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 南洋古今 » 大马粤剧浮沉录(一)


2011-1-7 12:56 马到成功
大马粤剧浮沉录(一)

[b]风光大半世纪‧哀粤剧走入时光隧道[/b]

[color=Blue]四五十年代的戏台上,灯光一亮,文武生、花旦粉墨登场,台上演员演得入木三分,台下观众看得入神,台上台下,因戏曲(俗称大戏)牵引出浓得化不开的情感交流,演员表现好,台下掌声不断,演员稍有差池,台下老戏迷马上察觉出来,立即不留情面地喝骂:“回去多练几年再来演……”
大半个世纪后的今天,戏曲曾几何时沦为只供神明观赏的神功戏,演的戏演的人依旧,但台下却人事已非,数百名观众算是高“收视率”,数十名观众更是普遍,难怪戏台老倌也感嘆:“神功戏,是做给神看的。”话虽带笑,但语气却道尽现今戏剧界的景况;哀,这贵为非物质文化遗產,竟落得如此地步。[/color]


提起戏曲,部份年轻人脑海中出现的不外是神庙前搭建临时戏台,一群化上浓妆穿上戏服的演员在台上咿咿哦哦地唱著“篤篤鏘”的画面,或许他们偶尔会驻足望一望,但大多数情况却是,瞄一眼就走开了。

然而,在老一辈眼中,尤其是眼见著戏曲兴衰的60岁以上的老戏迷,戏曲是陪伴他们走过岁月的最佳伴侣。记忆中的那些日子,总是匆匆把晚饭扒进口,或走路、或搭车,挤进游乐场,大过戏癮,然后带著一颗欢乐满足的心,回家去。

[b]中国伶人演戏娱乐矿工[/b]

马来西亚戏曲早在40年代就开始蓬勃发展,当年大批大批的中国戏曲大老倌名伶纷纷来到马来亚登台演出,成就了马来亚戏曲业最辉煌的年代;当年看戏就好比我们今天到电影院观赏电影,是要购买戏票的,不像今日的神功戏,搬张椅子坐下就有免费戏看。

粤剧在马来亚的表演艺术舞台上总算是风光了约半个世纪,直到70年代电视机的出现,电影业的蓬勃发展,后期再有卡拉OK抢滩,外头的五光十色让粤剧风采尽失。从80年代起,粤剧已搬离大舞台,改作神庙喜庆的神功戏,一代人文艺术与时代发展渐行渐远,就將被淘汰。

研艺粤剧音乐剧社艺术总监杨伟鸿谈起马来西亚粤剧发展史及未来动向可谓滔滔不绝,目前他正积极进行有关马来西亚粤剧发展的口述历史,希望在未完全被淘汰之前,获得完整的记录。

“大马的粤剧在40年代就开始发展,但到了今时今日,粤剧在国內已经风光尽失,只剩下无奈与悲哀。”
在40至50年代,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戏曲演员因受到压迫而纷纷逃到马来半岛,而当时一批批从中国南方而来在锡矿场谋生的矿工,白天辛勤地工作,晚上唯一的娱乐就是看戏,因此直接或间接的推动了本地粤剧的发展。

[b]来马磨练过 回港才会红[/b]

“当时真的很夸张,来自中国或香港的演员如果想红得发紫,首先就是来马来亚登台磨练,如果没有来过马来亚登台,肯定红不了。

“当年锡矿业最兴盛的地方,例如坝罗(怡保旧名)粤剧发展就最盛,观众群也最会看戏。即使是后来任剑辉、白雪仙的徒弟在坝罗登台,也要看她们的功夫深不深厚,俗语说‘手掌拍得响,回去就有运享’,即表示若演出可让坝罗的戏迷接受,那返回香港就会大红大紫了。”

当年演剧,靠的就是舞台经验,凭的就是演员资质。

当年师父教徒弟,教的只是基本功,上台演出前没有剧本没有排练,演甚么?谁来演?不到最后演出的那一天都不知道。粤剧演员隨时要作好准备,何时被叫到,何时就要粉墨登场。

“当年演戏从来就没有剧本,戏剧班主只会告诉演员:演甚么,你明天就会知道。今天要演出甚么戏?到戏台前看一看那张早上贴上去的提纲就是了。”
提纲,乃是开戏师爷把故事、场次、锣鼓、排场、角色的分配等简略地写在一张纸张上,作提示用。

参与演出的演员不知道演出故事的背景,演些甚么,唱些甚么?那就自己保重,在台上“执生”了。

当时流行於马来亚最传统的剧目有“江湖十八本”,故事包括《四郎探母》、《六郎罪子》、《二进宫》、《孟母三迁》等等,都是当年膾炙人口的故事。这18套都是最基本的剧目,是演员的最基本功课。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统治马来亚期间,日本政府为了展示各个地方在其管辖下欣欣向荣,不惜出钱出米招揽戏剧演员到各地唱戏,催生了马来亚三大戏班:朱家班、梁家班和樊家班。

[b]老一辈集体回忆[/b]

在50和60年代,游艺场纷纷林立,成就了粤剧的另一波盛况,吉隆坡的中华游艺场,怡保的丽都游艺场,都是看好戏的好地方,为老一辈戏迷留下难以磨灭的集体回忆!

在游艺场盛行之际,连粤剧界最具代表性的大师薛觉先也曾经来登台演出,贏得一场又一场的喝彩。

“当年有游艺场时,一班粤剧演出一演就是好几个月。他们称一台戏为15天,每30个关期也就是等於现在的30天,就会发一次薪水。”

在那个年代,吉隆坡的游艺场没有怡保那么兴旺。此外,如果一个剧团想要到怡保演出,事前就必须先经过金宝这一关,如果金宝的老戏迷觉得你行,那你才行,才有资格到怡保演出。

戏迷看得仔细挑出小错

在当年,金宝和怡保的戏迷看戏是非常认真且仔细的,如果演员在台上稍有小错,他们马上就会站起来大声指正,演员如果没有真功夫,可能会被哄下台。
杨伟鸿披露,懂得看戏的老戏迷是闭著眼睛看戏的,说白了,就是用心来看戏,用耳朵来听戏。

