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0-11-25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0

0 位会员, 0 位游客

煎熬
煎熬



一般我都喜欢在文章开头描写点什么。这次大概也顾不上了。开门见山的说点什么。真正开始比较认真写东西应该是今年初才开始。写着写着给我无限的乐趣,还以文交了不少朋友。还有很多前辈朋友的意见,鼓励和批评。这两个月突然心里一片空白。什么也写不出来。觉得急了,拿了张空白的纸。结果对着发呆。有时急了,打开电脑的文字处理软件,还是空白的。就算是勉强写也是不好,不然写到一半突然停了。望着残缺不全的骨肉。还能不心疼。
可能是没有新的事物的刺激。去找些新的书来读。去找些新的音乐来听。构思,写。还是不行。这角度不好。这用词不好。这故事的发展不好。煎熬。笔墨停了,不再流淌。越慌越写不了。改写点诗。费了半天,东凑西凑了几个字。撕掉。捏成团。删字。再删文件。

越发的空白。心里变成了无底洞。有什么东西,投进去,连噗通都没有。

昨晚无聊看了台湾的星光大道七。一个哈尔滨来的大男人用情至深而完美的诠释了张宇的一首情歌。他得到了满分,得到了所有老师的一致赞许。这男人哭了。他哽咽。他泪。他泣说他从第一关就不断的虚心接受老师们的意见和批评。他日夜思考如何唱得更好。他却越唱越糟。他的表现一关比一关差。几乎都快被淘汰了。信心就完全消失了。他那一夜是抱着必死,必被淘汰的心态,只想来个美好的结束,好好的表现自己。所有老师都站起来给他鼓掌。因为他懂了。老师都感动他们循循善诱,终于有人懂了。我看到他诉说时的煎熬。那种煎熬我了解。

我突然好像懂了。却还是空空荡荡的无底洞。没有一丁点回声。这夜里。我本躺在床上要入睡了。突然又想起了这个哈尔滨来的大男人。我的无底洞有股回音。过了一天一夜才回来的声音。

撕毁什么角度。抛弃什么起承转合。打碎所有的结构。应该每次只是纯粹单纯的药表现自己的内心。

煎熬。就是这样的心里的苦楚。压着我的心。如块石头。喘不过气。我却喜欢。这是文字的泉源。淌流不息的出处。

我懂了吗?好像懂了又好像不懂了。

[ 本帖最后由 冷风细雨 于 2010-12-7 01:10 编辑 ]



30 评论

冷兄你这又是何苦呢?涂涂写写应该是很享受的事儿,不应该像那些什么都讲求效益的人那样,又要定标,然后又为不能达标弄出一大堆垃圾,和不能达标的借口。放轻松,别管啥框框的,有灵感就写,没有感觉就翘一翘二郎腿,听听雨,唱唱风的,多好。

[ 本帖最后由 夕野氏 于 2010-12-7 01:40 编辑 ]

夕野氏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7 01:23



QUOTE:
原帖由 夕野氏 于 2010-12-7 01:23 发表
冷兄你这又是何苦呢?涂涂写写应该是很享受的事儿,不应该像那些什么都讲求效益的人那样,又要定标,然后又为不能达标弄出一大堆垃圾,和不能达标的借口。放轻松,别管啥框框的,有灵感就写,没有感觉就翘一翘二 ...

其实也没有什么达标的问题。只是想写却写不出来。是有点被框框限制住的感觉。不过在某个阶段经历苦闷也是难免。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7 09:44

回复 #1 冷风细雨 的帖子

冷兄,我就是因为生活的煎熬才写诗的。也只有这一刻,不必去考虑太多的客观因素,尽兴的把自己的心情给写出来就是。当然,这样的诗,也许是不堪入目的,也不期望有任何的掌声,但肯定的是,心里的那份煎熬减轻了。所以,我感恩,有诗可以让我和自己的灵魂对话。

我觉得仁兄也是一位感性之人(这只是我的已见),绝对可以写出感人的诗句。

共勉之。

华英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2010-12-7 23:34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0-12-7 23:34 发表
和自己的灵魂对话 ...

喜欢,也很渴望这种境界

夕野氏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7 23:51

“撕毁什么角度。抛弃什么起承转合。打碎所有的结构。应该每次只是纯粹单纯的药表现自己的内心”……

有这样一种写作方式,我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叫做“automatic writing”。简单说,就是只管写下东西,哪怕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因为表面看起来,似乎是在内心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写下了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很无厘头的。但是,这也许是心灵最深处的痕迹,通过这样的写作方式,表达出来,兴许它们就是弥足珍贵的。这大概一种意识流的创作方式。

池桢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8 01:10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0-12-7 23:34 发表
冷兄,我就是因为生活的煎熬才写诗的。也只有这一刻,不必去考虑太多的客观因素,尽兴的把自己的心情给写出来就是。当然,这样的诗,也许是不堪入目的,也不期望有任何的掌声,但肯定的是,心里的那份煎熬减轻了 ...

