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sgwadmin/public_html/bbs/blog.php on line 200
李家三郎 - 【440】张志新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华文论坛

随笔南洋网


« 2022-1-1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1

0 位会员, 1 位游客

【440】张志新
【440】张志新

桃花揉碎,再切珠喉。
玉颈声哑,冰胸血流。
江山大治,呐喊当休。
既有奇志,终须断头。

2010-8-16上午11:00

18 评论

烈士



图片附件: 4273634571398837759.jpg (40.83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1:40

烈士



图片附件: 200743234442452.jpg (84.13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1:42

烈士



图片附件: 2009514190915.jpg (168.31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1:47

烈士



图片附件: 682295343548323834.jpg (108.72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1:49

张志新出生于天津的一个大学音乐教师家庭,父亲参加过辛亥革命。

1950年于天津市第一女子中学(现天津市海河中学)毕业,到天津师范学院教育系学习。朝鲜战争爆发后,她正在河北师范学院读书。张志新响应中共“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军事干部学校学习。

1950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工作时认识后来的丈夫曾真。1951年1月,部队急需俄语翻译,张志新被从部队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俄语。

1952年提前毕业,在该校俄语系资料室工作。那时,曾真任人大哲学系团委书记。1955年国庆,他们喜结连理。195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7年,他们夫妻同时被调往沈阳工作,均为中共辽宁省委机关干部。他们育有两子女。张志新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时,女儿曾林林12岁,儿子曾彤彤3岁。

1962年任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干事。张志新酷爱拉小提琴。有曾调查该事件的记者指称,张志新对党校一位教员有婚外恋关系。有人指称这有可能是她因自责一直表现反常,以换取死刑,但此事未经确证。

文化大革命中,张志新因批评对毛泽东的个人迷信,于1969年9月被捕。她的丈夫曾真后被遣送建昌县农村插队落户。被捕后,曾真一直未去探监,直到她提出离婚时才去见了一面。[4]

1969年1月9日。张志新写下遗书,准备自杀。被发现后,严加监视,并召开批斗会,批判她“以死向党示威对抗运动”。法院下达的离婚判决书送到监狱,张志新平静地说:“离不离婚,对我来说已没有什么意义了。” [5]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谢越1979年接受陈禹山采访时回忆:省高院军管会把张志新案首先给一处副处长高振忠审。高振忠认为“毛主席指示‘一个不杀,大部不抓’,张志新是动口不动手的,不搞破坏的。在组织会议上,党员在党的会议上发表自己的看法,构成犯罪吗?要判张志新劳改。”他考虑判两年以上有期徒刑,经研究得到认可,誊抄审判意见稿时把刑期改为15年。但是张志新在关押期间谩骂监狱长。喊出“打倒毛泽东”的反动口号。此事惊动了辽宁省最高负责人、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陈发话:“留个活口,当反面教员,不杀为好”。于是改判张志新无期徒刑,投入沈阳监狱强迫劳动改造。1973年11月16日,犯人参加一次批林批孔大会,报告人批判林彪推行“极右路线”时,此时精神已失常的张志新站起来喊:“中共极右路线的总根子是毛泽东。” 因此被认定“仍顽固坚持反动立场,在劳改当中又构成重新犯罪”,被提请加刑,判处死刑,立即执行。1975年2月26日,中共辽宁省委常委召开扩大会议,审批张志新案件。出席这次会议的有毛远新等17人。会上,蔡文林作了《关于现行反革命犯张志新的案情报告》。会议中毛远新发表了他的意见说,“在服刑期间,这么嚣张,继续进行反革命活动。多活一天多搞一天反革命,杀了算了。”

1975年2月27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遵照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决定,给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文件:“你院报省审批的张志新现行反革命一案,于1975年2月26日经省委批准处张犯死刑,立即执行。希遵照执行,并将执行情况报给我们。”

3月6日,监狱有人提出,张志新“是否精神失常”的问题,并向上级报告。3月19日,上级批示:“洪××同志不考虑,她的假象,本质不变,仍按省委批示执行。”张志新在行刑前经过多日“小号”(一种只能坐,不能躺卧的特小牢笼)的折磨,已经被逼疯,用馒头沾着经血吃,坐在大小便里。

张志新于1975年4月4日在沈阳东岭大刑场被执行死刑。另外一名表达赞同张志新言论的党员被判处18年监禁。

1979年3月,中共辽宁省委(时任仲夷为第一书记)为她平反,并追认为烈士。[6]