“如果锣鼓先下拍子,他们一听,就会站起来指正。演员上楼梯上了7步,下台时如果只用了5步,同样的,他们一看,也会叫出来批评;这个动作完了轮到下一个动作……他们来看戏,也是来磨练演员的。”杨伟鸿笑说。

当年最具代表性的游艺场是由邵氏公司策划,他们把一大片空地租下,招聘戏班来做戏,计有粤剧班、福建班、潮剧班,还有马来戏、马来歌台和跳舞舞台,十分热闹十分开心。

“戏剧班当中以粤剧最受欢迎,而且门票也卖得最贵。当时有所谓的代理从香港招来演员,配合本地演员演出日、夜场,因为登台时间长,有时登台长达半年,因此公司也提供住宿给工人和他们的家人,也就是所称的外馆。”
外馆,是公司在外租个地方,有时是別墅但也可能是殯仪馆,视公司租甚么地方就住甚么地方,全体工人和家属住在里头。外馆还提供大锅饭,所有人都在一起吃饭。

“外馆地方很简陋,人流也非常复杂,每一家每一户只用个白布间隔起来,我们现在大部份50或60岁的粤剧演员,可能小时候都住过外馆。”
七八十年代被电影业取代

70和80年代,粤剧戏班已经逐渐被排除在主流娱乐事业外,电视、电影开始抬头,台湾文艺片充斥市场,马来西亚娱乐事业步入林青霞时代!

杨伟鸿指出,在70年代还有香港的罗家英、阮兆辉等演员来马登台,但已属於粤剧的“水尾”了,粤剧风光不如以前。

在80年代时,只有少数的香港粤剧演员会来马来西亚登台,而演的也大部份是神功戏而已,“还是有一些神庙指定要香港演员演文武生,例如怡保的斗母宫和华都牙也的关帝庙。这些庙宇也是每年做戏做最久的神庙。”

[b]现今演员收入相对减少[/b]

粤剧的没落,受最大影响的莫过於演员的福利和薪金,“在20年前,一个戏班每晚酬金有2000至3000元,可请到40名演员和乐师。现在,物价比以前高涨得多,但每晚酬金同样仍旧是2000至3000元,只能请到20人,有时还被压价,演员的收入相对的就减少了。”

20年前的神功戏,会有商家爭著出钱赞助还愿,而现在,是神庙本身出钱请戏班,为了吸引更多人潮,一些神庙寧可选择歌台或举办卡拉OK歌唱赛,种种因素导致戏班的没落。

陈伟鸿表示,在60至70年代,全马共有约二三十个戏班,现在仅剩5班,计有艷阳天粤剧团、金凤鸣粤剧团、状元郎粤剧团、千秋乐粤剧团和昇平粤剧团,当然,还有一些粤剧团处於冬眠状况,近年来未有活动。

[b]90年代业余剧社继承血脉[/b]

在90年代开始,大马的表演艺术舞台扬起了一股学习和演出粤剧的朝气,这些业余粤剧社团总算为粤剧留下一点血脉。
业余粤剧社团是由对粤剧充满浓厚兴趣人士组成,自资聘请粤剧师傅来教导,时不时办演出,虽然有人会说这不过是有钱人的玩意儿,但就杨伟鸿看来,这至少支撑著本地粤剧的后续发展,当中,也的的確確培训出对粤剧真正有兴趣和功夫的业余演员。

“根据统计,业余粤剧社团数目並不多,吉隆坡计有23个、怡保10个、檳城及马六甲各2个、柔佛和关丹各1个,全马总人数加起来不上300人。”
少人支持大马缺市场

重振粤剧需要你我关心,政府更应该大方提供援助,方能让具有人文价值的粤剧源远流长,一代接一代的流传下去!

杨伟鸿表示,香港和新加坡的政府都非常努力地保存这精致的人类文化遗產,反观马来西亚,无论是市场和师资方面,都显得严重缺乏,同时也欠缺政府的支持与赞助。

“外界五光十色的娱乐的確也是粤剧的一大挑战,粤剧的表演方式很多年轻人都说要放到博物馆去啦……再加上理解能力下降,年轻人甚至不懂得自己的方言,可以想像,要年轻人看一场戏剧演出,是何等的困难。”

推动戏曲,是全方位的配合动作,也不是短时间內可以见到效果,在这一方面,有关人士就要更加用心及加油了。

(报导:高宝丽‧<光明日报>)

2011-1-7 17:05 马到成功
大马粤剧浮沉录(二)

[b]演粤剧70年培育后进‧蔡艷香曾与关海山相恋[/b]

[color=Blue]大马粤剧名伶蔡艷香7岁入行,今年5月正好从艺70週年,办了一场慈善晚宴誌庆。谈起蔡艷香,本地熟悉粤剧者无一不认识她,日前在吉隆坡热水湖新村天义宫神诞的演出,台下一名六十余岁的观众,还说是看她的戏长大的呢!
蔡艷香自小跟“月团圆粤剧团”跑遍全马,从小兵、丫鬟角色做起,所走过的每一步路,都是血与泪的见证。她年轻时出国登台,还担任香港成药“柠檬精”和怡保“何人可”凉茶的“代言人”,更在香港拍过电影,与关海山有过婚约……后来更担任“艷阳天粤剧团”班主,领著一班演员为大马的粤剧天空下发放光芒。![/color]

要写粤剧名伶蔡艷香的故事,可能整整3大篇文字也写不完,无他,她的故事实在太丰富了,就凭她在粤剧这一行70年经历与经验,就可以书写成一本厚厚的大马粤剧发展史,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她,甚至也同时是其他粤剧演员的真实故事。

蔡艷香出生於森美兰州芙蓉粤剧世家,父亲蔡金球是粤剧班的乐器手,母亲则是当时的名花旦林巧粧,家中长辈如伯父、姑姑和姑丈等,都是粤剧演员,她是天天听著长辈唱粤曲,在粤曲声中长大的。

“那时我们的粤剧团叫‘月团圆’,每当接到演出邀请,就跟著到那里去演出,从万挠的煤炭山,到彭亨的文冬,再到霹雳的安顺、坝罗(现今怡保)等等,全马各地跑透透,哪里需要我们就去那里。”

[b]演剧唱戏由父亲启蒙[/b]

在日本统治马来亚期间,“月团圆”受邀到文冬演出,当年的游艺场还是用亚答叶搭建的,此等景象迄今仍深深的烙印在蔡艷香心中。
和平之后蔡艷香曾经一度回到吉隆坡上学,但却完全无法適应,加上掛念著在外头演出的妈妈,后来,妈妈不忍心女儿天天啼哭,於是就说:“罢了罢了,书別读了,跟著我学做戏吧!”

