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sgwadmin/public_html/bbs/blog.php on line 200
李家三郎 - 【587】大爱无疆(旧声新韵)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华文论坛

随笔南洋网


« 2022-1-20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2

0 位会员, 2 位游客

【587】大爱无疆(旧声新韵)
【587】大爱无疆(旧声新韵)

有夫之妇,历代名姝。
夺爱凭胆,藏娇有庐。
暂抛褒姒,首选罗敷。
慧眼红拂,豪门绿珠。
皆怀个性,须下功夫。
若懒能忍,如馋有猪。
小蛮嘴大,樊素腰粗。
留给居易,呼来大苏。
朝云报警,告我贪污。

2010-9-4下午2:45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9-5 00:56 编辑 ]



24 评论

褒姒

褒姒(bāo sì),史记作襃姒,周幽王姬宫涅的王后,褒姒原是一名弃婴,被一对做小买卖的夫妻收养,在   
褒国(今陕西省汉中西北)长大,公元前七七九年(周幽王三年),周幽王征伐有褒国,褒人献出美女褒姒乞降,幽王爱如掌上明珠,立为妃,宠冠周王宫,翌年,褒姒生子伯服(一作伯般),幽王对她更加宠爱,竟废去王后申氏和太子宜臼,册立褒姒为王后,立伯服为太子,周太史伯阳叹气道:“周王室已面临大祸,这是不可避免的了。”   果然不出伯阳所预料,原来褒姒因为过不惯宫中生活,加之养父被太子宜臼所杀,心中忧恨,平时很少露出笑容,偶露笑容,更加艳丽迷人,周幽王发出重赏,谁能诱发褒姒一笑,赏以千金,虢国石父献出“烽火戏诸侯”的奇计,周幽王同褒后并驾游骊山,燃起烽火,擂鼓报警诸侯一队队兵马闻警来救,至时发现平安无事,又退兵回去,褒姒看见一队队兵马,像走马灯一样来来往往,不觉启唇而笑,幽王大喜,终于因此失信于诸侯,公元前七七一年,犬戎兵至,幽王再燃烽火,诸侯不再出兵救援,幽王被杀,褒姒被掳,(一说被杀),司马迁说:“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知,”(《史记·周本纪》)意思是说,褒姒不喜笑,周幽王为了她一人的笑,天下百姓再也笑不起来了。西周遂亡。   

史记·周本纪》: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幽王为烽燧大鼓,有寇至则举烽火。诸侯悉至,至而无寇,褒姒乃大笑。幽王说之,为数举烽火。其後不信,诸侯益亦不至。  
成语“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或“倾城倾国”即典出于此,本意指导致国家灭亡,后来形容女子生得美丽无比,比若天仙。


公元前七七一年(2010+771等于2781)——近2800年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9-4 15:12 编辑 ]

图片附件: 3f38532271783b06ac34debd.jpg (110.68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15:07

全唐诗库


  

全唐诗第728卷诗集

共115条,分6页,第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序号题  目作者
21728021三代门。幽王

周昙

22728022三代门。平王

周昙

23728023春秋战国门。祭足

周昙

24728024春秋战国门。再吟

周昙

25728025春秋战国门。隐公

周昙

26728026春秋战国门。庄公

周昙

27728027春秋战国门。哀公

周昙

28728028春秋战国门。再吟

周昙

29728029春秋战国门。平公

周昙

30728030春秋战国门。文公

周昙

31728031春秋战国门。景公

周昙

32728032春秋战国门。卫灵公

周昙

33728033春秋战国门。陈灵公

周昙

34728034春秋战国门。陈蔡君

周昙

35728035春秋战国门。楚惠王

周昙

36728036春秋战国门。楚怀王

周昙

37728037春秋战国门。再吟

周昙

38728038春秋战国门。韩惠王

周昙

39728039春秋战国门。顷襄王

周昙

40728040春秋战国门。武公

周昙

 

共115条,分6页,第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16:23

幽王  周昙

狼烟篝火为边尘,烽候那宜悦妇人。
厚德未闻闻厚色,不亡家国幸亡身。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16:24