[编辑] 言论观点
[编辑] 部分言论
过去十年,有人看我们现在和党的领袖的关系,就像我们现在看以前的人信神信鬼一样可笑,像神话一样不可理解。
无论谁都不能例外,不能把个人凌驾于党之上。
对谁也不能搞个人崇拜。
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阶段中,毛主席也有错误……[7]

“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以来,及在新中国建立初期前的各个历史阶段中,毛主席坚持了正确路线。尤其是,1935年遵义会议以后,树立了毛主席在党内的领导地位,结束了第三次“左”倾路线在党中央的统治,在最危急的关头挽救了党。毛主席在党的历史发展中的丰功伟绩是不容否定的。但我认为,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阶段中,毛主席也有错误。集中表现于大跃进以来,不能遵照客观规律,在一些问题上超越了客观条件和可能,只强调了不断革命论,而忽视了革命发展阶段论,使得革命和建设出现了问题、缺点和错误。集中反映在三年困难时期的一些问题上,也就是三面红旗的问题上。”

对“三忠于”、跳“忠字舞”,她说:“过去封建社会讲忠,现在搞这个干什么!搞这玩意干什么!再过几十年的人看我们现在和党的领袖的关系,就像我们现在看从前的人信神信鬼一样不可理解。”“无论谁都不能例外,不能把个人凌驾于党之上。”“对谁也不能搞个人崇拜。”[8]

1969年12月25日,是她加入中国共产党15周年的日子。她因此写了一首题为《迎新》的歌,却遭狱霸殴打、凌辱,并把她的笔和纸没收了。她非常愤怒,用小木棒代笔,在手纸上写下控诉书:

“ 质问、控诉、声讨!身为专政机关之长,你听着:
你为什么不敢把钢笔退还我,不是要我写写对宣判大会的感触吗?难道由于事情繁忙忘记了吗?如果是这样,在此提醒一下!如果是怕给了我这枝笔后,写出不合乎要求的感想而改变方针,这也真是少找点麻烦,也愿听便。看来,我的笔是被你们当作枪给缴去了,但指挥这支枪的思想你们却永远也缴不掉!
自称为代表无产阶级、共产党执行专政者,你们的作为那一点像无产阶级!一首未写完的革命诗歌,做为导线借口,行凶殴打凌辱女政治犯!你们以为一个女共产党员就可以这样随便凌辱的吗!行凶者、帮凶助威侮骂者,你们可以逃之夭夭吗?不!我要向党向人民控诉你们,要声讨你们。你们若不认错,将会受到历史的严惩!这笔账是要算的!
你们管理的哨兵可以无缘无故辱骂女共产党员!
你们管理领导下的伙房,可以用带有煤渣沙子的黄馍虐待政治犯!你这个一所之长,却推脱责任,回避问题,逃之夭夭!
一所之长竟用拖压办法,不发给女政治犯特需手纸,进行生活上的刁难!
你们若是无产阶级,你们为什么那么怕真理!没听说无产阶级、共产党的专政机关殴打犯人、辱骂犯人,生活上虐待犯人、刁难犯人!你们所作所为是哪个“无产阶级”?

你们以为利用上述恶劣手段、可耻勾当,就可以软化革命者的意志,可以向错误路线投降吗?这除了说明你们手中没有真理,在真理面前束手无策,软弱无能外,你们什么也得不到!

告诉你们:如果谁认为只有革命一帆风顺,事先得到不会遭失败和牺牲的保票才去革命,那他就根本不是革命者。共产党人,一个被错误路线迫害者,脱党状态的女共产党员,孤家寡人一个,在这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中,缺点错误失策在所难免,是前进中的问题,自身有克服的基础和可能,在斗争中只会提高觉悟,越战越强!因为她日益掌握真理!如果上述办法能征服,那就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你们还有什么办法都使出来吧!她只能作七十年代的哥白尼……。克服意大利青年“亚瑟”式天真幼稚幻想,克服法国布朗基式革命冒险主义,要自觉锻炼严格的无产阶级党性。对此,是无产阶级不难理解!不是无产阶级本来就没有共同语言!坚持真理永不放弃!有什么办法尽量来使……


