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2-5-23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5

0 位会员, 5 位游客

《唐诗三百首》五言绝句
山中送别  王维

  山中相送罢, 日暮掩柴扉。
  春草明年绿, 王孙归不归?

  这首《山中送别》诗,不写离亭饯别的情景,而是匠心别运,选取了与一般送别诗全然不同的下笔着墨之点。
  诗的首句“山中相送罢”,在一开头就告诉读者相送已罢,把送行时的话别场面、惜别情怀,用一个看似毫无感情色彩的“罢”字一笔带过。这里,从相送到送罢,跳越了一段时间。而次句从白昼送走行人一下子写到“日暮掩柴扉”,则又跳越了一段更长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送行者的所感所想是什么呢?诗人在把生活剪接入诗篇时,剪去了这一切,都当作暗场处理了。
  对离别有体验的人都知道,行人将去的片刻固然令人黯然魂消,但一种寂寞之感、怅惘之情往往在别后当天的日暮时会变得更浓重、更稠密。在这离愁别恨最难排遣的时刻,要写的东西也定必是千头万绪的;可是,诗只写了一个“掩柴扉”的举动。这是山居的人每天到日暮时都要做的极其平常的事情,看似与白昼送别并无关连。而诗人却把这本来互不关连的两件事连在了一起,使这本来天天重复的行动显示出与往日不同的意味,从而寓别情于行间,见离愁于字里。读者自会从其中看到诗中人的寂寞神态、怅惘心情;同时也会想:继日暮而来的是黑夜,在柴门关闭后又将何以打发这漫漫长夜呢?这句外留下的空白,更是使人低回想象于无穷的。
  诗的三、四两句“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从《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句化来。但赋是因游子久去而叹其不归,这两句诗则在与行人分手的当天就惟恐其久去不归。唐汝询在《唐诗解》中概括这首诗的内容为:“扉掩于暮,居人之离思方深;草绿有时,行人之归期难必。”而“归期难必”,正是“离思方深”的一个原因。“归不归”,作为一句问话,照说应当在相别之际向行人提出,这里却让它在行人已去、日暮掩扉之时才浮上居人的心头,成了一个并没有问出口的悬念。这样,所写的就不是一句送别时照例要讲的话,而是“相送罢”后内心深情的流露,说明诗中人一直到日暮还为离思所笼罩,虽然刚刚分手,已盼其早日归来,又怕其久不归来了。前面说,从相送到送罢,从“相送罢”到“掩柴扉”,中间跳越了两段时间;这里,在送别当天的日暮时就想到来年的春草绿,而问那时归不归,这又是从当前跳到未来,跳越的时间就更长了。
  王维善于从生活中拾取看似平凡的素材,运用朴素、自然的语言,来显示深厚、真挚的感情,往往味外有味,令人神远。这首《山中送别》诗就是这样。
  (陈邦炎)

18 评论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5-28 03:09 发表
山中送别  王维

  山中相送罢, 日暮掩柴扉。
  春草明年绿, 王孙归不归?

  这首《山中送别》诗,不写离亭饯别的情景,而是匠心别运,选取了与一般送别诗全然不同的下笔着墨之点。
  诗的首句 ...

上诗只有第三句的“春”字,应仄用平。第四句第三个“归”字应仄用平。这不是古,也不是拗。因为绝诗(绝句)中第一字和第三字的平仄,是不妨通融互用的。(喻守真)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28 03:18

