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3-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2

0 位会员, 2 位游客

读邹璐的《悲恋印巴》
                      怀鹰读诗日记:墓碑一样冰冷的清晨
                      --读邹璐的《悲恋印巴》

《悲恋印巴》   作者:邹璐   

悲恋印巴
--战争之为什么

故乡就在看得见的边境对面
边境却是看不见的隔绝多年
当春天一样有盛开的油菜花
思念却是凋零,铺满
去年一样的落花,还有
前年的以及更早时候的花

用夜晚星月下长久的站立
感受故乡土地亲人的目光
是母亲深刻曲折的愁眉吧
在眼眸中凝成晶莹的泪光
辗转反侧夜的不眠
分离成为另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以烈焰燃烧的仇恨
砍杀无数逃亡的无辜
以血流成河的复仇
结束长久以来的睦邻
战争,究竟所为为何
从1947年到1965年到1971年
士兵亦或是乡民百姓
在无数黑瞳惊惧的夜晚
苦捱墓碑一样冰冷的清晨

在这片曾经共同的土地上
有一样美丽的风景和歌声
但却有着最深刻的隔绝到今天
而唯一激烈交流的语言叫战争

l  《PARTITION》(悲恋印巴),一部难得一见的关于印巴战争冲突的电影。描述了在1947年印度刚获独立,分裂成兴都教徒占多数的印度,和回教徒多数的巴基斯坦的历史背景下的边境地区普通百姓 的故事。

2   当时,两国之间,因世代结下的宗教仇怨血腥屠杀不断。退役的锡克农民回到边境线的故乡,在一次血腥杀戮之后,挽救了一名和家人失散的年轻回教徒女孩,并保护她免于本族人的杀害,后来他们结婚并有了孩子,但宗教与种族阴影和阻碍依然存在。

3   女孩终于得到签证回返故乡探望家人,可是她的兄弟却不允许她再回去,甚至反锁房门禁锢了她。忧伤深情的锡克男人为了入境巴基斯坦找回老婆,甚至改变信仰,剪发成为回教徒,就在他们可以搭火车回返自己的家乡的时候,女孩的兄弟冲进来和锡克男人打起来,锡克男人从天桥上摔下去残死在驶进站的火车车轮下。

4   印巴关系中的宗教和民族问题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初特别是印巴分治前的印度教徒和印度穆斯林之间的矛盾。1947年8月,巴基斯坦和印度相继获得独立,但这种矛盾并没有缓解。相反,随着印巴两个新生国家的诞生,宗教矛盾和领土争端结合在一起,使两国长期处于对立状态,并引发了多次大规模武装冲突和战争。

    宗教的排他性是所有宗教的根本特征之一,是否战争还要继续?


    诗是怎么来的?

    我们且以邹璐的《悲恋印巴》一诗为例。诗题和副题都有可能是一种暗示,这首诗的副题是“战争之为什么”,这是一个思考,不仅仅是诗人通过诗在思考,读者也通过读诗在思考。

    这首诗的诞生,来源于一部电影,是诗人观赏了这部叫做《PARTITION》之后所产生的思考,但为什么诗人不把它写成影评或随笔杂文之类的文章,反而用诗来表现?诗是很强烈鲜明的个人语言,诗人必定是受了某些感动才选择用诗来表现这么一个大而尖端的题材。

    什么东西感动诗人呢?

    只有两个字:战争!

    诗人所听到的电影语言是残酷的,镜头是血淋淋的,在战争的阴影下,任何所能发生的故事都是悲剧的,特别是被战火所蹂躏的爱恨情仇男欢女爱,更是悲剧中的悲剧。宗教虽然是一个背景,但与战争绞缠在一起,更增添了复杂的人为因素,于是在这个毁灭人性、种族和宗教自身的故事之中,因为极端的宗教因素而导致恋人的生离死别,其所带来的震撼远远超过戏剧本身所构筑的悲剧况味。

    影片的叙述手法应是写实的,反映两个世代冤仇的国家正在进行旷日持久的战争,不管是什么样的战争,最后受害的还是两地无辜的黎民百姓;影片的妙处在于把爱情放置在战争与宗教的纠缠之中,一个是信仰回教的女孩,一个是挽救她的锡克男人,两人因宗教结合,最后因宗教而被拆散,锡克男人更因此而丧命。战争与宗教,似乎成了等值的语言,如果没有宗教的身份,没有战争,这对恋人是幸福的,影片也就没有“故事”好拍,没有火花和冲击。

    而诗是浪漫的,即使反映战争和悲剧,它也以浪漫和夸张的语言来重新布置和表现。诗人在思考:为什么这么美丽的爱情故事,最后会以悲剧收场?为什么人类要不断进行战争?为什么这一个宗教容纳不下另一个宗教?为什么人世间会有这样的悲剧?战争还会继续吗?