[编辑] 给丈夫的诀别信
“ 曾真:
结婚14年生下了一男一女,我没有也无力完成自己的义务,希望你很好的抚养下一代,对林林要耐心,女孩子每长一年事就更多,要很好爱护她。叫她不要早婚,妈妈对不起他们。春节好好照顾。过去自己修养不好,打骂过孩子,让她别往心里去!好好学习。锻炼身体。改正“没有坚持精神”的缺点。让她好好照顾小弟弟,不要伤心,要坚强。

十几年我对你没疼没爱,犯过的错误已结束了。彻底把我忘却,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原来为你买东西的那笔钱,是我平时结余的,打算为父母办理丧事用的,如能积起可交我母亲治病用。也是最后一次尽孝!不过不要告诉他们,这会使他们受刺激犯病(你尽可能这两三个月每月给他们寄15元吧!也可不寄,叫志勤寄)。平时多注意身体!为了革命多照顾自己吧!

我没给父母写信。如果沈阳家里没人照看,你可写信去和母亲商量是否把孩子放(天)津!不过我考虑,他们若身体不好,困难会大些。如若可能,还请何姥来照看,工资稍少些可减轻负担!总之担子都是你的了。对孩子要耐心!对不起你。十几年辜负了党的培养!一个人不管是生或死只要是为了革命就是有意义的!

我懂得了革命,决心要为革命献出一切!

以前千错万错,如果不能饶恕,我愿接受最严厉的惩罚,毫无怨言。

真正的革命事业永远是兴旺的蒸蒸日上的。为盘锦的美好未来欢呼!再次欢呼这个胜利的前途!愿为美好的未来添点出点力。但有没有这种可能,确不是能由我所决定的,革命能否容纳,党和人民决定。怎么定我怎么领。

中国共产党万岁!

伟大的祖国万岁!

毛主席万岁!

志新

1969年1月5日晚


[编辑] 对张志新的争议性研究
[编辑] 强暴说
有言论表示,张在监狱时曾受到非人虐待甚至强暴。但至今未有足够人证证实此事真伪。

[编辑] 毛远新下令处决说
有言论表示,毛远新曾下令处决张志新。但至今未有足够人证证实此事真伪。

后人在对“张志新案”进行重新了解时,发现陈禹山们在编写《一份血写的报告》时有意掩盖了如下重要的事实[9]:

张志新在公开场合多次书写张贴大量直接针对毛泽东主席的反动标语,包括“打倒毛泽东”、“绞死毛泽东”、“油炸毛泽东”、“千刀万剐毛泽东”等等。
张志新在公开场合及开会时多次高呼上述内容的口号。
张志新在她自己的“毛选四卷”上书写了大量的攻击、漫骂毛泽东主席的言论。
张志新还有攻击、漫骂周恩来总理的言论。
1973年11月16日张志新与其他犯人参加“批林批孔”大会,当报告人批判林彪推行“极右路线”时,张志新站起来喊“中共极右路线的总根子是毛泽东”等口号。
1975年第二次判处张志新死刑时,是否符合当时的法律规定?据查,当时判处张志新死刑的依据是1967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公安工作六条》。 《 公安工作六条》第二条规定:“凡是投寄反革命匿名信,秘密或公开张贴,散发反革命传单,写反动标语,喊反动口号,以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都是现行反革命行为,应当依法惩办。”
1975年判张志新死刑的报批过程是否符合当时的“法律程序”。据查,当时判死刑的审批程序为,基层法院判死刑须层层上报至辽宁省高级法院,辽宁省高院判死刑,须上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在上报最高法院前,按当时的规定必须经省委常委讨论同意,然后以辽宁省革命委员会的名义上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据了解,1975年判张志新死刑的审批过程符合当时的“法律程序”。
因此有人认为《一份血写的报告》资料来源并不完全基于事实,带有政治目的。

[编辑] 被割断喉管说
曾有多篇文章指张志新处决前为防喊口号被割断喉管,但内容本身有争议[10]

[编辑] 被逼疯说
有言论指张死前已经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但未有足够证据证实此事。

[编辑] 婚外恋说
有言论指张志新因为婚外恋自责而想自杀,因此不断发表反毛泽东的言论,但此事未经证实。[11]

