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sgwadmin/public_html/bbs/blog.php on line 200
李家三郎 - 题新加坡青奥会开幕式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华文论坛

随笔南洋网


« 2022-1-20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4

0 位会员, 4 位游客

题新加坡青奥会开幕式
题新加坡青奥会开幕式

夜幕如画,狮城闪光。
春临仲夏,美在南洋。
历史新页,长诗首章。
体坛盛会,水上天堂。

2010-8-14晚8:31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8-14 22:04 编辑 ]

20 评论

青少年奥林匹克运动会(The Youth Olympic Games,YOG),简称为青少年奥运会、青奥会。它是一项专为年轻人设立的体育赛事,揉和了体育、教育和文化等领域的内容,并将为推进这些领域与奥运会的共同发展而起着一个催化剂的作用。青奥会每四年一届。夏季青奥会最长12天。2001年,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雅克·罗格提出了举办青奥会的设想。国际奥委会在2007年7月5日于危地马拉城举行的第一百一十九次国际奥委会全会上一致同意创办青少年奥运会。首届青少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将在新加坡举行。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4 20:45

青奥会



图片附件: 1280347676_Yszh7T.jpg (98.17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4 22:15

回复 #1 李家三郎 的帖子



李升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8-15 12:48



QUOTE:
原帖由 李升祥 于 2010-8-15 12:48 发表

刚刚调到电视一看,零点一过,娱乐文体节目全部开通。回复完,再调回去,看青奥会的进展情况。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00:30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8-14 20:39 发表
题新加坡青奥会开幕式

夜幕如画,狮城闪光。
春临仲夏,美在南洋。
历史新页,长诗首章。
体坛盛会,水上天堂。

2010-8-14晚8:31

言简意清!好!

马夫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8-16 07:07



QUOTE:
原帖由 马夫 于 2010-8-16 07:07 发表

言简意清!好!

问好!不知“长诗”对“历史”是否可以。“史、诗”都是实字,“历”是虚字就好了。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08:30

历的中文解释
以下结果由汉典提供词典解释
部首笔画
部首:厂  部外笔画:2  总笔画:4
五笔86LV  五笔98EE  仓颉:MKS
笔顺编号:1353   四角号码:71227  Unicode:CJK 统一汉字 U+5386

基本字义

1. 经过:经~。来~。阅~。~尽甘苦。
2. 经过了的:~程。~代。~史。~来。
3. 遍、完全:~览。~数(shǔ)。
4. 推算年、月、日和节气的方法:~法。


详细字义
〈动〉

1. (形声。从謪,厤( lì)声。从“止”,表示与脚、行走有关。本义:经过)
2. 同本义 [go through;experience;undergo]
历,过也。——《说文》
深践戎马之地, 足历王庭,垂饵虎口。——汉· 司马迁《报任少卿书》
历齐河。——清· 姚鼐《登泰山记》
已历三世。——《三国志·诸葛亮传》
身不历农亩之劳。——明· 刘基《诚意伯刘文成公文集》
历两京左右通政。——清· 张廷玉《明史》
3. 又如:身历(亲身经历);历时(所经过的时间);历劫(佛教用语。指世界经历多次成、住、坏、空的生灭过程。劫,为宇宙在时间上的一成一毁);历岁(经过一年);历载(经历多年);历远(经历长久);历纪(经历的世代)
4. 行;游历 [travel through]
伏轼撙衔,横历天下。——《战国策》
遍历名山,博采方术。——前蜀· 杜光庭《李筌》
5. 又如:历聘(游历天下以求聘用);历国(游历各国);历行(遍行,走遍);历块(穿过一国如过一小块土地。比喻迅速);历说(游说)
6. 超越;超过 [surpass]
礼,朝廷不历位而相与言,不逾阶而相揖也。——《孟子》
7. 又如:历位(逾越位次);历阶(越阶而上);历涉(度越)
8. 担任;先后担任各种官职 [take charge of]
历十二官,处事无纤毫过差。——唐· 韩愈文
9. 又如:历仕(做官);历官
先后连任官职);历职(先后连续任职);历正(古代主管天文历法的官
10. 选择,选定 [select]。如:历吉日(选择吉祥的日子)
11. 发出;流露 [reveal]
兹历情以陈辞兮,荪详聋而不闻。——《楚辞》
12. 审视;察看;推算 [examine]
历象日月星辰。——《汉书》
13. 又如:历物(分别研究事物之理);历家(专门观测推算历象的人)
14. 扰乱,触犯 [offend]。如:历法(违犯法纪);历乱(胡乱,杂乱无序)

〈副〉

1. 尽;遍 [all over]
今予其敷心腹肾肠,历吉尔百姓于朕志。——《书·盘庚下》
历验各种僵石。——[英]赫胥黎著、 严复译《天演论》
2. 又如:历心(尽心,重视);历行(遍行,走遍);历问(遍问);历阅(遍读)
3. 逐一;逐个地 [one by one]
历观文囿,泛览辞林。——萧统《文选序》
4. 又历历可听;历历在目

