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sgwadmin/public_html/bbs/blog.php on line 200
苏杭 - 苏杭的翻译021 - 罗道的离奇小说之雨伞人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华文论坛

随笔南洋网


« 2022-8-1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0

0 位会员, 0 位游客

苏杭的翻译021 - 罗道的离奇小说之雨伞人
雨伞人

作者:罗道(ROALD DAHL)

译者:苏杭

译文发表於 《随笔南洋》「小说戏剧」2009-1-21 16:10


我想告诉你,发生在我母亲和我身上的一件有趣的事。我是个女孩,十二岁。我母亲三十四岁,而我己经长得几乎和她一样高。

昨天下午,我母亲带我到伦敦看牙医。他发现一颗蛀牙。在一颗牙的背后。他帮我把蛀牙补好,我也不感到痛。之后,我们去一间咖啡室,我叫了一客香蕉船冰淇淋,我母亲叫了一杯咖啡。当我们起身离开时,己经六时左右。

当我们走出咖啡室,天空开始下雨。“我们得叫辆的士,”我母亲说。我们穿着普通的帽子和大衣。雨下得相当大。

“我们倒不如回去咖啡室等雨停?”我说。我还想多叫一客香蕉船冰淇淋,它真的很好吃。

“雨是不会停的,”母亲说。“我们必须回家。”

我们站在行人道上,在雨中等的士。很多辆的士经过,但每辆都载了乘客。“我真希望自已有辆车、有个司机。” 我母亲说。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走过来我们这里。他身裁矮小,有点年纪,可能七十有几。他有礼貌的脱下帽子,跟我母亲说话,“对不起,希望你不介意。。。”他嘴上有一撮整齐的白胡子,两道浓密的白眉毛,和一张多皱纹却红润的脸。他拿着一把雨伞,撑高遮过头。

“啊,什么事?”我母亲说,语气非常冷寞,有点拒人千里。

“我不知道能否请你帮个忙?”他说。“一个很小很小的忙。”

我看得出我母亲,用怀疑的眼光望着他。她是个疑心重的人,我母亲。她对两件事特别疑心:陌生人和熟蛋。当她把熟蛋壳顶切开,她会用她的汤匙,在里面刺来刺去,好像蛋里有骨头或什么似的。对於陌生人,她有一个金科玉律,是这样说的,“外表越善良的人,你就要对他越小心。”矮小的老人特别友善。他很有礼貌。他能言善道。他穿着整齐。他是一个绅士。我知道他是个绅士,因为他的鞋子。“你往往可以从一个人穿的鞋子,看出他是一个绅士,”这是我母亲的另一句名言。这老人家有一双美丽的棕色皮鞋。

“事情是这样的,” 矮小的老人说,“我遇到了一点困难。我需要一些帮忙。不多,我向你保证。实际上,几乎微不足道,但,我还是需要它。你看,夫人,像我这样的老人,特别容易健忘。。。”

我母亲的下巴扬起,她的眼睛,沿着整个鼻子,往下瞪住他。我母亲的这种嗤之以鼻的表情是很可怕的。大多数人被她这么一瞪,都吓得魂飞魄散。我有一次看到我的女校长,给我母亲这么一瞪,慌得不知所措,好像一个白痴。但,这位在行人道上,拿着雨伞遮头的矮小老人,连眼皮也没眨一下。他有风度的微微笑说,“我请你相信我,夫人,我不是一个习惯在街上叫人停下来听我诉苦的那种人。”

“我希望不是,”我母亲说。

我对母亲的刻薄,感到很不自在。我想跟她说,“噢,妈咪,看在老天份上,他是一个很老很老的老人,他可爱而有礼,而他好像有点麻烦,所以,不要对他这样残忍。”但,我并没说出口。

矮小的老人把雨伞从一只手换到另一只手。“我以前从来不会忘记。”他说。

“你从来不会忘记什么?”我母亲严肃的问他。

“我的钱包,”他说。“我很可能把它放在我的另一件夹克。这是不是我做的一件最傻的事?”

“你是不是要我给你钱?” 我母亲说。

“噢,天啊,不!”他大声说。“上帝不容我这样做!”

“那你要什么?” 我母亲说。“快一点,我们站在这里,快变成落汤鸡了。”

“我了解,”他说。“这就是我要给你这把伞遮雨的原因,你可永远拥有它,只要。。。只要。。。”

“只要什么?” 我母亲说。

“只要你给我一英磅,让我可以乘的士回家。”

我母亲还是很怀疑。“如果你没钱,”她说,“当初你怎么过来这里?”