竹里馆  王维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

  这首小诗总共四句。拆开来看,既无动人的景语,也无动人的情语;既找不到哪个字是诗眼,也很难说哪一句是警策。
  诗中写到景物,只用六个字组成三个词,就是:“幽篁”、“深林”、“明月”。对普照大地的月亮,用一个“明”字来形容其皎洁,并无新意巧思可言,是人人惯用的陈词。至于第一句的“篁”与第三句的“林”,其实是一回事,是重复写诗人置身其间的竹林,而在竹林前加“幽”、“深”两字,不过说明其既非庾信《小园赋》所说的“三竿两竿之竹”,也非柳宗无《青水驿丛竹》诗所说的“檐下疏篁十二茎”,而是一片既幽且深的茂密的竹林。这里,象是随意写出了眼前景物,没有费什么气力去刻画和涂饰。
  诗中写人物活动,也只用六个字组成三个词,就是:“独坐”、“弹琴”、“长啸”。对人物,既没有描绘其弹奏舒啸之状,也没有表达其喜怒哀乐之情;对琴音与啸声,更没有花任何笔墨写出其音调与声情。
  表面看来,四句诗的用字造语都是平平无奇的。但四句诗合起来,却妙谛自成,境界自出,蕴含着一种特殊的艺术魅力。作者王维《辋川集》中的一首名作,它的妙处在于其所显示的是那样一个令人自然而然为之吸引的意境。它不以字句取胜,而从整体见美。它的美在神不在貌,领略和欣赏它的美,也应当遗貌取神,而其神是包孕在意境之中的。就意境而言,它不仅如施补华所说,给人以“清幽绝俗”(《岘傭说诗》)的感受,而且使人感到,这一月夜幽林之景是如此空明澄净,在其间弹琴长啸之人是如此安闲自得,尘虑皆空,外景与内情是抿合无间、融为一体的。而在语言上则从自然中见至味、从平淡中见高韵。它的以自然、平淡为特征的风格美又与它的意境美起了相辅相成的作用。
  可以想见,诗人是在意兴清幽、心灵澄净的状态下与竹林、明月本身所具有的清幽澄净的属性悠然相会,而命笔成篇的。诗的意境的形成,全赖人物心性和所写景物的内在素质相一致,而不必借助于外在的色相。因此,诗人在我与物会、情与景合之际,就可以如司空图《诗品·自然篇》中所说,“俯拾即是,不取诸邻,俱道适往,著手成春”,进入“薄言情悟,悠悠天钧”的艺术天地。当然,这里说“俯拾即是”,并不是说诗人在取材上就一无选择,信手拈来;这里说“著手成春”,也不是说诗人在握管时就一无安排,信笔所之。诗中描写周围景色,选择了竹林与明月,是取其与所要显示的那一清幽澄净的环境原本一致;诗中抒写自我情怀,选择了弹琴与长啸,则取其与所要表现的那一清幽澄净的心境互为表里。这既是即景即事,而其所以写此景,写此事,自有其酝酿成熟的诗思。更从全诗的组合看,诗人在写月夜幽林的同时,又写了弹琴、长啸,则是以声响托出静境。至于诗的末句写到月来照,不仅与上句的“人不知”有对照之妙,也起了点破暗夜的作用。这些音响与寂静以及光影明暗的衬映,在安排上既是妙手天成,又是有匠心运用其间的。
  (陈邦炎)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28 03:22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5-28 03:22 发表
竹里馆  王维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

  这首小诗总共四句。拆开来看,既无动人的景语,也无动人的情语;既找不到哪个字是诗眼,也很难说哪一句是警策。
  诗 ...

这诗董氏《声调图谱》,列入为“古绝”诗,所谓“古绝”,是和齐梁诗的古诗相似。在唐诗中,它的声调,已近于“律绝”,相似于仄起仄韵格。只有第二句“复长啸”为仄平仄,是古诗的声调。其余差不多都合律了。(喻守真)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28 03:30

杂 诗(其二)  王维

  君自故乡来, 应知故乡事。
  来日绮窗前, 寒梅著花未?

