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2-12-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1

0 位会员, 1 位游客

苏杭的翻译026 - 罗道的离奇小说之毕士比太太和上校的貂皮大衣 (上)
毕士比太太和上校的貂皮大衣 (上)

作者:罗道 (ROALD DAHL)

译者:苏杭

译文发表於 《随笔南洋》「小说戏剧」2008-10-21 00:21


美国是女人的机会之国。她们己经拥有大约八十五巴仙的国家财富。很快的她们将拥有全部。离婚成了有利可图的过程,容易安排,也客易忘记;野心勃勃的女人可以随心所欲,要重复多少次就多少次,让她们的奖金增值至天文数字。丈夫的逝世也带来可观的报酬,有些女人宁可依靠这种办法。她们知道等候的时间不会无故拖延得太久,因为这可怜的魔鬼不久就会因操劳过度和血压过高,而死在他的椅子上,一只手握住一瓶兴奋剂,另一只手,一包镇静剂。

一代又一代的年轻美国男性丝毫没有被这种可怕的离婚和死亡模式吓倒。离婚率越高,他们就越渴望。年轻男人结婚如鼠,而且几乎都在他们进入青春期之前,其中更有很大部分,三十六岁时,已至少有两个前妻赡养。为了让这些女士得以过她们习惯的生活,男士们必须做牛做马,而这形容词正恰如其份。但至少现在,当他们太早步近中年,一种幻灭和恐惧的感觉,不知不觉的在他们的心中蔓延,於是他们每到夜晚,三五成群的在俱乐部和酒吧饮酒嗑药,互相诉苦以求安慰。

这些诉苦的故事基本主题不变。一般有三个主要的角色 – 丈夫、妻子和一只脏狗。丈夫是一位规规距距的人,生活检点,工作勤劳。妻子狡猾,欺诈和淫荡,她无可避免的欺骗丈夫而搞上这只脏狗。丈夫人又太好,根本没怀疑妻子不忠。丈夫的眼晴都是瞎的。这可怜的人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妻子出轨?他是否一辈子戴绿帽还被蒙在鼓里?是的,他活该如此。但等一等,突然间,通过一次绝妙的操作,丈夫扭转了局面,把他的魔鬼伴侣完全置於劣势。女人大惊失色、茫然不知所措、被羞辱、被打败了。酒吧里的所有男听众静静的发出微笑,从这幻想中取得一丝的安慰。

很多这样的故事流传。这些都是由闷闷不乐的男性,讲述自己一厢情愿的梦幻故事,但,它们大多数都没有事实的根据,不值得重复,而且过於加油添酱,不能付诸文字。其中有一个,似乎比其他的高明,特别是它有事实的根据。对於寻找慰藉的二或三度被咬过的男性,它特别受到他们的欢迎,而如果你是他们中之一,还没听过它,你会享受它的陈述方式,这个故事叫做《毕士比夫人和上校的貂皮大衣》。它是这样开始的:

毕士比先生和夫人住在纽约某处的一间很小的公寓。毕士比先生是个牙医,收入一般。毕士比夫人是个高大、充满活力的女人,她有一张潮湿的嘴。每个月一次,都是在星期五的中午,毕士比夫人就会从宾夕法尼亚站,乘坐火车到巴的摩尔,拜访一个老姑妈。她会在那里与姑妈过一夜,然后在第二天回到纽约,刚好有时间给她的丈夫做晚餐。毕士比先生全心全意的接受这个安排。他知道穆德姑妈住在巴的摩尔,而他的妻子很喜欢这个老妇人,当然啦,如果不让她们享受每个月一次的聚会,将会是不尽人情的。

“只要你不要求我陪你去就好了,” 毕士比先生从一开始就这么说。

“当然不用啦,亲爱的,毕士比夫人回答。“她倒底不是你的姑妈,而是我的。”

事情到现在还好。

但,结果却是,这位姑妈不过是毕士比夫人随意用来做为不在现场的证据。那只脏狗原来是一个称为上校的绅士变过来的,狡滑的在后庭谮伏伺机出击,而我们的女主角,在巴的摩尔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陪伴这个无赖。他住在市郊外的一间美丽的屋子。没有妻子和孩子的拖累,只有一些谨慎和忠诚的仆人侍候他。在毕士比夫人不在时,他以骑马出外猎狐打发时间。

