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0-11-25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4

0 位会员, 4 位游客

纸上荒唐

纸上荒唐(一)
文/冷风细雨




引子

  午夜是如此的漆黑。下过大雨的天空还是火红。窗外的路灯泻了满室的银彩,让志得已看清楚室内的轮廓。志小心踱步回房,免得吵醒酣睡的家人。他脱了身上又脏又湿的衣服。拿了干净的衣物和毛巾走进浴室。他不想等热水器加热,干脆就冲个冷水澡。花了不少时间细心的洗头发。再慢慢的用水把泡泡都冲掉。然后才仔细的把身体的每一处都清洗干净。再用毛巾把身上的水分擦干,才换上上干净的衣物。在镜子前检查脸上的淤青,确保没有什么大碍。

  打开桌灯,拿出稿纸和笔。志伏案,仅剩笔触纸张的沙沙声。这声音有种让他冷静下来集中精神的魔力。蹉跎换成了勇气,面对自己不断的写。思绪就从脑子涓涓的穿过手臂,透过笔尖流到纸张上。黑色的符号,白色的舞台。二维的空间,却在字里行间创造出无限的世界。

《就是要快乐》


  慢摇的音乐和烟雾弥漫了整间厢房。嬉闹吆喝充斥围绕着四壁回荡。六人,三男,三女,围着小矮桌喝酒玩乐。志右手搂着女孩,左手拿起小玻璃杯。摇晃里头的两颗骰子,再用力的放在小桌中央。大家都聚睛的盯着骰子在杯里旋转。嘴里都喊着八或九。唯有志怀里的尖脸儿,半闭着眼,两颊泛红,靠在他的肩膀。缓缓的往他耳里吹气。尖脸儿有乌黑浓密的长发,短裙露出了细长光滑发亮的双腿。柳眉,坚挺的鼻梁,小嘴唇,配上白皙的尖脸。志就是喜欢这样的女孩,尤其是那长腿和尖脸。尖脸儿一点也不关心骰子的点数。因为下家不是她。刚才的那一轮,让她吃尽苦头,喝了三满杯的啤酒。

  骰子在大伙的呼喊声中停下来。一颗是二,另一颗是五。总数七。志得意的微笑。大伙倒是喝倒彩,大呼他运气太好。志把小桌上的公杯倒满了啤酒。他下家是个有小圆脸的女孩。看着溢满的酒杯马上尖叫连连,紧张不已。她有双圆溜溜的大眼,配合着小圆脸。小圆脸身上最有看头的当属她的胸脯。穿了件特小的细肩带小背心,露出半个胸脯。这就是传说中让男人迷失的悬崖峭壁幽静深谷。小圆脸左侧的的长脸男紧紧的搂着她的蛮腰。这男人有张瘦削长脸,小眼塌鼻。长脸男的眼睛除了看必要的事之外,其它时候都是贪婪地在小圆脸的胸脯上乱窜。

  小圆脸运气不好,摇出了一个五一个四。总数是九。这游戏的规则是,谁摇出总数九,就得把公杯里的酒喝完。谁摇出总数七,就有权利往公杯里倒酒。要是摇出八点,就得喝公杯里一半的酒。要是摇到喝酒的点数就得继续再摇,直到摇出不用喝酒的点数。当然摇到其它的点数就能轮到下家。此游戏简单,其宗旨其实就是骗女孩喝酒。当然男人也得有点酒量和运气,不然照样得倒。这个游戏有个简单易懂的名字,叫“七八九”。

  二话不说,小圆脸就豪气地把公杯里的酒干尽。大家看她这么爽快,都鼓掌呐喊给她助威。她喝完就立马拿起装着骰子的玻璃杯左右晃动。长脸男的眼睛就盯着人家的胸脯,跟着上下左右的晃动。不经意的舔着干得泛白的嘴唇。控制不好,多余的口水化成沫从嘴角顺着下巴滴落。

  骰子停下,两颗的总数是十点。长脸男还沉醉在那摇动的两团肉,完全没有意识到已轮到他摇骰子。胖子伸手隔着高个女孩推了长脸男的后脑勺。这胖子最大的特征是他的大宽脸和高耸的肚皮。他的一条腿大概比长脸男的腰还要粗上一倍。在他右侧的是高个女孩。身材高挑,肩若削成。配上古铜色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个运动能手。

  胖子这一推可把长脸男弄醒,并意识已轮到他。长脸男的痴呆傻样可把大家乐坏了,哄堂大笑。连一直都依在志身上的尖脸儿,也笑得像风中的柳树般东歪西倒。长脸男不在意大家的取笑。倒吸一口气把挂在嘴边的唾液星子回收。快手举起玻璃杯摇起来。他口里念念有词,像是道士在念咒语。

  喇叭传来DJ的呐喊!