[编辑] 注释
^ Louis. Henkin, R. Edwards, Randle. Nathan, Andrew James. [1986] (1986). Human Rights in Contemporary China.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ISBN 0231061811
^ Ladany, László. [1988] (1988).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and Marxism, 1921-1985: A Self Portrait. Stanford University, Hoover Institution Press. ISBN 0817986219
^ Zheng, Yi. Sym, T. P. Terrill, Ross. [1996] (1996). Scarlet Memorial: Tales of Cannibalism in Modern China. Westvuew Press. ISBN 0813326168.
^ 遇罗克案张志新案真相
^ 张志新“现行反革命” 毛远新下令“杀了算了”(2)
^ 张志新蒙难之后,来源《南方网》2004年9月23日。
^ 陈少京,《张志新冤案揭密》,《南方周末》2000年6月16日。
^ 张志新“现行反革命” 毛远新下令“杀了算了”
^ 苏铁山:在历史大背景下的张志新案
^ 苏铁山:在历史大背景下的张志新案
^ 遇罗克案张志新案真相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1:55

张志新:一位被割断喉管后枪决的中共党员
[size=-1]张志新这个名字,今天的年轻人可能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她是一名共产党员,35年前,她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处死刑。死前是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干部。在行刑前,...
www.sinovision.net/blog/ksliu/details/363 ... 2010-8-7 - 百度快照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1:57

小草在歌唱(雷抒雁)

——悼女共产党员张志新烈士
    一
    风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尘土,
  把罪恶埋葬!
  雨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泪水,
  把耻辱洗光!
  
  是的,多少年了,
  谁还记得
  这里曾是刑场?
  行人的脚步,来来往往,
  谁还想起,
  他们的脚踩在
  一个女儿、
  一个母亲、
  一个为光明献身的战士的心上?
  
  只有小草不会忘记。
  因为那殷红的血,
  已经渗进土壤;
  因为那殷红的血,
  已经在花朵里放出清香!
  
  只有小草在歌唱。
  在没有星光的夜里,
  唱得那样凄凉;
  在烈日暴晒的正午,
  唱得那样悲壮!
  象要砸碎焦石的潮水,
  象要冲决堤岸的大江……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2:03


  正是需要光明的暗夜,
  阴风却吹灭了星光;
  正是需要呐喊的荒野,
  真理的嘴却被封上!
  黎明。一声枪响,
  在祖国遥远的东方,
  溅起一片血红的霞光!
  呵,年老的妈妈,
  四十多年的心血,
  就这样被残暴地泼在地上;
  呵,幼小的孩子,
  这样小小年纪,
  心灵上就刻下了
  终生难以愈合的创伤!
  
  我恨我自己,
  竟睡得那样死,
  象喝过魔鬼的迷魂汤,
  让辚辚囚车,
  碾过我僵死的心脏!
  我是军人,
  却不能挺身而出,
  象黄继光,
  用胸脯筑起一道铜墙!
  而让这颗罪恶的子弹,
  射穿祖国的希望,
  打进人民的胸膛!
  我惭愧我自己,
  我是共产党员,
  却不如小草,
  让她的血流进脉管,
  日里夜里,不停歌唱……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2:09


  虽然不是
  面对勾子军的大胡子连长,
  她却象刘胡兰一样坚强;
  虽然不是
  在渣滓洞的魔窟,
  她却象江竹筠一样悲壮!
  这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
  社会主义中国特殊的土壤里,
  成长起的英雄
  ——丹娘!
  
  她是夜明珠,
  暗夜里,
  放射出灿烂的光芒;
  死,消灭不了她,
  她是太阳,
  离开了地平线,
  却闪耀在天上!
  
  我们有八亿人民,
  我们有三千万党员,
  七尺汉子,
  伟岸得象松林一样,
  可是,当风暴袭来的时候,
  却是她,冲在前边,
  挺起柔嫩的肩膀,
  肩起民族大厦的栋梁!
  
  我曾满足于——
  月初,把党费准时交到小组长的手上;
  我曾满足于——
  党日,在小组会上滔滔不绝地汇报思想!
  我曾苦恼,
  我曾惆怅,
  专制下,吓破过胆子,
  风暴里,迷失过方向!
  
  如丝如缕的小草哟,
  你在骄傲地歌唱,
  感谢你用鞭子
  抽在我的心上,
  让我清醒,
  让我清醒,
  昏睡的生活,
  比死更可悲,
  愚昧的日子,
  比猪更肮脏!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2:11


  就这样——
  黎明。一声枪响,
  她倒下去了,
  倒在生她养她的祖国大地上。
  
  她的琴吧?
  那把她奏出过欢乐,
  奏出过爱情的琴呢?
  莫非就比成了绝响?
  她的笔呢?
  那支写过檄文,
  写过诗歌的笔呢?
  战士,不能没有刀枪!
  