〈形〉

1. 分明,清晰 [clear]
口齿自清历。——左思《娇女》。又如:历然在目
2. 稀疏。
赤垆历彊肥。——《管子·地员》
3. 又如:历齿(牙齿稀疏)

〈名〉

1. 历法,历术 [calendar]
君子以治历明时。——《易·革》
天文阴阳历算。——《后汉书·张衡传》
2. 历书,按当年的日、周和月顺序载有天文学等资料的出版物 [almanac]
视历复开书,便利此月内。——《孔雀东南飞》
3. 又如:航海历
4. 次第,依次而定 [order]
命宰历卿大夫至于庶民土田之数,而赋牺牲,以共山林名川之祀。——《礼记·月令》。注:“历,犹次也。”
5. 所有以前的、先前的 [all previous]
持历朝圣训授君。——清· 梁启超《谭嗣同传》
6. 又如:历世(历代,过去的各个朝代);历叶(历代;以往各代);历稔(历年,连年)
7. 通“鬲”。釜鬲 [cauldron used in ancient China;tripot]
铜历为棺。——《史记·滑稽列传》
8. 通“枥”[manger]
伏历千驷。——《汉书·梅福传》

常用词组

1. 历朝 lìcháo
[in the past dynasties;generations] 所经过的各帝王或朝代
历朝官制
2. 历朝圣训 lìcháo-shèngxùn
[adjuration of the deceased of the emperor throngh ages] 前几代皇帝的遗训
先遣内侍持历代圣训授君,传上言。——清· 梁启超《谭嗣同传》
3. 历程 lìchéng

(1) [course]∶经历的过程
回顾战斗的历程
(2) [mechanism]∶化学反应的一系列步骤
4. 历次 lìcì
[all previous (occassions, etc.)] 以往各次
在历次战斗中他都表现得很勇敢
5. 历代 lìdài

(1) [past dynasties]∶以往各代
历代王朝
(2) [through the ages]∶过去的整个年代
历代名画
6. 历法 lìfǎ
[calendar] 民用年的起始、长度和划分是固定的历算系统,这种系统中按一定的规则安排日和更长的时间划分单位(如星期、月和年)
7. 历阶 lìjiē
[ascend the flight of steps] 登阶,跨过台阶
毛遂接剑历阶而上。——《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
8. 历届 lìjiè
[all previous sessions (governments,etc.)] 以往的每一次。常指集会而言;过去各次
历届人民代表大会
9. 历尽 lìjìn
[experience and suffer] 多次经历或遭受
历尽沧桑
10. 历久 lìjiǔ
[last long;through or for many years] 经历很长的时期
历久不衰
11. 历来 lìlái

(1) [always;constantly; all along; all through the ages]∶过去多年(次)以来;从来
我们历来相信科学
(2) [from time immemorial]∶远古以来
这些岛屿历来都是中国的领土
12. 历历 lìlì
[distinctly;clearly] [物体或景象]一个个清晰分明
历历可数
历历在目
13. 历历可数 lìlì-kěshǔ
[clearly count] 清清楚楚的数出来
珠历历可数也。——明· 魏学洢《核舟记》
14. 历历在目 lìlì-zàimù
[come clearly into view; leap before the eyes; be still alive in one's memory] 清楚地显示在眼前
历历在目,疑其类墟墓间事,不祥也。——宋· 洪迈《夷坚志》
15. 历落 lìluò

(1) [arranged in no particular order;fouled up]∶参差不齐;疏落
天上疏星历落
(2) [having delicate beauty]∶仪态俊秀不俗
16. 历年 lìnián

(1) [calendar year]∶历法上的年
(2) [over the years]∶过去多少年
历年的积累
17. 历日 lìrì

(1) [calendar day]∶民用日;从子夜到子夜的时间
(2) [calendar]∶历书
向他借历日
18. 历时 lìshí
[diachronic;last] 所经过的时间
这一战役历时六十五天
19. 历史 lìshǐ

(1) [history]
(2) 记载和解释作为一系列人类活动进程的历史事件的一门学科
(3) 沿革,来历
(4) 过去的事实
他的历史很不简单
20. 历书 lìshū
[almanac] 见“历 4 ”
21. 历数 lìshǔ
[count one by one;enumerate] 一件一件地列举
历数敌人的罪行
22. 历险 lìxiǎn
[adventure] 经历危险
山中历险记
23. 历元 lìyuán
[epoch] 被选来作为被考察的已知数据之参考点的某一瞬间或某一日期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08:30

吴熙
新手上路




UID 70595
精华
1
积分 30
帖子 9
威望 21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0-8-13
来自 文莱/新加坡
状态 离线

#1
发表于 2010-8-16 00:2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七律试作第二首:滨海湾---夜庆青奥