  你到底爱着谁!

  所有人都跟着呐喊。胖子更是对着高个女孩夸张的举起双手。

  长脸男在众人的嗨声中慎重的把杯子击在桌上。是七。长脸男乐得兴奋的站起来,高举酒壶,把公杯加满。

  高个女孩性急。不理长脸男的自我陶醉表演还在进行,就抢过装着骰子的杯子。迅速摇晃几下,就把杯子放在在桌子上。一颗先停止,面朝上的是个大红一。高个女孩不等另一颗停下就高举修长的双手在空中乱舞。胖子也兴奋的抱着她细长的大腿大声的乱叫。

  我的爱回不来!

  DJ高分贝的嘶喊让厢房内所有人都站起来。亢奋地随着回转跳跃的舞曲摇摆。那是种快乐得让人兴奋的吵闹混合音乐。却配着我的爱回不来,悲伤而宣泄的歌唱。愉快的可以和悲伤混在一起,让两种感觉倍增。有种像站在悬崖边沿,脚下就是万丈深谷,眼前却有让人愉快的自然美景。有如踮起脚站在悲喜之间,享受那种在边缘的快感。

  灌耳的闹乐,迷惑了心灵。就是要蔽心,聋耳。思考在这个时候是多余的。脑子只是用来尽量的放大外来感官的刺激。把快乐化成石灰,灌入心底,直达最底部。那布满泥沼的底部。用来封闭锁死那残留的丁点意识。只剩最原始对欲望的饥渴。仅是满足这难熬的需要。

  对志来说,尖脸儿现在全身都是撩动人欲望的部位。都是畅快的泉源。稍微接触它,抚摸它。它就分泌如乳汁般的快乐,滋润着干枯已久的部位。志拥着尖脸儿的蛮腰,两人随着加快的节奏慢慢摇动。每次摇动都让两人的距离缩小。直到两人叠成耀眼灯光下的璀璨影子。还不够。想方设法再靠近点。两唇相接。还是不够。就算是这样还是不能完全驱散在两人心里的渴望。

  小圆脸举起双手在空中摇晃。长脸男顾不得形象,索性把头埋在小圆脸的双峰间。贪婪的闻那掺有烟酒味和淡淡奶香的气味。小圆脸并不太介意,只是自顾自的摇头晃脑,任由长脸男自我陶醉。

  高个女孩早就冲到小桌和液晶电视前的小空间起舞。她的超短裙在狂放的舞动下往上缩,露出更往上的大腿。胖子乐得站在原处随着节奏鼓掌,鼓动她再狂点再辣点。

  大家都陷入疯狂和无名的兴奋。好像过了现在当下就不可能再快乐。非得在此时把所有的快乐都耗尽。



55 评论

纸上荒唐 (二)《极尽后》

纸上荒唐 (三)《极尽后》
文/冷风细雨





  人总要往高处冲。如扑火的飞蛾般的义无反顾。在此节骨眼上就是得燃烧自己,直到极尽。往往每个奋力的往前都会向极尽靠近一点。如永恒般的伸手可及,却永远不会到达,所有的期盼都是枉然而落空。可能就是这种状态才是最迷人。总是在回口气间,没有期盼间,极尽就悄然的出现。如光束掠过。

  极尽霎后,就是寂静。好像世间所有的事物都是空空荡荡。

  房间里都是纯白色。墙壁,衣橱,梳妆台还有一般廉价酒店所具备的设备都是纯白的。依偎在床上的两条肉色肉体,大刺刺的显示自己的不同。志抽着烟,沉默不语。尖脸儿把自己的左脸颊整个陷在志的胸怀里,脸颊泛红,迷茫的眼神还带点泪光。喃喃地诉说着迷惘的情意。

  志只是抽烟。没有任何表示。他真不想说任何的一个字。他只是专注的用手机发了个短信。

  尖脸儿坐在白色的床上,用白色的被套把自己包裹起来。她恨志就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他们不是正火热吗?怎么会说冷却就冷却。她今天才认识志,但却觉得好像旧相识。至少刚才她是如此觉得。他大概是气她看他的简讯。她看到他发的是我很想你。她也只说了又在泡哪个女孩。志就站起来。穿好衣服。只留下一句。我会回来找你。就走了。她正踌躇着应该离去还是等他回来。

  这么凉爽的天气在这热带小岛是少见。现在也不是年底的雨季。是少见让志觉得舒服的天气。他站在酒店门口的垃圾桶旁抽烟。他转过头就和高个女孩眼神相交。她在不远处的马路旁,边抽烟边讲电话。他很难想象这样的大胖子在这么个高瘦女孩的身上。胖子的肥肉应该会把他们两隔开而无法完全没有距离。

