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2-6-26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栏目分类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0

0 位会员, 0 位游客

五排 清明吟

今日又清明,新花笑脸迎。

春山深浅绿,飞鸟上下鸣。

桃李留蹊径,泉溪谱韵声。

透枝窥碌影,拈笔写农耕。

畦垄禾苗奋,光阴朝夕争。

有闲求偶像,无意助苍生。

四面晨钟响,八方香火萦。

边穷添瞽目,城市有文盲。

功德箱常满,募捐钱不成。

恃强偷税赋,凌弱露狰狞。

子厚捕蛇说,少陵茅屋情。

朱门佳酿饮,蓬荜苦心撑。

天道酬勤少,公枰为富倾。

原封童子浪,放荡娇人贞。

探究自然理,无非枯与荣。


12 评论

七绝临屏一诌

怀德难忘彭司令,曾为人民鼓与呼。
贪吏今朝莫猖獗,多行不义必将亡。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5 12:31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5 12:31 发表
七绝•临屏一诌

怀德难忘彭司令,曾为人民鼓与呼。
贪吏今朝莫猖獗,多行不义必将亡。

甲骨文“狐”身上永远有个“亡”字,是为了表示其读音。因为殷商时期,甚至更早的时候,“亡”字读作“无”。殷墟卜辞中的“无”也一律作“亡”。而“无”则用为“舞”,现代书家写甲骨文时,为了美观,才不用“亡”而用“无”。这里的“无”与“呼”同在平水韵七虞部,故拙作未出韵。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5 13:50 编辑 ]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5 12:37

一百三十二

感谢胡厚宣

是胡先生在他的甲骨续存中保存了我在殷商时期的标准像

文字页:

感谢胡厚宣
是胡先生在他的《甲骨续存》中,保存了我在殷商时期的标准像。

图中除“狐”外,没有其他甲骨文字。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5 12:40

五绝•临屏一诌

山柴无雅噪,村翁拄仗来。
沱塘久乾涸,陕谷有兰开。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5 12:48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5 12:48 发表
五绝•临屏一诌

山柴无雅噪,村翁拄仗来。
沱塘久乾涸,陕谷有兰开。

山柴无雅噪,——平仄平平仄
村翁拄仗来。——平平仄仄平
沱塘久乾涸,——平平仄平仄
陕谷有兰开。——仄仄仄平平


经认真仔细核对,无一字错写,均正确无误。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5 12:51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5 12:51 发表

山柴无雅噪,——平仄平平仄
村翁拄仗来。——平平仄仄平
沱塘久乾涸,——平平仄平仄
陕谷有兰开。——仄仄仄平平

经认真仔细核对,无一字错写,均正确无误。

把自己的东西用小篆书体来书写,山寨的“寨”,乌鸦的“鸦”,拐杖的“杖”,池塘的“池”,峡谷的“峡”等,必须分别写作“柴、雅、仗、沱、陕”,否则便会贻笑大方。古今文化的碰撞,很容易产生歧义,也是无可奈何的事。除非你不按照古人的游戏规则,自行其是,自以为创新,引来的只能是行家的“莞尔一笑”。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5 13:46

五排 清明吟
  
  今日又清明,新花笑脸迎。
  春山深浅绿,飞鸟上下鸣。
  桃李留蹊径,泉溪谱韵声。
  透枝窥碌影,拈笔写农耕。
  畦垄禾苗奋,光阴朝夕争。
  有闲求偶像,无意助苍生。
  四面晨钟响,八方香火萦。
  边穷添瞽目,城市有文盲。
  功德箱常满,募捐钱不成。
  恃强偷税赋,凌弱露狰狞。
  子厚捕蛇说,少陵茅屋情。
  朱门佳酿饮,蓬荜苦心撑。
  天道酬勤少,公枰为富倾。
  原封童子浪,放荡娇人贞。
  探究自然理,无非枯与荣。
  
  ——松风山月

红叶经霜ABC2011-04-05 13:59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5 12:31 发表

七绝•临屏一诌

怀德难忘彭司令,曾为人民鼓与呼。
贪吏今朝莫猖獗,多行不义必将亡。

甲骨文“狐”身上永远有个“亡”字,是为了表示其读音。因为殷商时期,甚至更早的时候,“亡”字读作“无”。殷墟卜辞中的“无”也一律作“亡”。而“无”则用为“舞”,现代书家写甲骨文时,为了美观,才不用“亡”而用“无”。这里的“无”与“呼”同在平水韵七虞部,故拙作未出韵。

红叶经霜ABC2011-04-05 14:00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5 12:51 发表

山柴无雅噪,——平仄平平仄
村翁拄仗来。——平平仄仄平
沱塘久乾涸,——平平仄平仄
陕谷有兰开。——仄仄仄平平

经认真仔细核对,无一字错写,均正确无误。

把自己的东西用小篆书体来书写,山寨的“寨”,乌鸦的“鸦”,拐杖的“杖”,池塘的“池”,峡谷的“峡”等,必须分别写作“柴、雅、仗、沱、陕”,否则便会贻笑大方。古今文化的碰撞,很容易产生歧义,也是无可奈何的事。除非你不按照古人的游戏规则,自行其是,自以为创新,引来的只能是行家的“莞尔一笑”。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5 14:00

探究自然理,无非枯与荣。


非非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1-4-5 14:40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4 16:48 发表
五绝•临屏一诌
山柴无雅噪,村翁拄仗来。
沱塘久乾涸,陕谷有兰开。

嘻嘻~·还是甲骨哟,我还是不懂啊,不会是肩胛骨吧? 但愿诗兄健步不拄杖,率众赏兰开。

松风山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1-4-5 18:59



QUOTE:
原帖由 松风山月 于 2011-4-5 18:59 发表

嘻嘻~·还是甲骨哟,我还是不懂啊,不会是肩胛骨吧? 但愿诗兄健步不拄杖,率众赏兰开。

边穷添瞽目,城市有文盲。
功德箱常满,募捐钱不成。

我是在探索“文盲”一词在古代的读音。把“盲”字放在八庚部是为什么。目前还没找到古代的具体诗句。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1-4-5 19:33

沱塘久乾涸,——平平仄平仄
陕谷有兰开。——仄仄仄平平

经认真仔细核对,无一字错写,均正确无误。


平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行不?沱塘久涸裂,
                  陕(峡)谷有兰开。

小子慕风 Rank: 2Rank: 2 2011-4-5 23:46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4 23:33 发表
边穷添瞽目,城市有文盲。
功德箱常满,募捐钱不成。
我是在探索“文盲”一词在古代的读音。把“盲”字放在八庚部是为什么。目前还没找到古代的具体诗句。

呵呵~~诗兄这可贵的探索精神,严谨的治学态度,我当效法。不过,这“盲”字在上古是否读méng音啊?我是不得而知,还待有心钻研。

松风山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1-4-6 04:32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6-26 12:5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528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