赤树银花百仞葩     仙槎九渡降金沙
琉璃皎皎迎青奧     琥珀莹莹庆万家
雪刃奔空雕浩瀚     丹龙逦迤戏南涯
浮台庆典红如火     动地摇天震月华



图片附件: P1010985.JPG (2010-8-16 00:25, 60.88 K)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08:34

2010新加坡青奥会奖牌榜 首日中国队暂列第一位2010-08-16 08:23:57 来源: 网易体育 跟贴 0 条 手机看赛事 网易体育8月16日报道:
2010新加坡青奥会第一比赛日结束,中国代表团以三金一银的成绩暂时名列奖牌榜榜首,俄罗斯、阿塞拜疆、意大利和美国代表团暂时分列奖牌榜的第二至第五名。
以下为详细奖牌榜:

2010新加坡青奥会奖牌榜(截至8月15日23:00)

排名

国家或地区

金牌

银牌

铜牌

总数

1

中国

3

1

0

4

2

俄罗斯

2

2

1

5

3

阿塞拜疆

2

0

0

2

4

意大利

1

1

0

2

5

美国

1

0

2

3

6

吉尔吉斯斯坦

1

0

1

2

6

哈萨克斯坦

1

0

1

2

8

越南

1

0

0

1

8

韩国

1

0

0

1

8

日本

1

0

0

1

8

以色列

1

0

0

1

12

澳大利亚

0

2

0

2

12

乌克兰

0

2

0

2

14

土耳其

0

1

1

2

14

乌兹别克斯坦

0

1

1

2

14

伊朗

0

1

1

2

17

埃及

0

1

0

1

17

南非

0

1

0

1

17

泰国

0

1

0

1

17

古巴

0

1

0

1

21

委内瑞拉

0

0

2

2

21

德国

0

0

1

1

21

法国

0

0

1

1

21

捷克

0

0

1

1

21

匈牙利

0

0

1

1

21

阿根廷

0

0

1

1

21

亚美尼亚

0

0

1

1

21

塔吉克斯坦

0

0

1

1

总计

15

15

17

47

备注:跆拳道项目三四名均获铜牌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6 08:37

刚刚看了新加坡青奥会,举重中,目前已拿了一金一银,其它情况正在进一步了解之中,祝贺中国青少年取得优异成绩!

水湾筏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2010-8-16 12:16

回复 #1 李家三郎 的帖子

您好。这首颂青奥的诗歌清雅淡妆、言简意赅,喜欢!不过对"春临仲夏"有些疑虑:春与夏是不同的季节,一般只说"大地回春"或者"春临某地"。"春"是否能泛指美好的事物?或者,是否 可解读为"仲夏如春"?我也上网搜寻了仲夏的释义,以下摘录一段:
古语中有:孟、仲、季指第一、第二、第三;或者也有用伯、仲、叔的。所以,仲即为第二的意思,而仲夏就是指夏天的第二个月。一般来说,是指阴历五月份。

吴熙 Rank: 2Rank: 2 2010-8-19 02:01



QUOTE:
原帖由 吴熙 于 2010-8-19 02:01 发表
您好。这首颂青奥的诗歌清雅淡妆、言简意赅,喜欢!不过对"春临仲夏"有些疑虑:春与夏是不同的季节,一般只说"大地回春"或者"春临某地"。"春"是否能泛指美好的事物?或者,是否 可解读为"仲夏如春"? ...

暂不直接回复关于“白发三千丈”的问题,先学习点似乎有关的资料——

另一方面,离开了解释原作,那末在某种情况下,“断章取义”也可以容许。比方把“水落石出”说成把事情弄清楚了,那是借用这句话赋与新的意义,是可以的。所以说“作者未必然,读者何必不然”,作者未必有这个意思,但读者在他的再创造中却可以产生这种意思。所以说“断章取义则是,刻舟求剑则大非矣”。但张惠言是结合原作来解释,认为原作就是这个意思,那就错了。

  对于苏轼《卜算子》词,还有“拣尽寒枝不肯栖”所引起的讨论,见《忌执着》五。

8.忌执着



  杜牧之作《赤壁》诗云:“折戟沉沙铁未消,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①。”意谓赤壁不能纵火,为曹公夺二乔置之铜雀台上也。孙氏霸业,系此一战。社稷②存亡,生灵涂炭③都不问,只恐捉了二乔,可见措大④不识好恶。(许顗《彦周诗话》)

  彦周⑤诮杜牧之《赤壁》诗,社稷存亡都不问,只恐捉了二乔,是措大不识好恶。夫诗人之词微以婉,不同论言直遂也。牧之之意,正谓幸而成功,几乎家国不保,彦周未免错会。(何文焕《历代诗话考索》)

①铜雀:台名,曹操所筑,在邺城(今河南临漳县)。二乔:江南乔公二女,都极美。孙策娶大乔,周瑜娶小乔。 ②社稷:土地神及谷神,指国家。 ③生灵:百姓。涂炭:泥涂炭火中,喻苦难。 ④措大:指士人。 ⑤彦周:宋时诗话作者许顗字。