“我走路过来,”他回答。“我每天喜欢长途步行,然后叫辆的士回家。我一年里每天都是这样做的。”

“那你为何不走回去?” 我母亲问。

“噢,我希望我能,”他说,“我真的希望我能。但,我不觉得我这一双愚蠢而老迈的腿能办到。我已经走得太远了。”

我母亲站在那里,咬她的下嘴唇。她开始有点心动了。我看得出来。换把雨伞来遮雨应该是个不错的交易。

“这是一把可爱的雨伞,”矮小的老人说。

“我也注意到。” 我母亲说。

“它是丝质的。”

“我知道。”

“那你为何不交换它,夫人,”他说,“它花了我二十多英磅,我发誓。但,这不重要,我只要能赶回家,让我这双老腿休息。”

我看到我母亲在触摸她钱包的扣环。她看到我在看她。我这次也给她我自己的一种嗤之以鼻的表情,而她完全知道我的意思。现在,听好,妈咪,我在告诉她,不能这样占这位疲倦老人的便宜。这样做是会令人嫌恶的。我母亲犹豫一下,回望着我。然后,她对矮小的老人说,“我觉得这样做并不对,我不能白拿你值二十英磅的丝质伞。我想我最好给你的士费,就这样说定。”

“不,不,不!”他大声说。“这是不可以的!我想都不敢想,一百万年也不可!我不能这样白白接受你的钱!雨伞拿去吧,太太,拿去遮雨!”

我母亲斜眼看着我,给我一个胜利的表情。你看,她在告诉我。你错了,是他要给我的。

她用手探入她的钱包,拿出一张一英磅的钞票。她把钞票交给矮小的老人。他收下钱,把伞给她。他把钱收进口袋,脱下他的帽,弯腰,作个快速的鞠躬状,说,“谢谢你,夫人,谢谢你。”然后他走开。

“亲爱的,过来这里遮雨,” 我母亲说。“我们真幸运。我从没有过一把丝质伞。我买不起它。”

“那你之前为什么对他那么恐怖?”我问。

“我要证明他不是耍我,”她说。“而我证明了。他是一个绅士。我很高兴我能帮他。”

“是的,妈咪。”

“一个真正的绅士,” 她继续说。“同时,富裕,否则他也不会有一把丝质伞了。我不会奇怪,如果他是一个有头衔的人,哈里高斯沃迪爵士,或诸如此类。”

“是的,妈咪。”

“这对你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她继续说。“不要躁动。要常常多花点时间去观察一个人。这样,你就不会犯错。”

“他走了,”我说。“看。”

“哪里?”

“那里。他正穿过街道。天啊,妈咪,他走得真快。”

我们看着矮小的老人,生龙活虎的在交通道上穿梭。当他走到街道的对面,他向左转,健步如飞。

“我看他全无倦意,你看呢,妈咪?”

我母亲没回答。

“他看来也不像要乘搭的士,”我说。

我母亲非常僵直的站在那里,注视着穿过街道的矮小老人。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他匆忙的走着。他在行人道上疾行,越过其他的行人,摆动他的双手,好像一个军人在行军。

“他有古怪,”我母亲说,面无表情。

“但为什么?”

“我不知道,”我母亲尖声的说。“但,我会找出真象。跟我来。”她执着我的手腕,一起走过对街。然后我们转左。

“你看到他吗?” 我母亲问。

“是的,他在那里。他正转右走去另一条街。”

我们来到角落,向右转。矮小的老人在我们前面约二十码的地方。他走得如免子一样快,我们得加快脚步赶上他。雨越下越大,我可以看到雨滴,从他的帽缘,落到他的肩膀上。但,我们却在我们可爱的大丝质伞下,又乾又暖和。

“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母亲说。

“如果他转身看到我们怎么办?”我问。

“我才不管他看到,” 我母亲说。“他骗我们。他说他太疲倦,再也走不动,却走得比我们还快。他是个睁眼说瞎话的骗子!他是个骗徒!”

“你不是说他是一个有头衔的人?”我问。

“禁声,”她说。

在另一个交叉口,矮小的老人又再转右。

然后他转左。

然后转右。

“我现在不会放弃追根究底,” 我母亲说。

“他消失不见了,”我大声说。“他去了哪里?”

“他走进了那个门!” 我母亲说。“我看到他!走进那间屋子!天啊,那是个酒廊!”

是个酒廊没错。横挂门前的大字写着红狮子。

“你不会进去吧,妈咪?”

“不,”她说。“我们在外面看。”

酒廊前面有一大片的玻璃窗,虽然里面有点烟雾弥漫,但我们就近看,还是看得很清楚。

我们靠在一起,站在酒廊的玻璃窗外。我紧握着我母亲的手腕。豆大的雨滴落在我们的伞上,发出很大的声响。“他在里面,”我说。“在那里。”

我们往内望,室内都是人和烟雾,而我们的矮小老人就在人群中。他已脱掉帽子和大衣,他正挤过人群,向酒吧柜台走去。当他来到柜台,他的双手放在柜台上,开口和酒保谈话。我看到他的嘴唇在动,好像在叫东西。酒保转过身去,几秒钟后又回来,手中拿着满满的一小杯浅棕色的酒。矮小的老人把一英磅的钞票放在柜台上。

“那是我们的一英磅!” 我母亲轻声的说。“天哪,他还真大胆!”

