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2-11-2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0

0 位会员, 0 位游客

苏杭的翻译027 - 罗道的离奇小说之毕士比太太和上校的貂皮大衣 (中)
毕士比太太和上校的貂皮大衣 (中)

作者:罗道 (ROALD DAHL)

译者:苏杭

译文发表於 《随笔南洋》「小说戏剧」2008-10-21 10:31


男子走到抽屉处,拿出一张当票,放在柜台上。当票有如你用来缚在旅行箱提手上的标签,形状和大小完全一样,而且同样是棕色硬纸。但中间有打洞,让你可以撕成两半,上下两半都是相同的。

“名字?”他问。

“免写。还有地址。”

她看见男子豫疑一下,她看见笔尖在签名条目上摆动,等待她的答覆。

“你不需要记下名字和地址吧?”

男子耸肩摇头,笔尖向下移到另一行。

“可免则免,”毕士比夫人说。“这完全是私人理由。”

“那你最好不要把当票遣失。”

“我不会遣失它。”

“你知道任何人可凭此当票进来赎回这物件。”

“是的,我知道。”

“只靠记号码。”

“是的,我知道。”

“你要我怎么写?”

“也不用,谢谢。不需要写,只写我借多少钱就好。”

笔尖又豫疑一下,在物件项目旁的虚线上摆动。

“我觉得你应该写这是什么东西。这可帮你卖掉你的当票。你很难说,什么时候要卖掉它。”

“我是不会卖掉它的。”

“你可能会。很多人这样做。”

“看这里,”毕士比夫人说。“我不是没有钱,假如这是你想的。我只不过遗失我的钱包,你明白吗?”

“那么就照你的意思做好了,”男子说。“这是你的大衣。”

在这点上,毕士比夫人突然有个不愉快的想法。“告诉我,”她说。“如果我的当票没写明物件,我可否保证,当我回来时,你会还回我的大衣,而不是别的东西?”

“这在簿子里有写。”

“但,我有的只是号码。因此,实际上,你可以给我任何旧东西,是这样的吗?”

“你倒底要写还是不要?”男子问。

“不,”她说。“我相信你。”

男子在当票上下两部分的价格项目写下“五十元”,然后沿打洞处撕成两半,将下半部的当票,从柜台交给毕士比夫人。他从裤袋里拿出钱包,抽出五张十元的钞票。“利息是每月三巴仙。”

“是,好的。谢谢你。你会好好的照顾它吧?”

男子点头,但不说话。

“让我为你把它放回盒子好吗?”

“不必,” 男子说。

毕士比夫人转身走出店到街道去,德士在那里等他。十分钟之后,她到了家。

“亲爱的,”她一面说一面弯身吻她的丈夫。“你想念我吗?”

西里尔•毕士比放下晚报,看一下他腕上的手表。“己经六点十二分半,”他说。“你迟到了一点,是吗?”

“我知道。都是那可怕的火车。穆德姑妈和往常一样向你问好。我现在口渴死了,你呢?”

丈夫把报纸折成整齐的四方形,放在他的椅子扶手上。然后,他站起来,走过去餐具桌。他的太太还在房间中间脱他的手套,小心的望着他,想知道她得等多久。他现在背向她,向前弯身测量杜松子酒,脸几乎贴近测量器,向内注视它,有如它是他的病人的嘴。

多有趣,他和上校比较,总显得那么矮小。上校又高大又多毛,而当你靠近他,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体味。这个又小又整洁又瘦,他什么味道都没有,除了少量的薄荷糖,那是他为病人,用来吸吮以保持呼吸的清新。

“看我买什么来测量苦艾酒,”他说,手中拿着一个玻璃测量器。“我可以用它测至几乎千分之一克的纯度。”

“达玲,你好聪明啊。”

我实在必须让他改变他如何穿衣服,她告诉自己。他的衣服真是难以言喻的可笑。曾经一度,我认为那些爱德华年代的夹克,高翻领,六颗钮排成行,很好看,现在,它们看来真是老土。还有窄筒型长裤也是一样。你必须要有张特别的脸才适合穿这种衣服,而西里尔就是缺少这点。他有的是一个长的骨感的面容,狭窄的鼻子,稍微突出的下颚,而当你看到他穿了件紧身的老土衣服出现时,就好像山姆威勒的滑稽卡通人物。他或许自认为他的穿着像领潮流的美男子布倫美。实际上,在办公室里,他总是穿着没扣好钮的白袍,向女病人打招呼,好让她们瞥一眼他里面的衣服;而这明显的是以某种晦涩的方式,传达一种印象:他有点像一只狗。但,毕士比夫人最清楚了。鸟的羽毛只不过虚张势,没有什么意义。她想到草地上一只年老的孔雀,只剩下一半的羽毛。或如不受花粉的一种花,若蒲公英。蒲公英不需要花粉,所有那些鲜艳的黄色花瓣,只不过浪费时间而已,好像吹牛,或一种假面具。生物学家用什么字来形容它?无性生殖。蒲公英是无性生殖的。这么说来,水蚤也是。反正她想,水蚤、蒲公英、和牙医,都是一类的。

“谢谢你,达玲,”她说,拿着马天尼,坐在沙发,手提包置於她的大腿上。“你昨晚做了什么?”

