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一身贱骨,骨重二两九分,天生全是傲骨,事事不顺眼,得罪的人多,只好由达摩大师出面,莫怪。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开埠200 莱佛士不再寂寞

那天,新加坡200年工作委员会(简称新工委)正在讨论如何纪念新加坡开埠200年,忽然来了个不速之客,一头金发,一脸怒气,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令在座委员,不禁有点心惊胆战,但仔细一看,来人势头不小,货真价实的红毛人,原来是200年前登陸新加坡的莱佛士爵士。

莱佛士一脚踩在椅子上,一口纯正的红毛腔,问新工委会为什么把他的塑像加上不沦不类的颜色。

知道来者是这次庆祝会的主角,新工委员连忙站起来,请莱佛士就坐,莱佛士却一脸不屑地说,林伯在河边站了多年,从来都沒有人拿过张椅子过来,现在膝盖骨都僵了,还坐什么鸟椅子?原来莱佛士也会讲鸟话,英语虽然有点生硬,还带点本地腔,大概是长时间没有讲话的原故。

莱佛士继续说,多年来自己孤独的站在那里,从来都没有看过有人在新加坡河捕鱼为生,你们却偏偏说,新加坡建国前是个小漁村,现在你们先告诉我,你们到底是要如何纪念开埠200年?免得再瞎眼说瞎话。

新工委会吱吱唔唔........

之后,新工委会终于决定,找来4位先辈,坚立在新加坡河畔,一解莱佛士多年的寂寞。

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请来的5个人,一个讲英语,一个讲华语,一个讲马来话,一个讲印度话,另一个讲的却是印尼语,鸡同鸭讲,他们之间,找不到共同的语言,文化背景又大又相同.....一样解决不了他们的寂寞。

真的是,古来聖贤皆寂寞。


闲人闲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闲人闲语 草民论政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