“杯里是什么?”我问。

“威士忌酒,” 我母亲说。“很纯的威士忌酒。”

酒保没找钱给他。

“那一定是三倍的威士忌酒,” 我母亲说。

“什么叫三倍?”我问。

“三倍普通的量,”她回答。

矮小的老人拿起酒杯,放在嘴唇。他轻轻的把杯倾斜。然后倾得高些。。。再高些。。。很快的,一口气吞进他的喉里。

“那真是痛快而昂贵的一饮,”我说。

“这是荒谬的!” 我母亲说。“想想看,花一英磅把它一口喝尽!”

“它花得比一英磅还多,” 我说。“一把丝质伞得花他二十英磅。”

“真的,” 我母亲说。“他是疯了。”

矮小的老人站在酒吧柜台旁边,手中拿着空杯子。他现在笑容满面,有一种黄金似的愉悦,在他粉红色圆脸上弥漫。我看到他伸出舌头,去舔他嘴上的白胡子,好像在寻找最后一滴珍贵的威士忌酒。

慢慢的,他转身离开酒吧柜台,挤过人群,走回去他放帽子和大衣的地方。他戴上帽子。他穿上大衣。然后,他以一种特别冷静、随意的态度,让你完全看不出一点蛛丝马迹,从大衣架上挂着的许多湿雨伞中,顺手拿一把离开。

“你看到吗!” 我母亲尖叫起来。“你看到他做什么吗?”

“嘘!”我低声说。“他出来了!”

我们把伞放低,遮住我们的脸。我们在伞下向外窥视。

他走出来。但,没朝我们这个方向看。他打开新的雨伞遮雨,匆忙的往他出来的路走去。

“这就是他的小小的游戏!” 我母亲说。

“干净利落,”我说。“高!”

我们跟随在他背后走到大街,我们第一次碰到他的地方。我们看着他如何,完全没有问题的,去进行他以新的雨伞换取一英磅的钞票。这一回,他是和一位没戴帽、没穿大衣的高瘦男人交换的。一旦交易完成,我们的矮小老人快步的走下街道,消失在人群中。但,这次,他走不同的方向。

“你看他多聪明!”我母亲说。“他不会去同样的酒廊两次!”

“他可以整晚一直这样做,”我说。

“是的,”我母亲说。“当然。但,他最好疯狂的祈祷,天天下雨。”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2-8-20 10:59 编辑 ]

2 评论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发表于 2009-1-21 22:10 #2

回复 #1 苏杭 的帖子

精彩的故事!妙! 悬念的设计非常到家,直到最后谜底才揭晓,原来那矮小的老人是个小偷兼骗子。

感谢楼主精辟的译文!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9-1-21 22:55 #3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09-1-21 22:10 发表

精彩的故事!妙! 悬念的设计非常到家,直到最后谜底才揭晓,原来那矮小的老人是个小偷兼骗子。

感谢楼主精辟的译文!

我也很喜欢罗道的这篇小说,谢谢林子的美言与欣赏。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9-2-2 12:56 #4

我觉得作者罗道并不希望从道德上去判定故事中的老人是一个小偷或骗子,因此他的小说题目为“雨伞人”而非“偷雨伞的人”。

我宁愿相信作者是以一颗同情心去写故事中的老人,以一个社会关怀者的角度去突显社会上老人的一些问题。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此篇小说在反映社会老人问题的层次上无形中是提高了,因为它己不单在讲述一个老人的“离奇”故事。我是这样去理解罗道的这篇小说的,不知林子以为然否?(这是我重读此文的一点感想。)

日盛 版主 发表于 2009-2-7 23:47 #5

回复 #4 苏杭 的帖子

罗道的这篇雨伞人可以说是罗道微型小说中的著作之一。满喜欢这篇作品。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发表于 2009-2-8 11:25 #6

回复 #4 苏杭 的帖子

对这矮小老人的背景描述不多,对其作为雨伞人的意图并不十分明确, 若是为生活所逼,还是值得同情,不过,一直重施故计总是不好的行为!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9-2-8 15:13 #7

回复 #5 日盛 的帖子

谢谢日盛同学的欣赏。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9-2-8 15:32 #8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09-2-8 11:25 发表

对这矮小老人的背景描述不多,对其作为雨伞人的意图并不十分明确, 若是为生活所逼,还是值得同情,不过,一直重施故计总是不好的行为!

西方人写作与东方人不同,他们比较不愿意对故事中的人物作出一个道德上的判定,他们宁愿让读者根据自己的观点去思考,所以,林子的看法是其中之一,也对。

chao_ding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09-2-10 12:54 #9

回复 #4 苏杭 的帖子

好译文!

同意楼主,虽然这是一篇写骗子的小说,但整篇情调温馨,没有太多的遣责意味。

楼主应把这些译文发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9-2-10 13:43 #10

QUOTE:

原帖由 chao_ding 于 2009-2-10 12:54 发表

好译文!

同意楼主,虽然这是一篇写骗子的小说,但整篇情调温馨,没有太多的遣责意味。

楼主应把这些译文发表。

问好.

谢谢chao_ding对译文的欣赏。

“...但整篇情调温馨,没有太多的遣责意味。” 说出我心中想讲而没想到的话!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8-16 10:17

以下附图摘自电视剧「雨伞人」:

图片附件: the umbrella man2.png (244.58 K)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8-16 10:19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1-28 13:3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504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