学习并收藏。

笑聊 Rank: 3Rank: 3Rank: 3 2010-9-4 17:08

全唐诗库


  

全唐诗第647卷诗集

共162条,分9页,第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序号题  目作者
101647101咏史诗。息城

胡曾

102647102咏史诗。上蔡

胡曾

103647103咏史诗。武昌

胡曾

104647104咏史诗。鸿沟

胡曾

105647105咏史诗。褒城

胡曾

106647106咏史诗。金陵

胡曾

107647107咏史诗。洛阳(一作司空图诗)

胡曾

108647108咏史诗。番禺

胡曾

109647109咏史诗。汨罗

胡曾

110647110咏史诗。彭泽

胡曾

111647111咏史诗。涿鹿

胡曾

112647112咏史诗。洞庭

胡曾

113647113咏史诗。嶓冢

胡曾

114647114咏史诗。涂山

胡曾

115647115咏史诗。商郊

胡曾

116647116咏史诗。傅岩

胡曾

117647117咏史诗。钜桥

胡曾

118647118咏史诗。首阳山

胡曾

119647119咏史诗。孟津

胡曾

120647120咏史诗。流沙

胡曾

 

共162条,分9页,第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18:24

褒城  胡曾

恃宠娇多得自由,骊山举火戏诸侯。
只知一笑倾人国,不觉胡尘满玉楼。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18:26

共赏

[quote]原帖由 笑聊 于 2010-9-4 17:08 发表
学习并收藏。

图片附件: 64e39a2a77c85b8e023bf684.jpg (52.46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18:30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9-4 18:30 发表
原帖由 笑聊 于 2010-9-4 17:08 发表
学习并收藏。

给褒姒小姐

人皆好色,色本天生。
小姐无语,先生用情。
昏庸招祸,娇媚倾城。
美有何错,他人妄评。

2010-9-4傍晚6:10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18:33

罗敷



图片附件: 430432-2.jpg (93.24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18:55

对于罗敷的身份,曾经有过不同的看法。一种意见认为,从罗敷华贵的穿着和夫婿的地位看,她应当是贵族女子。但大多数学者不同意这种观点,认为歌辞中对罗敷穿着的描写,不过是民歌中经常采用的夸张手法。汉代还有一篇与这篇主题相同的乐府《羽林郎》,叙述权贵的豪奴调戏一位“当垆”的“胡女”,遭到“胡女”的严正拒绝。诗中也有一段“胡女”穿着的描写:“长裙连理带,广袖合欢襦。头上蓝田玉,耳后大秦珠。两鬟何窈窕,一世良无所。一鬟五百万,两鬟千万余。”如果单看这些贵重的饰物,岂不是酒家胡女也成了贵族千金了?至于诗中夸耀夫婿的那些话,我们也不应当过分拘泥,使君是用他的地位来引诱,因此罗敷也借题发挥,“盛夸其夫为侍中郎以拒之”(《乐府题解》)。萧涤非先生说得好:“末段罗敷答词,当作海市蜃楼观,不可泥定看杀。以二十尚不足之罗敷,而自云其夫已四十,知必无是事也。作者之意,只在令罗敷说得高兴,则使君自然听得扫兴,更不必严词拒绝。”   
罗敷最终不为赵王逼迫投潭而死。出邯郸市西北十公里,在邯郸县三陵乡姜窑村西,至今留有著名遗迹罗敷潭。唐代大诗人李白曾春游罗敷潭,留下了"淹留未尽兴,日落群峰西"的名句。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9-4 20:22 编辑 ]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20:20

罗敷谭



图片附件: ND00251507.jpg (41.51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20:26

