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0-12-5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3

0 位会员, 3 位游客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终点(2007.05.24)
        体育场。午后三点,阳光仍很刺眼,跑道上腾起一层热气。

        看台上,数不清的人头如黑色的海洋晃动,嗡嗡的嘈声,上下翻飞。

        听不清这些声音的内容,也许,他并不在意这些扰乱人心的声浪。他缓缓脱去上衣、长裤,露出红艳似火的运动衫;雪白的短裤下,是一双矫健富有弹性的腿。他蹲下来,阳光把他的身影重重地掷在地上。他慢慢脱鞋,把吊在肩膀上的钉鞋取下来,详细地检查鞋底的每一根钉,然后穿上钉鞋,绑好鞋带,站起来舒舒腰,跳了几跳,感觉真好。

        喧哗的声浪又一次扬起。他抬抬头,把目光放远。

        终点。

        他仿佛看见冲线瞬间那跃起的身影,高举的双臂,一道溪水似的汗从紧握的拳头缝中汨汨流下。

        欢呼。呐喊。十几双瘦黑的小腿从他眼前晃过,他们要跑到哪里去?为什么他们手中都有一根长长的树枝?他喊他们,没一个人理会他。他的脚板被碎玻璃割破了,一阵抽心的痛像蚂蚁一样爬上来。他脱下日本拖鞋,狠狠地敲打脚板,把那殷红的血打得一团模糊。然后爬上一座坟墓,从这座坟墓跳到那座坟墓,血滴在墓碑上。碑上的漆已剥落,而且有了裂痕,里面睡着什么死尸,会不会粘到他的血而翻身破土,他已毫无畏惧,一心一意地追向那远去了的身影。

        一只断线风筝,自眼帘慢慢的褪去,溶入逐渐浓郁的暮色里。

        血已经凝结了。夕阳挂在坟山一角。同伴们早已扔了树枝,像倦鸟一样飞回各自的窝。

        他孤独地坐在石碑上,两脚像秋千空悠悠地荡着。

        他已感觉不到痛了。

        远远的山脚下,灯火寥落。一只乌鸦盘空。

        呱……呱……呱……

        他慢慢地抬左脚,抬右脚,像鼓槌一下一下地擂击在草地上,速度渐渐加快,一股热流水蛇似的钻进骨髓,心脏加速地跳动,纷纷扰扰的思绪一滴滴凝结成焦点。

        终点。起点。

        起点。终点。

        一条直线从脚下延伸过去,太阳把直线照得闪闪发光。

        他停止了踏步,捧起双手,呵了一口气。手掌湿湿的,纵横交错的掌纹,静卧着一小口一小口的井,井口长满青苔。好荒芜的一双掌,他微微地笑了。

        带着小六会考胜利的心情,跨进中学的门槛。那个级任老师只会讲英语和马来话,偏偏他喜欢的是正统的华语。在老师的有色眼镜下,他成了坏学生。但他不甘于屈服,他要在运动场上,证明自己是一匹奔马。

        终点越来越近了,它一定会回到起点,哪怕是千百年后,现在只不过是一种搏斗。他一定要冲到那个终点,即使奖杯被踩成一团烂泥。他永远记住爸爸的话:不管你站在哪一个起点,你的目标将永远在终点。

        终点。终点。终点。

        他奋力地向前冲,把一切痛楚丢在脑后。

        月历上的一匹奔马。那是徐悲鸿的手笔。他不知道徐悲鸿是谁?当爸爸把这幅月历送给他时,曾经郑重地叮咛:要像奔马一样一往无前。他接受了爸爸的这份礼物,很小心地把月历挂在墙上。

        他没有辜负爸爸的期许,像奔马驰骋在中华文化的天地里。这天地是那么的广大,决不是那个老师所能理解的。他要用自己的脚,跑出自己的荣誉。

        终点。终点到底在哪里呢?它会不会是真实的?为什么他触摸到那条细长的线时,会那么的惶惑?是谁在背后把他推倒了?他回头来,却见那个三十年前侮辱过他的那个人,现在已是白发苍苍了,仍然带着蔑视的眼光注视着他。

        我到底还是不是一匹奔马?爸爸说过的,奔马是一往无前的。他慢慢地沿跑道走着。黄昏的体育场,竟然如此空落。他绕了一圈又一圈,感觉仍然很好。

        跑!他抬右脚,抬左脚,像奔马一样跑了起来。


图片附件: paodao.jpg (28.35 K)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2-5 06:4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73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