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2-12-1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1

0 位会员, 1 位游客

《莺啼序》序曲(抛砖引玉——第七部、第十四部合韵体)
莺啼拉开序幕,诱群芳争艳。
才一夜、万紫千红,大江南北香遍。
心被染、挥毫作赋,流光溢彩终难免。
喜骚人墨客,诗成寄意深远。

○○●○●● ●○○◎● 
◎⊙● ⊙●○○ ●◎⊙●○●
◎⊙● ○○●● ○○●●○○● 
●⊙○⊙● ⊙○◎⊙○●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1-26 23:49 编辑 ]

14 评论

第七部

仄声:上声十三阮(半)十四旱十五潸十六铣、去声十四愿(半)十五翰十六谏十七霰通用
【十三阮(半)】阮远[远近]晚苑返反饭[动词]偃蹇琬沅宛婉畹菀蜿绻(山献)挽堰
【十四旱】旱暖管(王官)满短馆[翰韵同]缓盥[翰韵同]碗懒伞伴卵散[散布]伴诞罕瀚[浣]断[断绝]侃算[动词]款但坦袒纂缎拌懑谰莞
【十五潸】潸眼简版板阪盏产限绾柬拣撰馔赧皖汕铲羼(木柬)栈
【十六铣】铣善[善恶]遣[遣送]浅典转[霰韵同]衍犬选冕辇免展茧辨篆勉剪卷显饯[霰韵同]践喘藓软蹇[阮韵同]演兖件腆跣缅缱鲜[少也]殄扁匾蚬岘畎燹隽键变泫癣阐颤膳鳝舛娩辗(檀木换辶)[先韵同]脔辫捻
【十四愿(半)】愿怨万饭[名词]献健建宪劝蔓券远[动词]侃键贩畈曼挽<挽联>瑗媛圈[猪圈]
【十五翰】翰[寒韵同]瀚岸汉难[灾难]断[决断]乱叹[寒韵同]观[楼观]干<树干,干练>散[解散]旦算[名词]玩烂贯半案按炭汗赞漫[寒韵同。又副词,独用]冠[冠军]灌爨窜幔粲灿璨换焕唤涣悍弹[名词]惮段看[寒韵同]判叛绊鹳伴畔锻腕惋馆旰捍疸但罐盥婉缎缦侃蒜钻谰
【十六谏】谏雁患涧间[间隔]宦晏慢盼篆栈[潸韵同]惯串绽幻瓣苋办谩讪[删韵同]铲绾孪篡裥扮
【十七霰】霰殿面县变箭战扇煽膳传[传记]见砚院练链燕宴贱馔荐绢彦掾便[便利]眷倦羡奠遍恋啭眩钏倩卞汴片禅[封禅]谴溅饯善[动词]转[以力转动]卷[书卷]甸电咽茜单念<念书>眄淀靛佃钿[先韵同]镟漩拣缮现狷炫绚绽线煎选旋颤擅缘[衣饰]撰唁谚媛忭弁援研[磨研]

第十四部

仄声:上声二十七感二十八俭二十九(豆兼)、去声二十八勘二十九艳三十陷通用
【二十七感】感览揽胆澹[淡,勘韵同]啖坎惨敢颔[覃韵同]撼毯糁湛菡萏罱椠喊嵌[咸韵同]橄榄
【二十八俭】俭焰敛[艳韵同]险检脸染掩点簟贬冉苒陕谄俨闪剡忝[艳韵同]琰奄歉芡崭堑渐[盐韵同]罨捡(合廾)崦玷
【二十九(豆兼)】(豆兼)槛范减舰犯湛(搀左换山)[咸韵同]斩黯范
【二十八勘】勘暗滥啖担憾暂三[再三]绀憨澹[咸韵同]瞰淡缆
【二十九艳】艳剑念验堑赡店占[占据]敛[聚敛]厌焰[俭韵同]垫欠僭酽潋滟俺砭坫
【三十陷】陷鉴泛梵忏赚蘸嵌站馅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1-26 23:52