  杜牧的诗说,要是东风不给周郎帮忙,他不好用火攻,那就会给曹操打败,弄到国破家亡,连二乔也保不住,就是说周瑜的打胜仗是侥幸成功。但许顗认为这次战争有关吴国存亡,百姓遭难,杜牧什么都不说,却只怕捉了二乔,显得不知轻重,不识好歹。

  这里接触到怎样读诗的问题,如对于怀古的诗,要不要用读史的眼光来评价呢?就读史说,国家的存亡,人民的命运,自然远远比两个女子重要。用读史的眼光来评诗。那末,诗人只关心两个女子,而不关心国家和人民,自然也大成问题。

  但诗和史论不同,诗是文学,文学的特点是通过个别来反映一般,所谓“言近指远”,不像史论那样可以作全面论述。言近,讲的是切近的事;指远,反映出一般的较深远的意义。这诗咏赤壁,赤壁之战的主将是周瑜,联系周瑜来说,倘二乔被掳正说明周瑜的国破家亡。诗人就是这样用个别的事来说明这一战关系到国家的存亡,人民的命运,这也就是诗的表达法不同于史论的地方。许顗执着史论的见解来评诗,没有注意到诗同史论的不同,所以“未免错会”了。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9 07:01



  唐诗绝句,今本多误字①,试举一二。如杜牧之《江南春》云,“十里莺啼绿映红”,今本误作“千里”。若依俗本,千里莺啼,谁人听得?千里绿映红,谁人见得?若作十里,则莺啼绿红之景,村郭、楼台、僧寺、酒旗皆在其中矣。(杨慎《升庵诗话》八)

  “千里莺啼绿映虹,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②,多少楼台烟雨中。”此杜牧《江南春》诗也。升庵谓“千”应作“十”,盖千里已听不着看不见矣,何所云“莺啼绿映红”耶?余谓即作十里,亦未必尽听得着看得见。题云《江南春》,江南方广千里,千里之中莺啼而绿映焉,水村山郭无处无酒旗,四百八十寺楼台多在烟雨中也。此诗之意,意既广不得专指一处,故总而命曰《江南春》,诗家善立题者也。(何文焕《历代诗话考索》)

①杨慎要改杜牧诗,不说他自己要改,说是俗本错了。明朝人往往喜欢这样说。 ②南朝帝王贵族多好佛,兴建的寺庙很多,所以有四百八十寺的说法。

  杨慎执着“千里”两字提出批评,认为千里之远,既看不见,又听不到,不合适,主张改作“十里”。实际上诗人写的不是他站在一处看到的景象,是指整个江南春色说的,“千里”正指江南范围的广阔。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9 07:06



  又问:“诗与文之辨?”答曰:“二者意岂有异?唯是体制辞语不同耳。意喻之米,文喻之炊而为饭,诗喻之酿而为酒;饭不变米形,酒形质尽变;噉饭则饱,可以养生,可以尽年,为人事之正道;饮酒则醉,忧者以乐,喜者以悲,有不知其所以然者。如《凯风》《小弁》之意,断不可以文章之道平直出之,诗真可已于世乎?”(吴乔《答万季野诗问》)

  世谓王右丞画雪中芭蕉,其诗亦然。如“九江枫树几回青,一片扬州五湖白”,下连用兰陵镇、富春郭、石头城诸地名,皆寥远不相属。大抵古人诗画,只取兴会神到,若刻舟缘木求之,失其旨矣。(王士禛《带经堂诗话》卷三)

  《卫风·河广》言河之不广,《周南·汉广》言汉之广而“不可泳思”。虽曰河汉广狭之异乎,无乃示愿欲强弱之殊耶?盖情思深切,则视河水清浅,企以望宋,觉洋洋者若不能容刀、可以苇杭。此如《郑风·褰裳》中“子惠思我”,则溱、洧可“蹇裳”而“涉”。苟有人焉,据诗语以为汉广于河之证,则痴人耳,不可向之说梦者也。不可与说梦者,亦不足与言诗,惜乎不能劝其毋读诗也!唐诗中示豪而撒漫挥金则曰“斗酒十千”,示贫而悉索倾囊则曰“斗酒三百”,说者聚辩,一若从而能考价之涨落、酒之美恶。吟风弄月之语,尽供捕风捞月之用。杨慎以还,学者习闻数有虚实之辨(杨有仁编《太史升庵全集》卷四三论《公羊传》记葵丘之会),而未触类园览。夫此特修词之一端尔;述事抒情,是处皆有“实可稽”与“虚不可执”者,岂止数乎?窃谓始发厥旨,当推孟子。《万章》说《诗》曰:“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如以辞而已矣,《云汉》之诗曰:‘周余黎民,靡有孑遗’;信斯言也,是周无遗民也!”盖文词有虚而非伪,诚而不实者。语之虚实与语之诚伪,相连而不相等,一而二焉。是以文而无害,奇而非诬。《礼记·表记》:“子曰:‘情欲信,词欲巧’”,亦见“巧”不妨“信”。诚伪系乎旨,徵夫言者之心意,孟子所谓“志”也,验夫所言之事,墨经所谓“合”也。所指失真,故不“信”,其旨非欺,故无“害”。言者初无诬罔之“志”,而造作不可“信”之“辞’;吾闻而“尽信”焉,入言者于诬罔之罪,抑吾闻而有疑焉,斤斤辩焉,责言者蓄诬罔之心,皆“以辞害志”也。高文何绮,好句如珠,现梦里之悲欢,幻空中之楼阁,镜内映花,灯边生影,言之虚者也,非言之伪者也,叩之物而不实者也,非本之心而不诚者也。《红楼梦》第一回大书特书曰“假语村言”,岂可同之于“诳语村言”哉?以辞害意,或出于不学,而多出于不思。《颜氏家训·勉学》记《三辅决录》载殿柱题词用成语,有人误以为真有一张姓京兆,又《汉书·王莽传赞》用成语,有人误以为莽面紫而发声如蛙。视运典为纪事,认虚成实,盖不学之失也。若夫辨河汉广狭,考李杜酒价,诸如此类,无关腹笥,以不可执为可稽,又不思之过焉。(钱钟书《管锥编·毛诗正义·河广》)