  诗中的抒情主人公(“我”,不一定是作者),是一个久在异乡的人,忽然遇上来自故乡的旧友,首先激起的自然是强烈的乡思,是急欲了解故乡风物、人事的心情。开头两句,正是以一种不加修饰、接近于生活的自然状态的形式,传神地表达了“我”的这种感情。“故乡”一词迭见,正表现出乡思之殷;“应知”云云,迹近噜,却表现出了解乡事之情的急切,透露出一种儿童式的天真与亲切。纯用白描记言,却简洁地将“我”在特定情形下的感情、心理、神态、口吻等表现得栩栩如生,这其实是很省俭的笔墨。
  关于“故乡事”,那是可以开一张长长的问题清单的。初唐的王绩写过一篇《在京思故园见乡人问》,从朋旧童孩、宗族弟侄、旧园新树、茅斋宽窄、柳行疏密一直问到院果林花,仍然意犹未尽,“羁心只欲问”;而这首诗中的“我”却撇开这些,独问对方: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仿佛故乡之值得怀念,就在窗前那株寒梅。这就很有些出乎常情。但又绝非故作姿态。
  一个人对故乡的怀念,总是和那些与自己过去生活有密切关系的人、事、物联结在一起。所谓“乡思”,完全是一种“形象思维”,浮现在思乡者脑海中的,都是一个个具体的形象或画面。故乡的亲朋故旧、山川景物、风土人情,都值得怀念。但引起亲切怀想的,有时往往是一些看来很平常、很细小的情事,这窗前的寒梅便是一例。它可能蕴含着当年家居生活亲切有趣的情事。因此,这株寒梅,就不再是一般的自然物,而成了故乡的一种象征。它已经被诗化、典型化了。因此这株寒梅也自然成了“我”的思乡之情的集中寄托。从这个意义上去理解,独问“寒梅著花未”是完全符合生活逻辑的。
  古代诗歌中常有这种质朴平淡而诗味浓郁的作品。它质朴到似乎不用任何技巧,实际上却包含着最高级的技巧。象这首诗中的独问寒梅,就不妨看成一种通过特殊体现一般的典型化技巧,而这种技巧却是用一种平淡质朴得如叙家常的形式来体现的。这正是所谓寓巧于朴。王绩的那首《在京思故园见乡人问》,朴质的程度也许超过这首诗,但它那一连串的发问,其艺术力量却远远抵不上王维的这一问。其中消息,不是正可深长思之的吗?
  (刘学锴)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28 03:34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5-28 03:34 发表
杂 诗(其二)  王维

  君自故乡来, 应知故乡事。
  来日绮窗前, 寒梅著花未?

  诗中的抒情主人公(“我”,不一定是作者),是一个久在异乡的人,忽然遇上来自故乡的旧友,首先激起的自然是强 ...

此诗董氏《声调图谱》列在“拗绝”诗中。因为其中平仄,完全不依上列四式中任何一式,其拗在第二句和第四句。因照“律绝”二句应作平平平仄仄。(喻守真)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28 03:42

清代诗律学家董文涣
--------------------------------------------------------------------------------




   董文涣(1833—1877),字尧章,号研秋、研樵,洪洞杜戍村人。清咸、同年间名诗人、诗律学家。先世承销官盐起家,以孝行著称。文焕幼年博闻强记,作文好沉思,十六岁成秀才,受知于学使龙无僖,入学署读书,随到京城受业,学益进。咸丰丙辰(1856)成进士。散馆,授翰林院检讨。历充咸丰辛酉、同治壬戍顺天乡试,癸亥会试同考官,知人得士,学子悦服。

    同治初年,山东起义军宋景诗部活跃,京城戒严。事后清廷大搜余党,官吏奸人借此诬陷,流行“毁一家,升几家”的说法,京城监狱人满。文涣时官日讲起居注。其兄董文麟官刑部郎中,总办事后秋审处,日审此类冤案。兄弟二人对此极为不满。

    文涣的日讲官有言权,便奏请“息诬陷,请善良。”得旨:“严禁诬陷,煞住恶风。”但文焕却因此为朝里所忌。他修撰《文宗实录》成,例应升京官,反而专以道员外用,被排挤出去。

    五年(1866),授甘肃甘凉兵备道。次年赴任,经护理陕西巡抚林寿图奏留,委办山西米捐局事。后因母丧去官。十一年授甘肃秦筑阶道。时回民起义刚过,他在任清“逆产”,安回民,练军队,一本安靖原则。年余,事均就理。又创陇南书院课士。次年乡试,道属中举至三十名。光绪元年(1875),兰州新建试院,陕甘分别乡试,事属创举,监试大员极关重要。上官特调他充任乙亥、丙子两科监试官,事均顺利完成。后被委兼办厘金局务。因是肥缺,羡忌者流言中伤,他坚请解局务。上官密查无验证,以康洁保加二品衔。三年七月,殁于天水道署,年四十五。