作品名称:羽林郎   
创作年代:东汉   
作者:辛延年   
作品体裁:乐府诗
编辑本段作品原文

昔有霍家奴,姓冯名子都。   
依倚将军势,调笑酒家胡。   
胡姬年十五,春日独当垆。(1)   
长裾连理带,广袖合欢襦。(2)   
头上蓝田玉,耳后大秦珠。(3)   
两鬟何窈窕,一世良所无。(4)   
一鬟五百万,两鬟千万余。   
不意金吾子,娉婷过我庐。(5)   
银鞍何煜爚,翠盖空踟蹰。(6)   
就我求清酒,丝绳提玉壶。   
就我求珍肴,金盘脍鲤鱼。(7)   
贻我青铜镜,结我红罗裾。(8)   
不惜红罗裂,何论轻贱躯!(9)   
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   
人生有新故,贵贱不相逾。(10)   
多谢金吾子,私爱徒区区。(11)
编辑本段作品注释
  

(1)姬:美貌的女子。   垆:旧时酒店里安放酒瓮的土台子,亦指酒店。   (2)裾:衣襟。   襦(rú):短衣。   (3)蓝田玉:指用蓝田产的玉制成的首饰,是名贵的玉饰。   大秦珠:西域大秦国产的宝珠,也指远方异域所产的宝珠。   (4)鬟(huán):古代妇女梳的环形发髻。   窈窕:女子文静而美好。   良:确实。   (5)娉婷:姿态美好的样子。   庐:房舍。   (6)煜爚(yù yuè):光辉灿烂,光耀。   翠盖:饰以翠羽的车盖。   踟蹰(chí chú):徘徊不进的样子。   (7)珍肴:美味佳肴。   脍(kuài):细切的肉。   (8)贻:赠送。   (9)红罗:红色的轻软丝织品。多用以制作妇女衣裙。   裂:古人从织机上把满一匹的布帛裁剪下来叫“裂”。   (10)逾:超越。   (11)谢:感谢,这里含有“谢绝”的意思。   金吾子:执金吾,是汉代掌管京师治安的禁卫军长官。这里指调戏女主人公的豪奴。   私爱:单相思。   徒:白白地。   区区:指拳拳之心,恳挚之意。[1]
编辑本段作品赏析
  羽林郎,汉代所置官名,是皇家禁卫军军官。诗中描写的却是一位卖酒的胡姬,义正辞严而又委婉得体地拒绝了一位权贵家豪奴的调戏,在《陌上桑》之后,又谱写了一曲反抗强暴凌辱的赞歌。题为《羽林郎》,可能是以乐府旧题咏新事。   首四句是全诗的故事提要,不仅交待了两个正反面人物及其矛盾冲突的性质,而且一语戳穿了所谓“羽林郎”不过是狗仗人势的豪门恶奴这一实质,从而提示出题目的讽刺意味。“霍家”,指西汉大将军霍光之家。《汉书·霍光传》:“初,光爱幸监奴冯子都,常与计事,及显寡居,与子都乱。”则冯子都既是霍光的家奴头,又是霍光的男宠,自非寻常家奴可比,但《羽林郎》分明是辛延年讽东汉时事,说“霍家奴”,实际上是借古讽今,如同唐人白居易《长恨歌》不便直写唐明皇,而说“汉皇重色”一样,在古诗中是常见的手法。清人朱乾《乐府正义》中认为:“此诗疑为窦景而作,盖托往事以讽今也。”后人多从其说。窦景是东汉大将军窦融之弟,《后汉书·窦融传》:“景为执金吾, 襄光禄勋,权贵显赫,倾动京师,虽俱骄纵,而景为尤甚。奴客缇绮依倚形势,侵陵小人,强夺财货,篡取罪人,妻略妇女。商贾闭塞,如避寇仇。……有司畏懦,莫敢举奏。”