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sgwadmin/public_html/bbs/blog.php on line 200
苏杭 - 苏杭的翻译030 - 罗道的离奇小说之搭顺风车的人(下)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华文论坛

随笔南洋网


« 2022-11-2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3

0 位会员, 3 位游客

苏杭的翻译030 - 罗道的离奇小说之搭顺风车的人(下)
搭顺风车的人(下)

作者:罗道 (ROALD DAHL)

译者:苏杭

译文发表於 《随笔南洋》「小说戏剧」2009-4-8 14:31

“你不要在意他告诉你关於关进监牢的事。” 我的乘客说。“他们不会无缘无故把一个人关进监牢,只因他超速驾车。”

“你肯定这点?”我问。

“我肯定,”他回答。“他们可以取消你的驾照,和重罚你一笔款,但,也就这些而己。”

我感到非常的安慰。

“顺便一提,”我说,“你为什么骗他?”

“谁,我?”他说。“你怎么知道我骗他?”

“你告诉他你是一个自雇的搬砖工人。但,你告诉我,你是从事高技术行业的。”

“我是啊,”他说。“但,没必要告许警察一切。”

“那你到底做什么?”我问他。

“啊,”他神秘的说。“那不是全讲明了,不是吗?”

“是不是你不好意思讲?”

“不好意思?” 他大声说。“我,不好意思讲我的工作?我比全世界任何一个人对它还骄傲呢!”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们作家真是好管闲事,不是吗?”他说。“而我不觉你会高兴,如果你找不到真正的答案。”

“我才不介意呢,”我告诉他,我是骗他的。

他给我一个好像一只狡猾小老鼠的眼神。“我想你很想知道,”他说。“我可以从你脸上看出,你一定认为我从事的是一种很奇怪的行业,你就想知道是什么。”

我不喜欢他这样看透我。我默不作声,注视着前方的路。

“你猜的也对,”他继续说。“我从事的是一种很奇怪的行业。全世界最奇怪的一种行业。”

我等着他接下去。

“因此,我必须特别小心我和谁说话。例如,我不晓得你是不是一个便衣警察?”

“我像个警察吗?”

“不,”他说。“你不像。任何傻瓜都看得出。”

他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一盒烟草和一包烟纸,并开始卷一支烟。我从一只眼角看他卷烟的速度,这是不容易的一件事,他却驾轻就熟。只需约五秒钟,他就卷好烟。他用舌头沿烟纸边缘舔,把它往下放在两唇之间咬。然后,不知从那里,他手上多了一个打火机。打火机冒出火,烟点燃了。打火机消失不见了。整个过程是一个精采的表演。

“我从没看过有人卷烟比这更快的,”我说。

“啊,”他说,深深的吸口烟。“你看到了。”

“当然,我看到了。非常奇妙。”

他向后躺,微笑。他很高兴我注意到他卷烟卷得那么快。“你想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他问。

“那就讲吧。”

“这是因为我有这些奇妙的手指。这些我的手指,”他说,高高的举起他的双手,“比世界上任何最好钢琴家的手指还灵活。”

“你是个钢琴家?”

“不要傻了,”他说。“我像个钢琴家吗?”

我用眼扫过他的手指。它们的形状是那么的美,那么的修长和优雅,它们似乎根本不属於他的。他们看来更像是一个脑外科医生,或一个制表师的手指。

“我的工作,”他继续说,“是一百倍难於弹钢琴。任何愚蠢的人都能学。现今不是有很多小孩都在家中学弹琴。是这样子的,不是吗?”

“大概如此,”我说。

“当然是对的。但,千万人之中,只有一个能学到像我做的一样。千万人之中还不定有一个呢。如何?”

“神奇,”我说。

“你讲得对,神奇,”他说。

“我想我知道你做什么了,”我说。“你是变魔术的。你是个魔术师。”

“我?”他嗤之以鼻。“一个魔术师?你能否想象,我跑到肥嘟嘟的孩子们的派对中,从我的帽子上变出一只免子。”

“那么,你是个玩牌高手。你用你的神奇的手和人玩牌。”

“我!我是一个坏的玩牌手!”他大声说。“那是一个平庸的手,如果我拥有一只的话。”

“好,我放弃。”

我现在驾得很慢,不超过每小时四十英里,以确定我不会再被叫停车。我们来到伦敦 – 牛津的主要道路,正往下驶下山坡,朝丹汉姆驶去。

突然间,我的乘客手中拿着一条黑色的皮裤带。“曾否见过这个?”他问,皮带有一个设计特别的扣环。

“嘿!”我说。“它是我的,是吗?它是我的!你怎么拿到它的?”

他咧嘴而笑,轻轻的把皮带从一边挥到另一边。“你觉得我是从哪里拿到的?”他说。“从你裤子上拿过来的,当然。”

“你的意思说,你在我驾车时把它拿走的?”我问,感到难以置信。

他点头,一直用他那一对小的黑色的鼠眼望着我。

“那是不可能的,”我说。“你必须解开扣环,然后,把整条东西从我的腰间抽走。我一定会看到你做。即使我看不到你做,也会感觉得到。”

“啊,但,你并不觉得,对吗?”他说,感觉飘飘然的。他把皮带放在他的腿上,现在,突然间,有一条棕色的鞋带,吊在他的手指上。“这又怎么说呢?”他说,手挥着鞋带。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说。

“这里有没有人遗失一条鞋带?”他问,咧嘴而笑。

我瞄下我的鞋子。其中一条鞋带不见了。“天啊!”我说。“你怎做到的?我从没看到你弯下身。”

“你什么都没看到,”他自豪的说。“你连看我移动一寸也没看到。你知道为什么吗?”