  这里提到诗和文的不同,也是诗和史的不同,就是不能用读历史的眼光读诗,也就是破除执着,避免一些对诗的不正确看法,更好地理会诗的特点。历史要注意时、地、人所构成的事件,要如实记载,所以这里比做炊而为饭,但不变米形。写诗也接触到时、地、人或事,但同历史不同,好比酿而为酒,酒的形质尽变。现以《诗经》里的《凯风》和《小弁》这二首的序及诗为例,来看文和诗的不同。《凯风》的《序》:“虽有七子之母犹不能安其室,故美七子能尽其孝道以慰其母心而成其志尔。”《诗》:“母氏圣善,我无令(善)人”,“有子七人,莫慰母心”,“有子七人,母氏劳苦”。《序》好比饭,可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9 07:08

发表于 2007-11-13 13:5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以看到事实,是说有七个儿子的母亲要再嫁。《诗》好比酒,看不出事实,只看到赞美母亲的善良劳苦,七子自责不能安慰母心。因为写诗的目的只想感动母亲,让她得到安慰,但究竟为的什么,诗里根本不讲。再看《小弁》的《序》:“刺幽王也。”《疏》:“幽王信褒姒之谗,放逐(太子)宜咎,其傅亲训太子,知其无罪,悯其见逐,故作诗以刺王。”《诗》:“靡(无)瞻非父,靡依非母;不属于毛,不离于里?天之生我,我辰安在!”《序》和《疏》讲明周幽王宠信褒姒,废太子宜咎。《诗》里不讲事实,只是说仰望的莫非父亲,依靠的莫非母亲,难道我不是父母的骨肉吗?为什么要抛弃我呢?这就说明文(或史)与诗不同,好比饭与酒的不同。这是诗里不讲事实而与史不同。

  也有诗里讲事实,讲到时、地、人,但讲得跟史不同。如王维《同崔傅答贤弟》:“洛阳才子姑苏客,桂苑殊非故乡陌。九江枫树几回青,一片扬州五湖白。扬州时有下江兵,兰陵钲前吹笛声。夜火人归富春郭,秋风鹤唳石头城。周郎陆弟为俦侣,对舞《前溪》歌《白苧》。曲几书留小史家,草堂棋赌山阴墅。衣冠若话外台臣,先数夫君席上珍。更阐台阁求三语,遥想风流第一人。”这诗是写给崔傅和贤弟两个人的。说他们是洛阳才子,到苏州来作客,而桂苑在苏州,并不是他们的家当。苏州和九江在汉朝属扬州,因而从苏州又联想到九江和扬州。枫树几回青,是说他们在苏州住了几年。这时期扬州有军事,兰陵在常州,富春在浙江,石头城在南京(这些地方,汉代也都属扬州),是指这次军事所涉及到的范围。在这时期,他们两人照样对舞,写字(王羲之曾在曲几上写字),下棋(谢安与谢玄下围棋,用别墅作赌注),非常从容。倘讲在地方上做官,先推崔傅;到朝廷上去当属员(晋代谢瞻因三语说得好,被聘去做掾属),要推荐贤弟。