就这么一句话,影响了蔡艷香的一生,蔡艷香果真踏入粤剧大舞台,把一生奉献给艺术,成为大马一代粤剧名伶。

蔡艷香的演戏启蒙都是来自父亲,他教她做戏唱粤曲,从小兵、丫鬟一步步学起,“但我学习力很强,13岁就正式担正做正印花旦了,记得第一部戏是《琉璃公主》,担任公主角色。”

[b]花旦文武生丑角都要学[/b]

当时年轻,加上父亲严谨的教导,就蔡艷香的天赋与资质,往往每两个星期就能学好一部戏,“当时我们没有所谓的培训班,都是学一套做一套,父亲很有远见,他不单单只教我做花旦,而是甚么角色都要我做,文武生、丑角统统都要学。”

也因为家有严父,才调教出周身刀的蔡艷香。艷香站上舞台甚么戏都可以演,而且是演得非常好的那一个。
“以前做戏是没有剧本的,有的只是提纲,要如何把角色发挥出来,就看你平日有没有自修练习做功课了。”

在访谈中,蔡艷香多次提到“华光师父”,把自己能一而再再而三,在小小年纪就能顺利演出各大大小小角色的表现,统统归功於华光师父的恩赐;华光师父,就是戏剧演员最信仰的神明,专责管理艺术戏剧演出活动。

依我看,如果不是蔡艷香本身的努力,即使是老天赐予多大的天份与本事,也不可能在小小年纪就把一套又一套的粤剧演好,蔡艷香是过於谦虚了。

[b]冯宝宝出世 蔡母助接生[/b]

蔡艷香在登台生涯中,大部份时间都是在外馆度过,“在檳城演出时,邵氏公司替我们租来一间有十多间房间的大別墅,我们戏班共四十多人就一户住一间房。当时吃的是大鑊饭,早上9点就有伙头提著热水上楼,我们每一户人家就拿著热水壶盛水,11点开鑊吃饭,又是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吃,那热闹情景现在已成追忆了。”

十多岁时,蔡艷香与整组戏团人员受聘远到北婆罗洲(现今的沙巴)的亚庇登台,她记得当时船运了整整40个大铁箱过去,装的都是演员的戏服、日常衣物、乐器、佈景、杂物等等,实在够夸张的。

“我们是在那个时候认识冯峰,也就是冯宝宝的父亲。后来冯宝宝出世的那一刻我们正好要乘船到山打根演出,冯峰在码头叫住我的母亲,原来是要帮忙接生。所以,我们是看著冯宝宝出世的,哈哈!我们在亚庇、山打根、汶莱都曾登过台,这一趟一演就是两年多。”

蔡艷香虽然已经77岁,但思路非常清晰,我想,这或许就是因为每天唱粤曲每天都用脑的关係吧。

或许是年龄增长的因素,现今的她经常会喊脚痛。採访当天,她的“艷阳天粤剧团”正好在热水湖新村演出,当晚那齣戏是《蛮花虎將戏游龙》。在舞台上,演员们都会在適当时候端出椅子让她坐著歇脚,也配合她演出“夫人”角色时给她递上参茶,徒弟们对蔡艷香的体贴与敬佩,流露在举手投足之间。

[b]红遍东南亚正印花旦[/b]

年轻时的蔡艷香是个美人胚子,名气之响好比现今娱乐圈的当红花旦一样,更衝出大马的粤剧天空,在新加坡、越南、香港、泰国的舞台都留有她的足跡,是红遍东南亚的正印花旦。

蔡艷香在1954年的除夕夜受邀到越南登台,第一部戏是《斩龙遇仙》,她演出流离失所的皇后一角,“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当年真的演不出落魄皇后一角,因为我没有那种心境与经历,但当时胜在我够年轻够貌美,只有23寸腰而已啊……因此即使演得不是很理想,还是获得满堂彩。”

从《砍龙遇仙》到《女铁公鸡》,再到《十三妹大闹能仁寺》、《花木兰从军》,蔡艷香以她的真功夫征服了每一位观眾,大家对这位年纪小小耍得一身好功夫的花旦刮目相看。

蔡艷香在越南演出了7个月,靠实力闯出了在海外的知名度。
蔡艷香在越南曾经与关海山谱出一段恋情,相恋6个月之后还订下了婚约,无奈的是恋情只进行了2年,后来就无疾而终了。

[b]任代言人產品 代替酬金[/b]

不说不知,原来当年蔡艷香还担任过產品“代言人”,但当时没有酬金,只获得公司赞助產品,然而,这也让爱拍照的她,留下一张张可人的照片。
“我在沙巴演出时,正好遇上大批大批的香港人到沙巴工作,他们白天工作,晚上的唯一娱乐就是看戏,也正是这个原因,我们在北婆罗洲才能逗留这么久。”

也真是巧,蔡艷香的美艷风采被台下一位香港观众相中,带她到相馆拍照並寄给香港成药公司“柠檬精”的老板陈少泉,推荐这一位在北婆罗洲遇上的美人。

就这样,蔡艷香成为了香港成药“柠檬精”和“柠檬露”的代言人,她的照片被印製成精美海报,贴在家家户户的门墙上。“当时是没有钱收的,但却可获得免费產品使用,柠檬精治头痛,柠檬露则可医咳嗽。后来,我与陈少泉很投缘,成了陈少泉的契女。”

另有一次,蔡艷香在怡保登台时被一名记者看中,为她拉线出任“何人可”凉茶的代言人――何人可凉茶配上蔡艷香的彩照,教人眼前一亮。
“也是没酬金,只有何人可產品,哈哈。”想起“代言”一事,蔡艷香笑得可开心呢!

[b]香港发展接拍电影[/b]

1955年蔡艷香艷香从越南转往香港发展,在香港,开拓了蔡艷香的另一个传奇,她接戏拍戏,从舞台跃上大银幕!