谢谢华英大哥的指导。我开始写也是为了抒发内心的一些感受。这种感觉非常的美妙。

想写好点,反而绑手绑脚。还是应该回到最初想写的那股冲动的最原始动力。那才是最纯粹,最美好的。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8 06:50



QUOTE:
原帖由 池桢 于 2010-12-8 01:10 发表
“撕毁什么角度。抛弃什么起承转合。打碎所有的结构。应该每次只是纯粹单纯的药表现自己的内心”……

有这样一种写作方式,我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叫做“automatic writing”。简单说,就是只管写下东西,哪 ...

谢谢您的指导。

我大概只是不想让自己被太多的考虑绑住手脚。反而写得太别扭。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8 06:52

本真为贵

文字,应如自然。

山有山棱,水有水媚。

风有声,雨有态。

日暖月寒,海阔天空。。。。。。

是怎样,就怎样。

而持笔之人,谁未有过煎熬。

煎熬之后,必多领悟。

--------------------------撕毁什么角度。抛弃什么起承转合。打碎所有的结构。应该每次只是纯粹单纯的表现自己的内心。


本真为贵。

丛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12-8 23:35



QUOTE:
原帖由 丛卉 于 2010-12-8 23:35 发表
文字,应如自然。

山有山棱,水有水媚。

风有声,雨有态。

日暖月寒,海阔天空。。。。。。

是怎样,就怎样。

而持笔之人,谁未有过煎熬。

煎熬之后,必多领悟。

----------------------- ...

谢谢您的建议。经过煎熬加上各位前辈的指点。我确有所领悟。不求而求。无为而又为。开始加强练字。寻回文字的快乐。

真实还是其根本。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9 09:33

回复 #7 冷风细雨 的帖子

冷兄,

别再称呼我大哥了,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了。

而且我也不是在指导,只是提出我的一点想法而已。其实在随笔南洋网和文艺协会网不断看到文友的作品,实在是非常的高兴。谁说文学之路寂寞,至少我们这里就蛮热闹。

华英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2010-12-9 22:16

小强,咋搞的?是写文章啊,咋地就跟交作业似的心态。

自古以来,文章与诗都是由心而发,由感而来。又哪能硬是挤出来?即便是“绞尽脑汁”也不作此解啊。

乡里人 Rank: 3Rank: 3Rank: 3 2010-12-9 23:10



QUOTE:
原帖由 乡里人 于 2010-12-9 23:10 发表
小强,咋搞的?是写文章啊,咋地就跟交作业似的心态。

自古以来,文章与诗都是由心而发,由感而来。又哪能硬是挤出来?即便是“绞尽脑汁”也不作此解啊。

非写作业的心态。有时候太求好反而迷失了,给自己不必要的压力。大概懂了。不再犯。得到前辈的指点。要是没故事写就练练笔。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12 09:16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0-12-9 22:16 发表
冷兄,

别再称呼我大哥了,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了。

而且我也不是在指导,只是提出我的一点想法而已。其实在随笔南洋网和文艺协会网不断看到文友的作品,实在是非常的高兴。谁说文学之路寂寞 ...

我也不做小弟好多年。哈哈。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您的意见。基本上我生活圈子里没有人会看或愿意看。这就是为什么特别希望有人能给我意见。自己思考有时候难免会陷入不必要的牛角尖。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12 09:18

回复 #2 夕野氏 的帖子

哈哈哈,此人就爱给自己画框框,您还真是独具慧眼啊

麦手 Rank: 3Rank: 3Rank: 3 2010-12-12 11:50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0-12-7 23:34 发表
我觉得仁兄也是一位感性之人(这只是我的已见),绝对可以写出感人的诗句。

我倒是觉得他很性感呢,风流倜傥兼英俊潇洒,充满成熟男人的魅力

麦手 Rank: 3Rank: 3Rank: 3 2010-12-12 11:52



QUOTE:
原帖由 麦手 于 2010-12-12 11:50 发表
哈哈哈,此人就爱给自己画框框,您还真是独具慧眼啊

我这人要是不给自己画框框可是会乱了套了。哈哈。。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12 11:58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0-12-12 09:18 发表


我也不做小弟好多年。哈哈。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您的意见。基本上我生活圈子里没有人会看或愿意看。这就是为什么特别希望有人能给我意见。自己思考有时候难免会陷入不必要的牛角尖。

平常心。平常心,小强。别老“没有人会看或愿意看”的。

说实在话,大叔是看不下去,也不爱看。 许是频率不同的缘故吧 ?

你要是充实了,作品自是人爱看。

乡里人 Rank: 3Rank: 3Rank: 3 2010-12-12 23:27

大叔这是忠言,听来难免逆耳。恕叔不婉言了。

乡里人 Rank: 3Rank: 3Rank: 3 2010-12-12 23:36



QUOTE:
原帖由 乡里人 于 2010-12-12 23:27 发表



平常心。平常心,小强。别老“没有人会看或愿意看”的。

说实在话,大叔是看不下去,也不爱看。 许是频率不同的缘故吧 ?

你要是充实了,作品自是人爱看。

大叔诧异。。不是本人自大。我说的是大多新加坡根本不阅读。何况是中文,大多都看不懂。这是我个人的感慨。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13 01:32



QUOTE:
原帖由 乡里人 于 2010-12-12 23:36 发表
大叔这是忠言,听来难免逆耳。恕叔不婉言了。

绝不逆耳。是句句真言听在耳里,落在心里。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2-13 01:32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1-25 21:4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701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