    董氏古诗取法韩愈、孟郊、黄庭坚、陈师道、虞集。近体以中晚唐,字字不荀。朝鲜使臣朴永辅、林致学十余辈,先后来京,都同他交图友。京官翁同和、张之洞、冯志沂、林寿图、沈秉成、鲁一同、王闰运、王拯、许宗衡等同他唱和尤多。他的京城菜市口兵马司后街住宅为前太傅阮元旧居,饶花木,家中每有诗会。他赋《秋怀》入首,海内外和者极多。造五十五人作品,分刻二集行世。沈秉成辑录京中友人旧诗为《咏楼盍簪集》,请他任校勘,亦选他的诗附于卷宋。他的《声调四谱图说》十四卷系继赵执信《声调谱》三种而作。补赵书之未备,发前人所未发。民国年间,无锡丁福保曾由医学书局重印行世。现今学术界评此书为“清人声律研究集大成的著作”。

    更特异者,董氏精通武艺,能超越丈高障碍。自备双剑佩刀长矛均精钢锻成,当世无匹。在翰林院曾因惩治恶吏,被怀恨中途行刺,他在车中击败凶徒,得保安全。在泰州新教将佐卫战,总督左宗棠尤称赏不置。书法瘦健有柳氏风骨,行草亦动峭名隽。

    著述附刻者尚有《岘樵山房诗》初集八卷、续集四卷,《藐姑射山房诗集》二卷、《集韵编雅》十卷、《孟郊诗评点》二卷。未刻者有《墨余便录》、《蛾术录要》各一卷。《研樵山房日记》(同治朝)十八册、《研樵山房文集》二册、《四史编雅》四册。《嘤呜求声集》四册。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28 03:45

细细品读所赏析诗中离情,乡愁,抒写自我情怀,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一家子向大当家请安。

李拾荒 Rank: 3Rank: 3Rank: 3 2010-5-28 07:48



QUOTE:
原帖由 李拾荒 于 2010-5-28 07:48 发表
细细品读所赏析诗中离情,乡愁,抒写自我情怀,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一家子向大当家请安。

古人云:当家三年狗也嫌。若为大当家,则尤为不安。故不可称之为大当家,以兄弟相称,则不请自安也乎哉矣。
关于律绝、古绝、拗绝,各家说法把我搞得一塌糊涂,借此帖梳理一下这三种概念。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28 08:07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5-28 08:07 发表

古人云:当家三年狗也嫌。若为大当家,则尤为不安。故不可称之为大当家,以兄弟相称,则不请自安也乎哉矣。
关于律绝、古绝、拗绝,各家说法把我搞得一塌糊涂,借此帖梳理一下这三种概念。

呵呵,大当家此话差矣,此大当家可非寻常大当家,是咱李家无出其右的龙头大当家,有诗词档案为证。
一家子由衷之言,大当家勿怪!

对于律绝,总觉得“律”比“绝”更有周旋和发挥的余地。。。。。

李拾荒 Rank: 3Rank: 3Rank: 3 2010-5-28 09:25

李老师好!!!!!!!!学生报道来了!!

红楼梦影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5-28 13:49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

管它什么绝一直糊涂着,这首是我最喜欢的。

非非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10-5-28 16:46

回复 #1 李家三郎 的帖子

开卷有益。欣赏,问好!

李升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10-5-28 17:19



QUOTE:
原帖由 李升祥 于 2010-5-28 17:19 发表
开卷有益。欣赏,问好!

问好!有的五绝,一直分不清是拗绝还是古绝,请帮助辨别。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29 12:33