年复一年,毕士比夫人和上校的亲密关系顺利保持。他们不常见面 – 一年十二次想来并不太多 – 因此,双方感到厌烦的机会不多,或完全不可能。相反的,每次见面,因长时间的等候,只会让两情加深,每次的离别,成为对另一次重聚的热切期待。

“特里荷!”上校每次驾驶他的大型车到火车站去接她时,总会向她发出发现狐狸时的叫声。“我亲爱的,我几乎忘了你的样子有多迷人。让我们到一个隐蔽的地方。”

八年过去。

就在圣诞节之前,毕士比夫人站在巴的摩尔火车站,等待坐火车回纽约。在这一次刚结束的拜访,由於比平常更适意,她的心情特别好。这些日子和上校在一起,往往给她带来这种感觉。这位男士有办法让她觉得,她是个不平常而又媚力无法挡的女人。这和她的牙医丈夫完全不同。

“上校吩咐我交这个给你,”旁边有个声音对她说。

她转身看到威金斯,上校的马夫,一个外形枯槁的侏儒,肤色黝黑,他把一个肥大的纸箱推到她的手里。

“哎啊!”她大叫一声,心情慌乱。“老天,多大的一个纸箱!到底是什么,威金斯?有没有口信?他没有口信给我?”

“没有口信,”马夫说,然后走开。

一旦坐上火车,毕士比夫人把纸箱拿进去女士专用室,把门锁上。多兴奋啊,来自上校的圣诞礼物!她开始打开绳子。“我敢打赌是一件衣服,”她大声说。“甚至可能是两件衣服,也可能是一整套美丽的内衣。我不敢看。让我摸看到底是什么。让我也猜看是什么颜色,它真实是什么个样子。还有,它值多少钱。”

她紧闭双眼,慢慢睁开眼皮。然后她一只手伸进纸箱,纸箱上头有些薄纸;她可以感受到它,听到它发出瑟瑟的声音。还有一个信封或卡片什么的。她不去理这个,开始摸看薄纸底下是什么东西,她的手指头如根须般灵活的活动着。

“我的天,”她突然大声叫道。“这不会是真的吧!”

她睁大眼睛,注视着一件大衣。她把大衣打打一下,然后从纸箱里拿出来。厚厚多层的皮大衣,当被打开来时,与薄纸摩擦发出可爱的声响,她把它高高提起,看到整件被挂起来,它是那么的美丽,让她摒不住气。

她从没看过像这样的貂皮大衣。这是一件貂皮大衣,不是吗?

是的,没错。多华丽的颜色啊!毛皮几近纯黑。一开始以为它是黑色的,但拿近窗口看,又有点蓝色在其中,一种好像钴的深蓝色。她迅速的望一下标签。它有简单的几个字:野生拉不拉多貉皮大衣。其他什么都没讲,例如它是那里买的,诸如此类。她认为很可能是上校刻意这样做的。这只狡猾的老狐狸,确保不留任何痕迹。对他而言,这是好的。但它倒底值多少钱?她不大敢想,四、五或六千元吧?可能更多。

她无法不看它。而且,等不及要试穿它。很快的,她脱掉自已的简单红色外套。她现在的呼吸有点紧张,她没法控制自已,两眼睁得大大的。天啊,大而宽的袖子,加上向上摺的厚袖口,穿貂皮大衣的感觉真好!不知是谁告诉她,他们常用雌性的皮做袖子,大衣其他的部分则用雄性的皮。或许是钟路菲吧,虽然她无法想象,她是怎么知道,关於貂皮大衣的知识。

这件高贵的黑色大衣,好像自已滑下到她的身上,就有如她的第二个皮肤。哎啊!多奇怪的感觉!她望向镜中人,如梦似幻。她整个人的个性突然全变了。她的样子眩耀夺目,富丽堂皇,妖艳迷人,齐集一身。有种加於她身上的媚力感觉。穿上这件大衣,她所到之处,人们必然蜂涌而至,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这整件事的奇妙,真非笔墨所能形容!

毕士比太太捡起还放在纸盒里的信封,打开并取出上校的信:

我有一次听你说你喜欢貂皮大衣,因此我就买给你。有人告诉我这件大衣很好。我以真诚的意愿,希望你收下它当作分开的礼物。由於私人的理由,我不能再见你。别了,祝你好运。

唉,也罢!

设想一下!