  这首诗里讲到时间,不说两人在苏州住了几年,却说“九江枫树几回青”,几回青就是几年,因为要说得形象,所以说“枫树几回青”。为什么不说“苏州枫树”却说“九江枫树”呢?他们两人是住在苏州。因为《楚辞·招魂》里有“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九江在古扬州,又联系到江水,所以用“九江枫树”。这样又同“目极千里”联系,所以说“一片扬州五湖白’,从苏州联系到太湖、九江,加上下江(长江下游)的战事,风声鹤唳,就同招魂联系起来。这样,“九江枫树几回青”有几层意思,一是住了几年,二是“目极千里伤春心”,三是在下江兵事中惊魂初定。历史上写时间就没有这些花样。这诗里也写人,不说姓甚名谁,却说周郎陆弟,说周郎指前一个有周瑜的本事,说陆弟,指后一个有陆机弟弟陆云的文才,这同历史也写得不同。再看写下江兵事,诗里不讲战事怎样起来,怎样影响到常州、南京和富春,只说兰陵吹笛,常州在吹军号;鹤唳石头,南京吓得风声鹤唳,人归富春,不知是不是有人逃到浙江去。历史上讲战事也不能这样讲的。当然,这首诗主要不在写下江兵,主要是借下江兵来做陪村,写出两个人在这次战事中的态度镇静,依旧歌舞、下棋、写字,一点不惊扰,显出两人的能耐。但从中也可以看出,诗里写时间、人物和事件,写得同历史有多么不同。真像饭同酒的区别。

  弄清楚诗的特点,有利于破除一些执着之见。《诗·河广》:“谁谓河广,一苇杭(同航)之!谁谓宋远,跂余望之。”卫女嫁在宋国,被离婚后回卫,想念她的儿子,却不能渡过黄河去看他,所以说,谁说黄河宽,一叶苇草也可渡过去!谁说宋远,颠起脚来也可望到它,是反映她迫切想渡河去的心情。《汉广》:“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汉水上有游女,不可追求,来比汉水的广阔,不可游过去。这两首诗都说到水面宽广,但不能据此认为汉水比黄河难渡。《诗·褰裳》:“子惠思我,褰裳涉溱。”你想念我,我可拎起下裳渡过溱水来找你。这表示对对方的热诚,并不是说溱水可以随便渡过去。王夫之《姜斋诗话》卷下:“其尤酸迂不通者,既于诗求出处,抑以诗为出处,考证事理。杜诗‘我欲相就沽斗酒,恰有三百青铜钱’,遂据以为唐时酒价。崔国辅诗‘与沽一斗酒,恰用十千钱’。就杜陵沽处贩酒,向崔国辅卖,岂不三十倍获息钱耶?求出处者,其可笑类如此。”诗里的酒价,有时夸富,有时示贫,不能作为考证的依据,这正是诗和史的不同。历史里记的要求切实可靠,应该是可以根据的;诗里往往有夸张,不能作为根据。说西周灭亡后,没有老百姓剩下来,是一种夸张的说法。“靡有”这个“靡”(无)字,并非真无,倘认为真无,那就会因这个字而影响对这句话的理解,并因这句话的关系,影响对作者用意的理解,所以说“不以文(字)害辞(句),不以辞害志(用意)。”夸张的说法是虚的,不确实的,但不是说假话,而是表达了作者的真感情,所以读诗不能以词害意。

  以词害意,有的是由于知识不够。像《三辅决录》里讲:汉灵帝在殿柱上写:“堂堂乎张,京兆田郎。”“堂堂乎张”是《论语·子张》里称子张的话,这里是说京兆人田凤像子张那样堂堂。有一才士却说:这是指张京兆和田郎两人。《汉书·王莽传赞》:“紫色蛙声,余分闰位。”是说王莽的政权像紫色蛙声和闰位,即是伪政权,因为古以赤是正色,紫不是正色,蛙声比做靡靡之音,不是正音;阴历每年多余的日子积成闰月,不是正式的月。有一才士却说:王莽的皮肤是紫的,声音像蛙鸣。那也是“以文害辞,以辞害志”了。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9 07:10



  山阴阎百诗,学者也。《唐贤三昧集》初出,百诗谓余曰:“是多舛错,或校者之失,然亦足为选者累。如王右丞诗:‘东南御亭上①,莫使有风尘。’‘御’误‘卸’,江淮无卸亭也。孟襄阳诗:‘行侣时相问,涔阳何处边②。’‘涔’误‘浔’,涔阳近湘水,浔阳则辽绝矣③。祖咏诗:‘西还不遑宿,中夜渡京水④。’‘京’误‘泾’,京水正当圃田之西⑤,泾永则已入关矣⑥。”余深韪其言,寓书阮翁。阮翁后著《池北偶谈》,内一条云:诗家惟论兴会,道里远近,不必尽合。如孟诗:“暝帆何处泊,遥指落星湾。”落星湾在南康云云⑦。盖潜解前语也。噫,受言实难!夫遥指云者,不必此夕果泊也,岂可为浔阳解乎?(赵执信《谈龙录》)

