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1-26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栏目分类

最热的 5 篇文章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1

0 位会员, 1 位游客

陪读妈妈原创精品贴集锦
陪读妈妈原创精品贴集锦


作为斑竹很希望大家能认可自己管理的版块,但做为成年的妈妈们,不管做什么都非常的有原则,连发贴也是按部就班,该是文学版就发的文学版,情感话题就弄感情绿洲里,结果精品都外泄了,最主要的是,看过的人不知道作品是出自于陪读妈妈的手笔,失去的一个改变陪读妈妈在看客心目中印象的机会,所以想把妈妈们流落在外的精品贴回收,先要肥沃了自家的土壤.并把此贴长期置顶,让进如陪读话题的人,最先见识妈妈的文采,能自己动手的最好自己动手转过来,谢谢了先啊.    只要是原创高亮的贴就可以收录在内

[ 本帖最后由 ≈★流星★≈ 于 2007-5-21 23:45 编辑 ]



47 评论

这篇《小女阿洁》写完了,刊用了。其实我自己也不敢多看,每一次看了,心里头总是有着一股酸酸的,说不出的滋味。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刚刚渡过了自己陪读生活中最沮丧的时候,刚刚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也正在那时,大批的妈妈拖儿带女地南下,媒体上轮番着报道,说陪读妈妈生活如何艰难困苦,说陪读妈妈不得不从事着不良行业。那时节,从心眼里说,真的为这样一批陪读妈妈感到难受。本是同根生,大家都是同胞姐妹,来到这里被迫如此生存,那一颗心,就像是压上了称砣般的,直直地往下坠着。

     于是,我写下了这篇文章,我希望每一个读到这篇文章的人,无论是不是陪读妈妈,都能了解到,初来乍到,无论你处于怎么样的情况下,那一份份的陌生孤独彷徨与痛苦都是必不可少的。只是,各人表现的形式不同罢了。

    当然,稿费也拿到了,乐呵呵地请女儿地吃了一顿。这是多余的话。

     这篇文章放在这里,引起了大家的反响,说实话,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我知道,这里多是经历相同处境相同的人,对于小女及妈妈所经历的事绝对是有同感。不过,我也为自己给大家平静的生活带来一份伤感而感抱歉。

    想来,每一个妈妈也都是这样,不管你过去或是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之中,背井离乡,总有一份孤独与无奈。

    也正是这样的一份孤独与无奈,让我们感觉变得敏感起来,很多时候,想到自己是陪读妈妈,想到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在异国他乡,便不知不觉地流露出艰难困苦的表情,便深深地感觉着,自己比别人有更多的不幸还有更多的痛苦。

     有的时候我则想,如果在国内,如果在国内我下岗了,我是不是也是这样带着孩子艰难地生活。

      答案不但是肯定的,或许,还有更多的难处,比方说,想认认真真地找一份能供孩子读书吃饭的工作,就算你可以放下架子,不计酬劳不怕辛苦,也未必容易。

    但是,如果是在国内,我们会不会觉得如此孤单与无奈?。

    也许,我们只会怪命运不好,只会怪自己生不逢时,命苦不能怪政府,当然只有怪自己了。这一切当然与孩子,与妈妈的角色没任何关系。

    如果能想到这里,倒不妨退一步再想一想,既然这样,我们又何必责怪自己现有的身份。

    的确,带着孩子出国读书不易,但是在国内,做个妈妈容易吗?孩子也要吃饭也要读书,也需要我们做妈妈的大量付出。没有一个孩子出生后就能不吃不喝地成长起来吧?

    这么说来,做妈妈的总是要付出的,不管是在哪里。

    所以啊,各位妈妈别太伤感,做妈妈的不辛苦,怎么对得起妈妈这个光荣称号?

    呵,希望我这一说,别引来有些人的不满。

yelunp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07-5-29 00:14

狮城的中国女人


关于中国陪都妈妈在新加坡的遭遇,这几天在狮城华人网上讨论的如火如荼,偏激者有之,无可奈何者有之。我的感觉是麻木了。早在2002年,陪都妈妈的问题就浮出水面,5年来越演越烈,如今不单陪都妈妈受歧视,连中国女人也被当地人看贬。上至大学教授夫人,下至普通的女学生,只要是操中国腔的,总难免会受到冷言冷语。一些社会的底层地痞,居然也学会了言语轻佻,笑容暧昧的调戏中国女人,那些有些地位,有些权势的简直就是蔑视,连一些受过西方教育的年轻人也在鼻孔的轻哼和嘴角的浮笑中,流露出不屑。

