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2021-12-1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栏目分类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0

0 位会员, 0 位游客

辘轳体三组
        究竟辘轳体作法如何,某不得而知,只是东施效颦、邯郸学步而已。有哪位先生熟知此道,不妨诲教一二。
皂影婆娑五月天
       序语:我家住在青屏山下,登山路上正中一棵皂荚树,据说已逾百年,仍冠如巨伞,遮荫乘凉,是个好去处,县高等学府实验高中与之毗邻,如今政府已把它作为名木古树保护起来,善莫大焉!离奇的是,一些善男信女们在旁边建小庙,说是树上仙家居住,每年都请剧团演出祭祀,好不隆重,今学作轱辘体五首以记之。
皂树婆娑五月天,繁枝绿叶舞翩跹。
沧桑几度人皆老,郁闭层轮干永年。
静赏花朝云与雨,闲论草暮道和禅。
生成荚仔为衣净,也洗风尘洁大千。


青屏拾级往回看,皂树婆娑五月天。
傍晚夕阳红皓首,清晨弦月紫蓝烟。
风动老树涛声紧,雨洗新枝叶面鲜。
冠盖三分凉荫地,耘间小憩再耕田。


嵩岳麓东有小山,文峰塔下绿依然。
白云缭绕三湾谷,皂树婆娑五月天。
郁闭农夫汗雨退,风吟学子诗词篇。
时光多少匆忙去,道上行人慕古贤。


独撑风雨百余年,世道沧桑苦乐连。
白雪花开观霁景,青屏叠翠赏飞燕。
文峰耸立千旬日,皂树婆娑五月天。
人说黄山松好客,我身洁净澈林泉。


宝塔青屏残照晚,天成美景这厢边。
苍松绿女娇羞媚,翠柏红男憨厚怜。
嫩月轻风人不去,柔情蜜意话正绵
青春永远年轻好,皂树婆娑五月天。


独饮清辉夜正寒
独饮清辉夜正寒,月宫桂影置壶箪。

嫦娥袖舞痴心悔,玉兔杵连舂药难。
天上风情随眼底,人间爱恋跃星阑。

何期共邀凡尘酒,一醉糊涂百事安。

一醉糊涂百事安,独饮清辉夜正寒。
朱阁转轮天籁远,绿窗灯影地脉桓。
寻菊还须秋色处,赏枫也待霜风漫。

醒时河汉渐位移,斜眼星斗恰阑干。

斜眼星斗恰阑干,风云都作等闲看。
纵挥翰墨砚方浅,独饮清辉夜正寒。
曾见管毫圆帝梦,也闻丝锦织凤冠。

从来大位非天定,笔润腕悬写金銮。

笔润腕悬写金銮,大野荒村蕴琅玕。
风雨兼程人未老,秋霜肃静菊烂漫。
幻邀玉帝梦常聚,独饮清辉夜正寒。

仙子盈舞琼浆备,怎如山月照林滩。

怎如山月照林滩,一任松风浸墨翰。
诗就乘槎奔月去,韵成置酒盼民安。
甘为弱势抛身首,敢谴不平上笔端。

凝神寄意岭南竹,独饮清辉夜正寒。

陋室歌:者番长夜怎消磨
者番长夜怎消磨?陋室诗书枕上驮。
华夏文明千古伴,春秋史卷万年歌。
曾从洞穴知猿巧,也学时贤砺志多。
长夜年年连月月,年年月月夜常过。


难恨舍寒华物少, 者番长夜怎消磨?
书中惬意谁人领,壶内酒香任尔酡。
陋巷兖公迁怒岂,红楼纨绔二过何!
百年都说黄金屋,千古文章琢玉娥。
  
嵩山一脉源头落,浮戏双牛翠玉窝。[浮戏山系有双牛山、助泉寺等]
那样助泉何处有,者番长夜怎消磨?
临窗北望松朋影,凭月南听竹友歌。
华宇天然殊境界,春光碧草自生波。

洗耳河边高士古,武林寺列佛图罗。
大鸿岭下寻踪迹,风后山前忆干戈。[大鸿、风后都是轩辕黄帝的大将]
如此先贤何气慨,者番长夜怎消磨?
自顾循环徒四壁,唯存小志不蹉跎。


洧河北岸丰粮地,绥水阳池满绿荷。[绥水、洧河为家乡河流,是淮河的上源之一]
小屋向阳迎紫气,广林成荫宴师哥。
三杯薄酒精神长,两片嫩词平仄哦。
限韵接龙无止境,者番长夜怎消磨?


[ 本帖最后由 松风山月 于 2008-6-1 03:53 编辑 ]



26 评论



QUOTE:
原帖由 虫儿1 于 2008-6-1 15:17 发表
钦佩山月君的襟怀!

继续挑个:  
朱阁转轮天籁远,绿窗灯影地脉桓——脉,应平。
寻菊还须秋色处,赏枫也待霜风漫。
醒时河汉渐位移,斜眼星斗恰阑干。——这四句不是不好。而是从“菊”开始就粘错了。一 ...

呵呵,来施错落手,供君一玩。

朱阁转轮天籁远,绿窗灯影地脉桓。——绿窗灯影地平桓
寻菊还须秋色处,赏枫也待霜风漫。——赏枫还待霜风染,寻菊还须秋色漫。
醒时河汉渐位移,斜眼星斗恰阑干。——河汉渐移醒眼看,星斜恰好着阑干。

梦蝶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08-6-1 16:24

        几位诗兄的指正,小诗弟自觉:一是明显学问不足,二是为学粗糙,三是自慎欠缺。人哪,尤其是我,对自己的问题老是不会或不能甚至是不愿看出来,这就是人容易共患的缺点,通过大家的指正,对我确实是个鞭策。
        我的第二个辘轳体《独饮清辉夜正寒》,因为我把它搞成了一个回环性质的顶真格,所以这一联“一醉糊涂百事安,独饮清辉夜正寒”就平仄失律了,还请各位帮助想办法调整、改造。


松风山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08-6-2 04:14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08-6-1 16:24 发表

呵呵,来施错落手,供君一玩。

朱阁转轮天籁远,绿窗灯影地脉桓。——绿窗灯影地平桓
寻菊还须秋色处,赏枫也待霜风漫。——赏枫还待霜风染,寻菊还须秋色漫。
醒时河汉渐位移,斜眼星斗恰阑干。——河 ...

足见功底!!梦蝶师友到底是象牙塔中走出来的,改个诗“话咁易!”(粤语:“太容易了!”)

严重羡慕中;))

虫儿1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08-6-2 05:35



QUOTE:
原帖由 松风山月 于 2008-6-2 04:14 发表
        几位诗兄的指正,小诗弟自觉:一是明显学问不足,二是为学粗糙,三是自慎欠缺。人哪,尤其是我,对自己的问题老是不会或不能甚至是不愿看出来,这就是人容易共患的缺点,通过大家的指正,对我确实是个鞭 ...

回山月君:“独饮清辉夜正寒”是主轴,改不得。出句是有意承接,也不能改。

所以只好作古风看!——那么,其他的不粘不对也可以一概放过了。皆大欢喜。

握手握手!诗词?游戏耳。还真是“不可太认真了”。

虫儿1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08-6-2 05:39

再读!整体还是不错的!意境好,也流畅。加个精华吧!

虫儿1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2008-6-2 05:40

谢虫儿1君抬爱!如此有点勉强,不如大家帮助改好再说。 大汗淋漓呀!

松风山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2008-6-3 05:10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8 22:0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680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