秋夜寄邱二十二员外  韦应物

  怀君属秋夜, 散步咏凉天。
  山空松子落, 幽人应未眠。

  韦应物的五言绝句,一向为诗论家所推崇。胡应麟在《诗薮》中说:“中唐五言绝,苏州最古,可继王、孟。”沈德潜在《说诗晬语》中说:“五言绝句,右丞之自然、太白之高妙、苏州之古淡,并入化境。”上面这首诗是他的五绝代表作之一。它给与读者的艺术享受,首先就是这一古雅闲淡的风格美。施补华在《岘傭说诗》中曾称赞这首诗“清幽不减摩诘,皆五绝中之正法眼藏也”。它不以强烈的语言打动读者,只是从容下笔,淡淡着墨,而语浅情深,言简意长,使人感到韵味悠永,玩绎不尽。
  如果就构思和写法而言,这首诗还另有其值得拈出之处。它是一首怀人诗。前半首写作者自己,即怀人之人;后半首写正在临平山学道的邱丹,即所怀之人。首句“怀君属秋夜”,点明季节是秋天,时间是夜晚,而这“秋夜”之景与“怀君”之情,正是彼此衬映的。次句“散步咏凉天”,承接自然,全不着力,而紧扣上句。“散步”是与“怀君”相照应的;“凉天”是与“秋夜”相绾合的。这两句都是写实,写出了作者因怀人而在凉秋之夜徘徊沉吟的情景。接下来,作者不顺情抒写,就景描述,而把诗思飞驰到了远方,在三、四两句中,想象所怀念之人在此时、彼地的状况。而这三、四两句又是紧扣一、二两句的。第三句“山空松子落”,遥承“秋夜”、“凉天”,是从眼前的凉秋之夜,推想临平山中今夜的秋色。第四句“幽人应未眠”,则遥承“怀君”、“散步”,是从自己正在怀念远人、徘徊不寐,推想对方应也未眠。这两句出于想象,既是从前两句生发,而又是前两句诗情的深化。从整首诗看,作者运用写实与虚构相结合的手法,使眼前景与意中景同时并列,使怀人之人与所怀之人两地相连,进而表达了异地相思的深情。
  陆机在《文赋》中指出,作者在构思时,可以“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篇》中也说:“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这些话说明文思是最活跃的,是不受时空限制的。因此,在诗人笔下,同一空间里,可以呈现不同的时间;同一时间里,也可以呈现不同的空间。象王播的《题木兰院》:“三十年前此院游,木兰花发院新修;如今再到经行处,树老无花僧白头”,就属于前者。而这首韦应物的怀人诗,则属于后者。现代的电影艺术,有时采用叠影手法来处理回忆与遥想的镜头,有时使银幕上映出两上或两个以上的画面,使观众同时看到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空间或时间里出现的不同场景。这首诗运用的手法正与此相同。它使读者在一首诗中看到两个空间,既看到怀人之人,也看到被怀之人,既看到作者身边之景,也看到作者遥想之景,从而把异地相隔的人和景并列和相连在一起,说明千里神交,有如晤对,故人虽远在天涯,而想思却近在咫尺。
  (陈邦炎)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29 12:34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5-29 12:34 发表
秋夜寄邱二十二员外  韦应物

  怀君属秋夜, 散步咏凉天。
  山空松子落, 幽人应未眠。

  韦应物的五言绝句,一向为诗论家所推崇。胡应麟在《诗薮》中说:“中唐五言绝,苏州最古,可继王、孟。 ...

秋夜寄邱二十二员外  韦应物

怀君属秋夜,○○●○●
散步咏凉天。●●●○○
山空松子落,○○○●●
幽人应未眠。○○○●○

——依《唐诗三百首详析》字旁所标平仄。
韦应物这首小诗,《千家诗》和《唐诗三百首》都选进去了,看来属于唐代无数五绝中的精品。
这首诗几乎全部是由律句组成,至于首句,王力先生认为是平仄的特殊形式,我平时将其称之为特殊律句。
既然几乎全由律句组成,而又失粘失对,看来似乎应该归入拗绝。
这首诗如果发在当代的网络上,恐怕没有哪个版主会推精的,因为它“不合律”。连王力先生都认为这类作品应该称之为古风。可见现在是近体诗绝句一统天下的时代。我这样说,并不等于赞同初学者忽视格律。只是主张百花齐放罢了。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29 12:56

