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2-9-26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2

0 位会员, 2 位游客

给编辑的一封信
发表于: 2010-06-22 12:02    发表主题: 给编辑的一封信     

--------------------------------------------------------------------------------

山东文艺出版社
编辑老师:您好!

鉴于我是无名人士,有必要略作一番“自我介绍”。
1995年,收到贵社出版的《山东作家辞典》后,自忖以后也不会有多大出息了,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晋升”为中国作协会员,无异于痴人说梦。既然有了这等自知之明,便不再向任何报刊投稿。遂彻底成了无名人士。
随后便一头扎进甲骨文、金文、石鼓文、小篆里,在古文字里寻找乐趣。前后长达八个年头。
再后来,读了《幽默的艺术》封面上印的卓别林先生的如下教导:

“幽默是智慧的最高体现,具有幽默感的人最富有个人魅力,他不仅能与别人愉快相处,更重要的是拥有一个快乐的人生。”

从中我“顿悟”到,为了活得更加开心,就得培养自己的幽默细胞。于是凡是与“幽默”沾边的读物,便尽量多买一点。看多了,就产生了偷梁换柱、移花接木的邪念。具体做法是,分为纵向串联和横向串联。“横向串联”是将已经进入公有领域且风马牛不相及的小幽默,力求天衣无缝地连缀成篇,使之成为一个个完整的故事。若某名人有多则小幽默,则以小传的形式作“纵向串联”。
这样的游戏之作居然拼凑了50篇,包含500多则小幽默。那时还没有电脑,自然无法收集更多的资料。爬了半年格子后,因为有新的爱好,一大摞写满字的稿纸便封存了。
后来有了电脑,又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来,未及在网上全部发出来,大部分就随U盘的丢失而丢失了。
今重新补齐,寄给贵社,看看这样的改编是否有“商品价值”,若多少有点,就可以重操旧业,进行加工。若没有,今后就不必再抱有什么幻想,自己留着玩好了。

顺祝编祺!

山东作协399号会员 知名不具 2010-6-22

11 评论

会心一笑

——小幽默汇编

萧伯纳戏说萧伯纳
萧伯纳取笑丘吉尔
丘吉尔答本报记者问
傻瓜出国记
竞选州长失败之后
“硬汉”作家海明威
大仲马日记选抄

爱因斯坦陪我聊天
回味卓别林
在苏格拉底身边
富兰克林趣闻
白宫西楼的花花公子
造成混沌状态的人
我家的“小型国际会议”
生日礼物
女明星初会伊甸园
上帝的使者

有趣好玩的收藏品
开国总统华盛顿
林肯总统访谈录
寡言贪睡的总统
轮椅上的总统
肯尼迪话当年
扮演总统的岁月

查理医生和玛莎护士
大兵约翰给女友的信
哈里少校和“黑珍珠”
两颗心撞击的火花
球赛在继续进行
回眸一笑
某报专栏“作家”

大法官布朗先生
百岁画家笑回首
我靠哗众取宠谋生
音乐大师之歌
老国王和小国王
大总统的小故事

大墙内的采访
快乐的流浪汉
诺曼这个人
给人制造乐趣
哈罗的家庭成员
大富豪佩拉姆
啼笑皆非的一天
美国“相声”
前苏联的政治笑话
“饮酒大师”伏特加

“狡猾”的元帅
风趣的爱国将领
狂傲的李敖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6-22 12:34 编辑 ]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6-22 12:32