  李太白诗:“汉家秦地月,流影照明妃。一上玉关道,天涯去不归。”按《史记》言:“匈奴左方王将直上谷以东⑧,右方王将直上郡以西⑨,而单于之庭直代、云中⑩。《汉书》言:“呼韩邪单于自请留居光禄塞下⑾。”又言:“天子遣使送单于出朔方鸡鹿塞⑿。后单于竟北归庭。”乃知汉与匈奴往来之道,大抵从云中、五原、朔方⒀,明妃之行亦必出此,故江淹之赋李陵,但云:“情往上郡,心留雁门⒁。”而玉关与西域相通⒂,自是公主嫁乌孙所经。太白误矣。《颜氏家训》谓:文章地理,必须惬当,其论粱简文《雁门太守行》,而言“日遥康居⒃,大宛月氏⒄”,萧子显《陇头水》而云“北注黄龙⒅,东流白马⒆”。沈存中论白乐天《长恨歌》“峨嵋山下少人行”,谓峨嵋在嘉州⒇,非幸蜀路。文人之病,盖有同者。(顾炎武《日知录·李太白诗误》)

①御亭:在苏州西。 ②涔阳:涔水的北岸,在湖南。 ③浔江:江西九江县。 ④京水:即河南贾鲁河,自郑县以上称京水。 ⑤圃田:在河南中牟县东。 ⑥泾水:从甘肃流到陕西入渭水。 ⑦南康:在江西。 ⑧上谷:汉郡名,治所在河北怀来县。 ⑨上郡,汉郡名,治所在陕西绥德县东南。 ⑩代、云中:汉郡名。代郡治所在河北蔚县东北,云中郡治所在内蒙托克托县。 ⑾光禄塞:在阴山北。 ⑿鸡鹿塞:在内蒙黄河西北岸。 ⒀五原、期方:汉郡名,五原郡治所在内蒙五原县,朔方郡治所在内蒙鄂尔多斯。 ⒁雁门:汉郡名,治所在山西右玉县南。 ⒂玉关:玉门关,在甘肃敦煌县西。 ⒃日逐:匈奴日逐王,统领西域诸国。康居:汉时西域国名。 ⒄大宛、月氏:汉时西域国名。 ⒅黄龙:在河北承德县一带。 ⒆白马:白马河,在阿北饶阳县南。 ⒇嘉州:今四川乐山县。

  这里讨论诗中的地名问题。上一节里谈到诗与史不同,诗中的地名跟历史上记的地名有时不一样,如“一片扬州五湖白”,五湖即太湖,唐时的扬州在江都县,那里和太湖不相接,所以诗里的扬州指汉朝的扬州,用古地名,所以不能据这句诗说唐朝的扬州接近太湖。这句话里用古扬州,它的用意,是因为诗里谈到当时发生战争,战事牵涉到常州、南京和浙江的富阳,都属于古扬州范围,所以用古扬州这个地名。可见诗里用的地名,虽说和当时的地名不一样,也有它的道理,不是可以乱来的。上一节里引王士禛的话,说诗里用地名,只取“兴会神到”,也有他的道理。像上引的诗句“九江枫树几回青”,忽然用个九江,九江原属楚地,《楚辞·招魂》里“湛湛江水兮上有枫”,因为想到枫树,就从《楚辞》联系到九江,而九江又正在古扬州,所以一起联上,这就是诗人的“兴会”。但王士禛说这话,还有他的用意,像赵执信指出的,那就不对了。

  王士禛选了《唐贤三昧集》,当时的汉学家即精于考证的阎若璩看到诗里的地名有错字,就告诉赵执信,赵告诉王,王不以为然,后在《池北偶谈》里讲了,说诗里的地名“道里远近,不必尽合”。再看看阎提出的三个地名。王维《送元中丞转运江淮》:“东南御亭上,莫使有风尘。”题目是“转运江淮”,御亭在苏州西,正是江淮都运官管理税务所管辖的范围,写成卸亭,没有这个地方,是错的。孟浩然《夜渡湘水》:“行侣时相问,涔阳何处边。”孟浩然在渡湘江时,想到屈原的《九歌·湘君》“望涔阳兮极浦”,就问道不知涔阳在哪里,这是很自然。倘作浔阳,在九江,那跟渡湘水就毫无关涉,不能拿诗里的地名可以不管远近来自解了。祖咏《夕次圃田店》:“西还不遑宿,中夜渡京水。”他停在河南的圃田,半夜里渡过京水西去,倘作泾水,一下到陕西,显然不对。

  顾炎武批评李白《王昭君》“一上玉关道,天涯去不归”,认为昭君嫁给北方的匈奴,不走玉门关的路,弄错了。光看这两句,还不能断定李白是否真的错了。因为唐朝人喜欢借汉指唐,如白居易《长恨歌》“汉皇重色思倾国”,借汉皇来指唐明皇。要是这两句是借王昭君来比唐朝公主出嫁,那末说“一上玉关道”还是对的。但诗里有“死留青冢使人嗟”,青冢只能指昭君,不能比别人;可见顾的批评是对的。江淹《恨赋》写得比李白正确。《颜氏家训·文章》里说:“梁简文《雁门太守行》,乃云‘鹅军攻日逐,燕骑荡康居,大宛归善马,小月送降书”;萧子晖《陇头水》云:‘天寒陇水急,散漫俱分泻,北注徂黄龙,东流会白马。”此亦明珠之颣,美玉之瑕,宜慎之。”这话是对的,因为雁门太守在山西,管不到西城各地,即管不到日逐王,更管不到康居、大宛、月氏;陇水在甘肃,流不到河北的黄龙、白马。但批评“峨嵋山下少人行”,却不恰当。因为峨嵋山是代四川,只是说在四川的山路上本是少行人罢了。“蒋介石躲在峨嵋山上”,这个峨嵋山,就是四川的代称,所以完全可以的,倘说“太行山下少人行”就不行,因为太行山不代表四川。这说明诗里用地名与历史不同,但不论用古地名或借用,都有一定的范围,不能乱来的。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9 07:13