虽然在我的周围,中国女人都过着安定的生活,但太多的阴暗面,比如在私立学校白天上课,晚上坐台的学生,比如那些在红灯区操丑业的半老徐娘,在酒廊里卖笑买醉的,我就只是靠媒体的报道,朋友的聊天中得知一二。

作为在新加坡生活的中国女人,我也经历了反驳、据理力争、以沉默应对,到如今的做好份内工作就好,这一系列的心态上的变化,对我这个在中国享受着尊重,让人羡慕的媒体人而言,是精神上的折磨。

记得刘晓庆曾说过,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当时感觉并不强烈,如今在新加坡,多少女人会对这句话的前半段,感同声受。我当然不得而知,但我想,凡是受过高等教育,拥有一技之长的中国女人,是对这些强加在我们身上的污水,有无以名状的无奈和痛楚。人活着,就是需要的得到承认和尊重,这是社会人最基本的权利。可惜,在许多中国好女人还没有弄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就被打入“冷宫' .一个字,屈。可你有什么办法,这是新加坡,不是中国,这是人家的土地,不是你的家乡。

再说,也不能怪谁,一个巴掌拍不响,新加坡人还不是经历了一些中国人的伤害,经历了一些来自职场和家庭的压力、感情上的一些欺骗、金钱上的一些损失,才对同样是黄皮肤的中国女人在态度上、言语上、骨子里,生出不健康的情绪。

解释没有用,只有好好活着,活的精彩,活的踏实,活的开心,活的有滋有味,活出中国女人的风采,管他新加坡人如何看。

其实,心中还是有着小小的遗憾,同是华人,为何人为的心的距离这么遥远。

论坛模式查看查看(171)回复(5)好评(0) 差评(0)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村夫 发表于 2007-03-23 21:46:16
。。。反驳、据理力争、以沉默应对,到如今的做好份内工作就好。
++++
无疑,你是对的!
对这个问题最好的回应,就是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行动上的回应,胜过一切。

不过,也不必感到“委屈”,选择生活在这里,这是代价之一。

在中国,不同阶层的中国人,也有歧视和被歧视的。如你,对农民工之类的,没有一点歧视吗?

也许在中国,你得到了相当的尊重,那是你自己努力得到的。在这里,新移民是白手起家重新开始,不可能立刻就会赢得在中国一样的尊重。想得到尊重,还得靠自己的努力,从头开始的努力!  
Dex 发表于 2007-03-24 01:58:19
当世界被划分国界,当人群被划分种族和国籍,这是全人类的悲哀和谬误。如果放宽胸怀,你还是会发现全人类呼吸的空气是一样的,没有界线。地面蒸发的气体又降落成雨,全人类饮用的水,也是一样的,没有界线。当你自己能做到对任何人发自内心的不再存有偏见和歧视的时候,你将也不再看到被强加的偏见和歧视。  
方汀 发表于 2007-03-24 03:28:29
回复 #1 青青小草 的帖子
只要自己认真工作,保护尊严,别人的行为永远是别人的行为。也不必为小龙女和乌鸦叫屈,她们本来不委屈。  
鹤翎 发表于 2007-03-24 04:11:16
……
看了《关于写博——谁知道网络那端是不是一条狗》……

[ 本帖最后由 鹤翎 于 2007-3-27 01:13 编辑 ]  
yenyenlee 发表于 2007-03-27 15:09:18
Dex
非常同意Dex:
" 自己能做到对任何人发自内心的不再存有偏见和歧视的时候,你将也不再看到被强加的偏见和歧视。"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把持好信念,天涯处处任我行,随遇而安。

青青小草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2007-5-29 16:57

婆婆!妈妈!

婆婆,生在旧时代的地主家庭,
婆婆命苦,两姐一哥都受到了良好的文化教育,
而婆婆该念书的时候却赶上了文化大革命,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于是婆婆跟着婆婆的妈妈开始乞讨,
婆婆说她嫁给公公的时候还没到二十岁,
可婆婆连着生了两个女儿,
让婆婆在婆婆的婆婆面前抬不起头来
当大女儿17岁的时候,婆婆的婆婆去世一年多
婆婆才怀了我的丈夫,当年婆婆四十
丈夫的到来,让公公家的姓氏总算有了继承人
婆婆虽然生完丈夫就开始病魔缠身
可还是开心的不亦乐乎
鞠躬尽力的把唯一的男娃送到大学,
学成后,做母亲的惦记的就是儿子的成家

婆婆把毕生的储藏都给了儿子
只希望儿子能有个好家,好将来
婆婆在儿子结婚的半个月后去世的
走前的晚上还嘱咐新婚的我们
不要为了陪她,离开新房,老人家很多忌讳
婆婆走的那晚,我和丈夫为她守灵,
婆婆就躺在我面前,还是那么慈祥
走的那么安然.
做妻子他完成了生子的任务
做为母亲,她完成了养育的责任
婆婆带着满足,无牵挂的走了....

