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2-8-1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1

0 位会员, 1 位游客

满江红•心灵唱和
满江红•心灵唱和

落魄他乡,空承诺、怜香惜玉。
吾去后,吹箫声断,倚楼人独。——男低音
君似秋鸿无定住,事如飞弹须圆熟。
但试将、一纸寄来书,从头读。——女中音

重会面,犹未卜;人易老,欢难足。
想秦筝依旧,尚鸣金屋。——男低音
芳草不迷行客路,垂杨只碍离人目。
最苦是、蝴蝶满园飞,无心扑。——女中音

借辛弃疾三首《满江红》、周邦彦一首《满江红》拼凑。

2011-7-7阳历七夕晚10:28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7-7 22:51 编辑 ]

18 评论

满江红    周邦彦

昼日移阴,揽衣起,春帷睡足。
临宝鉴,绿支撩乱,未忺妆束。
蝶粉蜂黄都褪了,枕痕一线红生玉。
背画栏、脉脉悄无言,寻棋局。

重会面,犹未卜。无限事,萦心曲。
想秦筝依旧,尚鸣金屋。
芳草连天迷远望,宝香薰被成孤宿。
最苦是、蝴蝶满园飞,无心扑。

此词写一个闺中女子伤春怀人的愁绪。全词用代言体写成,辞藻富艳,色彩秾丽,刻画精细,并多处化用前人诗、词、文成句,却又毫无板滞堆砌之感,而是脉络清晰,跌宕多姿,叙事言情极有层次。

  词的上片,先写这个女子春日睡起的无聊情态。

  一上来“昼日移阴,揽衣起,春帷睡足”三句,以景衬人,写女子日高懒起。阳光已闺房中移动阴影,则日上三竿,时间已晚可知。“揽衣”二句,暗用白居易《长恨歌》:“揽衣推枕起徘徊”,和《自问行何迟》:“酒醒夜深后,睡足日高时”。需要注意的是,此处所谓“睡足”,并非“睡饱了”、“睡得又香又甜”之意,而是指这位女子昨宵因相思而失眠,故早上精神倦怠,床上磨蹭够了才慢慢地起来。接下下,“临宝鉴”三句,以女子起床后无心打份的慵懒之状来透露她情丝繁乱的心理。“绿云”句,化用杜牧《阿房宫赋》:“绿云扰扰,梳晓鬟也”句意。“未忺”,不喜欢,不想之意。接下来“蝶粉蜂黄都褪了,枕痕一线红生玉”二句,继续铺写女主人公睡起之态。蝶粉蜂黄,指宫妆。蝶粉蜂黄都褪了“,指女子通宵转侧于枕上,宿妆因而尽褪。这里描写睡起的榜样十分细致逼真,所以明人王世贞《弇州山人词评》称赞说”枕痕一线红生玉“等句,”其形容睡起之妙,真能动人“。以上一大段”欲妆临镜慵“的渲染描绘,都是为了突出女子独居的苦恼,所以上片末又接以如下一个动态描写:”背画栏、脉脉悄无言,寻棋局。“通过这个富有特征的细节,开始正面揭示女子的心理状态,为下片宣泄其相思之情埋下了伏线。