春 怨 金昌绪

  打起黄莺儿, 莫教枝上啼。
  啼时惊妾梦, 不得到辽西。

  这首诗,语言生动活泼,具有民歌色彩,而且在章法上还有其与众不同的特点:它通篇词意联属,句句相承,环环相扣,四句诗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达到了王夫之在《夕堂永日绪论》中为五言绝句提出的“就一意圆净成章”的要求。这一特点,人所共称。谢榛在《四溟诗话》中曾把诗的写法分为两种:一种是“一句一意”,“摘一句亦成诗”,如杜甫诗“日出篱东水,云生舍北泥。竹高鸣翡翠,沙僻舞鹍鸡”(《绝句六首》之一),属于此类;另一种是“一篇一意”,“摘一句不成诗”,这首《春怨》诗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王世贞在《艺苑卮言》中更赞美这首诗的“篇法圆紧,中间增一字不得,著一意不得”。沈德潜在《唐诗别裁》中也说:“一气蝉联而下者,以此为法。”
  但这些评论只道出了这首诗的一个方面的特点,还应当看到的另一特点是:它虽然通篇只说一事,四句只有一意,却不是一语道破,一目了然,而是层次重叠,极尽曲析之妙,好似抽蕉剥笋,剥去一层,还有一层。它总共只有四句诗,却是每一句都令人产生一个疑问,下一句解答了这个疑问,而又令人产生一个新的疑问。这在诗词艺术手法上是所谓“扫处还生”。
  诗的首句似平地奇峰,突然而起。照说,黄莺是讨人欢喜的鸟。而诗中的女主角为什么却要“打起黄莺儿”呢?人们看了这句诗会茫然不知诗意所在,不能不产生疑问,不能不急于从下句寻求答案。第二句诗果然对第一句作了解释,使人们知道,原来“打起黄莺儿”的目的是“莫教枝上啼”。但鸟语与花香本都是春天的美好事物,而在鸟语中,黄莺的啼声又是特别清脆动听的。人们不禁还要追问:又为什么不让莺啼呢?第三句诗说明了“莫教啼”的原因是怕“啼时惊妾梦”。但人们仍不会满足于这一解释,因为黄莺啼晓,说明本该是梦醒的时候了。那么,诗中的女主角为什么这样怕惊醒她的梦呢?她做的是什么梦呢?最后一句诗的答复是:这位诗中人怕惊破的不是一般的梦,而是去辽西的梦,是惟恐梦中“不得到辽西”。
  到此,读者才知道,这首诗原来采用的是层层倒叙的手法。本是为怕惊梦而不教莺啼,为不教莺啼而要把莺打起,而诗人却倒过来写,最后才揭开了谜底,说出了答案。但是,这最后的答案仍然含意未伸。这里,还留下了一连串问号,例如:一位闺中少女为什么做到辽西的梦?她有什么亲人在辽西?此人为什么离乡背井,远去辽西?这首诗的题目是《春怨》,诗中人到底怨的是什么?难道怨的只是黄莺,只怨莺啼惊破了她的晓梦吗?这些,不必一一说破,而又可以不言而喻,不妨留待读者去想象、去思索。这样,这首小诗就不仅在篇内见曲折,而且还在篇外见深度了。
  如果从思想意义去看,它看来只是一首抒写儿女之情的小诗,却有深刻的时代内容。它是一首怀念征人的诗,反映了当时兵役制下广大人民所承受的痛苦。
  (陈邦炎)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30 12:34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5-30 12:34 发表
春 怨 金昌绪

  打起黄莺儿, 莫教枝上啼。
  啼时惊妾梦, 不得到辽西。

  这首诗,语言生动活泼,具有民歌色彩,而且在章法上还有其与众不同的特点:它通篇词意联属,句句相承,环环相扣,四句 ...

此诗平仄粘对,几乎尽合律绝要求。唯第一句是三平调,属于古句。按王力先生的说法,若只有一个古句,仍归近体诗。按董文焕的说法,并未失粘失对,则不能算拗绝。
此诗《千家诗》题名《伊州歌》,作者是盖嘉运。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30 12:42

封疆大吏[盖嘉运]
[盖雪峰]

盖嘉运,唐玄宗时人。开元中,官至北庭都护府(治庭州,今新疆奇台西北)。统辖西突厥十姓部落诸羁縻府州。玄宗先天元年,设北庭伊西节度使,由北庭都护兼领,统瀚海、天山、伊吾三军共两万人,用以防制突骑施(突厥部落之一,其地当在今新疆伊犁河以西,热海以东)、处木昆等部落。庭州治金满,今新疆吉木萨尔北破城子,城中除府邸军衙外,还有佛寺道观、贸贩市场等。所以庭州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

