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2-10-3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3

0 位会员, 3 位游客

杜甫答记者问(集甲骨文字为七绝)
七绝•杜甫答记者问

先前望岳今登岳,足下秋风万树丹。
野老无才愧回首,日追马尾在长安。

年前降雪无休止,百姓衣单复若何!
尽羡朱门酒肉臭,不闻尸骨野田多?

新婚垂老无家别,三别无非百姓伤。
冬去春来且行乐,丽人更比牡丹香。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18 22:05 编辑 ]



77 评论

悲陈陶

杜甫

   孟冬十郡良家子,血作陈陶泽中水。野旷天清无战声,
   四万义军同日死。群胡归来血洗箭,仍唱胡歌饮都市。
   都人回面向北啼,日夜更望官军至。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09:14

悲青坂

杜甫

   我军青坂在东门,天寒饮马太白窟。黄头奚儿日向西,
   数骑弯弓敢驰突。山雪河冰野萧瑟,青是烽烟白人骨。
   焉得附书与我军,忍待明年莫仓卒。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09:15

哀江头

杜甫

   少陵野老吞声哭,春日潜行曲江曲。江头宫殿锁千门,
   细柳新蒲为谁绿。忆昔霓旌下南苑,苑中万物生颜色。
   昭阳殿里第一人,同辇随君侍君侧。辇前才人带弓箭,
   白马嚼啮黄金勒。翻身向天仰射云,一箭正坠双飞翼。
   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清渭东流剑阁深,
   去住彼此无消息。人生有情泪沾臆,江水江花岂终极。
   黄昏胡骑尘满城,欲往城南忘南北。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09:16

哀王孙

杜甫

   长安城头头白乌,夜飞延秋门上呼。又向人家啄大屋,
   屋底达官走避胡。金鞭断折九马死。骨肉不待同驰驱。
   腰下宝玦青珊瑚,可怜王孙泣路隅。问之不肯道姓名,
   但道困苦乞为奴。已经百日窜荆棘,身上无有完肌肤。
   高帝子孙尽隆准,龙种自与常人殊。豺狼在邑龙在野。
   王孙善保千金躯。不敢长语临交衢,且为王孙立斯须。
   昨夜东风吹血腥,东来橐驼满旧都。朔方健儿好身手,
   昔何勇锐今何愚。窃闻天子已传位,圣德北服南单于。
   花门呖面请雪耻,慎勿出口他人狙。哀哉王孙慎勿疏,
   五陵佳气无时无。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09:17

大云寺赞公房四首

杜甫

   心在水精域,衣沾春雨时。洞门尽徐步,深院果幽期。
   到扉开复闭,撞钟斋及兹。醍醐长发性,饮食过扶衰。
   把臂有多日,开怀无愧辞。黄鹂度结构,紫鸽下罘罳。
   愚意会所适,花边行自迟。汤休起我病,微笑索题诗。
   细软青丝履,光明白氎巾。深藏供老宿,取用及吾身。
   自顾转无趣,交情何尚新。道林才不世,惠远德过人。
   雨泻暮檐竹,风吹青井芹。天阴对图画,最觉润龙鳞。
   灯影照无睡,心清闻妙香。夜深殿突兀,风动金锒铛。
   天黑闭春院,地清栖暗芳。玉绳回断绝,铁凤森翱翔。
   梵放时出寺,钟残仍殷床。明朝在沃野,苦见尘沙黄。
   童儿汲井华,惯捷瓶上手。沾洒不濡地,扫除似无帚。
   明霞烂复阁,霁雾搴高牖。侧塞被径花,飘飖委墀柳。
   艰难世事迫,隐遁佳期后。晤语契深心,那能总箝口。
   奉辞还杖策,暂别终回首。泱泱泥污人,听听国多狗。
   既未免羁绊,时来憩奔走。近公如白雪,执热烦何有。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09:19

《全唐诗》第216卷共计47题。(内含三首、四首者)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09:22

朱门酒肉臭,用于五言三仄尾尚可,前面加两字就有问题了。酸酸也没有看其他朋友的帖子,是不是已经提过这样的问题。

酸酸儒 Rank: 3Rank: 3Rank: 3 2011-4-20 09:23



QUOTE:
原帖由 酸酸儒 于 2011-4-20 09:23 发表
朱门酒肉臭,用于五言三仄尾尚可,前面加两字就有问题了。酸酸也没有看其他朋友的帖子,是不是已经提过这样的问题。

中国情诗网一向温文尔雅的K总,针对这类质疑曾曰:“不讲条件地谈避三仄尾,是尚未入门。”
所谓“条件”,即在“仄仄平平平仄仄”句式中,若第三字是平声,则三仄尾不为病。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09:34

和贾舍人早朝

绛帻鸡人送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
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向凤池头。

