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成功定义:比富人有文化;比文化人富有!

雅加达,周末记事

2018-05-28 12:26:42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雅加达,周末记事

五月第一个周末的傍晚,我们一行搭新航飞往雅加达。历时大约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的航程,目的地已在眼前。

这个离开新加坡那么近的邻国首都,我们在新加坡二十多年都不曾到过,也不敢到过,要不是这次由明玉大姐亲自带路,也许我们还会很久持有这份遗憾。

明玉一家,就是在二十年前那场印尼排华动乱时来到新加坡避难的,并由开始的陪孩子读书,渐渐把在印尼的餐馆生意带到了新加坡。

这些年来,明玉已经在新加坡开了几间印尼餐馆和食阁摊位,就连李总理的新年派对,也特别选用了明玉的印尼美食呢!

孩子们也已在新加坡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事业,明玉和她先生还是那么努力,每个月来往与新加坡和雅加达,打理着他们的餐饮和面包糕点事业。

我们问她既然已经定居新加坡,孩子们也不愿意回印尼打理家族企业,为何不关掉印尼的事业,专心发展在新加坡的事业呢?

明玉的答复令我们很感动。她说,作为印尼华人,她还是很感恩她的印尼祖国,如果她关掉在印尼的事业,将会使他们的四百多名公司员工失去饭碗,这是她于心不忍的事。

因此,她只是维持在印尼的事业,并没有想再发展扩大,只是要保住那些称她为妈咪的印尼员工的饭碗,并将许多管理的工作完全交给了印尼的高层管理职员,这也就是她心中的饮水思源。

虽然她是二十年那场惨烈的排华动乱的受害者,但她依然热爱她的印尼祖国,也在心中看不起那些在印尼赚尽了钱,却一点不回报当地穷苦人的华人富商。

华人富商的贪婪,也是那场排华动乱的其中一个因素。我们在雅加达也深刻体会到华人与当地土著的穷富差别。在普通的大街上,我们几乎见不到华人,除非是在较大的商业中心或华人社区。

说着说着,我们的车子就经过了那条当年被暴徒们砸烂或烧毁的商业大街。夜幕之中,依稀可以看到当年的暴行痕迹。二十年来,这里完全没有再装修,一派凋零荒芜样子。想当年,这可是雅加达最繁荣的商业区啊!

我们穿过一片片旧市区,看到一座座有历史的建筑,明玉特别感伤的是那座旧火车站,三十五年前,她就是从马朗来到雅加达的。终于,我们来到了一个很出名的当地餐馆。

一进餐馆,明玉就选了一个靠里面的桌子,哪怕这个桌子还未清理干净。看到我们疑惑的眼光,她解释说靠近门口的桌子会有些不安全,也许打抢者会抢了东西就马上逃窜。

虽然我们在飞机上都吃了东西,可明玉还是坚持让我们品尝一下这里的到底印尼美食。这里的经营方式很搞笑,你根本不必点餐,店家就把不同的菜肴端了上来。一旦你吃,就必须付这盘菜的钱。如果不吃,那就不必付钱。

吃完这顿半晚餐半夜宵的印尼餐后,明玉她坚持让我们在这家名叫SEDERHANA的餐馆门口拍照留念,说是以后你们可以向人家来夸耀你们曾经来过这家餐馆。哈,恭敬不如从命吧!

我们夜宿市区的香格里拉酒店,所有的旅客和行李都必须经过安全扫描,感觉是又去了一趟飞机场。还好酒店是蛮高级而熟悉的,风格与曼谷的香格里拉非常接近,只是少了湄南河而已。

第二天一早,明玉给我们带来了打包的印尼面条早餐。她说时间很紧,大家就在车子上完成了早餐,那面条真心好吃,感觉上有点像上海古早的凉面,可上面的料比上海凉面高级也好吃多了。

早餐后,我们一行去了当地的一个商品批发市场。那是一个挺破旧的商场,但许多的小商家都聚集在这里,价格也比较便宜,女士们买了一些东西后,我也买了几件衣衫算是到此一游。

午餐我们去了一个道地的当地印尼风格海鲜餐馆,菜肴相当考究好吃,我们也喝了一瓶民丹啤酒,大家又以猜价格来娱乐,某人猜的价格最接近就不必付餐费了呀。

酒足饭饱后,我们去了一个较高尚的商业中心购物。这里除了顶级的几个国际品牌外,几乎可以找到许多知名的国家品牌和当地的印尼品牌,女士们跟明玉的姐姐都买得不亦乐乎。

明玉的姐姐也是一位成功的女商人,她也是上届雅加达狮子会的会长。跟她的车子一路闲聊,也大开眼界。跟明玉不同的是,她比较不能适应新加坡的生活方式,虽然她女儿已经入新加坡藉,可她住新加坡不到十天,就恨不得回印尼,即使不能回雅加达,能到巴淡或民丹岛吃一顿地道的印尼餐也可一解乡愁。