  通过上片的一系列精致深刻的描写,女主人公的生活环境与特殊情态已给人以鲜明的印象,于是下片放笔直言,代这个子倾诉出了满肚子不可遏抑的想思之苦。换头的四个三字句:“重会面,犹未卜。无限事,萦心曲。”句短而韵促,意悲而情切,以质直而重拙之笔突出全篇的情感内容。一切哀愁都是因为“重会面,犹未卜”而引发的,一切百无聊赖的行动都是由于“无限事,萦心曲”而产生的,因而这十二个字可以说是全词的“词眼”。“重会面,犹未卜”,即承上片末句“寻棋局”的意脉而展开。接下来“想秦筝依旧,尚鸣金屋”二句,是作者的设想之辞,意思是说:情人远离之后,想必你还照常闺房中弹奏筝曲,向他表达内心的情愫;可是他远天涯,你的一片心意他又何从理解呢?这一变换角度的虚拟之笔,把对女子相思心理的刻画更深入了。“芳草连天迷远望,宝香薰被成孤宿。”即承此意而来。二句意思是说:“女子想尽办法,仍不能排遣忧思;她登高远望,企图看见意中人,不料春草连天,视线为之遮断;只好重薰锦被,再受孤宿之苦。这一组工整流丽的对仗,恰切而生动地写出了女子思远人而不见的痛苦。作者笔头一转,由室内而至庭院,由环境渲染而转入心理描述,由人意表地以”最苦是,蝴蝶满园飞,无心扑。“三句束住全篇:这个心理表白含蕴十分丰富,大致说的是:眼下正是春光满园、百花竞放的时候,蝴蝶受春色引诱,纷纷而来,可女子见春色而增愁,不但无心扑捉蝴蝶,反而比锦帐孤眠之时更伤感了。这个结尾,将全篇的抒情推向了高潮,热情饱满而余味悠长,相思女子的形象至此而更加完美生动了。

  《满江红》一调,句脚几乎全是仄声,音节拗怒,声情激壮,一般适合于抒发豪壮慷慨的感情。此调现存的唐五代及北宋初词中不见。宋人最早用此调的,当推柳永。《乐章集》中有《满江红》四首,内容为描写山水风光、抒发羁旅哀愁与表达作者对情人的思念三类。其中写山水、写羁愁的,境界阔大,感情沉郁,洵称佳构;而写恋情的那一两首却显得直露而精糙,并非成功之作。此后,苏东坡、辛弃疾等改革派的词人利用这个词牌来恣意抒写政治情怀或人生感慨,创作了不少以阳刚之美见长的优秀篇章。

  流风所及,遂使几百年来作《满江红》词者,大多走激烈豪放一路。不过也有一些例外。作为苏东坡的后辈的柔丽派词人周邦彦,就偏用此调来抒写儿女私情。邦彦的集子里这首唯一的《满江红》词,以柔婉细腻的笔触,写千回百转的相思,特别是对女性的动态与心态的描摹,达到了维妙维肖的程度。它的风格情调,既与苏、辛一派的豪壮激越迥然异趣,也与柳永同词调、同题材作品中那种直露和俚俗的写法大相径庭。南宋以后用《满江红》来写柔情者,大都不同程度地受了周邦彦这首词的影响。因此我们可以说,这首词是众多的《满江红》中的一种创格。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7-7 22:47 编辑 ]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7-7 22:37

