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sgwadmin/public_html/bbs/blog.php on line 200
苏杭 - 苏杭的翻译020 - 罗道的离奇小说之出世与灾难 - 一个真实的故事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华文论坛

随笔南洋网


« 2022-11-28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3

0 位会员, 3 位游客

苏杭的翻译020 - 罗道的离奇小说之出世与灾难 - 一个真实的故事
英国作家罗道(ROALD DAHL) 写过许多脍炙人口的儿童故事,广为儿童所喜爱。他写的离奇小说也同样出色,曾被改篇搬上电视荧光屏。企鹅出版社将它们结集成书出版,称为《离奇小说全集》(Completely Unexpected Tales),由两册书合集而成,一册为《离奇小说》(Tales Of The Unexpected),另一册为《更多离奇小说》(More Tales Of The Unexpected),前者收16篇离奇小说,后者9篇离奇小说,合共25篇离奇小说。

我翻译的第一篇罗道的离奇小说於11.03.2008在《随笔南洋》发表,最后一篇发表於11.07.2011,也就是说,在这三年四个月里,我将罗道的25篇离奇小说全部译完和发表,对於自己的这份坚持,颇感意外,只能说罗道的离奇小说,深深吸引我,欲罢不能。

我在这里特别选出其中比较有趣的五篇与大家分享。这是第一篇,写的是有关希特勒出生的故事,我不知道内容是否属实,但罗道却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出世与灾难 - 一个真实的故事

作者:罗道(ROALD DAHL)

译者:苏杭

译文发表於 《随笔南洋》「小说戏剧」2009-3-10 23:53


“一切正常,”医生说。“好好躺着,放松自己。”他的声音来自遥远,而他又好像对她大声喊叫。“你生了一个儿子。”

“什么?”

“你有一个好的儿子。你明白这点,是吗?一个好的儿子。你听到他哭吗?”

“他是否没事,医生?”

“当然,他没事。”

“请让我看看他。”

“你一会可以看到他。”

“你肯定他没事?”

“我非常肯定。”

“他还哭吗?”

“设法休息。不用操心。”

“他为什么停止哭了,医生?发生了什么事?”

“请你不要紧张。一切正常。”

“我要看他。请让我看看他。”

“亲爱的夫人,” 医生说,轻拍她的手。“你有一个好的、强壮、健康的孩子。你不相信我告诉你的?”

“那妇人在那边对他做什么?”

“帮你的婴儿做得美美的给你看,” 医生说。“我们给他洗个小澡,就是这样而己。你得给我们一点时间做这个。”

“你发誓他没事?”

“我发誓。现在躺好,放松自己。闭上你的眼睛,来,闭上你的眼睛。对了。这样比较好。好女孩 。。。”

“我一直祈祷他会活着,医生。”

“当然他会活着。你在讲什么?”

“其他的几个都不行。”

“什么?”

“我的其他的几个都活不了,医生。”

医生站在床边,往下望着年轻妇人,苍白、疲倦的脸。他今天之前,从没见过她。她和她的丈夫是镇里的新客。旅舍老板的老婆,过来帮忙催生,告诉他,这个丈夫在当地边界的海关工作,而大约三个月前,他们两人有点突然的,前来入住旅舍,只带着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小提袋。这个丈夫是个酒鬼,旅舍老板的老婆说,一个傲慢、专横、欺弱的小酒鬼,但,年轻妇人却很温柔,而且是个虔诚的教徒。她很忧伤。她从来不笑。她在这里的几个星期里,旅舍老板的老婆从没看过她笑。还有,有谣言说,这是这个丈夫的第三次婚姻,一个老婆早死,另一个以名声不好的理由与他离婚。但,这也只是个谣言吧了。

医生弯身去把被拉高一点,盖到病人的胸。“你不用太过操心,”他轻轻的说。“这是一个完全正常的婴儿。”

“这正是他们告诉我,其他孩子的情形。但,我却失去了他们,医生。在过去的十八个月内,我一共失去了我的三个孩子,所以,请别怪我如此担心。”

“三个?”

“这是我的第四个。。。四年之内。”

医生不安的在空无一物的地面,摆动着他的双脚。      

“我想你不了解我的意思,医生,失去他们,全部三个,慢慢的,个别的,一个一个的。我一直忘不了他们。我现在可以清楚的看到古士达夫,他似乎就在床上,睡在我的身边。古士达夫是个可爱的男孩,医生。但,他时常生病。他们时常生病是一件可怕的事,尤其当你爱莫能助的时候。”

“我了解。”

妇人张开她的眼睛,往上注视着医生几秒钟,然后又闭上眼睛。

“我的小女儿叫爱达。她在圣诞节前几天逝世。那只不过是四个月前的事。我真希望你曾见过爱达,医生。”

“你现在有了一个新的。”

“但爱达长得真美。”

“是的,”医生说。“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她大声说。

“我相信她是个可爱的小女孩。但,这个新生的也一样可爱。”医生转身背向床,走过去窗口,站在那里,往外看。那是个潮湿、灰色的四月天下午,望过街道,他可以看到红色的屋顶,大颗的雨滴,正洒落在砖瓦上。