祝老玩童永远年轻~

柳上蝉 Rank: 2Rank: 2 2010-6-22 12:44

回复 #2 李家三郎 的帖子

合着 这全是题目啊
期待看稿呢

柳无歌者无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6-22 23:31



QUOTE:
原帖由 柳无歌者无聊 于 2010-6-22 23:31 发表
合着 这全是题目啊
期待看稿呢

萧伯纳戏说萧伯纳

有个人,因家境贫寒,14岁便辍学,到一家房地产公司当缮写员。20岁时,跑到伦敦,想靠写作混饭吃。在长达9年的时间里,共得稿酬6英镑,其中的5英镑,还是靠代人写卖药广告挣的。
这个人,就是萧伯纳,也就是本人。
我生于爱尔兰都柏林市的一个小公务员家庭。父亲无官一身重,害得我只能小小年纪自谋生路。
在那9年6英镑的日子里,我毫不气馁。一面勤奋练习写作,一面抓紧自学充电,上美术馆研究绘画,去图书馆博览群书。好在天道酬勤,我终成大器。后来还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成为1925年的世界文科状元。我自强不息的一生,不仅光宗耀祖令先父含笑天堂,也给我大英帝国赢得巨大声誉,甚至可以说,我为人类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哈哈!
在我32岁那年,马克思的女儿爱琳娜,拉我参加《玩偶之家》的业余演出。易卜生的作品,吸引我从小说转向了戏剧。4年后,我写出了第一个剧本《鳏夫的房产》,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写了大大小小50个剧本。
有人这样说我:“他饱尝过生活的艰辛,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罪恶有切身体验;他从小爱好绘画和音乐,青年时期又写过几部长篇小说及大量的政治、文学、音乐和戏剧评论,具有丰富的文化修养;再加上在社会活动中磨练出了锐利的思想和机智的辩才,这一切为他成为一个伟大的戏剧家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类似这样的话,不管对错与否,我听了都感到很顺耳,挺舒服。
人一出名,门庭若市,使我苦于应付,妨碍写作。一国之君乔治六世也来凑热闹,寒暄几句后,便大眼瞪小眼,无话可说了。因为双方的兴趣爱好和文化修养悬殊太大,找不到共同语言。在沉默中,我看他迟迟没有离去的意思,便掏出怀表一个劲儿地盯着表盘。国王还算知趣,不一会儿就起驾回宫了。
事后,有人问我对国王印象如何,我说:“在他告辞的时候,我非常高兴,对他顿生好感。”
一天,一个皮鞋油制造商找上门来,要求以我的名字作为新鞋油的商标,他说:“你听,‘萧伯纳牌’鞋油,多响亮啊!这样,世界上会有多少人知道您的大名呀!”我问他:“那么多没有鞋穿的人也买这种牌子的鞋油吗?”

有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说美国舞蹈家邓肯曾狂热地追求我,她在信中写道:“如果我们结合,生下的孩子有我美丽的仪表,又有你智慧的头脑,那该多好啊!”我回信说:“如果孩子仪表像我,头脑像你,那该多糟啊!”这实在有损现代舞之母的形象。我比她大21岁,已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她会“第三者插足”吗?再说,即便真有其事,我也不会写那样对求婚者失礼的回信。事实是她后来应苏联政府邀请,在莫斯科任教,并很快与比她小18岁的著名苏联诗人叶赛宁结了婚。
一天傍晚,我在街上散步,有个年轻人骑车飞来,把我撞翻在地。他慌忙把我扶起来,一个劲儿地道歉,我说:“小伙子,你真不走运。如果你把我撞死,你就可以名扬四海了!”围观的人群笑成一团,我只好一瘸一拐地向他们致意。
上帝嫌我长得太高,便挖空心思把我弄得像支细长的笔杆儿,不让我占据太多空间。有一天,我拿朋友开玩笑:“切斯特顿,你真该饿上十天半月再抛头露面。我要是像你这么肥胖,准会去上吊。”
他笑了笑说:“老兄,你可得小心点儿,我要是去上吊,准会拿你当绳子用!”
在一次宴会上,一个脑满肠肥的阔佬对我说:“萧伯纳先生,一见到你,我就知道目前世界上正在闹饥荒。”我也微笑着说:“富尔顿先生,一见到你,我就知到目前世界上正在闹饥荒的原因。”
这时,坐在我身边的一位富婆娇声娇气地问我:“亲爱的萧伯纳先生,您见多识广,可知道哪种药减肥最有效?”
我不无同情地望了一眼她地球仪般的身材,捋着胡须答道:“我倒是知道一种特效药,可是我无论如何也翻译不出这种药的名字,因为对您来说,‘干活’和‘运动’都是外国词儿。”