  高个女孩收线,烟也抽完,就把烟蒂丢在地上。志跨大步到她跟前,给她递上根烟。她侧对着他,夺过烟。他给她点火。两人就这样静静的一起抽烟。

  女孩真的很高,最少比志还高半个头。她穿了件露肩的小背心。露出让志非常着迷的锁骨。他把头凑过去靠近她的颈项,试图就近欣赏。还能闻闻她的香气。高个女孩往一边移动,以保持距离。志走到她的跟前,开口跟她说话。他突然觉得有种没有过的孤单。这种孤单只有高个女孩能帮他解开。他必须和她说话。不然他的胸口就会炸开。她只是默默的抽烟,嘴巴闭得紧紧的,耳朵也好像没听到他说的任何一个字。

  他不能相信她居然这么狠心不给他一点温暖。更糟的是她显然要走开,把他抛下。他只看到一撮有点金黄色的长发在他眼前飘过。他追赶上去。拼命般的扑上她。跌在地上。还是有收获。左手得以抓着她的脚踝。

  他的痴心换来的只是高个女孩鄙视的眼光。还有高根鞋根的一踹。他吃痛,只能放手。再抬头时,她已过了马路,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建筑物里。留下他孤单的躺在人行道上,不断地搓着被踹疼的头。

  天空飘起了细雨。点点滴滴的打在志的身上。这种雨还不至于把他打湿。顶多是有丁点的清凉落下再散开的触感。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5 10:59

纸上荒唐 (三)《爱就这样开始》

纸上荒唐 (三)《爱就这样开始》
文/冷风细雨




  高个女孩没有回头。她是躲在建筑物的暗影里回头。她看到缩小的志在晕黄的路灯下,看起来像堆在风中摇动的衣物。她没有想到会再回来这南方小岛。更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又再次见到志。她幻想过无数种重逢的方式。谁会想到再见面却是如此的尴尬。当志走入厢房,她霎时停止呼吸,心好像也冻在那儿。讨厌的胖子还在磨蹭她的大腿。更可气的是,志却摆出一副完全不认识她的样子。难道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幻想。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可是她还确确实实记得所有的细节。

  夜晚的城市的总是如此的灯光璀璨,让人容易迷惑沉沦。高个女孩躺在床上,紧紧的被志环抱着。她啃咬着他的肩膀,手臂,颈项还有耳垂。她狠狠的把前齿深陷入他。她心里呐喊着咬死你这个死猪。是种恨意。恨他让她守不住最后的底线。恨他让她抛弃最后的矜持。他说要来深圳找她。她以为他随口说说。没想到他真的来了。他突然抱着她。她惊讶自己居然因激动而颤抖。还让他剥光她的衣服。任由他在她身上放肆。直到她爆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渴望。

 她还是咬着志的手臂。快感如潮水般的涌向她。志眼里闪耀着赴死般的坚定。还咬牙。好像在忍耐那正在身上一点点的扩散的快感。

  沉沦在愉悦的两人冷不防一股大水向他们涌来。把他们覆盖。让他们忘了呼吸。更忘了预期中的大声呐喊。只有瞬间的发怔。然后就剩下大口喘气声在房间里荡漾。

  志如衰败的战士,趴在她身上。高个女孩两颊泛红直到额头边。快感如潮水般洗刷着她。她含着泪。真不知道是喜悦还是伤悲。

  那年的夏天,高个女孩离开老家来到这个南方小岛。那是她第一次离开老家。第一次出远门,更是第一次搭飞机。能出国理应很高兴,可是她却她高兴不起来。她家里虽然不富裕,父母却从来没有让她饿过或缺过什么。学习不好,好玩,父母又一味的娇惯她。现在她才知道没有文凭或一技之长的痛苦。尤其是看着父母一天一天的老去,还要继续为生活奔波。她还靠家里吃饭,伸手要钱,让她更觉得内疚。可是就如她说,自己是高不成低不就。

  想不到她还是要走上这条路。她告诉自己绝不能堕落,绝对要守住最后的防线。

  浴室里传来沙沙的水声。志在里头洗澡。高个女孩躺在床上越想越难过,眼泪汩汩流下来。认识志是在她到小岛后的第三天。也是她第一天跟着姐妹去上班。她的不安都写在脸上。一脸的慌张让客人都看出她是新来乍到的。这种新来的,是客人的最爱。那夜她喝了很多酒,晕头转向。只记得被姐妹从一个厢房唤到另一个厢房。搞不清楚这个客人和那个客人的差别。只有色色的眼神,不安份的手和杯杯下肚的烈酒。

  好不容易才找了个空档逃出厢房。在走道的角落,靠墙闭眼休息。突然一个温软的手握着她的小手。一惊她睁眼就看到志。俩人近距离的四眼相望。她觉得自己跌入了他眼里的深渊。她脑子一片空白。呆呆的在他眼里飘荡。