“爱达只有两岁,医生 。。。她长得真美,从早晨帮她穿衣服,到晚上她安全的睡在床上,我的视线,从不曾离开过她。我一直生活在可能有事发生在这个孩子身上的恐惧。古斯达夫己走了,我的奥图也走了,她是我唯一留下的。有时,我会在午夜惊醒,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摇篮,用我的耳朵接近她的嘴,只为了确定她还在呼吸。”

“设法休息,”医生说,走回床。“请设法休息。”妇人的脸苍白、无血色,她的嘴和鼻孔周围,微染着些许的灰蓝色。一小撮湿的毛发,从她的额头垂下,贴在皮肤上。

“当她死了 …我又再怀孕,医生。当爱达死时,这个新的在我肚里己有四个月。“我不要他!”在葬礼后我大声叫。“我不要他!我己葬够了我的孩子!”而我的丈夫 …他手中拿着一大杯的酒,周旋於宾客间…他很快的转过身来,对我说,“卡拉拉,我有好消息告诉你。”你能否想像,医生?我们才刚葬了我们的第三个孩子,而他却站在那里,手上拿着一杯酒,告诉我,他有好消息要告诉我。“今天,我刚被调到布劳瑙,”他说。“因此,你可以开始立刻收拾东西。这对你是一个新的开始,卡拉拉,”他说。“这是一个新的地方,你可以有一个新的医生… ”

“请不要再说了。”

“你是一个新的医生,是吗,医生?”

“对的。”

“我们现在在布劳瑙。”

“是的。”

“我害怕,医生。”

“试看不要害怕。”

“笫四个现在生存的机会有多大?”

“你应该停止这么想。”

“我无法不这么想。我相信有一种遗传的因素,造成我的孩子这样子死亡。一定是这样的。”

“这是无稽之谈。”

“你知道奥图出世时我丈夫怎么对我说,医生?”他走进房,向睡在摇篮里的奥图望,然后他说,“为什么我们的孩子,都这么瘦小和虚弱?”

“我相信他没这么说。”

“他把头直接伸到奥图的摇篮,有如他在检查一只小昆虫,然后他说,“我所要说的是,为何他们不可以是更好的品种呢?这就是我要说的。三天之后,奥图死了。我们在第三天,很快的为他洗礼,而他在同一天傍晚死了。然后,古士达夫死了。然后,爱达死了。他们都死了,医生 。。。突然,整间屋子空荡荡的 。。。”

“现在不要去想它了。”

“这一个是否非常瘦小?”

“他是个正常的孩子。”

“但很瘦小?”

“他或许有点瘦小。但,瘦小的常比大的更坚强。试想看,希特勒夫人,明年今日,他几乎己在学习走路了。这难道不是个可爱的想法吗?”

她对此没有反应。

“而两年之后,他可能能言善道,话多到你受不了。你已经给他想好名字了吗?”

“名字?”

“是的。”

“我不知道。我还不肯定。我想我丈夫说过,如果是个男的,就叫阿道夫斯。”

“意思是他将叫做阿道夫。”

“是的,我的丈夫喜欢阿道夫,因为和他的名字阿洛依斯有些相似。”

“非常好!”

“噢,不!”她大声说,突然从枕头上跳起来。“这正是当奥图诞生时,他们问我的同样问题!这意味着他将死亡!你现在立刻要给他洗礼!”

“啊,啊,”医生说,轻抚她的肩膀。“你完全错了。我保证你是错的。我只是个好管闲事的老人,这样而已。我喜欢谈名字。我觉得阿道夫斯是特别好的一个名字。是我最喜欢的名字之一。看,他现在就过来了。”

旅舍老板的老婆,把婴儿抱得高过她丰满的胸脯,快步穿过房,走向床。“小师哥在这!”她大声说,面带笑容。“你想不想抱他一下,我亲爱的?让我放他在你身边好吗?”

“他穿得好吗?”医生问。“这里特别冷。”

“当然,他穿得很好。”

婴儿被一条白色的棉围巾紧紧的裹着,只露出粉红色的小脸蛋。旅舍老板的老婆轻轻的把他放在床上,这个母亲的身旁。“他就在那里,”她说。“现在你可以躺在那里看着他,一直到你满意为止。”

“我觉得你会喜欢他,”医生微笑的说。“他是个很好的婴儿。”

“他有一双特别美的手!” 旅舍老板的老婆赞道。“多修长、幼嫩的手指!”

这个母亲没动。她连转头看也没有。

“看啊!” 旅舍老板的老婆大声说。“他不会咬你。”

“我怕看。我不敢相信我有另一个婴儿,而他一切正常。”

“不要傻了。”

慢慢的,这个母亲转过头,望着睡在她旁边的枕头上,那一张难以置信、宁静的小脸蛋。

“这是我的婴儿吗?”