朝罢须裁五色诏——平仄平平仄仄仄

王维的这首七律,在《千家诗》中,题目如上;在《唐诗三百首》中,后边有“大明宫之作”。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09:41

在“仄仄平平平仄仄”句式中,若第三字是平声,则三仄尾不为病。        长见识了,以前酸酸也写过类似的句式,但遭到群起炮轰。酸酸翻了一下古人的诗(没有认真翻),找不到类似的句子。先生有吗?酸酸以后好以理服人。

酸酸儒 Rank: 3Rank: 3Rank: 3 2011-4-20 09:46



QUOTE:
原帖由 酸酸儒 于 2011-4-20 09:46 发表
在“仄仄平平平仄仄”句式中,若第三字是平声,则三仄尾不为病。        长见识了,以前酸酸也写过类似的句式,但遭到群起炮轰。酸酸翻了一下古人的诗(没有认真翻),找不到类似的句子。先生有吗?酸酸以后好以 ...

此非正例,属于变例。

杜甫的——

秋水才深四五尺(《南邻》)——其实杜甫改为“三五尺”也就属于正例了。
走觅南邻爱酒伴(《江畔独步寻花》)
怅望千秋一洒泪(《咏怀古迹》)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10:01

谢谢!酸酸收藏了!

酸酸儒 Rank: 3Rank: 3Rank: 3 2011-4-20 10:14

晦日寻崔戢、李封

杜甫

   朝光入瓮牖,尸寝惊敝裘。起行视天宇,春气渐和柔。
   兴来不暇懒,今晨梳我头。出门无所待,徒步觉自由。
   杖藜复恣意,免值公与侯。晚定崔李交,会心真罕俦。
   每过得酒倾,二宅可淹留。喜结仁里欢,况因令节求。
   李生园欲荒,旧竹颇修修。引客看扫除,随时成献酬。
   崔侯初筵色,已畏空尊愁。未知天下士,至性有此否。
   草牙既青出,蜂声亦暖游。思见农器陈,何当甲兵休。
   上古葛天民,不贻黄屋忧。至今阮籍等,熟醉为身谋。
   威凤高其翔,长鲸吞九洲。地轴为之翻,百川皆乱流。
   当歌欲一放,泪下恐莫收。浊醪有妙理,庶用慰沈浮。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10:16

雨过苏端(端置酒)

杜甫

   鸡鸣风雨交,久旱云亦好。杖藜入春泥,无食起我早。
   诸家忆所历,一饭迹便扫。苏侯得数过,欢喜每倾倒。
   也复可怜人,呼儿具梨枣。浊醪必在眼,尽醉摅怀抱。
   红稠屋角花,碧委墙隅草。亲宾纵谈谑,喧闹畏衰老。
   况蒙霈泽垂,粮粒或自保。妻孥隔军垒,拨弃不拟道。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10:17

述怀一首(此已下自贼中窜归凤翔作)

杜甫

   去年潼关破,妻子隔绝久。今夏草木长,脱身得西走。
   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朝廷愍生还,亲故伤老丑。
   涕泪授拾遗,流离主恩厚。柴门虽得去,未忍即开口。
   寄书问三川,不知家在否。比闻同罹祸,杀戮到鸡狗。
   山中漏茅屋,谁复依户牖。摧颓苍松根,地冷骨未朽。
   几人全性命,尽室岂相偶。。岑猛虎场,郁结回我首。
   自寄一封书,今已十月后。反畏消息来,寸心亦何有。
   汉运初中兴,生平老耽酒。沉思欢会处,恐作穷独叟。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10:18

送韦十六评事充同谷郡防御判官

杜甫

   昔没贼中时,潜与子同游。今归行在所,王事有去留。
   逼侧兵马间,主忧急良筹。子虽躯干小,老气横九州。
   挺身艰难际,张目视寇雠。朝廷壮其节,奉诏令参谋。
   銮舆驻凤翔,同谷为咽喉。西扼弱水道,南镇枹罕陬。
   此邦承平日,剽劫吏所羞。况乃胡未灭,控带莽悠悠。
   府中韦使君,道足示怀柔。令侄才俊茂,二美又何求。
   受词太白脚,走马仇池头。古色沙土裂,积阴雪云稠。
   羌父豪猪靴,羌儿青兕裘。吹角向月窟,苍山旌旆愁。
   鸟惊出死树,龙怒拔老湫。古来无人境,今代横戈矛。
   伤哉文儒士,愤激驰林丘。中原正格斗,后会何缘由。
   百年赋命定,岂料沉与浮。且复恋良友,握手步道周。
   论兵远壑净,亦可纵冥搜。题诗得秀句,札翰时相投。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10:19

彭衙行(郃阳县西北有彭衙城)