    这些思考一直延续在诗歌里。诗是表现的艺术,不是讲述哲学;诗可以蕴含哲思,但不是分析和逻辑推理。即使写战争,也可以写得很凄美,这是人类情感中的酵素之一。

    “故乡就在看得见的边境对面
      边境却是看不见的隔绝多年”


    第一个引起诗人思考的画面,便是“故乡”这令人梦魂萦绕的地方。对于生活在战争中的人来说,他已经没有了故乡,故乡已成了“看不见的隔绝”,隔绝是故乡或边境的代名词。由于多年的隔绝,边境对面的故乡只能像梦一样飘渺;
不管是边境的这一边还是那一边,其实没有分别,因为这不是单一的战争。诗人的眼光透过边境,窥见不是故乡的故乡,这眼光何其深沉啊,潜藏在故乡背后的庞巨的阴影,已透过诗歌语言进入漠漠的空间。

    “当春天一样有盛开的油菜花
      思念却是凋零,铺满
      去年一样的落花,还有
      前年的以及更早时候的花”


    春天并不因为战争的隔绝而不来,当春天来的时候,依然会有盛开的油菜花,依然有热闹和喜悦,但遥望故乡的人的思念却凋零了。请注意,边境两地的人都在同步进行这样的思念,这是画外之画,弦外之音,“看不见”的画面始终都存在着。在思乡的人的意念中,眼前飘来的不是春天里“盛开的油菜花”,而是去年、前年的以及更早时候的花,这记忆的残片并不因为春天的来临而添上一丝新绿,在春天的季节里没有春天的情怀,有的是一种沉沉无奈惆怅的悼念,这跟多年的“隔绝”是相呼应的。

    一种淡淡的“乡愁”弥漫在诗里。

    一般描写战争的诗,或悲叹或抨击,很容易陷入空洞无助的呐喊之中,但对战争本身却没有鞭挞的力量。

    诗人舍弃了对战争的赤裸裸火辣辣的描写,以一种淡淡的笔调,抒写因多年的“隔绝”而疏离了的乡思,虽然仍有一样的春天一样盛开的油菜花,却只能在思念之中勾起更深的惆怅。春天盛开的油菜花转换成凋零的思念,时间的回溯,语境的重叠和加深,使这思念无穷尽的扩散开去,于是对于故乡的看得见和看不见便有了一个异常强烈的对比,让我们通过这个对比看到了战争的惨烈!

    这是诗人的第一层思考。是啊,为什么看得见的故乡在边境的对面就看不见了呢?

    “用夜晚星月下长久的站立
      感受故乡土地亲人的目光”


    既然故乡在边境的对面是看不见的,是不是无法“感受故乡土地亲人的目光”呢?人为的阻隔只能囚困身体的自由,却不能隔绝意志和思想的自由!

    “用夜晚星月下长久的站立”这一句诗,看似稀松平常,其实蕴含两重意思。我们都知道,巴基斯坦是信奉回教的国家,它国旗是带有星月标志的,底色是青色,星月是白色。可见这个思念故乡的人是站在巴基斯坦的边境这边遥望印度,“感受故乡土地亲人的目光”,诗人运用语境的能力又进一步提升,站立的身影凝眸望向边境对面,那里也有一对深情的“目光”,向这边看过来。遥遥相对,思念的火在默默的相对中燃烧着,一种凄凉温馨的潜画面在我们的脑海里翻腾,那是多么撼动人心的画面啊!多少辛酸、苦痛和折腾尽在不言中。这是无声的语言,却也是“看得见”的画面,不管在边境何处,只要故乡仍在,阻不了思念之情。而这“目光”是“是母亲深刻曲折的愁眉吧/在眼眸中凝成晶莹的泪光”。从感受到回忆到真实,母亲的泪光(包括家乡土地)始终在他的心里,这难以磨灭的记忆,使他“辗转反侧”,夜不成眠。诗人笔下的夜是“不眠”的,这又是语境上的一个变化。思念之情不仅煎熬着人,连夜也被感染了,夜也同人一样不成眠,更加深人的焦虑和漫长的等待……。这一切的一切,全是因“分离成为另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这是诗人的第二层思考:虚拟的空间叠合生活实境,造成虚实交融的视觉效果,把诗的焦点集合在缓缓行进的孤独无奈的思念之中,这是一种内心的独白,最后诗人提出一个合乎逻辑的感叹,如此的分离和煎熬全是因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这是一场为什么的战争啊?

