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3-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2

0 位会员, 2 位游客

怀鹰微型小说日记:星星(2007.05.21)
    “阿兰阿兰,快来帮我穿针。”妈的声音透过板隙传过来,她正画得兴起,两手都沾满了颜料,。灵感被打断了,心里有些恼怒,不去理睬妈的叫声。

    “阿兰阿兰,你究竟在干什么?还不快来帮我穿针!”声音更接近了,好似在耳边轰炸。她非常无奈地放下笔,走出房间,一眼就瞥见姐姐坐在沙发上,两眼盯着电视机,一动也不动。她有些气,嘟囔了一句:“姐姐这么空闲,干嘛不叫她穿针?”姐姐瞪了她一眼,没说什么。“死丫头,叫你穿针就穿针,罗嗦什么?”她本想反驳一两句,终于忍住了。从小,她就被使唤惯了的,不管她有多忙,即使是在会考期间,只要大人高兴,她几乎没有违抗的余地。

    针眼很小,但难不了她,她穿得比谁都准都快。缝衣车又“嗒嗒嗒”地响起来了,隔着一道板门,那声音格外的刺耳。她抓着笔,头脑还没从刚才的振荡中苏醒过来,那银闪闪的针,就在她心房里飞快地戳着。画布上的那座树林,宛若送葬的队伍,灰兮兮的,那条在树林里游走的小溪本该是清亮的,唱着欢快的歌,在她眼中却如一潭死水,丝毫也撩不起一丁点儿的波澜。她一向都很喜欢画大自然,只有跟大自然接近时,她的所有不平和怨怼才某种慰藉。她不明白最近老爱画死树死水,就连那黄黄的土地也都败死了。

    “阿兰阿兰,你怎么还不熄灯?”又是妈的叫声。

    她猛然挥笔,在画布上打了个大大的X,扔笔熄灯,就躺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窗外是一个很深沉的夜,静得什么也听不到。空气里仍有一股浓浓的颜料味。

    “阿兰阿兰……”是谁叫她?这声音她已听了20年,只要一合上眼,耳边从未清静过,它也侵占了她的梦,她从未有过一个美好宁静的夜晚。她很想爬起来看看天上的星。

    “阿兰阿兰,你在看什么?天上的星有什么好看?快来糊纸袋。”

    “妈,妈,天上的星星很亮,一闪一闪的。”有一首儿歌不是这么唱的吗?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阿婆不也说过,七月七,星星们都搭成了一座桥,牛郎织女来相会,不,那是鹊桥,老师说过的,阿婆一定年纪大了,记不起来。

    她真的很想看天上的星。

    那时家在木屋区,坐在门阶上,仰头就可以看见星星。她用蜡笔画了一张星座图,那一闪一闪的星星仿佛都长了翅膀,在她的眼眸里飞来飞去。

    “阿兰阿兰,你这个野孩子,画什么星星,帮我糊纸袋。”妈妈把她的星星揉成一团,丢进纸堆里去了。

    为什么妈妈成天叫我帮她糊纸袋?为什么妈妈不喜欢我画星星?她想不通,不敢说,等妈妈睡着了,她把那团纸找出来,星星都被揉皱了,它们也在伤心地哭泣呢!

    “妈妈,妈妈,老师说我画的星星很好看,她给我80分,是全班最高的。”

    妈妈抢过那张图画纸,看也没看就撕成两半。“画什么画?将来也不能填肚子,快帮我剪线头!”

    她画了一张又一张,从小学画到中学,从木屋区画到政府组屋。美专的老师说她很有天分,应该申请奖学金到外国去深造,譬如法国、中国,而且她们也帮她申请了。

    “阿兰阿兰,你在画什么鬼?整个房间都被你搞到乱七八糟。”妈妈趁她上班时,偷偷把她的心血结晶扔到垃圾房去,她几乎想上吊。

    为什么我没有权利从事自己喜欢的艺术?难道搞艺术就只为了填饱肚子吗?妈妈,妈妈,你太世俗了,我永远无法满足你的要求,就只为了我是一个野丫头,一个微不足道的电子厂女工?

    天上的星星多亮,也许有几颗是流星,流星也是美的。阿公说过,天上飞过一颗流星,地上就死了一个人,阿公说过的。

    “阿兰阿兰,你这死丫头,画画画成了个疯子,你想出国就不要回家来,当我少生你一个。”

    妈妈,妈妈,妈妈,你太残忍了,是你亲手扼杀我的美梦,我既然不能像星星那样亮晶晶,我宁肯学那流星,一闪即逝。流星也是美的,阿公没骗我。

    妈妈,妈妈,妈妈,妈妈,你看到天上又多了一颗最美最美的流星吗?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3-6 03:1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169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