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婆婆
我能否象婆婆那样走的安详
不同的年代,不同的责任
如今不再是为了让儿子安居乐业
是在想,怎样能让他发出最大的光
妈妈的心,懵懂的儿子什么时候才能体谅
可现在能做的就是继续背着儿子
在路上蹒跚,有一天,相信有一天
儿子会离开我的背,扶着我一起往前.....
写作背景:和儿子的父亲通电话,知道他在老家拜祭去世十二年的母亲,让我想起家婆在世的日子,虽然婆婆在我结婚后不久就去世,可因为自己和丈夫恋爱了7年,所以和婆婆相处也有5年多,只是叫法不一样,婆婆最后的心愿就是看到儿子成家,她也就安然的去了,我想我们这个时代的母亲,养儿已经不在是那么简单的就是防老,能做的就是创造最好的学习环境,给孩子一个最好的榜样,愿孩子能德才兼备)

≈★流星★≈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2007-6-1 07:35

牙缝

~小说~
              牙缝


    阿灵模样好心眼好芭蕾舞跳得更好,美中不足的是前面上门牙中间有一个很明显的牙缝。
  “堵上吧。”朋友劝她说。
  “人家说这个牙缝会带给我福气的。”阿灵甜甜地讲,又有些敏感地问朋友:“这个牙缝不好看吗?”
    朋友哪能说不好看呀?急忙解释:“不是不好看,只是觉得堵上会更好看。”
  “嗯,我回国时一定堵上它。”阿灵很明白,非知心的朋友不会找出她面子上的问题。
    吃过饭,阿灵做完家庭卫生,没有事情做了,又想起了牙缝。她轻轻拈一粒米饭挤进牙缝,刚要照镜子看看效果,就听见儿子在呼唤:“妈,呕!”
    阿灵急忙跑过来问:“怎么了儿子?”
  “呕!我直打……呕嗝。”
  “哼1哼哼!”阿灵想起三毛的师傅让人生气使之忘记打嗝的事,却又舍不得让儿子生气。儿子也知道那件事,不会对妈妈的“哼哼”生气 。
    阿灵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儿子又叫:“妈,你的牙缝里塞了一粒米饭。”
    阿灵“腾”一下子脸红起来了。
  “嗯,妈我不打嗝了,谢谢你的牙缝。”
     “哈哈,这个牙缝不堵了。”阿灵美滋滋地想——