  苕溪渔隐①曰,“拣尽寒枝不肯栖”,或云鸿雁未尝栖宿树枝,唯在田野苇丛间,此亦语病也。此词本咏夜景,至换头②但只说鸿。正如《贺新郎》词,“乳燕飞华屋”本咏夏景,至换头但只说榴花。盖其文章之妙,语意到处即为之,不可限以绳墨也。(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三十九)

  东坡雁词云,“拣尽寒技不肯栖”,以其不肯栖,故云尔。盖激诡之致,词人正贵其如此。而或者以为语病,是尚可以言哉!近日张吉甫复以“鸿渐于木”③为辩,而怪昔人之寡闻,此益可笑。《易》象之言,不当援引为证也,其实雁何尝栖木哉?(王若虚《滹南诗话》)

①苕溪渔隐:宋朝胡仔住在湖州,因号苕溪渔隐。  ②换头:词分上半阕和下半阕,下半阕的开头称换头。 ③《易·渐卦》:“鸿渐于木。”说鸿从水边上升,升到岸上,升到树上,比喻官位逐步上升。这是比喻,并不说明鸿是停在树上的。

  胡仔提到有人执着鸿雁的生活习性是不停息在树上的,便认为苏轼《卜算子》讲孤鸿“拣尽寒枝不肯栖”的话有语病:鸿既然不会栖息在树上,那就没有肯不肯栖的问题。这里接触到另一理解诗的问题,就是诗的说法不同于科学的记载。诗人抒情,运用比喻夸张等手法,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倘作为科学记载,那就不行。同理,诗人借孤鸿来自比,借鸿雁的不栖息在树上来比喻自己的不肯去投靠人,用的是比喻和拟人手法,所以说“拣尽寒枝不肯栖”,我们正当从中体会诗人自喻的用意,不该把诗同科学记载混同起来。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要注意诗人体物不该违反生活的真实。像“黄河之水天上来”,是由于诗人向黄河上游望去,看到水天相接,写出他的真实感受,并不在说明黄河的源流,不会引起误解。像“拣尽寒枝不肯栖”,同雁不栖在树上的说法是符合的,也就是诗的语言并不是可以违反生括真实而随便说的。这是又一方面。因此《易经》里说“鸿渐于木”,即大雁从水边上升,渐渐升到树上,是不符合生活真实的,是不恰当的。但“黄河之水天上来”,符合我们的感觉,是可以容许的。这就是诗要求生活真实而不同于科学的地方。

9.忌片面



  《学林新编》云:“《杜鹃》诗上四句非诗,乃题下自注,后人误写。”①某谓此句非子美自注,盖皆诗也,自四句而下,继曰:“我昔游锦城,结庐锦水边,有竹一顷余,乔木上参天。”盖“鹃”字继之以“边”字“天”字可见矣。又子美绝句云:“前年渝州杀刺史,今年开州杀刺史。群盗相随剧虎狼,食人更肯留妻子。”此诗正与《杜鹃》诗相类,乃自是一格也。(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七)


罗贤生 (罗子、贤生、hansen)

版主

小贩

UID 4480
精华 91
积分 14094
帖子 6285
威望 776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13
来自 深圳
状态 离线

http://sgwritings.com/bbs/viewthread.php?tid=11971&extra=page%3D1.htm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9 07:16

回复 #17 李家三郎 的帖子

谢谢您的回覆,资料很多,必须慢慢嚼读。

吴熙 Rank: 2Rank: 2 2010-8-19 23:23



QUOTE:
原帖由 吴熙 于 2010-8-19 23:23 发表
谢谢您的回覆,资料很多,必须慢慢嚼读。

其实我是随意作的。“南洋”一定要用,那么修饰“夏”的必须是仄声字,意思已经确定,即因为青奥会,春天来到了新加坡炎热的夏天,因为一提到“仲夏”首先想到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觉得“仲夏”这个词特别富有“诗意”,就用上了。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9 23:37



QUOTE:
原帖由 吴熙 于 2010-8-19 23:23 发表
谢谢您的回覆,资料很多,必须慢慢嚼读。

其实我是随意作的。“南洋”一定要用,那么修饰“夏”的必须是仄声字,意思已经确定,即因为青奥会,春天来到了新加坡炎热的夏天,因为一提到“仲夏”首先想到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觉得“仲夏”这个词特别富有“诗意”,就用上了。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8-19 23:37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0 15:3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647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