    “以烈焰燃烧的仇恨
      砍杀无数逃亡的无辜
      以血流成河的复仇
      结束长久以来的睦邻”


    诗人的笔调已直接面向战争的场景,试着把这一段放到诗的开头,整首诗就变得索然无味。诗就是这么的奇妙,诗行的顺序排列也影响诗的品质呢。

    战争是如此惨烈,不管是正义还是非正义,侵略还是非侵略,宗教还是非宗教,仇恨恩怨是一种轮回,受害的还是那些苍生!

    诗人问:战争,究竟所为为何?这是诗人的第三层思考。

    这场战争,从1947年到1965年到1971年,已进行了漫长的27年,至今还在“默默”的进行着。

    “士兵亦或是乡民百姓
      在无数黑瞳惊惧的夜晚
      苦捱墓碑一样冰冷的清晨”


    在战争中,人被简单的划分为两种身份,士兵或百姓。战争是如此真实而惨烈,人们都在盼望战争结束,但战争其实已成为生活中最主要的内容,他们没有能力解决,只能抱着“惊惧”盼望黎明啊!

    这三句诗写得很不寻常,有很丰富的语境变化.无论是士兵或百姓,每一个夜晚对他们来说,都是令人感到害怕的。在诗人笔下,这夜晚是被士兵和百姓的惊惧的黑瞳所包笼的,代表无尽的黑暗,而清晨并不令人喜悦和充满朝气,反而是像“墓碑一样冰冷”,这清晨依然布满死亡!这样,夜晚和清晨实际上并没有分别,黑瞳惊惧的夜晚盼来的却是墓碑一样冰冷的清晨,害怕死亡的心理迎来的却是实在的死亡!清晨和死亡连接在一起,暗示这场战争已没有任何的希望了,一觉醒来所接触的除了死亡还是死亡!多么象征的手法、多么强烈的概括、多么鲜明的对比!

    诗人的第四层思考,便是:死亡!

    最后,诗人说:

    “在这片曾经共同的土地上
      有一样美丽的风景和歌声
      但却有着最深刻的隔绝到今天
      而唯一激烈交流的语言叫战争”


    土地是大家所共同拥有的,索然有各自的标签,所有关于土地的风景都是美的,包括那风格回异的歌声,这么令人神往的土地却存在最深刻的“隔绝”,真是令人扼腕叹息。而这一切,全源于一个叫做“战争”的语言!

    这首诗是写战争的,但诗人并不直接写战争的场面(索然诗中也出现了一些描写),而从侧面,从人性的某个点或情思来衬托战争的酷烈,令人感受颇深。诗人对诗歌语言的掌握,虽还没达到水乳交融的境界,但已突显作为诗歌艺术的特点,从诗行的排列和语境的运用,切入点,都恰到好处,原本平淡无奇的诗作,因了一两句很奇特很经典的诗句,整首诗便有了一种格调和飞跃的感觉。如“在无数黑瞳惊惧的夜晚/苦捱墓碑一样冰冷的清晨”这样的诗句。有诗的丰美和散文的情韵,使电影语言和小说的画面感,丰饶地统合起来,在战争的进行曲中,我们听到了感受到了一种被战争践踏的人的灵魂深处的呼喊和悸动,仅仅是这样的呼喊和悸动,已吸引我们的眼球,激起我们的思考:“战争,究竟所为为何?”

    诗人的思考不仅仅是对电影的思考,也是对人类的思考,更是我们今天所面对的共同的思考!

3 评论

哈哈,
那是中南半岛的

中南半岛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07-5-25 11:01

回复 #1 怀鹰 的帖子

平心而论,怀鹰写的评论文章是很有特色的,他不吹捧,实事求是的写,对作者来说,有很好的鼓励。
我同意怀鹰对你这首诗的看法,评论公允。
我也很欣赏你的诗,虽然我也是写诗的,写了一辈子的诗,还走不出。读了你的诗,我要重新学习了。

丘克难 Rank: 2Rank: 2 2007-5-27 02:01

回复 #3 丘克难 的帖子

丘先生过奖了, 需要学习的人是我

我非常感谢怀鹰老师能够在百忙之中,抽空阅读我的小诗
不仅读,还洋洋大观写很长的评论文章
本地写文学评论的人很少,所以,觉得自己很荣幸

最为重要之处
怀鹰老师的评论更成为我的写作动力

同时,网上朋友们的点评回应,都是很好的鼓励与激励

中南半岛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07-5-30 03:29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3-6 03:4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344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