  志向高个女孩要了她的手机。她傻傻的交了给他。他用她的手机拨了个电话给自己。然后就留下高个女孩,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只留下一句我会找你。那一夜突然变得不同。在充斥着吵杂舞曲的厢房里,她昏昏沉沉的玩弄着“我会找你”。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5 11:00

纸上荒唐 (四)《风眼逼近》

纸上荒唐 (四)《风眼逼近》
文/冷风细雨




  让高个女孩意外的是,把志扶起来的是小圆脸。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蹦出来。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突然出现。刚开始小圆脸只是站在细雨中,在志旁低着头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小圆脸才好像下了决心,主动把志搀扶起来。志软弱无力的靠着小圆脸立了起来。她看得出志只是低头死盯着小圆脸高高隆起的胸口。高个女孩看看自己,不算平坦却没法和小圆脸比。

  酒店外风声不息,细雨还是在空中飘荡。志满脸都是水迹,说不清是雨还是泪。不过明显是红了眼眶。志从傲人的双峰认出是小圆脸。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胸口。他闻到一股奶香。让他冲动的把脸埋在她的双峰之间。就这样他们两就在马路旁,在细雨中以这样姿势相互依靠着。毕竟这样在大马路旁还是不太雅观。何况雨越来越大。小圆脸和志保持着这样的怪姿势,慢慢移动回酒店。

  小圆脸扶着志,任他靠在她的胸口上哭泣。她认识志最少已三年。那时候她独自带着女儿来小岛念书。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尽的难和苦处。她从不埋怨。离婚是她自己的选择。带女儿南来读书也是她的决定。她只希望女儿能把书念好。她也还在挣扎着,要不要在女儿小学毕业后带她回老家上初中。她很清楚她从来就没有打算让女儿长期在这里定居。终究还是要回去,只是什么时候吧了。

  她和志无所不谈。她能告诉他关于女儿的点滴。志也向她倾诉他的心事。她知道志有份工程师的工作。工作虽辛苦,但收入挺好。可惜志根本就不喜欢工程系的任何一门科目。他心里只想要念文科。想要写作,想要活得像个诗人。可惜家里的压力让他屈服,选个能赚钱又多点工作机会的工程系。他的四年大学生涯是痛苦的。他没有一天不诅咒那些成串的深奥公式。终归他还是毕业了。谁知道工作才是噩梦的开始。工作对他来说是不可解的枯燥。

  后来志也会跟她谈起高个女孩。都是志独自人来喝酒时谈起。好几次靠在她的肩膀哭泣。她只是聆听。他本来承诺给高个女孩幸福。结果他却逼着自己逃避高个女孩。小圆脸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爱得这么深,却为什么要伤害对方。志只是说自己太懦弱,胆怯不敢追求自己的最爱。

  志抬起头。小圆脸摸摸他的头发,帮他擦掉脸上的水迹。志又掏出电话发了个我很想你的信息。小圆脸叹了口气说你是何苦呢。

  从志的身后突传来如雷声的吆喝。长脸男不让志有机会解释,就把志从小圆脸那里扯过来。他扯着志的衣领,鼻子碰鼻子的对着志咆哮。接下来就是难听的咒骂。长脸男骂志不要脸,抢他的女人。他的怒气一发不可收拾。当然他的怒气不完全是志引起的。只能说志倒霉,让他的怒气突地找到个出口,就一发不可收拾。

  长脸男十八岁就跟着老板打拼。在最坏的时候也是咬牙无薪苦干,同公司渡过难关。他对公司的忠心是不可质疑地。所有的贡献都被遗忘。反而变成了太贵,还嫌他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他拥有的经验绝不是书本所能教会地。可惜老板说这些都是无用的东西。老板说长脸男领的薪水,能请好几个高学历的年轻本科生。

  怎么会这么无情?

  长脸男已经被裁员快一年了。

  二十六年的忠心。换来的是等于十八月薪水的补偿。只给了十分钟收拾东西。二十六年就装在手里的一个小纸箱。当然还要搜身检查,免得他不小心拿走公司的东西。

  不是没有努力的找工作。到处都嫌他年纪大,薪水太高。就算他愿意减薪,大多公司还是兴趣缺缺。他是家里的支柱,也是唯一的收入。老婆是全职家庭主妇,两个小孩都在念大学。都是最花钱的时候。还有他的母亲长期卧病都是一笔非常大的负担。他不能倒下去。他常反过来得安慰家人。他们有积蓄。他正好乘机休息。他的能力还很强,很快就会找到工作。