我的一出戏在纽约公演后引起轰动,我给担任女主角的克妮莉亚拍去一份电报:“精彩之至,绝妙之极!”
她立即回电:“萧伯纳先生,您过奖了!”
我再次去电:“对不起,我指的是剧本。”
她毫不示弱,干脆只拍来三个字的回电:“我也是。”
我这个自作聪明的英国大戏剧家,居然栽在美国一个小女子手里,真是活该!
有一天,我收到一位贵妇寄来的大红请帖:“伯爵夫人将于周末晚7点至9点在府邸恭候。”
我着人退回原帖,并在上面写道:“萧伯纳先生将于同日同时在寒舍恭候。”
一天,我应邀出席一个丰盛的晚宴。席间,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在我面前吹嘘自己如何博学多才,好像他自己就是一部百科全书,是那样不可一世,我一直洗耳恭听。
最后,我才开口说道:“小朋友,只要我们两个联合起来,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不知道的事情了。”
他惊愕地问:“果真如此?”
我说:“是的。你是这样精通世间万物,只是尚有一点欠缺,就是不知夸夸其谈会使丰盛的佳肴变得淡而无味,而我恰恰明白这一点。这样,你我加在一起,不就无所不知了吗?”
我身边还坐着一位年过半百的贵妇,我很看不惯她扭捏作态、卖弄风情的样子。她却毫不知趣,十分认真地说:“萧伯纳先生,既然您无所不知,那么,您看我有多大年纪?”
我一本正经地回答她:“看你晶莹的牙齿,像18岁;看你蓬松的卷发,有19岁;看你扭捏的腰肢,顶多14岁。”
她高兴极了,问道:“您能不能准确地说出我的年龄?”
我说:“把我刚才说的三个数字加起来就知道了。”
比我大16岁的法国雕刻艺术大师罗丹,在我崭露头角后,曾为我雕塑过一尊像。几十年后,我问朋友:“你发现没有?这雕像有一点非常有趣。”
朋友说:“这雕像既形似又神似,至于哪一点有趣,我还真看不出来。”
我说:“你怎么会看不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在变,变得越来越年轻了。”
1931年7月,我访问苏联,在莫斯科度过了我的75岁生日。有件事儿,使我感受到一个人不论有多大成就,他对任何人都应该平等相待,要永远谦虚。
有一天,我在公园遇见一个小姑娘,她聪明活泼,逗人喜爱,我不由和她玩了很久。分手时,我对她说:“回去告诉你妈妈,今天同你玩的是世界有名的萧伯纳。”也许她听出我的话里有些自负,竟学着我的口吻说:“回去告诉你妈妈,今天同你玩的是苏联小姑娘娜塔莎。”
第二年,我又访问了中国,终于见到了宋庆龄女士和鲁迅先生。去上海之前,那里一直阴雨连绵,我到的那天,恰巧太阳露出了多日不见的笑脸。有人打趣道:“萧伯纳先生,您真有幸,在上海见到了太阳。”我说:“不,是太阳有幸,在上海见到了萧伯纳。”
拜仑、雪莱、济慈三大诗人的岁数加起来,还不如我一个人活的时间长,我今年94岁了,哈哈。有人问我长寿之道,我的回答只有三个字:“好脾气。”我只让我的人物在剧中义愤填膺、怒气冲天,而我本人却从不发火,也不生闷气。
有一次,我在一家旧书店翻阅削价处理的书,猛然看到我的一本剧作集。该书的扉页上,有我给一位朋友的亲笔题词,落款是“萧伯纳敬赠”。我一点儿也没生气,还当即买下那本书,在原来的落款下面写上“萧伯纳再次敬赠”,然后又寄给那位朋友。
9年挣6英镑稿费我都没当回事儿,收到多少退稿我都不认为是编辑“瞎眼”,只怪自己,还日复一日没皮没脸乐呵呵的。这种人不长寿才怪呢。长寿干什么?多写点不三不四的东西呗。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6-23 01:04

回复 #5 李家三郎 的帖子

开卷有益,受益匪浅。

李升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6-23 18:04

回复 #5 李家三郎 的帖子



柳无歌者无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6-23 22:30

加油!加油!再加油!
加菜油!倒麻油!涂指甲油!加橄榄油!加花生油!