蔡艷香的第一部电影是《斩龙遇仙》,受冯峰之邀拍的。
“在舞台上演出和拍电影有很大的差別,舞台演出是一气呵成的,故事情节非常清楚,但拍电影却是东拍一部份西拍一部份,而且时间很长,感觉很疲累。虽然,拍电影的钱赚得比较多。”

蔡艷香过后陆续接拍了《黄飞鸿七斗火麒麟》、《糊涂外父》、《龙虎渡姜公》、《碧血金釵》等等。
蔡艷香从舞台跃上大银幕,是本地粤剧演员之中鲜见的例子,没必要评论她今日的成就,只要发光过,热气依然还是存在。

[b]顺应时代改用白话[/b]

观赏蔡艷香做戏,是很过癮的一件事。那天观赏她演出的《蛮花虎將戏游龙》一剧,她扮演的夫人角色,那脱口而出的风趣,以及与观眾交流互动的眼神,令人笑爆肚得来极有投入感。

正如蔡艷香所说的,做戏,是要用心去做。只有用心去做戏,才能入戏,一旦入戏就能融入情节、故事与角色,明白故事所要带出的道理,如此一来,台下的观众才会看得投入,觉得演出的人有水准。

《蛮花虎將戏游龙》是詼谐剧,蔡艷香扮演的夫人角色头上插著大大朵的红花,显得异常夺目,嘴上一粒大黑痣,更是別有一番夫人的架势与味道。
她与对手的对白以白话呈现,让台下观众一听就明白,粤曲用词也精简,不难明白其中之意。

“其实真正的粤剧说的唱的都是古诗古文,但在今天的社会,又有多少人听得懂呢?因此,我们有一些剧都儘量改用白话,让台下的观眾听得明白,愿意留下来继续看戏。现在年轻人三句中有两句听不明白,可能听没两下子就跑掉了,他们走,连带著的年老父母亲也跟著一起走,我们演戏,还有人看吗?”

看来,顺应时代而改变,是在瞬息万变的社会中求存的法则之一。

(报导:高宝丽‧<光明日报>)

[[i] 本帖最后由 马到成功 于 2011-1-7 17:09 编辑 [/i]]

2011-1-7 18:47 马到成功
大马粤剧浮沉录(三)

[b]三代粤剧世家戏服如財產‧陈云卿有子承传艺术细胞[/b]

[color=Blue]本地粤剧逐渐步入夕阳西下境地已是不爭的事实,粤剧师傅陈云卿坦言辉煌时代早已一去不復返,早年看戏还要买票,现在连免费的神功戏也没有人想看,教粤剧界人士既嘆息又无奈。
陈云卿家中堆满了大箱大箱的戏服,是她从艺数十年来最珍贵的记忆收藏,望著这些依然光鲜亮丽的戏服,陈云卿犹如白头宫女话当年,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color]


本地粤剧师傅陈云卿出身於粤剧世家,父亲陈金斗和母亲白凌霄曾经红极一时,陈云卿谈起小时候,总是自豪地告诉別人:“我是在戏班里长大的。”

自小受粤剧熏陶,陈云卿不但爱看戏而且也爱演戏,在吉隆坡坤成小学毕业之后就无心向学,一心嚮往戏台,“我向父亲提出不读书想做戏的要求,结果……被父亲骂得狗血淋头。”
但命中注定陈云卿是要吃粤剧这行饭的,即使父亲大力反对,她亦一心要走这条路。

[color=Blue]小小年纪就跑遍大城小镇[/color]

“14岁那一年过年,邵氏公司在中华游艺场开戏,就叫了我和妹妹两个人演丫鬟,还记得那部戏叫《万恶淫为首》。以前上台做戏,不是一站上台就有机会又讲又唱的,但我实在好运,第一次上台,就让我有机会开口讲开口唱,高兴得不得了。”

那一唱,即掀开了陈云卿粤剧生涯的序幕,踏入了多姿多彩的粤剧世界。

“说起来我的確幸运,別人做戏是没得学的,我却获得本地和来自上海的师傅指导,父亲又教我南派武功、教排场等等,因此学得比別人多且快。”
陈云卿跟隨著家人出埠做戏,小小年纪就跑遍美罗、宋溪、打巴、坝罗(即怡保)和万里望等大城小镇,从不起眼的丫鬟角色一步一步做起,18岁那一年正式担任正印花旦。

“我第一部担任花旦的粤剧是《汉武帝梦会卫夫人》,我在戏里扮演卫夫人,演得很开心。”

那时,即50至70年代,看粤剧是要买票的,一张票大约是2元,有买票就有位子坐,没有买票的观眾,就在围栏外面站著看,戏从8点上演至晚上11点才结束,但通常过10点后,围栏的绳子就会解开,让站著的人进来自行找位子坐。

80年代游艺场逐渐消失,粤剧班改在中华大会堂租场演出,但隨著电影、录影带的兴起,导致来观赏粤剧的观眾逐月减少,加上租金不便宜,过后粤剧也就没再租借大会堂演出了。

“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都是接神功戏比较多,可以说这是粤剧发展的另一个高峰期。初期,神功戏都是由福建班、潮州班为主,粤剧主要是在游艺场演出,是属於比较高级一点的,从来就不踩入神功戏这一领域,但后来‘为势所逼’,粤剧才开拓神功戏市场。”

记得90年代初期,陈云卿跟隨剧团到檳城演出,当时檳城可说是福建戏的天下,而恰巧在当时,某家神庙就聘请了福建班和粤剧班两团各演两天,“我们在吉隆坡启程前,想到只是演两天的戏,因此也不想舟车劳顿地把大批戏服运过去,只收拾了两天要用上的戏服和饰物,就这样北上檳城。”

[color=Blue]曾有观众爬上树看戏[/color]

万万料不到,第一天上演《六国大封相》时,现场人山人海,一些观众甚至爬上树看戏。观眾的热烈反应令到粤剧加场又加场,结果只带了两天演出戏服和饰物的剧团演员没戏服可换,只好在演员之间互相换戏服穿,但这已令到演员们兴奋不已。

就从那一次之后,粤剧团可说是正式“攻”入北马市场,一个月连续做神功戏是常有的事,每个月只有一两天休息,演员虽然累,却累得很欣慰。

让陈云卿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她和剧团演员到大山脚的武拉必某神庙演出,戏台是临时搭建的,因此很简单,那一晚演出时不幸来了场狂风暴雨,连铁棚也被颳起,演员和观眾鸡飞狗跳,乱作一团。

“我们赶紧把戏服用布盖起来,以免弄湿,然后才跑进庙里躲雨。戏服都很贵,都是我们的財產,而且也不能洗,弄湿了就麻烦了。”

直到今年,71岁的陈云卿依然活跃於舞台上,而且还是演出花旦一角,她加入《金凤鸣粤剧团》依然会到全马各地演出神功戏,“但我也进入退休状態了,一个月可能只演几天,其他时间多数休息……”

陈云卿的最佳拍档是有大马粤剧王之称的邵振寰,站在戏台上依然魅力四射,令很多老戏迷拍烂手掌!