杜甫

   忆昔避贼初,北走经险艰。夜深彭衙道,月照白水山。
   尽室久徒步,逢人多厚颜。参差谷鸟吟,不见游子还。
   痴女饥咬我,啼畏虎狼闻。怀中掩其口,反侧声愈嗔。
   小儿强解事,故索苦李餐。一旬半雷雨,泥泞相牵攀。
   既无御雨备,径滑衣又寒。有时经契阔,竟日数里间。
   野果充糇粮,卑枝成屋椽。早行石上水,暮宿天边烟。
   少留周家洼,欲出芦子关。故人有孙宰,高义薄曾云。
   延客已曛黑,张灯启重门。暖汤濯我足,翦纸招我魂。
   从此出妻孥,相视涕阑干。众雏烂熳睡,唤起沾盘餐。
   誓将与夫子,永结为弟昆。遂空所坐堂,安居奉我欢。
   谁肯艰难际,豁达露心肝。别来岁月周,胡羯仍构患。
   何当有翅翎,飞去堕尔前。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10:20

北征

杜甫

   皇帝二载秋,闰八月初吉。杜子将北征,苍茫问家室。
   维时遭艰虞,朝野少暇日。顾惭恩私被,诏许归蓬荜。
   拜辞诣阙下,怵惕久未出。虽乏谏诤姿,恐君有遗失。
   君诚中兴主,经纬固密勿。东胡反未已,臣甫愤所切。
   挥涕恋行在,道途犹恍惚。乾坤含疮痍,忧虞何时毕。
   靡靡逾阡陌,人烟眇萧瑟。所遇多被伤,呻吟更流血。
   回首凤翔县,旌旗晚明灭。前登寒山重,屡得饮马窟。
   邠郊入地底,泾水中荡潏。猛虎立我前,苍崖吼时裂。
   菊垂今秋花,石戴古车辙。青云动高兴,幽事亦可悦。
   山果多琐细,罗生杂橡栗。或红如丹砂,或黑如点漆。
   雨露之所濡,甘苦齐结实。缅思桃源内,益叹身世拙。
   坡陀望鄜畤,岩谷互出没。我行已水滨,我仆犹木末。
   鸱鸟鸣黄桑,野鼠拱乱穴。夜深经战场,寒月照白骨。
   潼关百万师,往者散何卒。遂令半秦民,残害为异物。
   况我堕胡尘,及归尽华发。经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结。
   恸哭松声回,悲泉共幽咽。平生所娇儿,颜色白胜雪。
   见耶背面啼,垢腻脚不袜。床前两小女,补绽才过膝。
   海图坼波涛,旧绣移曲折。天吴及紫凤,颠倒在裋褐。
   老夫情怀恶,呕泄卧数日。那无囊中帛,救汝寒凛栗。
   粉黛亦解苞,衾裯稍罗列。瘦妻面复光,痴女头自栉。
   学母无不为,晓妆随手抹。移时施朱铅,狼藉画眉阔。
   生还对童稚,似欲忘饥渴。问事竞挽须,谁能即嗔喝。
   翻思在贼愁,甘受杂乱聒。新归且慰意,生理焉能说。
   至尊尚蒙尘,几日休练卒。仰观天色改,坐觉祆气豁。
   阴风西北来,惨澹随回鹘。其王愿助顺,其俗善驰突。
   送兵五千人,驱马一万匹。此辈少为贵,四方服勇决。
   所用皆鹰腾,破敌过箭疾。圣心颇虚伫,时议气欲夺。
   伊洛指掌收,西京不足拔。官军请深入,蓄锐何俱发。
   此举开青徐,旋瞻略恒碣。昊天积霜露,正气有肃杀。
   祸转亡胡岁,势成擒胡月。胡命其能久,皇纲未宜绝。
   忆昨狼狈初,事与古先别。奸臣竟菹醢,同恶随荡析。
   不闻夏殷衰,中自诛褒妲。周汉获再兴,宣光果明哲。
   桓桓陈将军,仗钺奋忠烈。微尔人尽非,于今国犹活。
   凄凉大同殿,寂寞白兽闼。都人望翠华,佳气向金阙。
   园陵固有神,扫洒数不缺。煌煌太宗业,树立甚宏达。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10:21

得舍弟消息

杜甫

   风吹紫荆树,色与春庭暮。花落辞故枝,风回返无处。
   骨肉恩书重,漂泊难相遇。犹有泪成河,经天复东注。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10:21

九成宫

杜甫

  苍山入百里,崖断如杵臼。曾宫凭风回,岌嶪土囊口。
  立神扶栋梁,凿翠开户牖。其阳产灵芝,其阴宿牛斗。
  纷披长松倒,揭山蘖怪石走。哀猿啼一声,客泪迸林薮。
  荒哉隋家帝,制此今颓朽。向使国不亡,焉为巨唐有。
  虽无新增修,尚置官居守。巡非瑶水远,迹是雕墙后。
  我行属时危,仰望嗟叹久。天王守太白,驻马更搔首。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20 10:22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0-3 03:1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375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