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2-12-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0

0 位会员, 0 位游客

苏杭的翻译022 - 罗道的离奇小说之代罪羔羊(上)
代罪羔羊(上)

作者:罗道 (ROALD DAHL)

译者:苏杭

译文发表於《随笔南洋》「小说戏剧」 2008-7-10 22:47


房间温暖、干净,窗帘拉上了,两盏桌灯亮着–一盏在她的桌子上,另一盏在对面的空桌子上。她后面的餐具柜,有两个高脚杯,苏打水,威士忌酒。保温罐刚加入冰块。

玛莉•马隆尼在等候她丈夫工作归来。

她不时抬头看时钟,但她并不焦急,只是让自己高兴,想到每一分钟过去,她的丈夫就越快要回到家了。她脸上洋溢着笑意,做什么事,心情都一样的好。当她弯身作刺绣,头向下时,态度是那么的悠闲。她的肌肤 – 这是她怀了孩子后的第六个月 – 容光焕发,嘴唇酥软,双眼在她沉静的外表下,看来比以前更大、更黑。

当时钟指示还差十分钟五点,她开始注意听外边的动静。过了一会儿,像往常一样,她准时听到碎石路传来的轮胎声,关车门声,穿过窗口的脚步声,和锁头开门的声音。她暂停刺绣,站起身来,当他进门,她走向前,吻了他一下。

“哈罗,亲爱的,”她说。

“哈罗,”他回答。

她拿过他的大衣,挂在衣橱里。然后她走过去调酒,较浓的一杯给他,另一杯较稀的给自己;很快的她回到她的椅子上,继续做她的刺绣,他坐在对面另一张椅子,双手拿着高脚杯在摇动,冰块因碰撞玻璃杯而发出清脆的声音。

对她而言,这往往是她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她晓得在他喝完第一杯酒之前不想多讲话,而她这边,经过一天长时间独自一人在家后,她对於能静静的坐着,享受他的陪伴,感到满足。她喜欢这样奢侈的享受着这个男人的存在,并去感受他 – 几乎像一个作日光浴的人去感受日光一样 – 那种男人的温暖,从他散发给她,当他俩独处时。她喜欢他坐在椅子上随意的样子,他走进门的样子,或在房间大步慢行的样子。她喜欢他看她时两眼的专注和深情,有趣的嘴形,特别是他虽疲倦,却默不作声,自己一人一直坐在那里,喝他的威士忌酒。

“疲倦吗,亲爱的?”

“是的,”他说,“疲倦。”当他回答时,他做了一件不寻常的事。他举起他的杯子,一口气把酒喝完,虽然还剩半杯,至少还剩半杯。她并不刻意望着他,但她知道他在做什么,因为她听到冰块掉到空杯底发出的声音,当他把手放下时。他迟疑了一会,在椅子上倾身向前,然后站起来,慢慢的走过去,打算为自已再添一杯酒。

“我帮你拿!”她跳起身来大声讲。

“你坐,”他说。

当他走回来,她注意到新添的一杯酒,色泽深黄,他倒满了一大杯的威士忌酒。

“亲爱的,要不要我帮你拿拖鞋?”

“不用。”

她望着他,看他开始呷饮深黄色的酒,她还可见液体上油状的旋涡,因为它是那么的浓。

“我觉得太过份了,”她说,“ 像你那祥一个资深的警员,整天还得忙个不停。”

他没回答,她只好低着头,再度做她的刺绣;但每次他举杯呷饮,她可以听到冰块撞杯发出的声音。

“亲爱的,”她说,“要不要我拿些芝士给你?我没准备晚餐,因为今天是星期四。”

“不用,”他说。

“假如你疲倦,不想出外吃,”她继续说,“现在还早。冰柜里还有很多肉和其他东西,你可以在这里吃,甚至不用离开你的椅子。”

她的眼神期待他给她一个答覆,一个微笑,一个小小的点头,但他毫无动静。

“总之,”她接着说,“ 我先去拿些芝士和饼干给你。”

“我不要,”他说。

她在椅子上坐立不安,大大的双眼直盯着他的脸望。“但你得吃晚餐啊。我可以很容易在这里做给你吃。我想要做。我们可以做牛扒。或猪扒。你要什么都有。冰柜里什么都有。”

“算了,”他说。

“但亲爱的,你得吃点!我这就去做,然后你要吃不吃,随你喜欢。”

她站起来,把她的针绣放在桌子的座灯旁。

“坐下,”他说,“就一会儿,坐下。”

直到这时她开始感到害怕。

“快点,”他说,“坐下。”

她慢慢地弯下身,坐在椅子上,困惑的一双大眼一直望着他。他已经喝完第二杯,眼向下往杯子里看,蹙眉,露出不悦之色。

“听好,”他说,“我有话要告诉你。”

“是什么,亲爱的?怎么一回事?”