[color=Blue]一生所赚投资在戏服[/color]

陈云卿家中有著一大箱一大箱的戏剧服饰,她笑说这些可以放入博物馆的戏服是她这一生最大的投资,是她最珍贵的財富。

“演一套戏一个身份就一件衣,整个箱可以装30件,我大约有6个箱,你可以自己计算。”
陈云卿表示,她这一生做戏所赚的钱,几乎都投资在戏服、饰品、鞋子上,这些特別订製的戏服一点都不便宜。

“戏服不可以洗,一洗,缝在衣服上的珠子、亮片或者是绣花的线,统统就脱完了。我们会先穿一套內衣,再披上戏服,如此一来就能確保它不会被弄脏了。”

每到一个地方演出,演员们就会將演出需要的衣服、饰物和鞋子都装箱,载到后台把铁箱一摆,围个方形的位置就成了个人空间,铁箱上用红漆写上大大个“卿”字,一认,就知道是属於陈云卿的。

[color=Blue]90年代末 粤剧步入低潮[/color]

从90年代末开始,粤剧步入另一个低潮期,陈云卿坦言,粤剧现在已到了夕阳西下的境地,难有翻身机会。
“现在做粤剧,说得不好听是根本找不到吃。”说罢,眼神飘过一丝无奈。

陈云卿直言,在粤剧高峰期,演员们收入的確很不错,但说实在,就团內的“六大台柱”即正印花旦及文武生、二线的花旦及文武生,还有丑角和武角,都需要自置戏服,“单单一套《帝女花》的戏服就至少要1000元,还要鞋子、头饰,都是我们自掏腰包订製的,所以说当演员虽然风光,但內里苦况也只有我们行內人才知道。”

一线演员每晚可能有200至300元收入,但当丫鬟的小小角色者,每晚只得那四五元,在收支不平衡的情况下,很多人寧可选择其他行业,因此粤剧演员也就越来越少了。

[color=Blue]林铸良受薰陶爱上粤剧[/color]

陈云卿之独生子林铸良自小就爱看母亲做戏,他也爱听外公陈金斗向他敘述粤剧的精彩故事,爱上粤剧,是理所当然的事,28岁的他到光碟行选购的不是时下流行歌手的唱片,而是来自香港的粤曲光碟!

除了喜爱收藏粤曲光碟和粤剧录影光碟,正职是公司会计师的林铸良也是业余的粤剧戏班演员,工余就在“益生业余音乐社”学唱学演,对粤曲非常投入。
“我虽然不是受中文教育,但却对中华历史文化深感兴趣和好奇。”

1996年的某一天,林铸良在机缘巧合之下观赏了《杨家將》电视剧,而恰巧在那天,母亲带他到音乐社听歌,在那儿又听到一位演员在唱《杨家將》,“这巧合激发了我对粤曲的兴趣,也让我步入了粤剧的世界。”
但有感於粤剧“找不到吃”看不到前景,母亲虽然知道儿子喜欢粤剧,却也不鼓励他成为正式粤剧演员。

[color=Blue]任正印文武生[/color]

林铸良后来加入由本地粤剧名伶蔡艷香带领的“艷阳天粤剧团”当业余演员,偶尔上台客串文武生角色,过一过戏癮。

月前的九皇爷神诞,林铸良第一次担任正印文武生,在九皇爷庙演出了《汉武帝梦会卫夫人》一剧,而这齣戏,也正是其母亲当年第一次担任正印花旦所演的戏。

林铸良的女朋友许月爱也是“艷阳天粤剧团”的演员,二人在一起时谈的是粤剧,做的是粤剧,在月前蔡艷香师傅的从艺70年慈善晚宴上,两人更合作演出了《小周后之幽会》一剧,获得好评如潮。

[color=Blue]即使业余也从不欺场[/color]

虽然是业余,但林铸良对粤剧一点也不马虎,从来不欺场。他觉得必须过得了自己这一关,才对得起台下的观眾。

林铸良自小学习小提琴,因此在音乐方面的造诣相当高,“我本身对演出要求很高,觉得个人必须先有值得別人欣赏的地方,別人才会欣赏你。”
林铸良自嘲是天生技痒,喜欢向高难度挑战,而粤剧正对正他的胃口。

他指出,他曾经观赏过一些业余社团或演员的演出,发现他们不够专业,“如果演员本身不专业,例如词背不熟、走调、入歌的时间出差错等等,试问又如何能够培养出专业的观眾呢?如果这方面不抓得紧,我不敢想像日后粤剧的水准会跌到甚么程度。”

[[i] 本帖最后由 马到成功 于 2011-1-7 18:50 编辑 [/i]]

2011-1-7 23:28 马到成功
大马粤剧浮沉录(四)

[b]喜见年轻人唱K点唱粤曲‧金倩翘驻马22年育后进[/b]


[color=Blue]金倩翘,来自香港,却是本地粤剧爱好者一点也不陌生的粤剧师傅,小小年纪就参与粤剧演出,而今更身兼正印花旦、粤剧导师及导演等多重身份。
这22年来她都在马来西亚生活,把粤剧种子散播在大马每一个角落,冀望它萌芽成长。
早前金倩翘在吉隆坡乐天广场举办的“粤剧之夜IV” 演出,还吸引了老外前来观赏;难怪金倩翘在接受访问时,曾骄傲地表示,粤剧这非物质的文化遗產是源远流长的,时下越来越多人喜欢粤剧,甚至有人特地到卡拉OK点唱粤曲呢![/color]