“我在医所里,做了几个补牙。我也顺便把帐目做好。”

“真的,现在,西里尔,我觉得是时候,你让其他人去做那些无聊的工作。你有更重要的事做。你为何不让助手替你做补牙的工作?”

“我宁可自已做。我对我的补牙非常骄傲。”

“你知你行,达玲,我觉得你做得真好。全世界最好的补牙。但,我不要你操劳过度。为何不让普尔登尼那女人做帐?这不是她的工作之一吗?”

“她有做这些。但,我必须把所有的东西,先订下价格。她不知道谁有钱,谁没钱。”

“这杯马天尼真完美,”毕士比太太说,把酒杯置於侧桌上。“非常完美。”她打开她的手提袋,取出一条手巾,作擤鼻状。“噢,看啊!”她大声说,望着当票。“我忘了给你看这个!我刚才坐德士时捡到的。上头有个号码,我还以为是彩票什么的,所以就收起来。”

他把那小张的棕色厚纸拿给他的丈夫看,他放在他的手指上,开始从各角度作详细的检查,好像在怀疑一只坏牙一样。

“你知道这是什么?”他斯条慢理的说。

“不知道,亲爱的。”

“这是一张当票。”

“什么?”

“一张当店的当票。这里有店的名字和地址 – 在第六道一带。”

“噢,亲爱的,我好失望。我还希望它是一张爱尔兰大彩。”

“没有理由失望,”西里尔•毕士比说。“说真的,这还相当的有趣。”

“怎么个有趣法,亲爱的?”

他开始解释当票是怎样操作的,特别是一张不署名的当票,任何持有者都有权去赎回物件。她耐心的听完他的课。

“你想值得赎回吗?”她问。

“我觉得值得去找出倒底是什么东西。你有没看到写在这里的五十元?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不,亲爱的,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这件东西几乎可以肯定价钱不菲。”

“你的意思它值得五十元?”

“应该超过五百元。”

“五百元!”

“你了解吗?”他说。“当店是不会给你比实际价值多过十分之一的。”

“哎啊!我完全不知道。”

“很多事情你是不知道的,亲爱的。现在,你听我说。“既然没有物主的名字和地址。。。”

“但,至少应该有说它是谁的吧?”

“没有。人们常这么做。他们不要人知道他们曾经到过当店。他们感到羞耻。”

“那么,你认为我们可以收下它?”

“当然,我们可以收下它。它现在是我们的了。”

“你的意思我的当票,”毕士比太太坚决的说。“我找到的。”

“我亲爱的姑娘,有不同吗?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随时可以只以五十元去赎回它。太好了,是不是?”

“噢,多有趣啊!”她大声说。“我觉得好兴奋啊,特别是你不知道它倒底是什么。它可以是任何东西,对吗,西里尔?可以是任何东西!”

“是的,没错,虽然它很可能不是一个戒子,就是一个手表,”

“但,如果它是一个真正的宝物,不是更不可思议吗?我的意思是,一件真正古老的东西,好像一个美妙的古老花瓶,或一个罗马时代的雕塑。”

“什么都可能,亲爱的。让我们试目以待。”

“我觉得它真让人着迷!当票给我,星期一一大早我就过去看个究竟!”

“我觉得还是我去做好。”

“噢,不!”她大声说。“让我去做。”

“我想不好。我上工时顺路去拿。”

“但,这是我的当票!请让我去做,西里尔。为何只让你独享其中乐趣?”

“你不知道这些开当店的人,亲爱的。你很可能受骗。”

“我不会受骗的,老实说,我不会受骗的。请把当票给我。”

“还有,你必须还五十元,”他笑着说。“你必须拿出现金五十元,他们才会把它给你。”

“我有五十元,”她说。“我想。”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2-9-3 10:49 编辑 ]

2 评论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发表于 2008-10-27 21:01 #2

回复 #1 苏杭 的帖子

毕士比夫人真是狡猾,想出这种高明的欺骗方法,但可能自食其果!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8-10-28 21:38 #3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08-10-27 21:01 发表

毕士比夫人真是狡猾,想出这种高明的欺骗方法,但可能自食其果!

"欲知详情,请看下回分解!"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8-29 10:08

特别提上,方便阅读。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8-30 21:11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1-29 02:1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270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