第二段格式

◎●○○ ◎◎◎● ●⊙○◎● 
◎⊙● ⊙●○○ ◎○○◎⊙●
●○○ ⊙○●● ◎⊙● ⊙○○● 
●⊙○ ⊙●⊙○ ◎○○●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1-26 23:56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1-26 23:56 发表
第二段格式

◎●○○ ◎◎◎● ●⊙○◎● 
◎⊙● ⊙●○○ ◎○○◎⊙●
●○○ ⊙○●● ◎⊙● ⊙○○● 
●⊙○ ⊙●⊙○ ◎○○●  

这长词儿水牛怕怕,先凑上这第二段试试:
无限春华,山青水碧,是东风送暖。
亭前柳、枝叶离离,双飞燕子微剪。
踏江波、轻舟怕系,提拙笔、豪情难遣。
只留得、一段缠绵,随霞光晚。


水湾筏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2010-1-27 12:40

莺啼序•长调接龙

莺啼拉开序幕,诱群芳争艳。
才一夜、万紫千红,大江南北香遍。
心被染、挥毫作赋,流光溢彩终难免。
喜骚人墨客,诗成寄意深远。(李家三郎)

无限春华,山青水碧,是东风送暖。
亭前柳、枝叶离离,双飞燕子微剪。
踏江波、轻舟怕系,提拙笔、豪情难遣。
只留得、一段缠绵,随霞光晚。(水湾筏者)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1-27 13:59

第三段格式:

水湾筏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2010-1-28 14:15



QUOTE:
原帖由 水湾筏者 于 2010-1-28 14:15 发表
第三段格式:

⊙○◎● ◎●⊙○ ◎⊙◎◎●
◎●● ◎⊙⊙● ◎●⊙⊙ ●●○○ ●⊙⊙●
⊙○◎● ○○⊙● ⊙○⊙●○○● ●⊙○ ◎●⊙○●
○○●● ⊙⊙◎●○○ ◎◎◎◎○●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1-28 15:51

一上网就给老爷子牛气冲倒了.骡子从来不敢动这个词牌.

罗贤生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1-28 18:28

鶯啼序
一名《豐樂樓》,見《夢窗乙稿》。
四段二百四十字,第一段八句四仄韻,第二段十句四仄韻,第三段十四句四仄韻,第四段十四句五仄韻
吳文英

殘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繡戶。
○○●○●● ●○○◎●【韵】 
燕來晚、飛入西城。似說春事遲暮。
◎⊙● ⊙●○○ ●◎⊙●○●【韵】
畫船載、清明過卻。晴煙冉冉吳宮樹。
◎⊙● ○○●● ○○●●○○●【韵】 
念羈情遊蕩。隨風化為輕絮。
●⊙○⊙● ⊙○◎⊙○●【韵】

十載西湖。傍柳繫馬。趁嬌塵軟露。
◎●○○ ◎◎◎● ●⊙○◎●【韵】 
倚銀屏、春寬夢窄。斷紅濕、歌紈金縷。
●○○ ⊙○●● ◎⊙● ⊙○○●【韵】 
溯紅漸、招入仙溪。錦兒偷寄幽素。
◎⊙● ⊙●○○ ◎○○◎⊙●【韵】
暝堤空。輕把斜陽。總還鷗鷺。
●⊙○ ⊙●⊙○ ◎○○●【韵】

幽蘭旋老。杜若還生。水鄉尚寄旅。
⊙○◎● ◎●⊙○ ◎⊙◎◎●【韵】
別後訪、六橋無信。事往花萎。瘞玉埋香。幾番風雨。
◎●● ◎⊙⊙● ◎●⊙⊙ ●●○○ ●⊙⊙●【韵】
長波妒盼。遙山羞黛。漁燈分影春江宿。記當時、短楫桃根渡。
⊙○◎● ○○⊙● ⊙○⊙●○○● ●⊙○ ◎●⊙○●【韵】
青樓仿佛。臨分敗壁題詩。淚墨慘澹塵土。
○○●● ⊙⊙◎●○○ ◎◎◎◎○●【韵】

