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3-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4

0 位会员, 4 位游客

谁的墓志铭?--读中南半岛的《墓志铭》
            谁的墓志铭?--读中南半岛的《墓志铭》

《墓志铭》           作者:中南半岛
--战争之为什么


在谁也不能预料的
告别与埋葬之前
我将认真审视自己
除非那些大段
墓碑上的文字
以及文字背后的历史
是我可以一并带走的

带走的将是细节
留下的只是说明
而真正不能带走的是事实

一个人的坎坷即将结束
那段丛林草莽里的青春
已成为无从谈起的悲剧
在无人应证的夕阳黄昏
缴械之后的战场
并不昭示战争的意义
谁来决定对与错
悲剧却是已经注定
我用超过三十年的时间
努力,却是要忘记
而悲剧就算是已结束
好象那个枪伤的膝盖
阴雨的天总是让我痛

在对错之间我选择沉默
就把一切交诸历史学家
我只想保留最后的缄默
好象我的那些盆栽
小院里朴素的生命
夕阳晚风中无声绽放
墓志铭,谁来写,谁来听


    (点评):中南半岛的《墓志铭》,写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墓志铭”,也写了一个群体,一个迷惘的历史,一个没有价值判断的战争,逐步走向“死亡”的“墓志铭”。诗人以第一人称的写法,通过一个告别战争和理想的“我”的“口述”,对自己曾经所坚持的理想的小小总结和慨叹,以及对未来日子的迷茫的心情,完成对“历史”的审视。当中,诗人也加插了一段自己对这段历史的看法。

    战争发生在何时何地,为了什么而奔赴战场?这似乎不是诗人所要阐述的主题,诗人更关注的是那个难以诉说的感情与思想变动的过程和痕迹。战争当然会留下很多伤痛的回忆,在战争的进行中,也许个人没有选择的余地,那是被一种朦胧的理想所驱使和感染的“选择”。战争结束之后,对当年那些藏匿在丛林之中为理想献出青春甚或生命的人来说,也许是一场异常可怕的噩梦。

    “在谁也不能预料的/告别与埋葬之前/我将认真审视自己”

    死亡不仅仅发生在战场,那是“谁也不能预料的”。“告别与埋葬”都是写死亡,在死亡还未到来之前(实际上有些人的精神世界已经死亡),在“告别与埋葬”过去那段辉煌的历史之前,那个“我”必须对历史和个人作出一些理智上的判断。这种“审视”是发自内心的,对个人而言,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伤痛。因为“墓碑上的文字/以及文字背后的历史”是带不走的,它依然存活在“我”的记忆深处。

    什么东西可以带走?诗人说:“带走的将是细节”,这是一句很浓缩的诗。“细节”其实并不细,它的涵盖面很广,可以从一个人参加革命到上山打游击,千千万万个细节无法细数。而“留下来的只是说明”,这是文字上的说明,这是一个概述,无论如何繁杂或精细的说明,都无法说明那个“真正不能带走的事实”。事实就是历史,不管来自个人或群体或一个革命的队伍。

    诗写得好沉重啊,历史的重轭使我们扼腕叹息。如何去“审视”这段很不成熟的历史呢?诗人再也按捺不住了,从幕后走到台前来,说:“一个人的坎坷即将结束”,一个人指的是诗中的那个“我”(不过在某种程度上,这个‘我’也可以当成是大我)。”“那段丛林草莽里的青春/已成为无从谈起的悲剧”,在诗人眼中,那个把青春“奉献”在丛林里的悲壮的故事,到了今天已变成“无从谈起的悲剧”了,所有战场已成为“无人应证的夕阳黄昏”,再也没有什么意义与价值。历史将真正走入历史,而历史本身不管对与错,“悲剧”却是“已经注定”,“谁来决定对与错”,却是没有谁可以决定对与错,它是一段含着血泪、艰辛的过程啊。

    “我用超过三十年的时间/努力,却是要忘记”,我在丛林里努力了30年,而今又要用同等的岁月去忘记这段原本不该忘记的悲剧。虽然“悲剧”已经随着和平协议而宣告一个段落,但那个受过“枪伤的膝盖/阴雨的天总是让我痛”。战争留下来的不单单是青春岁月的凋零,也在身体留下永远难填的伤痛,这是从精神到肉体的折磨啊。

    但对“我”来说,很难去判断他所选择的道路是对还是错,所以我“选择沉默”,“把一切交诸历史学家”去研究和总结。最后剩下来的,将只是“缄默”而已,“好象我的那些盆栽/小院里朴素的生命/夕阳晚风中无声绽放”。最后的岁月只能在庭院里种种盆栽,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墓志铭,谁来写,谁来听”

    这最后的呼唤显得无比苍凉、无奈、沉重。

    诗人选择这样的题材来写,是很大胆的尝试。这类题材在现在来说,也许还有一点儿的“敏感”,因为对于那场战争,那段历史,争议性颇大,很难说明那是个什么样的战争。但战争说到底是悲剧,不管为了什么理由。诗人不以战争本身的过程和场面,来慨叹历史的冷酷,而从“我”(参加过战争)的角度和心理状态来写,给人一种真实的沉重的感觉。那纯碎是一个人的“悲叹”,相对于其他从“战场”上回来的人而言,也许具有一种深沉的反思,正如诗的副题--战争之为什么所昭示的。

    这里没有价值判断的取向,写的是一个人的历史,但从个人历史也可以看到整个群体的命运。当然,我们不是历史学家,我们只是用艺术创作这个载体体现某段历史的片断,某些人的声音和感触,就这点来说,诗人在挖掘题材方面是可以借鉴和肯定的。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3-6 03:3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202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