他变得一动也不动,一直低着头,因此,他旁边桌灯的光,只能照到他脸的上半部,嘴和下巴都在阴影之下。她注意到他左眼角处的一块小肌肉在跳动。

“我恐怕,这会让你有点震惊,”他说,“但,我已经考虑很久,我决定还是直接告诉你,希望你不要怪我。”

他真的告诉她了。不会太久,最多四、五分钟而己。她一直呆坐在那里不动,一脸恐慌的样子望着他,而他每讲一个字,他就离她越来越远。

“就是这样,”他说。“我知道这时告诉你时机不好,但实际上也没有其他适当的时机。当然啦,我会给你钱,照顾好你的生活。我不希望有什么无谓的纷扰。但愿不会。这对我的工作也不好。

她第一个自然反应是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对她来说他可能根本就没讲过这些话,这全是她自已的幻想。或许她去做她的工作,好像没听到他讲话,而当她再度醒来时,她可能会发现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我去准备晚餐,”她勉强的低声说,这一回他并没阻止他。

当她走过房间,她感觉好像脚踏不着地。她完全没有感觉 – 除了有点恶心、想吐的感觉。她现在做什么都是无意识的–她走下楼梯到地窖去,开灯,走进冷藏室,伸手入冰柜里,抓住第一件她拿得到的东西。它是用纸包住的,因此,她剥开纸,再看一下。

一条羊腿。

也好,他们就吃羊肉晚餐。她拿上楼,用双手抓住肉的细骨末端,当她经过客厅,她看到他站在窗口旁边,背向着她,她停下脚步。

“拜托啦,”他说,虽听到她来,却没转过头。“不必为我准备晚餐,我要出去了。”

这当儿,玛莉•马隆尼直接走到他的后面,没有一点迟疑的,她高高的挥动着冷冻的大羊腿,然后重重的往他的后脑勺一击。

她其实希望她用的是一根铁棒打他。

她向后退了一步,等他反应,而奇怪,他却站在那里不动,至少有四或五秒,身体轻轻的摇晃一下,然后他整个人摔倒在地毯上。

他倒下发出的巨响,力道的猛烈,把小桌子翻转过来,这使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慢慢的恢复正常,感到冷和惊讶,她站了好一会儿,对着丈夫的躯体眨眼,两只手还握着那可笑的羊腿。

好吧,她自言自语。是我杀了他。

这是非比寻常的,现在,她的思想突然变得那么清楚。她的脑筋转得很快。作为一个探员的老婆,她很了解她将受到怎样的惩罚。无所谓,这对她没什么不同。实际上,这对她是一种解脱。但另一方面,孩子怎办?法律对怀有未出世孩子的杀人犯怎么处置?他们会不会杀死她们两人–母亲和孩子?或等十个月之后?他们会怎样做?

玛莉•马隆尼不晓得。但她肯定不准备束手就擒。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2-8-20 10:52 编辑 ]

1 评论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发表于 2008-7-22 21:13 #2

回复 #1 苏杭 的帖子

故事扣人心弦,原来许多家庭情杀的悲剧是这样产生的!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8-7-23 10:59 #3

回复 #2 林子 的帖子

罗道的这篇离奇小说,情节紧扣,引人入胜,结局出人意表,可读性高。谢谢林子将之‘设置高亮’。

日盛 版主 发表于 2008-7-23 15:39 #4

罗道的儿童小说是最出名的,万万可没想到他写的离奇小说也这么好看,不知道其英文名为什么呢?但由于此贴的故事并非你所写的,所以要对主题进行修改,为罗道微型小说:代罪羔羊。希望你不介意,也感谢你把此微型小说与大家分享,谢谢!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8-7-23 21:31 #5

回复 #4 日盛 的帖子

有兴趣者可读罗道著的‘TALES OF THE UNEXPECTED’和‘MORE TALES OF THE UNEXPECTED'。据我所知,罗道乃英国作家,他於1916年出生於英国的Llandaff,虽然他父母来自挪威。罗道的这些离奇小说有者多达三十页,称微型小说不知是否恰当?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8-20 10:51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8 19:4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265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