危亭望極。草色天涯。歎鬢侵半苧。
⊙○◎● ◎●○○ ●●○◎●【韵】 
暗點檢、離痕歡唾。
●◎● ⊙○⊙●【韵】
尚染鮫綃。嚲鳳迷歸。破鸞慵舞。
●●○○ ◎●○⊙ ◎⊙⊙●【韵】
殷勤待寫。書中長恨。藍霞遼海沈過雁。漫相思、彈入哀箏柱。
○○●● ○○○●  ⊙○⊙●⊙◎● ●○○ ⊙●○○●【韵】
傷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斷魂在否。
⊙○⊙●○○ ◎●○○ ●○◎●【韵】

此調以此詞為正體,吳文英三首皆然,其餘因調長韻雜,每參錯不合,今分各體,類列於後。按,吳詞別首,第二段第四句〔面屏障一一鶯花〕,上一字仄聲;第三段第四句〔翁笑起離席而語〕,席字仄聲;第五句〔敢詫京兆〕,兆字仄聲;第四段第六句〔永晝低睡〕,睡字仄聲;第七句〔繡簾十二〕,十字仄聲。餘參後諸詞。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2-8 19:02

莺啼序
一名《丰乐楼》,见《梦窗乙稿》。
四段二百四十字,第一段八句四仄韵,第二段十句四仄韵,第三段十四句四仄韵,第四段十四句五仄韵
吴文英

残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绣户。
○○●○●● ●○○◎●【韵】 
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
◎⊙● ⊙●○○ ●◎⊙●○●【韵】
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
◎⊙● ○○●● ○○●●○○●【韵】 
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 ⊙○◎⊙○●【韵】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露。
◎●○○ ◎◎◎● ●⊙○◎●【韵】 
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
●○○ ⊙○●● ◎⊙● ⊙○○●【韵】 
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
◎⊙● ⊙●○○ ◎○○◎⊙●【韵】
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 ⊙●⊙○ ◎○○●【韵】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
⊙○◎● ◎●⊙○ ◎⊙◎◎●【韵】
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萎。瘗玉埋香。几番风雨。
◎●● ◎⊙⊙● ◎●⊙⊙ ●●○○ ●⊙⊙●【韵】
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
⊙○◎● ○○⊙● ⊙○⊙●○○● ●⊙○ ◎●⊙○●【韵】
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淡尘土。
○○●● ⊙⊙◎●○○ ◎◎◎◎○●【韵】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
⊙○◎● ◎●○○ ●●○◎●【韵】 
暗点检、离痕欢唾。
●◎● ⊙○⊙●【韵】
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
●●○○ ◎●○⊙ ◎⊙⊙●【韵】
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沈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
○○●● ○○○●  ⊙○⊙●⊙◎● ●○○ ⊙●○○●【韵】
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 ◎●○○ ●○◎●【韵】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吴文英三首皆然,其余因调长韵杂,每参错不合,今分各体,类列于后。按,吴词别首,第二段第四句〔面屏障一一莺花〕,上一字仄声;第三段第四句〔翁笑起离席而语〕,席字仄声;第五句〔敢诧京兆〕,兆字仄声;第四段第六句〔永昼低睡〕,睡字仄声;第七句〔绣帘十二〕,十字仄声。余参后诸词。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2-8 19:03

《莺啼序》是词中最长的调子,全词有240个字,概为梦窗首创,显示出他的卓绝才力,具有独特的价值。这首词集中地表现了梦窗的伤春伤别之情,在结构上也体现出其词时空交错的显著特点。夏承焘说:“集中怀人诸作,其时夏秋,其地苏州者,殆皆忆遗苏州遣妾,其时春,其地杭者,则悼杭州亡妾。”我们且看作者的情丝如何在今与昔,苏与杭之间自由穿行。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2-8 19:18