厨房油用完就
加汽油!加柴油!涂黄油,

所有油用光就去找石油

石油用光就去找原子铀



[ 本帖最后由 君遥 于 2010-6-24 00:01 编辑 ]

君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6-24 00:00

发表于: 2010-06-23 01:03    发表主题:      

--------------------------------------------------------------------------------

萧伯纳取笑丘吉尔

我与丘吉尔私交甚好。论年龄他该喊我大叔,可是他从骨子里争强好胜,我只好和他平起平坐,以兄弟相称。
一天,我给他寄去两张戏票,并附上一张字条:“来看我的戏吧,带上一个朋友,如果你有的话。”
他马上寄来一张字条:“我很忙,不能去看首场,但我将去看第二场,如果你的戏有第二场的话。”
我18岁时,这家伙才是一个肉团,咔嚓一声剪断脐带,被人称之为人。
我父亲是小公务员,他老爸是财政大臣,仅此而已,他没什么了不起。出生于什么家庭,偶然性挺大,并不是由谁的本领大小决定的。他至少在我面前,还不敢翘尾巴。
当我读完《资本论》时,小小的丘吉尔才由妈妈牵着手走进贵族子弟学校。
一天,小小丘吉尔做完作业,来到游泳池边。他见一个瘦小的学生站在那儿,上去就把人家推下水去。落水者露出一张愤怒的脸,拼命游向池边。他见势不妙,拔腿就跑,但已经来不及了。落水者上岸后,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凶狠地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拖进深水里,让他痛痛快快喝了一肚子水,但仍不解恨,还想继续收拾他。他忙挣扎着边喘息边讨好说:“我爸爸是财政大臣,像你一样瘦小,今后你一定会成为大人物哩!”
而那时,我正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构思长篇小说。坐在我身边的一个富翁说:“萧伯纳先生,我愿出1英镑,来打听你在想些什么。”我说:“我想的东西可不值1英镑啊。”他问:“那你究竟在想什么呢?”我微微一笑答道:“我正在想的是您啊!”

1900年,撇开几部长篇小说不提,我的第三个戏剧集又出版了!这一年,丘吉尔总算混上了个下院议员。
一天,他的仆人正准备晚餐,突然从浴室里传来他慷慨激昂的声音,淹没了哗啦啦的水声。仆人以为是在呼喊他,赶忙跑到浴室门口大声问:“先生,您叫我吗?”他在浴室里回答道:“不,谢谢!我正在对下院议员作演说呐!”
他“演说”的那会儿,我正应邀出席一个慈善团体举办的舞会呢。会上,我邀请一位慈善团体的女士跳舞,她不好意思地说:“先生,您怎么会和我这样一个平凡的女人跳舞呢?”我说:“夫人,这不是一件慈善事业吗?”
在1906年丘吉尔进入内阁之前,我就写了《英国佬的另一个岛》、《巴巴娜少校》等重要剧本。当然,入阁后他混得不错,着实过了一把官瘾。在我抛出一部部剧本的日子里,他在内政、外贸、财政、海军、陆军、空军、国防等等大臣的宝座上逐一坐了一遍,亏这家伙屁股结实。
在一次宴会上,他和夫人面对面坐着。他的一只手在餐桌上来回移动,两个手指朝着他夫人的方向弯曲着,有人问他夫人:“您瞧,他这是什么意思?”他夫人说:“是这样,离家前我们发生了小小的争吵。现在,那两个弯曲的手指,表示他正跪着双膝向我道歉呢!”
而那时,我太太正陪着我和友人聊天呢,我可不像他那么没出息。在谈起名人的爱情纠葛时,友人问我太太:“萧伯纳先生有那么多女性仰慕者,您是怎样与她们和平共处的?”我太太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讲了一段往事。
她说:“在我们婚后不久,有一位女演员仍拼命追他,这位大美人说,假如有一天见不到萧伯纳,她就会心碎而死。”友人故意问:“她真的心碎啦?”我插言道:“一点也不假,她真是死于心脏病,不过那是几十年以后的事。”