“当然。”

“噢 。。。噢 。。。但他确实很好看。”

医生转身,走到一张桌子,开始把他的东西,放进他的提包里。这个母亲躺在床上,注视着婴儿,微笑,触摸他,发出一些快乐的小吵杂声。“哈罗,阿道夫斯,”她轻声呼唤。“哈罗,我的小阿道夫 。。。”

“嘘!” 旅舍老板的老婆说。“听!我想你的老公来了。”

医生走过去打开门,向走廊看去。

“希特勒先生!”

“是的。”

“请进来。”

一个身穿深绿色制服的矮小男人,轻轻的走进房,向他四周张望。

“恭喜,”医生说。“你有了一个儿子。”

男人有一对大大的颊髭,经过非常细心的修饰,仿法兰西斯约瑟皇帝的模样,身上有一股很强的酒气。“一个儿子?”

“是的。”

“他怎样?”

“他很好。你的太太也一样。”

“好。”这个父亲转身,用一种奇怪的跳跃小步伐,走过去他太太躺着的床。“嗯,卡拉拉,”他说,通过他的两道颊髭,微笑。“一切还好吧?”他弯身去看一下婴儿。然后,他弯得低些。而在一连串快速的弯身动作中,他越弯越低,以致他的头,离婴儿的头,仅约十二英寸。他的妻子在枕头上侧躺着,以一种恳求的眼神,往上注视着他。

“他有一对最神奇的肺,” 旅舍老板的老婆说。“你应该听听他刚出世时的尖叫声。”

“但,我的天,卡拉拉 。。。”

“什么事,亲爱的?”

“这个比奥图还小!”

医生快步上前。“小孩没事,”他说。

慢慢的,这个丈夫挺直身,转身离开床,看着医生。他看来迷惑和受创。“讲骗话是不好的,医生,”他说。“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将和以前一样,又重复一遍。”

“现在,听我的,”医生说。

“但,你不知道其他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一定要忘掉其他的,希特勒先生。给这个一个机会。”

“但,这么小,这么弱!”

“我亲爱的先生,这个才刚出世。”

“即使这样 。。。”

“你想干什么?” 旅舍老板的老婆大声说。“把他送进坟墓?”

“够了!”医生尖声说。

这个母亲现在开始哭泣了。大声的啜泣惊动了她的婴儿。

医生向这个丈夫走去,把手放在他的肩膀。“要对她好,”他轻声的说。“拜托,这很重要。”然后,他紧紧捉住这个丈夫的肩膀,开始暗中推他到床的边缘。这个丈夫稍为犹豫。医生又大力一点推,通过手指头和拇指打讯号。最后,这个丈夫勉强的弯身,轻轻的吻他妻子的面颊。

“好了,卡拉拉,”他说。“现在不要哭了。”

“我非常努力的祈祷让他活着,阿洛依斯。”

“是的。”

“ 几个月了,我每一天都到教堂,跪下祈祷让这个可以活着。”

“是的,卡拉拉,我知道。”

“三个死去的孩子是我能容忍的极限,你了解吗?”

“当然。”

“他一定要活着,阿洛依斯。他一定要,他一定要 。。。噢,老天,现在,请对他发慈悲 。。。”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2-8-20 10:58 编辑 ]

2 评论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发表于 2009-3-11 22:37  

回复 #1 苏杭 的帖子

感人的小说! 失去三个孩子的母亲,心中死亡的阴影挥之不去! 希望她的第四个孩子是健康的, 可怜天下慈母心!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9-3-11 23:38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09-3-11 22:37 发表
感人的小说! 失去三个孩子的母亲,心中死亡的阴影挥之不去! 希望她的第四个孩子是健康的, 可怜天下慈母心!

这里摘录一个读者的读后感:

At first I felt a lot of sympathy for Klara and I hope her child would live, but when found out this child was Adolf Hitler, I suddenly wished the child to die。
I find it very clever that a writer can cause such a change in feelings for the character. You can’t help thinking: “If he only had died... ”

我心有戚戚焉。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发表于 2009-3-13 11:27

回复 #3 苏杭 的帖子

其实每一个刚出世的婴孩都是洁白无邪的,小希特勒后来变成暴戾的独裁者,谁也没法料到!

苏杭 超白金会员 发表于 2009-3-13 11:53

[quote]原帖由 苏杭 于 2009-3-11 23:38 发表

这里摘录一个读者的读后感:

At first I felt a lot of sympathy for Klara and I hope her child would live, but when found out this child was Adolf Hitler, I suddenly wished the child to die。
I find it very clever that a writer can cause such a change in feelings for the character. You can’t help thinking: “If he only had died... ”

翻译如下:

“我起初也对卡拉拉充满同情,希望她的孩子可以活下来,但当我发现这孩子的名字叫阿道夫希特勒,我突然希望这孩子死去。作者非常聪明地让读者对故事中的人物,一下子起了这么大的情感变化。你不由得不一直这么想:如果他死去的话 。。。”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8-10 09:50

以下附图摘自电视剧「出世与灾难 - 一个真实的故事」:

图片附件: genesis and catastrophe2.png (243.64 K)



苏杭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22-8-10 09:54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1-28 14:0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4511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