残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绣户。
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
画船载、清明过,晴烟冉冉吴宫树。
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第一段,写现实,自己在爱妾死后,犹自在苏州伤春。语气舒缓,意境深长。词人将伤别放在伤春这一特定的情境中来写。时值春暮时节,残寒病酒,“天时人事日相催”(杜甫《小至》)。开头第一句,已将典型环境中典型情绪写出,并以此笼罩全篇,寓刚于柔。这时词人闭门不出,但燕子飞来唤我出游,好象说,春天已快过去了。于是“驾言出游,以写我忧”。词人在湖中看到岸上的烟柳,不禁羁思飞扬起来。羁情化为轻絮,随风飘荡,正如此时词人的思绪一样,似乎所起有因,但终不知归于何处。词的承接处大都在前段之末或后段之前,多数用领字或虚字作转换。吴文英的词,则往往用实句作承转,不大用领字。这就是所谓“潜气内转”,是词人与其他词人不同的地方。何谓“潜气”?就是人的内心深处日积月累而形成的潜意识,它具有深微幽隐而非表达出来不可的情感力量。少用领字,增加了理解上的难度。“潜气内转”,只要发现贯穿词中的情感线索,其义自现。耐人寻味正是梦窗词的独特价值之一。作者写到这里,其情愫就像轻絮一样随风游荡,随风展开;而下面三段所写内容,便都包含在此三句中了。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2-8 19:23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
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
倚银屏、春宽梦窄,溯红湿、歌纨金缕。
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第二段追溯杭州刻骨铭心的情事。从《渡江云·西湖清明》这首描写杭州情事的词可以知道时间是清明时分,地点是西湖,词人开始是骑马,后来“傍柳系马”,转入水路,通过婢女传书暗通情意。“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二句,是写初遇时悲喜交集之状。“春宽梦窄”是说春色无边而欢事无多:“断红湿、歌纨金缕”,意思是,因欢喜感激而泪湿歌扇与金缕衣。“瞑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三句,进一步写欢情,但含蓄不露,品格自高。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2-8 19:26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
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
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
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淡尘土。

第三段写别后情事。“幽兰旋老”三句突接,跳接,因这里和上片结处,实际上,还有较大距离。此段先写暮春又至,自己依然客居水乡。这既与“十载西湖”相应,又唤起了伤春伤别之情。正是通过这种反复吟咏,将伤春伤别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于是从别后重寻旧地时展开想象,回首初遇、临分等难以忘怀的种种情景。“别后访”四句是逆溯之笔,即一层层地倒叙上去。先是写“林花谢了春江”,然后写“瘗玉埋香”,暗示人也已随花而去,美人原本就常和花联系在一起,所以这句是风景和人事兼道。于是逆溯上去,追叙初遇。“长波妒盼”至“记当时短楫桃根渡”,这是倒装句,应该是:“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这几句是当时艳遇,伊人顾盼生情,多么艳丽,即使是潋滟的春波,也要妒忌她的眼色之美;苍翠的远山也羞比她的蛾眉,而自愧不如。因旧情难忘,所以在重访时又念此情。这几句相对于第二段亦是再次吟咏,当时在西湖上偷传情意以及后来的欢爱再次呈现在读者眼前,但是所用意象不同,而且体现出创作之理也不同,这次抒写已经有了生离死别的意味。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2-8 19:29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苧.
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
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沈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
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第四段淋漓尽致地写对逝者的凭吊之情。感情深沉,意境开阔。因伊人已逝去,词人对她的悼念,历经岁经年。但“此恨绵绵无绝期”。词人在更长的时间中,更为广阔的空间内,极目伤心,继续抒写他胸中的无限悲痛之情。“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苧”所见之景已侵染上作者的伤痛。“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所写之信亦是充满遗恨。是“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所闻之曲也是为了招魂而演奏的。层层加深,都在极力渲染凭吊的巨痛。也有睹物思人的回忆:“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风(钗)迷归,破鸾(镜)慵舞”。“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镜台上饰物凤翅已下垂,而鸾已残破,暗示镜破人亡,已无从团聚。

  总之,作者将美人迟暮、伤春伤别的情感娓娓道来,反复咏叹。层层深入,值得细细品味。另外,从中国古代文学比兴寄托的传统来看,艳情多和身世之感交织联系在一起,梦窗此词写爱情,但亦可从中领略其身世的哀叹。


http://www.esgweb.net/html/scjs/a212.htm

李家三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10-2-8 19:32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1 15:2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568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