盖嘉运鉴于庭州的重要性和庭州城墙年久失修,在北庭都护府城内置瀚海军,并对城墙重加修筑,完善工事。常备守军一万两千人,马四千二百匹。

开元二十三年十月,突骑施军侵扰北庭及安西的拔换城(又名威戎城,今新疆阿克苏)。嘉运于二十四年正月率兵出击,于二十六日,大败突骑施军,得胜而归。
   
开元二十六年六月,莫贺达干和都摩度率两部兵马夜袭苏禄,苏禄兵败被杀。但时隔不久,两部酋长又因汗位继承问题发生离异。莫贺达干立尔微特勒为黑姓可汗,都摩度立苏禄之子骨啜为吐火仙可汗,双方互相攻战。莫贺达干部抵挡不住都摩度部的进攻,便遣使向碛西节度使盖嘉运求援。
   
盖嘉运立即上奏朝廷。玄宗令盖嘉运率突骑施、拔汗那以西诸国军讨伐。开元二十七年八月,率唐军及石国(在今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一带)王莫贺咄吐屯及史国(在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南)王斯谨提两国之兵,协助莫贺达干向碎叶发起进攻。吐火仙可汗出兵迎战,被击败后逃走,在贺逻岭(碎叶城东南)被抓获。盖嘉运分遣疏勒镇守使夫蒙灵察与拔汗那王阿悉烂达干潜兵偷袭怛罗斯城,生擒黑姓可汗尔微特勒,并乘胜占领曳建城,取金河公主,将所俘获的突骑施数万之众交拔汗那王。唐军威震西陲。同年九月,原隶属于突骑施汗国的西域处木昆、鼠尼施、弓月等部皆率众内附请徙。
   
开元二十八年三月,盖嘉运献俘长安。玄宗在御花萼楼设宴款待,随后将吐火仙可汗赦而不罪,又任为左金吾卫员外大将军、修义王。又擢莫贺达干为右骁卫大将军,册封石国王莫贺咄吐屯为顺义王,加拜史国王斯谨提为特进。不久,盖嘉运奏请册立阿史那怀道之子阿史那昕为西突厥十姓可汗,阿史那昕之妻为交河公主,准。
   
盖嘉运以功封河西、陇右两镇节度使,经略吐蕃,兵十四万八千人。自恃屡立边功,遂沉溺酒色,不思防务,遭左丞相裴耀卿弹劾:“伏见盖嘉运立功破贼,更委两军,以勇果之才,承战胜之势,吐蕃小丑,不足歼夷。然臣近日与其同班,观其举措,精劲勇烈,诚则有余,言气矜夸,恐难成事。莫敖败于蒲骚之役,举趾稍高,《春秋》书之为惩诫。恐其有骄敌之色,臣窃忧之。入秋防边,日月稍逼,接对人吏,须识其宜。今将抚边军,未言发日,若临事始去,人吏未识,虽决在一时,恐将非制胜万全之道。况兵未训练,不知礼法,人未怀惠,士未同心,求其忘性命于一时,惮严刑于少选,纵威逼而进,因而立功,恐非师出以律,久长之义。又万人性命,决在将军,不得已而行之,凿凶门而即路。今酣宴朝夕,优渥有余,亦恐非爱人忧国之意,不可不察。若不可回换,即望速遣进途,仍乞圣恩,勖以严命。”《旧唐书?裴耀卿列传》
  
盖嘉运遂赴疆任,献《甘州大曲》,玄宗大喜,命教坊演出,盛行于廷,后流传益广,至日本。词牌《八声甘州》,出自《甘州大曲》。
  
开元二十九年六月,吐蕃兵四十万,西入长宁桥,经河源军所(今青海西宁),攻安人军。被浑崖峰骑将臧希液所率五千唐军击败。十二月二十八日,吐蕃重集兵马,攻陷廓州达化县(今青海贵德东),尽杀城内军民。随后向石堡城进攻。石堡城本易守难攻,嘉运疏防轻敌,城陷退走。后罢官。
  
盖嘉运所制乐府《胡渭州》《双带子》《盖罗缝》《水鼓子》,述连戍行旅之怀。
  
[伊州歌] 盖嘉运
打起黄莺儿 莫教枝上啼
啼时惊妾梦 不得到辽西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5-30 12:44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5-23 07:4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790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