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5-01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526676
  • 博客数:433
  • 建立时间:2009-09-16
  • 更新时间:2016-01-18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我的成功定义:比富人有文化;比文化人富有!

性相近,习相远

2009-11-19 19:12:10

天气: 舒适 心情: 平静

早就听说新加坡华乐团在九月十一和十二日有这场《怀古篇》的重头戏,期待着叶聪总监亮出这把已磨了七年多的宝剑!随笔南洋网r1fj7O:FC~ SW'o9oH

(X5@5w"^Hw(@ j?Guest
开场第一曲《梅花》是叶国辉的作品,由三位演奏员联手操作的大型编钟掀开了音乐会的序幕。笙、箫、中音唢呐,再加上笛子,协和度和平衡度都控制得不错。四五度的平行旋律线条,是传统与现代的邂逅。核心旋律的展衍和变化,很有千山鸟飞绝的空旷意境!

陈庆恩的《广陵绝矣》是要表现古代名士稽康在就义前弹奏古琴《广陵散》那种空前绝后的场景。前奏采用弦乐(加弱音器)群奏,丰富的现代和声效果与铝板琴拉奏的虚无音色对比明显,叶聪真不愧是位把握乐队和谐与平衡的专家!但是中间段弦乐与弹拨乐的跳越性段落似乎有些怪异,并与前段风格不太调和,不知所云(也许是要表现稽康临死前的幻觉吧?)!最后出现的朗诵:《广陵散》如今绝矣!”显得有些突兀。

王甫建改编的《春江花月夜》乐器层比较厚。浓墨重彩、金鼓齐鸣,贵气逼人!但与原琵琶曲《夕阳箫鼓》在情趣上相差甚远。倒令我想象当年乾隆下江南,畅游秦淮河的景象。王甫建是令人敬佩的指挥大师,但指挥和作曲(编曲)的关系,终究是看似近,实乃远!

由顾冠仁根据龚一打谱所编曲的《离骚》,古琴与乐队配器的风格很协调。龚一台风淡定、大家风度,字字推敲、句句拿捏!只是乐队为古琴留下的自由发挥空间不多,结束的意境也还不够深邃。

《潇湘水云》是当晚音乐会中最原汁原味的(叶聪语)。龚一的功力,也随着白发增多越发炉火纯青!古琴的独奏,好在能听到吟、猱、绰、注的细微音响及自由节奏的跌宕起伏,并予听者更多的联想空间!为何不能像传统那样点一柱香?为何全场不能熄灯而仅留聚光灯在琴家身上以营造“高山流水”的知音氛围?为何扩音系统又出差错呢?

新加坡的艺术硬件绝对不能输。若输,也就无险可守了!

千呼万唤,终于等来叶总指挥的《月儿高》了。这首由彭修文改编的古曲可算是当晚原汁原味程度第二高的经典之经典了!
8{V(S6w+OJZc `Guest
直到《月儿高》之前,新加坡华乐团如果以音响协和、平衡及整体的演奏水平为标准,是领先世界各同类乐团的。不过,就在《月儿高》后,这种领先优势已经大大缩小,甚至不复存在!随笔南洋网.ss7| T~ m}%WX f2A
中国古曲,也是衡量华乐队水准的另一重要标志。指挥古曲并非按常规指挥方式就能轻易搞定的。
cc8@"uT5Q UB!q4{Guest
叶总还是用他那轻松的巴洛克风格来指挥,而乐队也像支纯净的西洋管弦乐团那样平铺直叙地奏完了这首难得的经典!

全场压轴之曲是关廼忠的《十面埋伏》。关先生是我很尊敬的作曲大师,最佩服的是他写的曲既大俗又大雅,既传统又现代,实乃各路听众都落入了他的“陷阱”!随笔南洋网3V`'Rz#^8Ml:k*k
关先生在新加坡曾经亲自点评过他自己的作品,他把自己作品分为行货(赶货的约稿)和精品两个部分。我倒是想增多一个介乎于两者之间的分类行精”或是“精行”行货里的精品或精品里的行货),希望不会惹恼了关老师?随笔南洋网g^&N4IJ*p0t1f R1}
此曲《十面埋伏》,关老虽然在这次重新演出前已稍加润笔,但还是看得出约稿的痕迹。不过,还是得佩服关老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极高职业水准的应付能力!虽然有些乐句已经离开原曲很远,甚至很明显的伦敦德里小调,都还是被揉进了统一的曲体里了。
L)|+at1s*XG8G*D/UGuest
钢琴家姚晓云虽已得奖若干,但演奏中国古曲还算初出茅庐,还没有真正来得及沉淀下来,好在技巧娴熟,演奏态度也认真负责。

新加坡华乐团在叶聪总监的带领下,七年来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在演奏现代派中国华乐作品方面。但是,演奏比较“原汁原味”的传统乐曲和古曲一直是华乐团的“软肋”。叶聪非常注重乐队音响的协和与平衡,甚至不惜对乐器的排列作出超出常规的安排。各种中国乐器在高频的不协泛音所造成的“不合群”在叶聪手中被慢慢克服,乐队也渐渐发出类似西洋管弦乐队的透彻音响效果,尤其是在演奏比较复杂的和声层次时更能体现出这一亮点。

然而,西方音乐与中国音乐毕竟是有所不同的。它们的美感差别想必也可以用三字经里的“性相近,习相远”来形容。虽然它们作为音乐有很多共性,但因为成长的土壤不同,差别是非常明显的。西洋音乐比较重视和声,音乐旋律也是出自和声的结构。而中国传统音乐则更重视的是旋律的线条,所谓和声只是不同声部的旋律出现时所造成的既成事实。许多传统音乐如江南丝竹和广东音乐几乎是建立在大齐奏的基础上,但我们不要忘记它们的美感来自于各声部旋律的所谓“支声复调”变奏上。因此,如何控制中国传统音乐各声部因乐器不同个性所派生出的主旋律同步变奏,并适当地调整各声部的明暗、轻重以及主次关系,也成为了一个指挥所必修的功课。

传统音乐“支声复调”大齐奏的优美,还在于中国乐器各自强烈个性这一“缺点”。和声纵向关系的相对单一,为不同的横向个性乐器旋律的发展提供了自由发挥的机会。相反,若设想用一个协和的西洋管弦乐团来演奏传统中国音乐的大齐奏会是多么单调啊?这就是新加坡华乐团演奏传统音乐时所遇到的难题!乐器的个性,已经被协和统一的大前提所削弱,再加上没有强调出各旋律声部的乐器特性和配合,当然所奏出的就是那种“蒸馏水”般纯洁但没有什么生命的音乐了!

新加坡的华乐发展虽然成绩很大,但进步的空间依然广阔,需要的是各方坦诚的交流和批评。希望我们的叶总能更努力地去打磨那把传统的“宝剑”,并在演奏传统乐曲或古曲时适当地让乐员还原出中国乐器原本的个性,让中国音乐的传统古典美传扬四方!

 

 

本文发表在2009/09/29联合早报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何逸敏空间
逸敏 发表于 2009-11-19 23:28:38
我曾经在新加坡“跋山涉水”丛一头搭车,到车带儿子到一位老师家学二胡。路上 花了 3个半小时,学30分钟,最后儿子还是放弃了,真是可惜。
UFO2012
刘斌 发表于 2009-11-20 10:08:33
有这种事?那老师不是住在乌敏岛上的仙人吧?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