在政坛上,丘吉尔的口才是最令对手头痛的。每次在议会上演说,他都是雄辩滔滔,妙语连珠。一天,他心血来潮,寄来一张便条,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人们都说,伟大的戏剧家都是白痴。”我笑了,这老家伙天天忙得够呛,还有闲心开玩笑,便提笔回敬了一句:“恭喜你,首相阁下,大家都承认你是伟大的戏剧家。”
这位叱咤风云的政治家,居然通读过莎士比亚全集,自认为比戏剧家更了解莎士比亚。一天,他来信说:“三百年来,真正懂得莎士比亚的人太少了。算来算去,也只有两个。这第一个自然是你,可是还有一个,你看他应该是谁?”我回信说:“真正懂得莎士比亚的另一个人,自然是莎士比亚自己了。”哈哈,老狐狸还不得气个半死!
一天,他要赶到广播电台发表战时重要讲话。离开唐宁街10号,车子半途出了故障,他急急忙忙钻出来拦住一辆出租车,司机喊道:“躲开!我要赶回家去听丘吉尔的演说!”他一高兴,忙塞给司机一把钞票,司机见了这么多钱,更是高兴,欢天喜地地说:“先生,请上车,让丘吉尔见鬼去吧!”
而我一租车用,司机大半都能认出我来,还满足我的爱好,由我来开车。一天,我一边驾驶,一边和司机聊我新近构思的一个剧本。突然,司机一把夺过方向盘,他说:“请原谅,你的剧本妙极了!我可不能让你在没写完之前就把命送掉。”
丘吉尔虎背熊腰体壮如牛,这可能是我唯一不如他的一点,而且还因脊椎有毛病,须从自己的脚跟上借一块骨头,来填补脊椎的缺损。手术完成后,医生想多捞些手术费,他炫耀道:“这可是我们从来没做过的高风险手术啊,居然成功了!”我笑道:“妙极了!请问,你打算付给我多少试验费呢?”
1943年,他已69岁,也不算小年纪了。堂堂一国首相,还是那么不拘小节,老不正经。那年11月,他和斯大林、罗斯福在德黑兰开三国首脑会议。在举世瞩目的紧张气氛中,他说了句被斯大林误认为是军事暗语的话:“老鹰是不会飞出窝的!”其实很简单,外交大臣艾登悄悄递给他的纸条上,写的是:“首相,您的裤裆钮扣没扣上。”
他家门高贵,我出身卑微,但我是何等儒雅,不像他这样粗俗。我享誉世界后,美国电影巨头萨姆•高德温找上门来,他说:“您的戏剧艺术有很高的价值,如果能搬上银幕,全世界都会为之陶醉。”他说的话很中听,但出的价不悦耳,我是这样拒绝出卖摄制权的:“尊敬的高德温先生,您只对艺术感兴趣,而我只对钱感兴趣。”这样很绅士的话,他丘吉尔会说吗?
当然,论财迷,我不如他。那年,他都80岁的人了,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他那部100万字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美英两国的杂志争相取得最先连载权。蚌鹤相争,渔翁得利,这家伙瞅准时机,狠狠敲了美国《生活周刊》200万美元。他得意地说:“我不是写书,而是积累财富!”
1953年,他仰天大笑,扯着嗓子喊叫:“萧伯纳老兄!你晚走3年会看到什么?——我也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了!”上帝说:“他妈的,是谁这么放肆?烦死了!”我说:“您老放心,我去教训教训他!”于是冲丘吉尔喊道:“喂!有什么了不起的?在游泳池里还没喝够吗!”
他还有更可笑的事。
一家美国制片商要拍摄一部他的传记影片,他很高兴。片中有他86岁的镜头,由影星查理•洛佛顿来扮演。他听说洛佛顿能拿到一大笔片酬时,不禁勃然大怒,反对洛佛顿扮演他的形象。他说:“第一,洛佛顿这小子太胖了。第二,他也太年轻了。第三,凭什么让他去挣那么大一笔钱?倒不如我自己来演,这笔钱应该由我来赚!”后来,他的亲属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算说服了他,使他打消了当电影演员的念头。
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口口声声说上帝也怕他三分,上帝才不怕他呢。我94岁才被上帝请来担任一等秘书,而他91岁就被上帝揪来了。上帝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就打发他去当了个小小的公务员,和我父亲当年一样,被人瞧不起;同时提升我为财政大臣,等同当年他的老爸,但我掌管的是整个天堂的财政收支。想当年,说他行,他就行,不行也行;而现在,说不行,就不行,不服不行。丘吉尔老弟,你就甘吃哑巴亏吧,恕我暂时爱莫能助。哈哈……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6-24 00:45