无名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07-6-2 02:10

她咋这样……

她咋这样……                                           作者: 鹤翎
  
    我们这院原先只有十间房,且是一个姓氏四代居住。后来,搬出去的和搬进来的一折腾就是几十年。院里的人眼界宽了,人丁也兴旺了,便在每个角落里都盖上了小棚子,并且,都售出去有了带户口的主人。在新千年到来之际,听说这里要动迁,棚主们便都陆续地住进来了。于是,有了这个由十八个姓氏组成的大杂院。院里的人们互相取乐,有个大事小情的相互帮忙,但也难免有误会摩擦的时候。而每当此时,总会站出一个或几个人说:“一动迁就都散了,不知能不能再相聚,别太较真儿了吧。”于是,大家就没话找话,自得其乐去了。
    最后搬进本院那家的女主人特别快活。她三十岁不到,个不高,爱打扮,总收拾得像美少女,小公主一般。尤其是院里的男士们,都爱和她搭话。她也特别爱聊,且不认生,见谁都能聊个把钟头的,言语中总夹着幸福的满足,让本院的女人们好一番羡慕。
    她确实很幸福。她在一家大型企业当化验员,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日晒不着,又不动什么力气。她的老公是小车伺机,里里外外一把手。放下方向盘子,就掂炒菜勺子。星期日搂着大洗衣盆子,大人孩子的一起涮。又极端地驯服,小媳妇下令向东,他绝不偏西半度。钱匣子放在小娇娘心口,绝不主动乱花一分。院里其他的女人哪里有这般得意。
    然而有一天,小媳妇晴天霹雳,一顿暴风骤雨地吵闹,院里的人全都惊呆了。起因是她老公的一个朋友失业了,又跑了媳妇,无着无落就跑他们家来喝顿酒。小媳妇为此牺牲了五个“手心手背”又陪搭仨小时。小媳妇倒不怎么心疼时间,她有的是时间。她是非常地心疼那人见人爱,可以让鬼推磨的大票子。就整整扎箍老公一夜,泼骂不止,搅得全院谁都睡不安稳,就不断有人去劝解。可是,任何人都是无功而返。于是,大家都背地里嘀咕:“真看不透她这么厉害,她咋这样呢?”
    这话不知怎么地传到小媳妇的耳朵里。小媳妇刨根问底追查出发布此消息者,却原来是本大院十八位女主人中年纪最大的那位。于是,小媳妇就找到老女人,她指着老女人的鼻子吼道:“你咋那么嘴欠呢?讲究我干嘛?我修理自己老爷们儿关你屁事?”老女人吓得躲躲闪闪哆哆嗦嗦连连摇头:“我没说啥呀,没说啥呀。”过后议论起来大家都说:“她咋这样呢?”就都远离她了。
    小媳妇还是照样笑眯眯地对待她的老公和邻人。院内有一位跛脚的单亲女人,靠画些美术品抚养独生女儿,大家称她为女画家。这女画家每日都是深居简出的,显得很高傲又很孤僻。那天,院里的小女孩子们在跳皮筋,小媳妇的儿子给人家捣乱,气得小女孩子们找小媳妇投述。可是,小媳妇反倒责怪小女孩子们排斥她的儿子,且把领头的女画家的女儿数落哭了,又拉着儿子来找女画家告状。女画家很反感小媳妇喋喋不休地磨叨,想和小媳妇聊聊以平息事端,少影响孩子的成长。小媳妇却一边指着女画家的鼻子,一边蹦跳着大骂:“你个瘸子,美啥呀,没人要的,还不找个地洞钻进去,快快滚出这个大院吧,一边煽着去。”女画家气得直发抖,愤怒地说:“你这人怎么不说理,简直是个怪物。”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小媳妇暴跳如雷,泼性大发,大有不把女画家淹没在口屎中势不罢休的气概。一旁的邻居嘴上没安锁的溜出一句:“一个院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快动迁了,就凑合几天算了。”可是,小媳妇听这话很刺耳。她杏眼圆睁,调转枪口:“我这说话碍你什么事了?怕谁不知道你是活物啊?”吓得那多舌人大气不敢多喘一口,灰溜溜躲到家里去嘀咕:“她咋这样呢?”
    夏天夜长,大家吃完晚饭凑到一起东拉西扯穷开心。小媳妇非常爱听笑话凑热闹,笑模笑样地过来了。可是,她刚在人堆儿立定,大家全都不告而别作鸟兽散了。小媳妇的笑脸放哪儿呢?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2007-6-29 15:42:33   
恐惧—前一篇    后一篇—余主任


     

   




无名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07-7-2 18:06

跌倒


女友在工厂跌倒,弄断脚跟。近五十的女人,举目无亲,孩子才中学,艰难的日子给顽强的她,一天天挨下来。
谁都明白跌倒疼的滋味!换成自己不仅痛而且内心的愤怒,惋惜和后悔,一次又一次的捶胸摸头,甚至家人的参与。“哎呀!自己怎么那样不小心?当时走慢点多好,再不抓牢身边的凳子也好啊!”事情发生了,任何抱怨的言语都挽救不了你的损失和伤害;也没有人会保证你就此百分百以后不会再跌倒。
皮外伤很容易好,好似地板上翻个跟斗;“好了伤疤忘了疼”。
有种内伤,却是一辈子的。失足于情海的女人!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女人的幸福与她的男人是有很大的关联。当然许多女人会自信说我很独立,很能干,不需要靠男人,但远远望去,听一听,多少女人给男人推下火坑,掉进狼窝?多少女人辛辛苦苦赚钱养活自己,养活孩子,甚至还养活男人!
“哇噻!你们**的男人真轻松,每天上那几个钟头的工就自己顾自己喝酒打麻将,农闲时沉迷于堕落的生活;任聪明的女人有回天之力也无计可施!因了那堕落的跌倒令多少女人不能自拔不再自信,难道这不是另一种的跌倒吗?这心中的血泪会白白流吗?

[ 本帖最后由 元芳 于 2007-5-4 19:06 编辑 ]

元芳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07-8-14 16:00

回复 #13 雪梅 的帖子

"优雅地老去", 这是英文说法, “getting old gracefully" 是常见褒奖老人的话。

chao_ding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07-8-27 17:43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6 22:5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699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