  可他独自一人时就会觉得压力大得快撑不下去。

  今天长脸男又去了个面试。年轻的面试官用藐视的眼角不屑的瞄他。难掩嘴角的讥笑,告诉长脸男年纪太大。公司只请年轻的外地清洁工。他们的工资更低,而且能连续工作较长的时间。长脸男说他愿意做任何事,恳求年轻人雇佣他。年轻老实的告诉长脸男,本地人加班费多了,公司就得缴更多的公积金。要是长脸男去劳工部投诉长工作时间,公司就会有麻烦。

  愿意从经理降到清洁工,几乎什么都愿意做了。还是找不到工作。长脸男不敢回家。至少在他平静前。他不能让家人看到他绝望的样子。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5 11:01

纸上荒唐 (五)《都是争吵》

纸上荒唐 (五)《都是争吵》
文/冷风细雨




  细雨转眼间成了倾盆大雨。长脸男把志半拉半扯的揣到酒店外。他在雨中看不清志是惊讶还是面无表情。他只是挥拳。只看到志的脸向后仰,再弹回来。面目更模糊,而且添加了不少黑红紫绿。他的怒火也蒙蔽了耳朵。听不到小圆脸求他停下来的尖叫。当然就更不知道志到底有没有发出声音。

  高个女孩暗自在黑影里哭泣。她恨志又跟了另一个女孩走了。她更哭自己为什么要回头。让自己如此伤心。恨透了这个男人。

  她听到了尖叫声。她又回头。看到了志被长脸男殴打。泪迷糊了她的视线。冲过马路。尖声要长脸男放了志。伸手掐着长脸男的脖子。她没力气掐得长脸男没气。她的指甲倒是能深陷入脖子的软肉。让长脸男吃痛放手。志就这样直直的倒在地上。她听到了志倒下的巨响,震疼了她的心。她要蹲下查看志,却被长脸男拉了过去。脸上感觉到一股扑来的疾风。再来就是手掌陷入她颊肉,伴着辣辣热热的痛楚,

  笨重的胖子从酒店旁的车子掉了出来,倒在地上。他喘着气,把自己撑起来。他本来是在车里等高个女孩抽完烟就送她回家。不想却意外的目睹了志和这班人的闹剧。他看到高个女孩和志的纠葛最让他闹心。他不知道高个女孩认识志。

  臃肿的身材和只有小学毕业,都让胖子感到自卑。他在巴刹经营鱼摊,收入是相当不错。对大多本地女孩来说,这种底层的工作是没有吸引力地。他没法得到本地女孩多看一眼。他从没有怨过任何人。只是努力和老实的经营他的生意。他从不用任何化学添加物来让鱼货看起来更新鲜。让他的客户能买到新鲜而便宜的鱼。让他们的家人能吃的健康。

  遇到高个女孩让他有种没有过的感动。她没有看不起他。反而对他很好。他不清楚她对他是什么样的感情。他只知道他不能让她受欺负。他从后面踹了长脸男一脚。长脸男立马爬起来又和胖子拉扯扭斗。小圆脸和高个女孩在一旁尖叫,欲把两人拉开。志就躺在他们中间,半睁着眼看这些交叉的手臂和腿。

  争吵志不是没有见过。在他告诉他父亲他要报读大学中文系的那个不幸的下午。母亲掩着脸哭泣。哭诉着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苦。弟妹在一旁不屑的戏谑他怎么要报读这种支那的东西。父亲就更是怒不可挡。扯着他的领子,鼻子贴鼻子的对这他怒轰。父亲斥责他难道看不到父亲是华校出身,而吃了多少苦头。父亲用了多少心血希望下一代学好英文,不再吃这骨头。志后来只记得母亲和弟妹手忙脚乱的来把他们隔开。

  长脸男和胖子也被隔开了。长脸男口中咒骂,拉着小圆脸离开。胖子也在高个女孩的搀扶下进入车子离去。只留下志躺在地上,望着天淋着雨。争吵离去了,但他记得还有一个争吵在脑里从不离去。

  在他告诉他父亲他要带高个女孩来见他们的那个不幸的下午。母亲掩着脸哭泣。哭诉着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苦。弟妹在一旁不屑的戏谑他怎么能和这种人谈恋爱。父亲就更是怒不可挡。扯着他的领子,鼻子贴鼻子的对这他怒轰。父亲斥责他难道看不到父亲是华校出身,而吃了多少苦头。父亲花了多少心血才让下一代洋化。志后来只记得母亲和弟妹手忙脚乱的来把他们隔开。

  尖脸儿在酒店房间里等得不耐烦。她百般无聊的掀开帘子看看外面的天气。要是不下雨就走人。她看到志躺在雨中而且好像还受了伤。她飞快的穿好衣服,带上自己的东西下楼。

  她冒着雨。蹲在志的身旁,发现志还有意识。她摇摇志。让他能清醒点知道是她在说话。她只说了钱呢。志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就交给她。尖脸儿看也没看,头也不回的跑开,打车走了。在车里庆幸还能拿回点钱。要是真的拿不到一分钱,就当自己倒霉。来这里是为了赚钱。怎么说都在别人的地方,吃亏就只好往里吞。