我忍不住问她,新加坡比雅加达安全得多,她为何有不舒服的感觉呢?她说她已经习惯雅加达的乱中有序的生活,所以就会对新加坡规矩的生活感到无趣,也感觉什么事都被安排好了,完全没有令人意外事情发生的生活,就好像蒸馏水那样没有味道。

晚餐的安排,明玉姐姐好像有更好的安排,因此我们兵分三路来到一个旧款公寓集合。车停之后,明玉跟我们讲,这个公寓二十年前是个非常豪华的住宅,附近都是普通居民的住宅,因此它显得非常突兀。

在那场动乱之中,这个华人居民为主的公寓遭到了暴徒的血洗,几乎所有的华人女性都被近千名暴徒强暴。明玉在华人社区的公寓因发展商买通军队,在每个公寓入口停放了坦克,才幸运地躲过了暴徒的侵入。

晚餐我们选择了一个华人聚集的餐馆,生意简直好到不行,我们没得选择只能在靠门口的大圆桌坐下了。菜肴相当接近于马六甲或新加坡华人海鲜餐馆的风味,但好吃程度比新加坡高,与马六甲顶尖的肥妈餐馆不相上下,记得我们等肥妈等了一个半小时,这里我们等了一个小时,某人很想打包辣椒螃蟹回新加坡给女儿。

吃的实在太多太多,回到酒店去健身房运动了一个小时,再到酒店底层的院子了走走,突然记起明天早上必须早起,考察一下华人社区的商业环境,只能回房熄灯睡觉。

次日一早,明玉已经在楼下拍照发在我们的微信群里,催促我们快点下楼。早餐照例还是在车上解决的,明玉打包了另一种华人的面食给我们,不过我觉得不如前一天好吃。

我们先到了明玉在华人社区的面包糕点店,这是一栋四层的店屋,底层是店面,面包及糕点林林总总,看得人眼花,好在主人指示职员帮女人们挑选好吃的东西带回新加坡。

男人们更注重于面包糕点的制作过程,我们上了每层,参观了面包糕点的作坊,一切都井井有条,职员们也有说有笑地工作,没有新加坡那种工作的紧张度,甚至做账的员工也还都面带微笑。

接着,我们参观了明玉的主战场印尼餐馆。明玉在新加坡的印尼餐馆我们相当熟悉了,所以看着就有点眼熟,只不过雅加达的餐馆比起新加坡来是大多了,底层是散客餐厅,第二层大约是定位餐厅或包房吧?

三楼才是中央厨房和主厨及重要人物宿舍,明玉说主厨有时需要半夜煮东西的,餐饮业的辛苦是我们普通人不太了解的。四楼才是办公室和阳台,好些鱼儿游得好快活,一点不愁明天的生活将会如何?

我们在明玉的店门口留了倩影,接着去看看华人社区的居住环境。先看了比较普通华人住宅,联排的小洋房大约价格在四十到七十万新加坡币的范围内。再看了中档的洋房,价格大约在1.3至1.5M的范围内。

最后看的是有门卫站岗的高档洋房住宅区,多半是独立式或半独立式洋房,价格大约有新币五百万起步吧!我注意到住宅区不远处是一个大教堂,在近午的阳光里闪烁着耀人的光辉。

有幸去欣赏了一下明玉最新的屋子,她好像有几个家,这个是最近刚请设计师装修的。还未进门就被美丽的花卉迷住了,虽然装修工程还未完全完工,但那种气势已经很大,我们稍稍停留了半小时左右,并在她的花园拍了不少照片,尤其是女士们必须用明玉的特别姿势来拍照的。

终于到了Last Shopping的时刻,我们去了华人社区最大的商业中心,这是一个规模上大约相当于新加坡义安城或Vivo City的商业中心,但豪华程度不及前者而接近后者。

我们逛了一下,发现不少熟悉的新加坡商业品牌,如面包物语,Osim,莆田餐馆,当然少不了明玉的Dynamic面包店,而且一个商业中心里还有两家,其中一个附加了咖啡茶座。

我们在商厦买了一些印尼巴迪民族服装,就在明玉的咖啡店喝了一些饮料和糕点。去了百货公司SOGO看了一眼,无奈时间太紧,只能忍痛往机场方向去了。

印尼是下一个经济可能起飞的大国,华人的比例已经从原来的3%降到了1.7%,种族的问题困扰着印尼的发展,占绝对少数的华人依然控制着印尼的经济命脉,却又没有什么政治上的地位,这也可从钟万学等少数华裔政治明星的命运中看到。

大量的华裔富商带着大量的财富长期居住在新加坡等地,为新印的国家关系埋下的不定时的炸弹,即将来到的总统大选更将严重地影响着印尼的发展前途。

种族和宗教,这两个在新加坡被认为是不可触碰的敏感课题,却成为了印尼政客们捞取政治资本和选票的最好法宝。

悲哀,你的名字就叫印度尼西亚吗?
%r:Ts J\ i!^4nGuest随笔南洋网?,},E:\/K

DA(u2W,D6UGuest
+H-~,bs4o%hOc%lGuest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