辛弃疾《满江红·敲碎离愁》赏析    王方俊

敲碎离愁,纱窗外,风摇翠竹。
人去后,吹箫声断,倚楼人独。
满眼不堪三月暮,举头已觉千山绿。
但试将、一纸寄来书,从头读。

相思字,空盈幅,相思意,何时足?
滴罗襟点点,泪珠盈掬。
芳草不迷行客路,垂杨只碍离人目。
最苦是、立尽月黄昏,栏杆曲。

  辛弃疾创作了大量的抚时感事的爱国主义词章,以词风豪迈雄大著称于世,但“稼轩词,中调、小令亦间作妩媚语”。(邹祗谟:《远志斋词衷》)在这些“作妩媚语”的作品中,也不乏优秀篇章,这篇《满江红》就属这类作品。
  这是一首写离人痛苦的词。
  起始三句,是“纱窗外,风摇翠竹,敲碎离愁”的倒装,把“敲碎离愁”写在首句,不仅是韵脚的需要,也起到开篇点明题旨,扣住读者心弦的作用。“敲”字使人体会到,主人公的心灵受到撞击,“碎”是“敲”的结果。也就是说,主人公本来就因为与情人离别而忧愁的心绪,被风摇动翠竹的声音搅得更加烦乱了。“人去后,吹箫声断,倚楼人独。”写出环境的静寂,也描绘出主人公在情人走后形只影单,独守空房,百无聊赖的情景。“满眼不堪三月暮,举头已觉千山绿。”暮春三月,已是落花时节,“不堪”似是伤春,实际上仍是思人,言思念之极,无法忍受;“已觉千山绿”,是说在忧愁苦闷中登山高楼,不知不觉中发现漫山遍野已经“绿”了。这两句承上启下,烘托气氛。闺中人因思念外出人而无精打彩的情景历历在目。“但试将、一纸寄来书,从头读。”思念情人,不能见面,于是反复把他的来信阅读,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是经常有的,词人把这种生活现象直接用白话写入词中,读来分外亲切。苏轼有一首《沁园春》,其中有这样几句话:“料到伊行,时时开看,一看一回和泪收。”这是说写信人估计收信人会“时时开看”;辛词则直接写收信人把不知读了多少遍的信“从头读”。两位词人描写的角度不同,但意境相,或者是两位巨匠的思路共通,不谋而合;或者是稼轩受东坡的影响。
  下片继续写相思之苦。“相思字,空盈幅;相思意,何时足?滴罗襟点点,泪珠盈掬。”阅读远方来信,表达相思之情的字“盈幅”,也就是现在口语说,“写满了纸”,但人却不能见面,那分离的痛苦仍旧不得解脱,终至是满把泪水,湿透罗襟。用“足”字说明离恨绵绵无期,用“掬”夸张地形容泪水之多,皆是传神之笔。以上几句极力渲染情人不能见面的痛苦。
  “芳草不迷行客路,垂杨只碍离人目。”“芳草”句很容易使人想起苏轼的名句“天涯何处无芳草”(《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此处反其意而用之,是说异地他乡的“芳草”,并不能使“行客”迷途忘返,言外之意说他终究是要归来的;后句说杨柳的枝条阻碍了视线(因此闺中人极目远望也无法看到自己的情人);这就形象地写出她盼望行人归来,望眼欲穿的情景。“最苦是、立尽黄昏月,栏杆曲。”结尾二句夸张地说因为天天等到月下黄昏,倚着栏杆翘首以望,以致把栏杆也压弯了,这当然让人“最苦”的。结尾与上片“倚楼人独”相呼应,照应题目,写尽离愁。
  这篇抒写离情别绪而陷于苦闷的词作,无疑是南宋社会动荡中现实生活的反映。祖国南北分裂,无数家庭离散,备受亲人伤离的痛苦。辛弃疾本人也远离故乡,对这种现象也深刻了解,颇有体验,因此在他笔下才出现了这样抒写儿女之情,表达离人痛苦的词章。无须穿凿附会、望文生义地去寻找什么政治寄托,只就真实生动地反映社会生活来说,也应充分认识到它的文学价值。

原载:《宋词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3年出版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7-7 22:49 编辑 ]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7-7 22:43

