员被警告不得公开反对犹太主义,也不得随意讯问任何一位陌生人。

这完全是一种政治性的掩饰。

現在,成千上万的旅客已湧进柏林。许多人对这种严厉的军法和浓郁的爱国主义气氛,感到非常的吃惊。

奥林匹克火炬,虽有难灭的腊烛作准备,还是持续不绝的燃烧。在开幕前的一天,天气炎热而干燥,但在八月一日早晨却下着微雨,於是每件一又四分之三便士的雨衣便被派用场了。

最紧张的时刻是希特勒走向司令台的时候,他张开笑脸,每走数阶便敬礼,十万名观众都知道,他们所需要看的最不寻常的奧运会就要开始了。看台四处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浪,然后又从大理石墙壁传回来。

正式比赛在第二天才开始。第一个项目由德国女标枪选手赢得一面金牌,希特勒笑颜遂开,转向随从,点头赞许。

但是,比赛一天天过去,希特勒的笑容越来越淡 也越来越少,因为阿利安人种的优越性不但不能表現出来,反倒是一个个金牌都由希特勒所轻視的美国取去,更糟的是,许多最优秀的运动员都是黑人。

他们之中最伟大的一位是身裁高大、健壮、英俊,年方二十二岁的杰西•奥云斯,他们称他为「黑箭」,而他的第一炮响是在希特勒前往观赛的第二天。

奥云斯对政治完全没有兴趣,並对希特勒所持的种族主义思想也只模模糊糊的知道一些,但是,他却非常意外的揭穿了一九三六年奧运会的內幕。

他一共赢得了四面金牌 - 百咪、跳远、四百咪接力,和二百咪,结果使希特勒愤而离开现场。

犹如用盐来涂伤口,希特勒的阿利安英雄被击败的镜头一一被一位伟大的制片家林妮•賴芬史塔尔给拍摄下来,她是由希特勒亲自准许摄制一套有关奧运会的完整记录片的。她的八架摄影机分布各处,猎取希特勒所嫌恶的尷尬场面,例如女子四百咪接力比赛中,德国运动员曾一连两次接棒失手,结果名落孙山等是。

二百咪决赛时,天正下着间歇性的雨,全场观众鸦鹊无声,摒息以观。从这种紧张的气氛,可以感觉得出,德国人希望奥云斯失败,但是,比赛一开始,奥云斯有如由手枪中射出的子弹,向前飞奔,腿快得看不清楚,结果以二十秒七的成绩打破奥运会记录。

外国現众頓时发出胜利的欢呼声。对希特勒来说,这是太过份了,他怒火冲天,踩着脚,然后转身背向奧云斯,带着随从, 坐上他的避弹车,绝尘而去,这时, 奧云斯正在运动场上停下来歇息,并从一位身着白衣的小女孩手中接过一束鲜花。

翌日早晨,德囯官方报纸却对美国黑人选手的成就嗤之以鼻,憤怒的希特勒更告诉他的新闻官,这将是德囯参加的最后一次奧运会。

希特勒想称霸於奧运会,藉以越显示阿利安人种的优越性,结果却事与愿违。这是希特勒的另一项不能实现的美梦。

(译文发表于「清水茶馆」 2018-11-27 21:02 )

1 评论

以下的图片摘自互联网:

图片附件: berlin olympia 1936.jpeg (123.04 K)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9-8 10:16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1-29 03:2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2737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