  如注的雨还在下着。志终于感觉到嘴角的腥味和眼角的疼痛。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5 11:02

纸上荒唐(六)《碎梦重圆?》

纸上荒唐(六)《碎梦重圆?》
文/冷风细雨




  醒来的时候已是早晨。阳光照在志的眼里,让他感到刺眼。他奋力的坐起来,只觉得头晕目眩。看着面前一片碎开的镜子。镜子里破碎的自己是苍白的。眼窝黝黑而深陷。满脸的络腮胡。布满血丝的眼白,还有空洞的黑眼球。要是这眼珠是蓝的,大概就没有这么多麻烦。

  耳边传来轻声的问好。志抬头看到小圆脸就在他旁边蹲着。他恍惚的看着不施脂粉略显苍白的小圆脸。她指着在她身旁的高高瘦瘦留着短发的女孩,说是她的女儿。她的女儿背着他们,不发一语。她让女儿叫叔叔,却没有得到一句回音。乃是背对着他们。她说她女儿已中学毕业。她要带女儿回老家念高中。下个月就回去了。她让志自己好好保重,要振作。然后两人就消失在街头转角处。

  还未回过神来,一辆白色的宝马就在路边停下。胖子笨拙的把自己从车里挣脱出来。胖子看起来更胖了,脸宽了一圈。两鬓刷白。脸上还是那招牌的傻笑,还增添了丝甜滋滋的味道。胖子饶到车子左侧后座的,打开车门。先看到的是穿着牛仔裤的长腿。这长腿瘦而长,看起来很眼熟。是高个女孩跨出车后座。手里抱着个在沉睡的小女孩,看起来大概是三岁。扎着两个冲天辫子,穿着可爱的粉嫩色的套装。胖子和抱着小孩的高个女孩,看起来是那么的亲密和幸福。

  这是哪?这是怎么了?这个念头在志的脑子里盘旋。志傻傻的盯着背着他缓缓离去的两人。志再看看自己破碎的样子。是那样的落魄而落寞。

  志知道梦想这事在这里是绝不靠谱。梦想是愚蠢地。只有赚钱才是硬道理。唯有放弃一切的理想,追求金钱才是幸福。不就是读书,工作,结婚,生小孩,养小孩,退休,照顾孙子。理想只会造成不稳。大概老一代都受过大时代的震荡,都怕了。稳定压倒一切。这包括放下梦想,放弃理想,放弃原则。只求安稳。当然还有钱。

  心里的一股压抑已久的郁闷爆开。志毅然站起来。向他们的背影追去。口里嚷着她是我的幸福。他很久没有感到这种愤怒。压抑太久的怒火是如此的炽热,烧透了他整个人。他要抱着他们俩的背影,让一切燃烧。

  长脸男如疾风般的扑过来,把志压在地上。长脸男口里咒骂着志还想追求什么。拳头往志身上招呼。怒火中的志掐着长脸男的脖子,誓要扫除一切挡着他追寻幸福的任何人。志用了最大的力气却对对长脸男没有一点效果。长脸男依然乱拳的打在志的脸上。志依旧不愿放弃。咆哮着不会放弃。

  太多的阻碍不让他去追求。很多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和最在乎的人或事。为了不让父母失望,为了为孝。他做了很多有违自己心意的决定。他总是痛苦的挣扎。各种压力却像长脸男的拳头般的如雨下。他隐忍坚持下去。母亲的哭泣诉苦都让他心软。父亲的暴跳如雷和急升的血压,都让他求饶,放弃自己的追求。这一切都是为他好。都是为了他的将来。都是为了他的幸福。从来却没有人问过他到底要什么。

  他此时不能也不愿被长脸男打倒。他非得反抗,就算得付出生命。他必须摆脱长脸男的纠缠,追上高个女孩,把他抢过来。他挥出一个又一个的拳头。每个击出去的拳头都有相应回应在他脸上的重拳。他眼睛肿得再也张不开。他的脸应该是血肉模糊。牙齿也在掉落,咬唇也不会再疼。

  志突然醒来,梦倒是忘了大半。只剩心里的怒火还在燃烧。还是一样的黑暗。一样的大雨。不同的是他眼里的怒火。他挣扎忍着痛站了起来,在风雨里摇晃不稳。

  雨刷不断的扫掉覆盖在挡风玻璃的雨水。高个女孩萎缩在座位上颤抖。胖子得注意看着路,还得担忧高个女孩。焦虑都写在胖子宽大的脸上。可能是车内太暗,高个女孩没有注意到胖子的担忧。她只是沉沦在起伏的情绪。更多的是对志的担忧。她恳求胖子让她下车回头去找志。胖子说他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在大雨中回去。他会在下个路口掉头,送她过去。她等不及,高分贝地对胖子咆哮,要他停车。胖子一怔。缓缓的停车。高个女孩也不等车完全停下,就开车门奔出去。就剩胖子在黑暗里叹息。