金倩翘与蔡艷香、陈云卿一样,出生粤剧世家,奶奶亦是粤剧演员,“我家有4个兄弟姐妹,其中3个都是粤剧工作者。”

金倩翘的生活圈子与粤剧划上等號。自小,眼睛看到耳朵听到的,都是与粤剧相关的事物。她小学毕业之后,就投入粤剧这个大家庭,戏班內处处都是学习的空间,而她,就是透过日常生活的接触及正统的培训,才一步一步走向粤剧金倩翘学的是专业粤剧,因此她说自己是从最小的角色,也就是“梅香”(妹仔)开始学做起,这一路走来甜酸苦辣都嚐过。

“在演出不同的角色中,我其实比其他人尝到更多的人生滋味,从而让我的生命更加丰富,我觉得这是一种生活体验。”

金倩翘自小就在香港演出,表现杰出的她和粤剧团同仁,经常受邀到国外演出,例如英国、美国、台湾、印尼等等,难怪她打趣地说:“我喜欢演出粤剧,是因为能享受到免费出国游玩的机会,哈哈哈。”

[color=Blue]包厢房唱粤曲[/color]

金倩翘在22年前就在马来西亚扎根,后期更成立了“昇平粤剧团”,成为领导整个团的团主,除了参与演出,她亦是粤剧导演,亦收了不少本地学生,传授他们粤为甚么选择马来西亚,金倩翘想也不想,说因为爱上这里的榴槤和山竹。
当然,这是开玩或许在年轻一辈的印象中,粤剧是老人家的玩意儿,但金倩翘和其门生却持有不同看法。他们纷纷反驳一般人称粤剧快被淘汰的说法,因就他们观察发现,在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上,除了老人家之外,不少年轻人也逐渐对粤剧爱得如痴如醉。

甚至,金倩翘指出,一些粤剧发烧友会特地相约在一起,租了一间卡拉OK厢房,再点粤曲来唱。

我投以怀疑的眼光,不可能吧……

金倩翘即给予解释:“你们年轻人,或者不是在粤剧这一行的圈外人不知道,但坦白告诉你,真的有不少粤曲发烧友包括年轻人,会包卡拉OK厢房来唱粤曲。”
金倩翘甫在月前,一连3天在吉隆坡的乐天广场The Actors Studio进行了4场粤剧演出,同台的还包括了张文强、李润莲、潘光锦、叶森、乡其照和林秀珠等人,其中大部份是她的学生。演出的包括《潞安州》、《凤阁恩仇未了情》、《碎鑾舆》、《一代天娇》等折子戏。

“学生学习到粤剧的表演技巧例如唱功、身段等等,但没地方让他们发挥是不行的,因此,我经常鼓励学生们上台表演,唯有这样,你的粤剧演出才会进步及更趋成熟。当然,如果真的只是想学而不想做,这又是另外一回事。”

[color=Blue]感染力无法取代[/color]

那一天晚上,我受邀观赏了其中一场演出,赫然发现在座者也有洋人朋友。这3名来自澳洲的洋人朋友,是在朋友的带领下来观赏粤剧演出的,演出期间只见他们时而点头,时而微笑,不晓得他们是否看得明白,但这种神態这样专注,教人感觉他们確是投入其中。

演出完毕,这3名洋人朋友还步上舞台与金倩翘及其他演员合照,讚赏连连。
粤剧的魅力,就是如此在有意无间散发了出来,当我们认为粤剧已经快被淘汰之际,突然之间,我们又听到了又或者是看到了不少人对它的拥护与爱戴,在疑无路之际“柳暗花明又一村”,让人出乎意料。

粤剧不会终结,就正如金倩翘所说的。或许,它受欢迎的程度不及五六十年代般兴旺,但,粤剧確有它无法取代的魅力及感染力。

[color=Blue]学粤剧一定要懂广东话[/color]

只要有兴趣,你就可以成为粤剧演员!
金倩翘表示,其实学习粤剧並不难,只要有兴趣就行了。“还有另外一个条件,就是你一定要懂得广东话,广东话也不必讲得很顺溜,懂一点点也行。”
她表示,曾有一名洋人朋友对粤剧很有兴趣很想学,无奈却不会说广东话,只好作罢。

[color=Blue]乐谱写拼音[/color]

“粤剧主要的学习部份有走台步、唱腔及造型,只要掌握了这3项,学起粤剧就如鱼得水了。”
当我还以为粤剧正逐渐消亡之际,金倩翘却捎来了这么一个佳音,原来当今还有很多对粤剧感兴趣者,却未能找到或者不知道在哪里可以学习粤剧而向她投诉。
“我有很多学生告诉我,有很多人找不到地方学习粤剧,而有兴趣者从十多岁至八十多岁的人士都有,这对我们而言,是很值得高兴的事。”

“有些学生是在年轻时观赏过粤剧,后来与粤剧渐行渐远,到年纪大了,生活安定下来了,时间又有了,於是就想栽进粤剧世界里头,享受当中的喜悦。”
她表示,一些学生不懂广东话,於是就自行在乐谱上做拼音,足见这些学习者的用心,而这,也让她为这些学生感到自豪。

有兴趣学习粤剧者,可致电016-9043302向金倩翘老师查询详情。

[color=Blue]神庙演神功戏跑全马[/color]

金倩翘在马来西亚生活22年来,参与了连她自己也数不清的粤剧演出,她曾受邀到全马各地的神庙演神功戏,因此,她笑说自己所认识或到过的马来西亚地方,可能比道地的马来西亚人还要多!

[color=Blue]火车过夜是常事[/color]

金倩翘在22年前来马来西亚发展,当时粤剧还处於蓬勃发展阶段,她甚至试过连演31天的纪录,这个村子的神功戏演完了,即漏夜乘搭火车到另一个村,赶在明晚在那儿做戏,“那是80年代的事情了,现在我已经少接神功戏了。”
在火车上过夜,是金倩翘经常做而且对她来说是不足为奇的事。

金倩翘表示,演出粤剧也有时间性,通常从农历六月至九月演出邀请会比较多,因为六月有观音诞、七月有盂兰胜会、九月有九皇爷诞等等,这几个月都是旺月。
“以前大部份的酬神戏都是热心人士赞助报效,一般上是商人做生意赚大钱之后,想要报答神恩来著,通常是一个人报效一晚,当然也有几个人报效一晚的。在大旺的年代,我还听说过有生意人想要报效神功戏酬神,还轮不到他的份呢!”