它突然从天而降,当她感觉良好的时候。

上校没了。

多震惊啊。

她会非常想念他的。

慢慢的,毕士比太太开始抚摸那件可爱而柔软的黑色貂皮大衣。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她微笑的把信摺好,想要把它撕掉,丢出窗外,但,她在摺信时,注意到反面有字:

附言:告诉他们这是你的慷慨的好姑妈送给你的圣诞礼物。

毕士比太太的嘴在那刻,刚张得大大的柔和的笑容,有如橡皮胶一样,一下子弹了回来。

“这人疯了!”她大声说。“穆德姑妈没有那么多钱。她不可能送这个给我。”

但,如果不是穆德姑妈送的,又会是谁呢?

“我的天!由於过於兴奋,看到它,试穿它,她竟然完全忽略了这一个重要的环节。

不出几小时她将抵达纽约。十分钟之后就可到家,丈夫将会在那里接她。但,即使是如西里尔这个极端迟钝而又被蒙在鼓里的人,如果他的妻子穿件六千元的貂皮大衣,突然在周末招摇过市,他也会开始问这问那的。

他知道我怎么想,她告诉自己。我觉得上校这家伙故意这样做来折磨我。他完全知道穆德姑妈没有钱买这个。他知道我没法收下它。

但,叫她放弃它,毕士比太太又不甘心。

“我一定要拥有这件大衣!”她大声的喊道。“我一定要拥有这件大衣!我一定要拥有这件大衣!”

很好,亲爱的。你将会拥有这件大衣。但,不要紧张。坐稳,冷静,开始思考。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不是吗?你以前骗过他。这个人不用看得太远,他会自食其果,你知道的。因此,不要轻举妄动,想办法。还有很多时间。

二个半小时之后,在宾汐法尼亚站,毕士比太太踏出火车,快步走到出口处。她现在穿着她的旧的红色大衣,手中拿着纸盒。她招手叫辆德士。

“司机,”她说,“你知道附近有没有当店?”

驾车的人扬一扬眉,觉得好笑,向后望着她。

“第六道一带有很多当店,”他回答。

“那么,就停在第一间好了,请你。”她坐进去,然后车子开走了。

不久,德士停在一间店,门口挂了三颗铜球。

“请等我一会,” 毕士比太太告诉司机,她下了德士,走进当店。

有一只巨型的猫,蹲伏在柜台上,在吃白色盘子里的鱼头。它的一双明亮的黄眼睛,望着毕士比太太,然后又望向他处,继续吃它的鱼。毕士比太太站在柜台边,尽可能离那只猫远一点,等待有人出来,望着当店里的手表、鞋子扣环、珐琅别针、旧望远镜、破的眼镜和假牙。她感到不解为何人们常当他们的牙齿。

“你要什么?”店主说,他从店后一黑暗处出现。

“噢,下午好,” 毕士比太太说。她开始解开盒子的绳子。那人走向猫,开始沿它顶部背后抚摸它,它继续吃它的鱼头。

“你看我多傻?” 毕士比太太说。“我出门时遗失了我的钱包,由於是星期六,所有银行都关了,星期一才会开,无论如何,我在周末需要一点钱。这是件价值不菲的大衣,但我并不要求多。我只需一些钱,够我用到星期一。然后我会回来赎回它。”

当店老板等着,没说话。但,当她拉出貂皮大衣,让它美丽厚重的皮大衣躺放在柜台时,他的眉毛上扬,把放在猫身上的手缩回,走过去看。他提起它,把它拿到面前看。

“如果我有一只表或戒子,” 毕士比太太说,“我会用它们取代。但,实事上,除了这件大衣,我什么都没有。”她张开手指给他看。

“它看似新的。” 男子说,手抚摸着柔软的皮大衣。

“噢,是的。但,如我所说,我只要借些钱,够我花到星期一。五十块钱如何?”

“我可以借你五十块钱。”

“它值得超过百倍,但,我相信你会在我回来之前,好好的照顾它。”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2-9-3 10:48 编辑 ]

2 评论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发表于 2008-10-27 20:48 #2

回复 #1 苏杭 的帖子

故事情节紧张、离奇,很精彩!也翻译得很精湛!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8-10-27 23:09 #3

回复 #2 林子 的帖子

谢谢林子的鼓励,这是我继续推出新作品的动力。

chao_d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08-12-12 17:11 #4

翻译得好!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8-12-13 13:01 #5

回复 #4 chao_ding 的帖子

我喜欢翻译,一直在学习中。谢谢chao_ding的鼓励。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8-28 19:53

特别提上,方便阅读。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8-30 21:11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8 21:0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335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