  计程车在雨里慢行。司机年纪大,说不太看得清楚不敢开太快。志没有意见。他就歪着,呆呆的看着窗外缓行倒退的街景。他知道打电话给高个女孩是没有用的。因为他拥有的那个电话号码是她以前拥有的。现在已经不再使用。这些日子,他还是常发信息给这个空号来抒发他的思念。

  突然一高瘦的身影在窗外的景物里飞闪过。志慢了好几分钟才惊醒那个身影是高个女孩。他惊叫停车,把司机吓坏了,猛踩刹车。志丢下车钱,就下车追了过去。

  他看到了远处背光的小黑影就蹲在他之前躺着的地方。他向影子奔去。影子渐渐的变大而清晰。他看到早哭成泪人的高个女孩。

  他们相拥在雨中。高个女孩的泪水溃决流淌。志只是紧紧的环抱着她。他不能再让她离开。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5 11:03

纸上荒唐(七)《结尾》

纸上荒唐(七)《结尾》
文/冷风细雨




  早晨的阳光撒在志房间的地板上。一束光就投在志的手臂,也倒在一堆稿纸。稿纸上都是方块字。用最古老的形体和舞蹈动作,诉说着现代的故事。首页上书写着《纸上荒唐》为题。在角头有志用红笔写的横批,“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刺眼的阳光把志弄醒。他看到案头的这一万字的荒唐,突然大笑不绝。笑得肺都快被震出来,眼泪也被挤出来。从抽屉里找出打火机。一页一页的把这荒唐烧光。这些焚身的方块化为青烟,熏得志眼泪鼻涕直流。

  志对着烧成灰的方块行跪拜之礼。把灰装在纸袋里,毕恭毕敬的封好。他把这纸袋收在盒子里。盒子里装了好多似类的纸袋。他称这盒子为“字塚”。

  志踏着轻快的脚步哼着小曲。新的一天又从挤地铁开始。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5 11:04

回复 #7 冷风细雨 的帖子

现代生活的荒唐和郁闷,尽在您的小说中。

华英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2010-11-6 00:47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0-11-6 00:47 发表
现代生活的荒唐和郁闷,尽在您的小说中。

今多荒唐郁闷无可尽数。。。。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6 09:15

希望是小说,不是自说就好

夕野氏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6 09:55



QUOTE:
原帖由 夕野氏 于 2010-11-6 09:55 发表
希望是小说,不是自说就好

当然是小说。。这些都是综合了个阶层的观察。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6 11:04

你 。。。就是俺乡下人《小六比重事件》中的小强?居然还写起小说来了。                                                         

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乡里人 Rank: 3Rank: 3Rank: 3 2010-11-12 00:06



QUOTE:
原帖由 乡里人 于 2010-11-12 00:06 发表
你 。。。就是俺乡下人《小六比重事件》中的小强?居然还写起小说来了。                                                         

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小强是肯定的。。这小六比重是啥事件?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12 11:10

小强!乡叔不见外,老不客气地直呼你小强了。俺这就与你切磋切磋两句,希望你别介意。

“午夜是如此的漆黑。下过大雨的天空还是火红。窗外的路灯泻了满室的银彩。。。。。”

文章开头就让俺晕头转向的了。既是下过大雨的天空还是火红的,那么,也就是说,大雨之前天空是火红的; 又“窗外的路灯泻了满室的银彩... ...”也说明了这午夜并不漆黑啊。

其次,“他脱了身上又脏又湿的衣服。拿了干净的衣物和毛巾走进浴室。他不想等热水器加热,干脆就冲个冷水澡。花了不少时间细心的洗头发。再慢慢的用水把泡泡都冲掉。然后才仔细的把身体的每一处都清洗干净。再用毛巾把身上的水分擦干,才换上上干净的衣物。在镜子前检查脸上的淤青。。。。。。”

主人公洗不洗澡,沐不沐浴的,与咱们又何干???

请恕乡叔老眼昏花,眼力不济,未能再往下欣赏。
姑且不论写得如何,单有创作这股劲儿就实属难得的了。

乡里人 Rank: 3Rank: 3Rank: 3 2010-11-19 23:42



QUOTE:
原帖由 乡里人 于 2010-11-19 23:42 发表
小强!乡叔不见外,老不客气地直呼你小强了。俺这就与你切磋切磋两句,希望你别介意。

“午夜是如此的漆黑。下过大雨的天空还是火红。窗外的路灯泻了满室的银彩。。。。。”

文章开头就让俺晕头转向的了。 ...