辛弃疾《满江红·倦客新丰》赏析    艾治平

倦客新丰,貂裘敝,征尘满目。
弹短铗,青蛇三尺,浩歌谁续?
不念英雄江左老,用之可以尊中国。
叹诗书、万卷致君人,翻沉陆。

休感慨,浇醽:人易老,欢难足。
有玉人怜我,为簪黄菊。
且置请缨封万户,竟须卖剑酧黄犊。
甚当年,寂寞贾长沙,伤时哭。

  此词作年各家说法颇异,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将其编入“作年莫考诸什”。胡云翼的《宋词选》则说“大约是辛弃疾闲居上饶担任有名无实的祠官时所作”。并有说为其未任一方大吏时所作。词语言辛辣,笔锋锐利,忧国伤时,激愤之情,力透纸背。
  词一起连三个故实:一、马周不得志时,困踬新丰(今长安市东),“逆旅主人不之顾,周命酒一斗八升,悠然独酌,众异之”(《新唐书》卷九十八《马周传》)。二、“苏秦书十上而说不行。黑貂之裘敝,黄金百斤尽,资用乏绝,去秦而归”(《战国策•秦策一》)。三、齐人冯谖为孟尝君门下客,为得重用,三次弹铗(剑把)作歌:“长铗归来乎!食无鱼。……”(《战国策•秦策四》)。他们或流浪潦倒,衣衫破旧,满目征尘;或怀才不遇,慷慨悲歌。写出历史上这些穷困落寞不为当世用的人物后,笔锋转向今天的社会现实:“不念英雄江左老,用之可以尊中国。”“江左”,长江中下游一带,此指南宋偏安的江南地区。“尊”,使动用法。“尊中国”,意谓使中国国强位尊,免受凌辱。此二句看似寻常语,但却道破了南宋政治现实。宋高宗在位三十五年,是个彻头彻尾的投降派,后来的皇帝基本上一脉相承,多少仁人志士请缨无路,报国无门,衔恨以终。至此可知中国之不尊,罪在最高统治者。前结仍抒上意。杜甫诗云:“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奉赠韦左丞大二十二韵》)。苏轼词云:“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沁园春•孤馆灯青》)。“沉陆”即陆沉。《庄子•则阳》:“方且与世违,而心不屑与之俱。是陆沉者也。”郭象注:“人中隐者,譬无水而沉也。”《史记》卷一百二十六《滑稽列传》:“东方朔”时坐席中,酒酣,据地歌曰:“陆沉于俗,避世金马门。宫殿中可以避世全身,何必深山之中,蒿庐之下”。读书万卷,志在辅佐君王,报效国家,反退而隐居,埋在底层,于诗书冠一“叹”字,可知感慨之深。上片连用典故,壮怀激烈,悲歌慷慨,淋漓尽致地抒发了“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的无法实现统一中国的愤世之情。
  下片从侧面立意,故作旷达,隐痛深哀,仍充满字里行间。“休感慨”,实际是感慨有何用,不如藉美酒以消愁解恨。醽,亦作“醽”、“绿酃”。李贺《示弟》诗:“醽今夕酒,缃帙去时分。”左思《吴都赋》:“飞轻轩而酌绿酃”。李善注引《湘洲记》:“湘洲临水县有酃湖,取冰为酒,名曰酃酒”。而人生易老,即使欢乐也难以尽兴。接再作超脱:“有玉人怜我,为簪黄菊”。此化用苏轼词:“美人怜我老,玉手簪黄菊”(《千秋岁•徐州重阳作》)。转而又作愤语:“且置请缨封万户,竟须卖剑酧黄犊。”《汉书》卷六十四下《终军传》:“军自请: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又,《汉书》卷八十九《龚遂传》:“遂见齐俗奢侈,好末技,不田作,乃躬率以俭约,劝民务农桑……民有带刀剑者,使卖剑买牛,卖刀买犊”。这里表示放下请缨杀敌、立功封侯的念头,归隐田园,以求解脱。最后引贾谊事作结:“甚当年,寂寞贾长沙,伤时哭”。贾谊在汉文帝朝曾贬为长沙王太傅,人称贾长沙。《汉书》卷四十八《贾谊传》:“谊数上疏陈政事,多所欲匡建,其大略曰:‘臣窃惟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它背理而伤道者,难遍以疏举’”。贾谊为什么因寂寞而伤时痛哭呢?以反问的形式透露了诗人故作旷达而始终无法摆脱的痛苦。托古喻今,长歌当哭,全词借古人之酒杯,浇我胸中之块垒,这块垒似乎越浇越多了,因为辛弃疾的“悲剧”乃时代使然,终南宋王朝力主恢复的抗战潮流,不过细波微澜而已。


原载:《宋词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3年出版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7-7 22:58

满江红·两峡崭岩    辛弃疾  

两峡崭岩,问谁占、清风旧筑?
更满眼、云来鸟去,涧红山绿。
世上无人供笑傲,门前有客休迎肃。
怕凄凉、无物伴君时,多栽竹。

风采妙,凝冰玉;诗句好,馀膏馥。
叹只今人物,一夔应足。
人似秋鸿无定住,事如飞弹须圆熟。
笑君侯、陪酒又陪歌,阳春曲。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7-7 23:04

几百年来作《满江红》词者,大多走激烈豪放一路。不过也有一些例外。作为苏东坡的后辈的柔丽派词人周邦彦,就偏用此调来抒写儿女私情。邦彦的集子里这首唯一的《满江红》词,以柔婉细腻的笔触,写千回百转的相思,特别是对女性的动态与心态的描摹,达到了维妙维肖的程度。它的风格情调,既与苏、辛一派的豪壮激越迥然异趣,也与柳永同词调、同题材作品中那种直露和俚俗的写法大相径庭。
——学习了!