回复 #9 李家三郎 的帖子


问啊好哦老师

柳无歌者无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6-26 23:20

回复 #10 柳无歌者无聊 的帖子

晚生平时也是很能搞笑话的人:
一次朋友买了一新墨镜  
戴上之后 冲我深沉:“我牛B吧"?
我不忙的回答:“像”

柳无歌者无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6-26 23:36

爱因斯坦陪我聊天
        
      2007年10月25日夜,临睡前在枕上读了两篇文章:《别拿爱因斯坦当好人》和《好人爱因斯坦》,后文是驳斥前文的。我想,就算爱因斯坦不是好人,若论在科学思想上对人类的贡献,历史上只有哥白尼、牛顿和达尔文可与他媲美。
      他是犹太人,生于德国,移居美国,而他的两大相对论,却是在旅居瑞士期间创立的。有一次,他在巴黎大学演讲时说:“如果我的相对论被证实了,德国会宣布我是德国人,法国会称我是世界公民。如果我的理论被证明是错的,那么,法国会强调我是个德国人,而德国会说我是个犹太人。”这老头子真有意思。
      熄灭床头灯后,老人的身影在我脑海里晃来晃去。不知何时,我竟走进他的寓所。他穿着睡衣和我打招呼,请我就座。我简单地作了自我介绍,然后说:“很抱歉,打搅了,我只是来闲聊的。”他说:“欢迎欢迎,闲聊最好,我睡不着,正一个人呆着发闷呢。”
看来他挺高兴,不等我开口,他就说道:“你没来时,我正在琢磨,假若两个人从烟囱里爬出来,一个满脸烟灰,一个干干净净,哪一个该去洗澡?”我说:“当然是那个赃的!”他笑了:“不对,脏的那个看见对方干干净净,以为自己也不会脏,哪里会去洗澡?哈哈,这得用逻辑学去推理。”
      眼前这位老人,从不摆世界名人架子。他吃东西很随便,填饱肚子算完。他外出时,常坐二、三等车。推导和演算公式,常用来信纸的背面。并且还经常穿着运动衣和凉鞋登上大学讲坛,或出入上流社会的交际场合。
1933年,他54岁时,因受希特勒迫害,移居美国,1940年加入美国国籍,66岁退休。
      他初到纽约时,身穿一件破旧大衣。一位熟人劝他换件新的,他坦然说:“这又何必呢?在纽约,反正没有一个人认识我。”
      过了几年之后,那位熟人又遇到他,发现他还穿着那件旧大衣,便再次劝他换件新的,他说:“这又何必呢?在纽约,反正大家都认识我。”
      说到这里,我问他:“您又不缺钱,这是何苦呢?”
      他笑道:“衣服如老婆,还是旧的好。”
      我说:“您21岁毕业于苏黎世联邦工业大学,并取得瑞士国籍,您早期一系列历史性成就都是在瑞士做出的,在那里生活了将近20年,您怎么舍得离开那里又回到德国呢?”
      他想了片刻,说道:“我在那里是副教授,回国后成了威廉皇家物理研究所所长兼柏林大学教授。这叫人才流动,人往高处走嘛!”
被迫移居美国后,他到普林斯顿大学上班那天,工作人员问他的办公室里需要什么用具。他环顾了一下说:“我看,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和一些铅笔纸张就行了。”他马上又补充说:“啊,对了,还要一个大的废纸篓。”
      “为什么要大的?”
      “好让我把所有的错误都扔进去。”
      聊到这里我笑了:“像您这样的天才,哪来那么多错误可扔?”
      他说:“恰恰相反。在科学探索上,错误越多,成功的希望越大。”
他担任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主任时,刚上任不久,他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了。
      “是莱斯小姐吗?请你们的主任接电话。”
      女秘书说:“对不起,主任出去了。”
      “那么,请您告诉我,你们的主任住在哪里?”
      女秘书说:“请原谅,不能奉告。因为爱因斯坦博士最讨厌他的住所受到骚扰。”
      电话里的声音突然变小了:“莱斯小姐,请您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就是爱因斯坦,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可是,我忘了自己住在哪儿了。”
      聊罢这件事,我说:“看来,小报记者什么故事都能编造得出来。”
      不料他敞怀大笑:“你不要冤枉好人,那是千真万确的事!”
我问:“那么,您拜学生为老师也是真的了?”
      他说:“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传闻不虚。他有一个年轻得力的助手,既聪明又能干,但很自负。除了爱因斯坦,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