“是的,”我说。“因为你有神奇的手指!”

“讲得对!”他大声说。“你学得真快,是吧?”

他向后躺,抽他自家卷的烟,吹出一片薄的雾气,喷在车窗的玻璃上。他知道我很欣赏他的这两个戏法,这也让他很高兴。“我不希望迟到,”他说。“现在几点了?”

“你前面有个时钟,”我告诉他。

“我不相信车里的时钟,”他说。“你的表几点了?”

我迅速拉上衣袖,看我腕上的表。它不在那里。我望着这男人。他望回我,咧嘴而笑。

“你把它也拿走了,”我说。

他伸出他的手,他的掌上有我的表。“这个还不赖啊,”他说。“上等质地。十八卡拉金。容易惹眼。好东西是没问题卖掉的。”

“给回我,你不介意吧,”我有点生气说。

他把表小心的放在他前方的皮革托盘上。“我是不会偷走你的东西的,老大。”他说,“你是我的朋友。你让我搭顺风车。”

“我高兴你这么说,”我说。

“我做的这一切是为了回答你的问题,”他继续说。“你问我靠什么为生,我现在就做给你看。”

“你还拿了我什么东西?”

他又再微笑,开始从他的夹克的口袋里,拿出一件又一件我的东西 – 我的驾照,一个锁环,上有四支锁匙,一些英磅钞票,一些铜钱,一封出版商给我的信,我的日记簿,一支短而粗的旧铅笔,一个打火机,最后,还有一颗美丽的蓝宝石戒指,上镶有珍珠,属於我太太的,我正想拿去伦敦珠宝行,因为其中一颗珍珠不见了。

“这里还有另一件宝物,”他说,翻出他手指上戴的戒指。“这是十八世纪的,假如我没弄错的话,乔治三世皇朝时代的。”

“你说得对,”我佩服的说。“你说得完全对。”

他把戒指和其他东西放在皮革托盘上。

“那,你是一个小偷,”我说。

“我不喜欢这个字眼,”他回答。“这是一个粗俗、鄙野的字。小偷是一个粗俗、鄙野的人,只会做一些容易的业余小玩意儿。他们专偷盲的老妇人的钱。”

“那你怎么称呼你自己?”

“我?我是一个手指匠。我是一个专业的手指匠。”他讲这些字口气庄严和自豪,好像告诉我,他是皇家外科医师协会的主席,或康德普里的大主教。”

“我之前从没听过这个字,”我说。“是不是你发明的?”

“当然不是我发明的,”他回答。“这个名是给予那些达到专业最高水平的人的。例如你听过金匠和银匠。他们是金和银的专家。我是手指专家,因此,我是手指匠。”

“这应当是一个有趣的工作。”

“这是一个神奇的工作,”他回答。“一个可爱的工作。”

“而这就是你要去看赛马的原因?”

“赛马会是块容易上口的肉,”他说。“你只需在赛马之后站在那里,注意那些在排队领钱的幸运儿。当你看到有人拿着一大叠的钞票,你只需跟着他,然后上下其手。我从不向输钱的人下手。我也从不向穷人下手。我只找那些手头宽裕的人,赢家和有钱人。”

“你想得真周到,”我说。“你有没有常被抓到?”

“抓到?”他不屑的大声说。“我被抓?只有小偷被抓。手指匠从不。听着,我要的话,我能从你嘴上把假牙拿走,而你也不会抓到我。”

“我没有假牙,”我说。

“我知道你没有,”他回答。“否则我早就把它们拿走了!”      

我相信他。他那些长而瘦的手指看来什么都能做。

我们继续走一段路,我没和他谈话。

“那个警察说要彻底的调查你,”我说。“你难道一点也不担心吗?”

“没有人会调查我,”他说。

“当然,他们会。他有你的名字和地址,他非常小心的写在他的黑色簿子里。”

这男人给我另一个神秘的、鼠样的小小微笑。“啊,”他说。“他有吗?我敢打赌,他连记在脑里也没有。我不晓得有那个警察有那么好的记忆。他们有些甚至记不得自己的名字。”

“记忆和这有什么关系?”我问。“他己经写在他的簿子上,不是吗?”

“是的,老大,没错。但问题是,他的簿子遗失了。遗失两本簿子,一本有我的名字,另一本有你的名字。”

在他右手,长而纤细的手指上,这男人胜利的拿着从警察口袋里拿来的两本簿子。“我做过的最容易的一次,”他骄傲的宣布。

我的车几乎撞上一辆牛乳车,我非常兴奋。

“现在那警察从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拿到,”他说。

“你真是个天才!”我大声叫。

“他没拿到名字,没拿到地址,没拿到汽车号码,什么都没拿到,”他说。

“你真聪明!”

“我想你最好把车停在大路旁,”他说。“然后,我们最好起个小篝火,把这两本簿子烧掉。”

“你真是个神奇人物,”我说。

“谢谢你,老大,”他说。“有人欣赏总是好的。”

2 评论

chao_d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09-4-8 23:56 #2

又是一个优雅的小偷!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9-4-10 23:16 #3

QUOTE:

原帖由 chao_ding 于 2009-4-8 23:56 发表

又是一个优雅的小偷!

同样的题材在不同作家笔下各见光彩,罗道的这篇小说写得有趣。谢谢 chao_ding。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9-3 11:16

以下附图摘自电视剧「搭顺风车的人」:

图片附件: the hitch-hiker2.png (245.21 K)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9-3 11:18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1-29 03:3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330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