听雨轩主 Rank: 2Rank: 2 2011-7-8 16:43

标注声音,别开生面。细细读来,真有这个味儿。

艾诗人 Rank: 3Rank: 3Rank: 3 2011-7-8 17:56

心甘情愿接受这种错误的误导,学习!

水湾筏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2011-7-8 18:41

这有趣,竟然有这么相似两首词,最是最后两节,谁先写的?谁学的谁呢?

非非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1-7-9 09:23

落魄他乡,空承诺、怜香惜玉。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victory:

君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1-7-9 09:41

这个好!能集句成词而无痕迹 足见老师的功力。

我推了。。。

虫儿1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1-7-9 16:52

也学习了!

林锐彬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2011-7-9 20:57

哈哈哈……俺越看越象是俺皇兄李家三郎和俺皇嫂杨玉环的两地书。且看俺分说:

满江红•心灵唱和

落魄他乡,空承诺、怜香惜玉。
吾去后,吹箫声断,倚楼人独。
君似秋鸿无定住,事如飞弹须圆熟。
但试将、一纸寄来书,从头读。

——上阕花旦哭腔,期期艾艾。那天,玉环遵照三郎妙计,在马嵬坡诈死,事过后,悄然随一东洋和尚渡海,在日本隐居生活(迄今仍然留有芳踪可供史家稽考)。虽说是徐娘半老,可毕竟是天生丽质,风韵激情不减当年,故朝思暮想,一日三秋,期待回到三郎身边。故哼成上阕乃寄于大唐。

重会面,犹未卜;人易老,欢难足。
想秦筝依旧,尚鸣金屋。
芳草不迷行客路,垂杨只碍离人目。
最苦是、蝴蝶满园飞,无心扑。

——下阕,老生悲腔。三郎接信后(其实是心灵感应),整天以泪洗面,度日如年,期待“重会面”而高呼:“爱哪壶油!”。端的是,坐卧不宁,寝食难安。想当年……唉!还是别想了。万般无奈情境下续成此调。真格是天衣无缝呀——身无彩翼双飞燕,心有灵犀一点通。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11-7-9 23:31 编辑 ]

梦蝶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1-7-9 23:22

李老先生,早上好!

马夫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1-7-10 07:33

泰山牛只尥蹶子,就是不开口哞哞。估计是戴上了牛笼头,张不开口了。哈哈

梦蝶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1-7-10 10:41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11-7-10 10:41 发表
泰山牛只尥蹶子,就是不开口哞哞。估计是戴上了牛笼头,张不开口了。哈哈

是呀,不习惯呢,不说话一点儿都不好玩。都应学我叽叽喳喳的,哪管讨嫌不讨嫌,笑

非非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1-7-10 10:46

偶看,就是蜗牛给螃蟹寄滴,瞧你们那心心相印滴样子,偶要看热闹,强烈要求螃蟹老顽童回一首情深意长滴

红叶笑西风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2011-7-10 16:22



QUOTE:
原帖由 红叶笑西风 于 2011-7-10 16:22 发表
偶看,就是蜗牛给螃蟹寄滴,瞧你们那心心相印滴样子,偶要看热闹,强烈要求螃蟹老顽童回一首情深意长滴

这妮子,哪壶不开提哪壶。这牛蹶子厉害之极。打我认识他小人家那天起,其集句就出神入化,令我瞠目结舌。这功夫,我再炼三十年也望尘莫及。

梦蝶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1-7-10 20:41

回复 #18 梦蝶翁 的帖子

看高手过招,那绝对是一大享受。您用黄东邪滴招数,那是笨大拙,用自己滴绝活,和黄东邪打个三天三夜,偶们好看个目瞪口呆。

红叶笑西风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2011-7-10 22:52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8-16 02:5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759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