以前报效神功戏演出,通常是早在一年前就要预订,而且有些时候还要“抢”著报效,可谓旺到不得了。

同样的,神庙要邀请粤剧团演出,也是早在一年前就下订,由此可见当时盛况。
“不过这些都是七八十年代的风光往事了,但无论怎么样,戏剧始终有它的一席之地。”

而所谓的减少,说开了不外是原本以前是一连演出10个晚上粤剧的,现在可能只演出2晚。少,是真的少了。

粤剧团所面临的另外一个挑战,可能是神庙理事更喜欢以举办卡拉OK歌唱比赛来拉拢年轻人参与神庙活动,此外,较动感的歌唱比赛无论怎么样总是能吸引更多人潮,如此一来,香油钱就相对的增加,让神庙管理人觉得较划算。

[color=Blue]可认识中国古代历史[/color]

金倩翘表示,学习粤剧,除了可以培养一个人的气质及修养之外,其实,粤剧也是认识中国古代历史的一个管道。
“粤剧大部份的故事,都是取自中国历代的历史故事,尤其是忠孝仁义的故事,即使你不喜爱阅读书籍,观赏粤剧也不失为一个好方式。”

[color=Blue]粤剧列文化遗產名录[/color]

粤剧,原称大戏或者广东大戏。源自南戏,自明朝嘉靖年间开始在广东、广西粤语区出现,是糅合唱做唸打、乐师配乐、戏台服饰、抽象形体等等的表演艺术。粤剧每一个行当都有各自独特的服饰打扮。最初演出的语言是中原音韵,又称为戏棚官话。

到了清朝末期,知识份子为了方便宣扬革命而把演唱语言改为粤语广州话,使广府人更容易明白。粤剧名列中国2006年5月20日公佈的第一批518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產名录之內。2009年9月30日,粤剧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肯定,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產名录。

[[i] 本帖最后由 马到成功 于 2011-1-7 23:31 编辑 [/i]]

2011-1-7 23:35 马到成功
大马粤剧浮沉录(完)

[b]获红线女刘德华站台‧研艺剧社‧粤剧化作慈善志业[/b]


在1994年成立的研艺粤剧音乐社是大马业余粤剧社团中其中一个活跃组织,其宗旨是发扬及促进粤剧文化艺术,同时也藉粤剧演出推行慈善活动,14年来在本地进行了多次筹款演出,甫在今年的10月,整团人还前往香港演出筹款,获得香港当地人极力讚扬。
要说研艺粤剧音乐社,不得不提其社长顏叶秀珍。从1994年到现在,顏叶秀珍一直出任社长一职,为社团尽心又尽力。

[color=Blue]顏叶秀珍从小接触粤曲[/color]

顏叶秀珍自小就喜欢听粤曲,或许,这与她的姑丈“十三郎”和姑姑叶碧珊有关,这两人都是粤剧界的前辈,顏叶秀珍在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接触粤剧。

我从小就爱听粤曲,五六岁的时候还学唱过,姑姑在中华游艺场演出,我也跟著去看,甚至在日本统治马来亚期间,姑姑他们的剧团到马六甲演出,我也跟著去看,那个时候啊,我已十多岁了。”

当年,官太太们坐在台下看剧,看见精灵古怪的小叶秀珍在台前台后跑来跑去,还会怜惜地把她抱在大腿上,一同观赏台上的粤剧演出呢。
顏叶秀珍喜欢粤剧是一回事,家中长辈允许不允许她参与粤剧团又是另一回事,顏叶秀珍的爷爷不喜欢她沉迷於粤剧,於是在她十多岁时就把她给“捉”回吉隆坡,要她乖乖留在吉隆坡完成学业。

一边读书一边对粤剧念念不忘,顏叶秀珍在分享她对粤剧的痴迷程度与过程时,道出了原来她还曾经用过长裤来当水袖,在家中自设的舞台上,一边唱著粤曲一边挥动“水袖”自得其乐。

[color=Blue]与红线女上契成剧坛佳话[/color]

成年后好长的一段时间,顏叶秀珍与粤剧完全脱离了关係,但在內心深处,却期待著这一颗粤剧种子有朝一日能萌芽生长。

“直到我丈夫去世之后,孩子担心我生活苦闷,於是带我到女子精武馆听粤曲,后来我也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家里组成私人粤曲班,每个星期请来粤剧导师叶爱珍来教导我们唱粤曲,初时只不过只有五六人而己。”
如此这般维持了几年,直至1994年因为想公开演出,就向当局註册成立了研艺粤剧音乐剧社。

研艺粤剧音乐剧社每星期练习两次,每次大约练4个小时。虽说是业余,但团员对练习一点也不马虎,很多圈內人听到研艺两个字,都会竖起拇指称讚。
顏叶秀珍还曾经因某段粤曲练不好,晚上苦闷得睡不著觉,半夜起身来练习。这就是团员態度认真的最佳例子。

顏叶秀珍在一次前往广州红线女艺术中心参观时,有幸认识了红线女,两人非常投缘,当红线女从顏叶秀珍口中认识了研艺这个团体后,红线女更答应在研艺接下来的筹款演出中,会前来捧场。

“我还以为红线女只是说客套话而已,但真没料到在我们下一次的筹款演出时,她真的亲自飞过来,还给我们指导,这一来,更拉近了研艺和红线女的距离。”
也就是因为研艺认真的態度,让红线女非常感动,此后每隔二年一度的筹款演出,红线女都会特地飞过来捧场。1996年红线女受邀成为研艺艺术顾问,把研艺的水准推向更高层次。

在2008年的某一天,顏叶秀珍更与红线女上契做了红线女的契妹,成为粤剧界的佳话。

“从正式开始学习粤剧到现在已经超过20年了,看著本地粤剧越来越凋零我感觉很心痛,希望趁自己还有能力,为本地粤剧尽一份心力。

[color=Red]团员的话[/color]