与诗所写的恶奴“依倚将军势”,又混称“金吾子”,极为相似,当是影射窦景手下的“奴客缇骑”(执金吾手下有二百缇骑,相当于后代的皇家特务)。“酒家胡”,指卖酒的少数民族女子,因两汉通西域以来,西域有居内地经商的人。   “胡姬年十五”以下十句,极写胡姬的美貌俏丽。紧承上文“酒家胡”而言“胡姬”,修辞上用顶真格,自然而又连贯;情节上则是欲张先驰,撇开恶奴,倒叙胡姬,既为下文恶奴垂涎胡姬美色做铺垫,也为下文反抗调戏的紧张情节缓势。在急处先缓,才能形成有弛有张、曲折有致的情节波澜。年轻的胡姬独自守垆卖酒,在明媚春光的映衬下越发显得艳丽动人:她内穿一件长襟衣衫,腰系两条对称的连理罗带,外罩一件袖子宽大、绣着像征男妇合欢图案(例如鸳鸯交颈之类)的短袄,显出她那婀娜多姿的曲线和对美好爱情的追求。再看她头上,戴着著名的蓝田(长安东南三十里)所产美玉做的首饰,发簪两端挂着两串西域大秦国产的宝珠,一直下垂到耳后,流光溢彩而又具有民族特色。她那高高地挽着的两个环形发髻更是美不胜言,连整个世间都很罕见,不用说她整个人品的美好价值无法估量,单说这两个窈窕的发髻,恐怕也要价值千万。这是夸张其美貌价值,因为“论价近俗,故就鬟言,不欲轻言胡姬也。”(闻人倓《古诗笺》)也是一种以局部概括全体的借代手法,清代沈德潜《古诗源》评论这两句说:“须知不是论鬟。”以上从胡姬的年龄、环境、服装、首饰、发髻各方面着力铺陈、烘托胡姬的美貌艳丽,而又紧扣其“胡人”的民族风格,因而描写不流于一般。运用了白描、夸张、骈丽、借代等多种手法,与《陌上桑》有异曲同工之妙。   经过这段风光旖旎的描写之后,诗人笔锋一转,改写第一人称手法,让女主人公直接控诉豪奴调戏妇女的无耻行径。“不意”承上启下,意味着情节的突转,不测风云的降临。“金吾子”即执金吾,是汉代掌管京师治安的禁卫军长官。西汉冯子都不曾作过执金吾,东汉窦景是执金吾,但不属于“家奴”,故此处称豪奴为“金吾子”,是语含讽意的“敬称”。“娉婷”,形容姿态美好;这一句指豪奴为调戏胡姬而作出婉容和色的样子前来酒店拜访,他派头十足,驾着车马而来,银色的马鞍光彩闪耀,车盖上饰有翠羽的马车停留在酒店门前,徘徊地等着他(“空”,这里是等待、停留的意思)。他一进酒店,便径直走近胡姬,向她要上等美酒,胡姬便提着丝绳系的玉壶来给他斟酒;一会儿他又走近胡姬向她要上品菜肴,胡姬便用讲究的金盘盛了鲤鱼肉片送给他。恶奴要酒要菜,是为大摆排场阔气;而两次走近(“说”即近意),则已露动机不纯的端倪。在他酒酣菜饱之后,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欲火,渐渐轻薄起来,公然对胡姬调戏:他赠胡姬一面青铜镜,又送上一件红罗衣要与胡姬欢好。今人对“结”字有多解:或解为“系”,把青铜镜系在胡姬的红罗衣上;或解作“拉拉扯扯”;俞平伯先生解为“要结之结,结绸缪、结同凡之结”(意思是结下男女结合的关系和缠绵的恋情)。分析诗中的句法及上下文情理,俞平伯的说法更为贴切。以上十句是第三层:写豪奴对胡姬的垂涎和调戏。   最后八句写胡姬柔中有刚、义不容辱的严辞拒绝。胡姬面对倚权仗势的豪奴调戏,既不怯懦,也不急躁,而是有理有节,以柔克刚。她首先从容地说道:“君不惜下红罗前来结好,妾何能计较这轻微低贱之躯呢!”