      一天,        爱因斯坦对他说:“孩子,我今后应当拜你为师。”
      年轻人吓了一跳,连忙说:“先生,您是知道的,我对您的崇敬,甚至超过我对亲生父亲的爱。如果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您作长辈的尽管指教。”
      “你对我很尊敬,但你却不尊敬我的朋友,”爱因斯坦说,“孩子,你不知道,我所交往的这些科学家和教授,都是我的老师……”
      “我明白了,先生,今后,我知错必改!”
有一段时间,爱因斯坦到美国各地演讲。我提起他与司机的“合作”,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每次演讲,司机都是专注地倾听。有一次,他告诉爱因斯坦,他对演讲的内容,已经可以毫不费力地重述一遍了。爱因斯坦听了很高兴,笑道:“那么,下一次你就替我讲好了。”
      一天晚上,他俩同时走进演讲大厅。那里的人都没见过爱因斯坦,当司机走上讲台时,大厅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司机的演讲非常成功,人们又一次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大家纷纷和他握手,簇拥着送别,爱因斯坦则默默跟在后面。
      走到门口,有个人把司机拦住,提出了一个十分深奥的问题。司机用心听着,频频点头,装出十分内行的样子,然后说:“这个问题提得非常有意思,不过太简单了,连我的司机都可以从容回答。
      聊到这里,老人也来了兴致,他眉飞色舞地说:“我回答完后,提问者惊讶极了,周围的人一片赞叹。我谦虚地说:‘我只是懂点儿皮毛,照爱因斯坦先生差远了。’哈哈!”
“您移居美国以前,德国出版了一本批判相对论的书,书名挺有意思,叫做《一百位教授出面证明爱因斯坦错了》,您是如何反驳的?”
      他笑了,说道:“一听书名,就不值一驳。何必要那么多人?只要能证明我真的错了,哪怕是一个人出面也足够了。”
他曾经给卓别林写信说:“你的电影《淘金者》,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能看懂,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伟人。”
      卓别林在回信中则写道:“你的相对论,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弄懂,但是,你已经成了一个伟人。”
      于是,我请他对相对论作个通俗易懂的解释,我说:“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的定义我都背得滚瓜烂熟了,只不过是囫囵吞枣,其实一点也没弄懂。”
      他微微一笑说:“其实再简单不过了,不妨这么说吧——如果你和一个迷人的姑娘坐在一起眉来眼去,明明一个钟头过去了,你觉得还不到三分钟;如果你穿着单衣在冰天雪地里站上三分钟,你会觉得比一个世纪还长。——唔,这就是相对论。”
我听了他的解释,仍是一头雾水。一个把世界上多少聪明人给弄糊涂了的人,一个如此不修边幅的人,一个找不着自己家门的人,名声却大得惊人。听说有两个美国大学生打赌,信封上只写“爱因斯坦收”,看能不能寄到。不料,信居然到了爱因斯坦手里。
      老人听我说完,接连打了几个哈欠说:“信是收到了,但与我的名声无关,只能说明邮政局的工作太出色了。”
我看他有点昏昏欲睡,便知趣地扶他上床,但还是向他请教了个问题:“人生有成功的公式吗?”
      他两眼半睁半闭地说:“有,那就是A=X+Y+Z。”
      我抓紧追问了一声:“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他喃喃地说:“A代表成功,X代表艰苦的劳动,Y代表正确的方法……”
      见他就要睡着,我迫不及待地问:“Z代表什么?”
      “代……代表……少说废话。”
      没等我道声“再见”,他已鼾声大作。而我,却在自己的床上醒来了。每天,我都是在这个时间醒来,赶在天亮前去爬山,看日出。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6-27 05:36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9-26 21:2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112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