  我敢说:她不想死!
  她有母亲:风烛残年,
  受不了这多悲伤!
  她有孩子:花蕾刚绽,
  怎能落上寒霜!
  她是战士,
  敌人如此猖狂,
  怎能把眼合上!
  
  我敢说:她没有想到会死。
  不是有宪法么?
  民主,有明文规定的保障;
  不是有党章么,
  共产党员应多想一想。
  就象小溪流出山涧,
  就象种子钻出地面,
  发现真理,坚持真理,
  本来就该这样!
  
  可是,她却被枪杀了,
  倒在生她养她的母亲身旁……
    法律呵,
  怎么变得这样苍白,
  苍白得象废纸一方;
  正义呵,
  怎么变得这样软弱,
  软弱得无处伸张!
  只有小草变得坚强,
  托着她的身躯,
  托着她的枪伤,
  把白的,红的花朵,
  插在她的胸前,
  日里夜里,风中雨中,
  为她歌唱……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2:14


  这些人面豺狼,
  愚蠢而又疯狂!
  他们以为镇压,
  就会使宝座稳当;
  他们以为屠杀,
  就能扑灭反抗!
  岂不知烈士的血是火种,
  插出去,
  能够燃起四野火光!
  
  我敢说:
  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
  红日,
  就不会再升起在东方!
  我敢说,
  如果罪行得不到清算,
  地球,
  也会失去分量!
  
  残暴,注定了灭亡,
  注定了“四人帮”的下场!
  
  你看,从草地上走过来的是谁?
  油黑的短发,
  披着霞光;
  大大的眼睛,
  象星星一样明亮;
  甜甜的笑,
  谁看见都会永生印在心上!
  
  母亲呵,你的女儿回来了,
  她是水,钢刀砍不伤;
  孩子呵,你的妈妈回来了,
  她是光,黑暗难遮挡!
  死亡,不属于她,
  千秋万代,
  人们都会把她当作榜样!
  
  去拥抱她吧,
  她是大地女儿,
  太阳,
  给了她光芒;
  山岗,
  给了她紧强;
  花草,
  给了她芳香!
  跟她在一起,
  就会看到希望和力量……

    六月七日夜不成寐
  六月八日急就于曙光中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2:17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8-16 11:37 发表
【440】张志新

桃花揉碎,再切珠喉。
玉颈声哑,冰胸血流。
江山大治,呐喊当休。
既有奇志,终须断头。

2010-8-16上午11:00

查过许多资料,“胸”有多义,“玉、芳、冰”都可修饰“胸”。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2:19

有些时候我们无奈的选择做沉默的大多数。可是总有一些人,他们会站出来,说出你想说而不敢说的话,我觉得那就是英雄。话语能自由,人格便自由。

非非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8-16 14:25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10-8-16 14:25 发表
有些时候我们无奈的选择做沉默的大多数。可是总有一些人,他们会站出来,说出你想说而不敢说的话,我觉得那就是英雄。话语能自由,人格便自由。

时势造英雄,放在今天再站出来也不会是英雄。因为你说了在当时足以杀头的话,在今天也不会被判刑入狱。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4:43

说明社会进步了,言论自由了。非要否认是不行滴。不过这也有个横向比较与纵向比较的问题。一个个体感知程度的问题。我就常想什么封建社会的诛连九族啦,妇女的三从四德啦,老一辈的饥肠辘辘啦,然后觉得自己现在特自由与幸福。

非非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8-16 15:02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10-8-16 15:02 发表
说明社会进步了,言论自由了。非要否认是不行滴。不过这也有个横向比较与纵向比较的问题。一个个体感知程度的问题。我就常想什么封建社会的诛连九族啦,妇女的三从四德啦,老一辈的饥肠辘辘啦,然后觉得自己现在 ...

与社会进步无关,是人性的回归。本届政府,是建国以来最富有人性的一届政府。它面临着种种新生的丑恶现象,但“回天无力”。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5:54

回复 #1 李家三郎 的帖子

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李升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8-16 16:46



QUOTE:
原帖由 李升祥 于 2010-8-16 16:46 发表
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革命烈士什么也不知道了,后人不忘那段历史就足够了。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16:49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18 07:1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7710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