(裂:《广雅·释诂》:“裁也。”)仿佛将要一口答应,实际上是欲抑先扬,欲擒故纵。下文随即转折:“但是,你们男人总是喜新厌旧,爱娶新妇;而我们女子却是看重旧情,忠于前夫的。”这与《陌上桑》中“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如出一辙,只是语气稍委婉而已。其实,十五岁的胡姬未必真有丈夫,她之所以暗示自己“重前夫”,也和罗敷一样,一是表明自己忠于爱情的信念,更主要的则是权借礼法规范作为抗暴的武器。“人生有新故,贵贱不相逾。”语气较上婉而弥厉:“既然女子在人生中坚持从一而终,决不以新易故,又岂能弃贱攀贵而超越门第等级呢!”语意绵里藏针,有理有节。言外之意,如同左思《咏史》中“贵者虽自贵,视之若埃尘;贱者虽自贱,重之若千钧”。表现了胡姬朴素的阶级意识和风棱厉节,显得义正言辞。“多谢”,一语双关,表面是感谢,骨子却含“谢绝”。“私爱”,即单相思。“区区”,意谓拳拳之心,恳挚之意。这里的结束语更耐人寻味:“我非常感谢官人您这番好意,让您白白地为我付出这般殷勤厚爱的单相思,真是对不起!”态度坚决而辞气和婉,语含嘲讽而不失礼貌。弄得这位不可一世的“金吾子”,除了哭笑不得的尴尬窘态和狼狈而逃的可耻下场,再也没有其它别的办法。这里也给读者留下了“言尽意不尽”的想象余地。   这首诗在立意、结构和描写手法上,与《陌上桑》有异曲同工之妙。写女子之美,同样采用了铺陈夸张手法;写反抗强暴,同样采取了巧妙的斗争艺术;结尾同样是喜剧性的戛然而止。但《陌上桑》更多的是用侧面烘托,虚处着笔;这首诗则侧重于正面描绘和语言铺排。前者描写使君的垂涎,主要通过人物语言,用第三者的叙述;这首诗刻画豪奴的调戏,则是一连串人物动作,即“过我”、“就我”、“贻我”、“结我”,妙在全从胡姬眼中写出。太守用语言调戏,豪奴用动作调戏,各自符合具体身份。罗敷反抗污辱是以盛赞自己的丈夫来压倒对方,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胡姬反抗调戏则是强调新故不易,贵贱不逾,辞婉意严,所谓“绵里藏针”、“以柔克刚”。罗敷在使君眼中已是“专城居”的贵妇人;而胡姬在“金吾子”眼中始终都是“当垆”的“酒家胡”。因而这首诗更具有鲜明的颇具讽刺意味的对比:“家奴”本不过是条看家狗,却混充高贵的“金吾子”招谣撞骗,这本身就够卑鄙之极了;而“酒家胡”虽然地位低贱,但是终究不必仰人鼻息过生活,在“高贵者”面前又凛然坚持“贵贱不相逾”,这本身就够高贵的了。于是,尊者之卑,卑者之尊,“高贵”与“卑贱”在冲突中各自向相反的方向完成了戏剧性的转化,给读者以回味无穷的深思和启迪。[2]
编辑本段作者简介
  辛延年,东汉诗人,生平无可考证。生活的时代属于秦汉文学时期,同时期的作家有王符、荀悦、马融等人。他的作品只存下《羽林郎》一首,是汉诗中的优秀作品。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9-4 20:39 编辑 ]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20:29