谢谢您的指教。。

我倒是看过下过雨后天空有火红。。至于窗外的等等。。就是窗外的街灯照了进来。。这会损害夜的黑吗?比如我说“夜黑风高,一盏灯照亮我前面的路”难道夜就不黑了?而主人公洗澡不洗澡和读者有没有关系。。大概要看完才知道。。而且。。。。如果你读了觉得没关系。。那就是没关系。。如果觉得有关系。。那就是有关系。。

不管怎么谢谢您的意见。下次希望看完才提意见。。这样还是比较好的。谢谢。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20 19:40

小强,你还是没能读懂乡叔俺的意思。俺是说,漆黑的午夜是属于乡村的,就好比夜黑风高是属于武侠小说的。而咱们身处的大都会,灯火通明的,又哪儿来的漆黑午夜呢?
再打个比方,固执己见是属于你乡叔俺的,明白不?
至于主人公沐不沐浴的,俺的意思是不必赘述。
叔这么说,你别介意哦。

乡里人 Rank: 3Rank: 3Rank: 3 2010-11-22 00:20



QUOTE:
原帖由 乡里人 于 2010-11-22 00:20 发表
小强,你还是没能读懂乡叔俺的意思。俺是说,漆黑的午夜是属于乡村的,就好比夜黑风高是属于武侠小说的。而咱们身处的大都会,灯火通明的,又哪儿来的漆黑午夜呢?
再打个比方,固执己见是属于你乡叔俺的,明白 ...

了解。。了解。。我没有介意。。是谢谢您的回馈。。只是提出来讨论。。不然就此停了好像也没啥意思。

漆黑我倒还是不同意。

至于那个洗澡确实是写得累赘了点。本来是在结尾,搬了过来。看来是真的不太妥。得改改改。


还望大叔继续往下看。再多批评点。让我增进增进。实话第一次写这么长。拿捏真的不好,所以才拿出来献丑。希望有善心如大叔,来给我几顿批。

谢谢大叔的指教。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22 09:22

小强,叔是这么认为的:语言文字、遣词用字,各有各的习惯,那是必然的。只要文法正确,语义明确,对方明了也就是了,也就无可厚非了;然而,做为一个文人,在谈吐方面,尤其是写文章这件事上,用字用词就非得“避俗”,非得讲求严谨、字斟句酌,在意义、意境方面,要追求广度、深度不可!

叔呢,总有话不明说,非得东绕西拐一般,点到为止。恐怕这已成气候喽!你莫怪。

言归正传:

“我倒是看过下过雨后天空有火红。。至于窗外的等等。。就是窗外的街灯照了进来。。这会损害夜的黑吗?”

我倒是看过下过雨后天空有火红... ...
损害夜的黑???

语病,用词不当。类似的毛病还挺多,请注意。

夜深了,叔累了。

乡里人 Rank: 3Rank: 3Rank: 3 2010-11-23 00:31



QUOTE:
原帖由 乡里人 于 2010-11-23 00:31 发表
小强,叔是这么认为的:语言文字、遣词用字,各有各的习惯,那是必然的。只要文法正确,语义明确,对方明了也就是了,也就无可厚非了;然而,做为一个文人,在谈吐方面,尤其是写文章这件事上,用字用词就非得“ ...

谢谢大叔的指教。小弟功力短浅而且是胡乱自写,当然是写得不好的。在加上从来没想过当个文人。只是想写就写点。斟酌这事是应该,不过在我这个阶段还是以写出来为重。写的时候太多顾忌反而写不一个字。希望大叔了解小弟还在摸索,实在是不容易。

谢谢大叔的意见。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23 08:40

小强啊,小强。咋说呢?是明白人呢,叔这是在提携后学,说得难听呢,是在倚老卖老!

别气馁,叔也是个过来人。中学时写文章投稿被投篮 ,不因此而动摇俺热爱中华文学之心。

得力于师长的教导,有了一定的基础,日后多读好书,文采必然与日增进。

乡里人 Rank: 3Rank: 3Rank: 3 2010-11-23 21:33



QUOTE:
原帖由 乡里人 于 2010-11-23 21:33 发表
小强啊,小强。咋说呢?是明白人呢,叔这是在提携后学,说得难听呢,是在倚老卖老!

别气馁,叔也是个过来人。中学时写文章投稿被投篮 ,不因此而动摇俺热爱中华文学之心。

得力于师长的教导,有 ...

谢谢大叔啊。。热爱就写写。非科班出身。。没有师长教诲。自己看看书。。胡乱写写。还得继续努力。

冷风细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11-24 00:42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1-25 19:0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6624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