[color=Blue]黄淑珍:不諳中文拼音学粤曲[/color]

我在16年前开始认识粤剧,是受母亲汤月娟的影响而加入研艺的。当初只是想玩玩,但料不到在认真投入之后,才发现到粤剧的奥妙,真的教人著迷。
1994年研艺举办了一场慈善演出,我本身是会计师,於是母亲就叫我帮忙做计账的工作,就这样我加入了研艺。

我本身自小接受英文教育,对粤曲一窍不通,对中文字更是一个也看不懂,別人唱粤曲时,我也是靠猜来捕捉其意思……一张写满中文字的乐谱放在我眼前,我可一个字也看不懂,是靠著听別人的发音,用英文字母一个个拼写上去,由於拼音有时也拼不准,因此常会出差错,闹出不少笑话,在这种情况之下,唯有靠別人给我指点和改正了。

对於不懂华文的人来说,学习粤曲的確不容易。如果没有那份心意可能无法坚持,但我是个认定了要学好一件事,就会用功到底把它学好的人。
2000年我第一次参与筹款演出,那天的登台剧是《花染状元红》,我还担任花旦一角呢,当天的演出非常成功,我高兴得不得啦!

当时,我觉得那场演出是最完美的,但10年后的现在再看,原来还有很多地方是可以演得更好的。我是个要求很高的人,希望每一次的演出都能比前一次更精进和精彩。
对於粤剧,我觉得它是一种境界很高深的舞台表演艺术,要推广这门艺术不能光靠个人,而是要靠全体力量;由於喜爱粤剧的英语源流者越来越多,我认为在演出时,可以同时在银幕上打出英文字幕,那观眾就能明白演员正在演些甚么,如此也能更投入地欣赏演出。

表演者本身也应该把粤剧看成是一种专业,要以专业的態度认真对待。如果演员本身都不认真,观眾又如何能看出那股诚意呢?

[color=Blue]顏华意:为陪母亲加入研艺[/color]

参加研艺,是为了陪妈妈叶秀珍。

那时母亲对我说,她们的演出缺少一个扮演丫鬟的演员,问我可不可以帮忙?我听罢就答应了。
我还以为演丫鬟很容易,不过是走几步路,开口讲两句话、唱两句词而已,因此,当每一次练习妈妈叫我一起练时,我都拒绝,心想:“这些怎可能难得倒我,到时练也不迟啊。”
於是一拖再拖一推再推,从来没有参加过练习。

直到有一晚,吃过晚餐后,大家在客厅里閒话家常,婆婆心血来潮,叫我扮丫鬟走几步路给她看。我心里又想,啊呀,不过是两步路,有何困难?就走给你们看。

就在我在家人面前认真地踏出两步时,真的是两步而已,就听到平日斯斯文文的婆婆笑到比甚么都厉害……我的心一下子掉下来了,真的那么难看吗?
那一次之后,我就再也不敢小看粤剧了。每次练习,都认认真真第一个报到,很用心的揣摩丫鬟角色,这个丫鬟,真的不好演,马虎不得啊!

后来,因为我长得高也瘦,因此每次都扮演反串的角色。也是红线女阿姨当初见我长得高,叫我不要担任花旦改当文武生的,我觉得反串也很不错啊,至少新鲜多了。

[color=Blue]主席许秀芬:远渡香港义演粤剧[/color]

研艺粤剧音乐剧社在本地公开演出已经有7次之多,都是为慈善义演筹款,受惠者包括贫困者、残疾者及不幸人士。
一直以来,研艺都是在国內演出,但今年例外,研艺正式衝出国界,到香港演出,让团员们有更加多学习与交流机会。

我们的演出地点是在香港北角的“新光戏院”,很多人都说,香港人最懂得欣赏粤剧,我们想在香港顺利地把戏票售出,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毕竟我们是来自马来西亚的团体,而且是业余性质的团体。

甚至有人告诉我们,即使是来自香港本土的大老倌在“新光戏院”演出,所获得的反应也是普普通通,我们,算是老几啊?
但是,让我们感恩的是,当天演出的票券竟然能顺利售罄。我不免猜测,会不会是托了红线女的福?哈哈哈。
在香港成功演出的经验,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鼓舞,让我们相信眾志成城这一句话。
只要有心,粤剧是永远不会消亡的。

[b]神功戏[/b]

在传统节日中,百姓为了酬谢神恩会举行一连串庆祝活动,如舞龙、舞狮、放鞭炮,更会筹集资金聘请戏班演出剧目作为主要庆祝活动。这些筹神的戏剧演出就叫做神功戏。
在香港而言,神功戏泛指一切因神诞、庙宇开光、鬼节打醮、太平清醮及传统节日而上演的所有戏曲。这种演出不是粤剧所专有的,绝大部份的潮州戏及福建戏演出也属於神功戏。

神功戏的例戏,依次序为《贺寿》,《六国大封相》(简称封相,只於首晚演出),《跳加官》(简称加官),《天姬送子》。

《贺寿》分《碧天贺寿》和《香花山大贺寿》,以及相对简单的小贺寿,《香花山贺寿》只在华光诞时演出,碧天贺寿也只在特別日子才演,一般戏班只演小贺寿。《天姬送子》简称送子。平日只演简单的送子,称小送子。正诞演大送子。特別节日时,在演戏换幕途中,演员会在师父神位前演送子,称后台送子)。

(报导:高宝丽‧<光明日报>)

[[i] 本帖最后由 马到成功 于 2011-1-7 23:38 编辑 [/i]]

2011-1-19 21:12 wengkinchan
回复 #2 马到成功 的帖子

[size=3][quote]大马粤剧名伶蔡艳香7岁入行,今年5月正好从艺70周年,办了一场慈善晚宴志庆。[/quote]

这篇连续文章,似乎只着重介绍蔡艳香。:( :( :(

为什么没有提到60年代红遍星、马的粤剧文武生邵振寰?他目前的近况如何?[/size]:lol :lol

2011-12-9 11:10 乱雪月花
请问楼主有没有关于大马粤剧名伶蔡艷香或金倩翘的联络?

2011-12-9 23:23 马到成功
回复 #7 乱雪月花 的帖子

对不起, 我没有他们的联络信息。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大马粤剧浮沉录(一)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