春日游罗敷潭 李白 

行歌入谷口,路尽无人跻。
攀崖度绝壑,弄水寻回溪。
云从石上起,客到花间迷。
淹留未尽兴,日落群峰西。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9-4 22:53 编辑 ]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20:32



收藏了。慢慢消化。

笑聊 Rank: 3Rank: 3Rank: 3 2010-9-4 20:36

[quote]原帖由 笑聊 于 2010-9-4 20:36 发表


收藏了。慢慢消化。


【589】给罗敷小姐(旧声新韵)

夫婿虽好,终非十全。
您方二八,他已中年。
都市乘轿,乡间养蚕。
同床异梦,异地同单。
分久难保,官高易贪。
能无欲望,未必清廉。
我太年少,然常挂牵。

2010-9-4晚8:13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20:41

隋唐女侠红拂

  相传为隋唐时的女侠,姓张,名出尘,是 隋末权相 杨素的侍妓。在唐传奇《虬髯客传》中,红拂女为司空杨素府中的婢女。因手执红色拂尘,故称作红拂女。
编辑本段红拂人物传记
  张出尘本是隋朝权臣杨素的侍妓,常执红拂立于杨素身旁,因此她又被人称为红拂妓、红拂女。   李靖(571——649年),字药师,京兆三原(今陕西三原)人,唐朝开国元勋,封卫国公。少有“文武才   略”。其舅韩擒虎为隋朝名将,常与他讨论兵法,曾称赞说:“可与我讨论孙吴兵法的人,只有李靖一人了。”他精通兵法,能征善战,灭萧铣、灭辅公�;平突厥、平吐谷浑,皆获全胜,是博古通今的军事大家。唐太宗李世民称其武功乃“古今所未有”。李靖出将入相,位极人臣,但处世谨慎,明哲保身,卒得善终。   
张出尘是李靖的结发之妻,也是李靖的红颜知己。张出尘虽然在所谓正史中默默无闻,但在野史与民间传说中,却是一个奇女子,是隋末“风尘三侠”之一。她慧眼识英雄的故事乃千古佳话,在此不能不说。   
红拂女初识李靖的时候,李靖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   
由于杨素当时执掌朝政,每天前来拜谒杨素的达官贵人、英雄豪杰不知凡几。忽然有一天,一个身着布衣的青年来见杨素,向杨素畅谈天下大势。此人身材伟岸,英姿勃勃,神态从容,见解非凡。红拂阅人无数,还从未见过这样的人物,不禁一见倾心。   

红拂女打听到这个布衣青年名叫李靖,住在长安的某旅馆中。于是,当天夜里,红拂女便找到李靖的住所,以身相许,与李靖私奔了。   
一个妙龄少女与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一见钟情,相约私奔。这在今天的人们看来尚能理解,但在当时是视为伤风败俗的淫荡行为的,红拂女风尘之中识李靖,真可谓惊世骇俗之举!   
《旧唐书》说李靖年轻时“姿貌瑰伟”,是个翩翩美少年。而红拂女更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李靖之得红拂女,极富传奇色彩,可谓千古佳话。美女识英雄,英雄遇美女,真是相得益彰!   
唐贞观十四年(640年),李靖的妻子张出尘因病去世。这时李靖已经70岁了,晚年丧妻,令李靖老泪纵横,痛不欲生。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也将走到尽头了。   

张出尘去世后,李靖的身体也每况愈下。与李靖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妻子撒手而去,李靖回想往事,不禁伤痛欲绝,从此疾病缠身。贞观二十三年(649年)春,李靖病危。李世民到李靖府第探视,想起李靖为大唐帝国立下的赫赫功勋,不禁悲从中来,流泪道:“公乃朕生平故人,于国有劳,今疾若此,为公忧之。”   
是年四月,李靖与世长辞,享年七十九。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9-4 22:51 编辑 ]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22:49

《五美吟·红拂》赏析     文\高山青松   香茗

红拂相传原是隋朝宰相杨素府中一名侍女,貌美聪慧,因常执红色拂尘侍候,故称“红拂女”。在林黛玉所吟五美中,西施、虞姬、绿珠的命运都很凄惨,王昭君应命出塞,虽得善终,却也是在宫中受尽冷落后的无奈之举。唯独红拂是个慧眼识英雄的奇女子,有胆识,有勇气,敢于冲破封建制度和礼教的束缚,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和幸福,成就了一段佳人与英雄的传奇故事。
林黛玉在《五美吟·红拂》中对她赞扬有加,让我们边听红拂的故事边来欣赏这首诗,诗曰:

长揖雄谈态自殊,美人巨眼识穷途。
尸居余气杨公幕,岂得羁糜女丈夫?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22:57

红拂



图片附件: c5dd971907aa906742a9ad7e.jpg (116.82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22:58

红拂

[quote]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9-4 22:58 发表

画的不错,诗写错了。换一张。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9-4 23:03 编辑 ]

图片附件: 6a4d7ff9a699484fd8f9fd45.jpg (167.62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23:00

红拂

【590】给红拂小姐

美人巨眼,感动颦颦。
逃出杨府,归扶世民。
轻盈女侠,犀利樱唇。
虽是传说,仍如比邻。

首联见林黛玉《五美吟》之《红拂》。

2010-9-4晚10:28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9-4 23:23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0 15:1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027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