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6h

探索求知。书信参杂流。

11/2003

书信参杂流。

忙乱过后,徐丽虹动极思静,这傍晚时分靠着椅子轻松,闲散地歇一下。那边陈素云在电话里说什么:“…哇!就叹啦,山珍海味咧。”“哟,山珍海味呢。”徐丽虹的脑子里回响。她又想:“山珍海味,海味山珍…”“yea,海味山珍丰宴,哈,啤酒不宜稍减…”她以前填过一阙词,嗯,这一、两年来,疏于文辞,“什么…不宜稍减”。推敲,捉摸了好一阵子,才追忆得回来。


  

第二天,各人走去上班,徐丽虹独自留在宿舍里。坐得来,昨晚上推敲过的那阙词再次萦回脑际。她反复地念过几次,往事回到心头。那是阙《如梦令》,他,章票莫和朋友们结伴,去柔佛和新加坡一水之隔的四湾岛游玩的时候,在吃饭的地方遇到一个没有笑容的女堂倌,回家后填的。她想:“噢,是啊,那位郎霞欣,近日来我到处地跑,现在才有点儿空,我不如把这阙词寄给她看看。”再加一点儿迟疑,走上互联网,寒暄几句,把词寄出去。文字是这样的:-  

  《如梦令》- 四湾岛,餐厅女堂倌。

   海味山珍丰宴,啤酒不宜稍减。食指正忙时,来个苦瓜长脸。

   重现,重现,幸会莫如无见。

 

过了两天还不见回应。原来郎霞欣不是天天都看电邮信箱的。当然,除了心有所待的人之外,天天都看不是须要的。不过,这下子她上互联网看新闻,“噢,yea,倒忘了。”她这就打开电邮信箱来看,那就见着了徐丽虹寄来的信,里面有那阙词。

 

郎霞欣对着荧光幕说:“妙哉,你也会填词?[係唔係你填嘅啊?]礼尚往还,让我来回敬你一阙。”她的词是这样的:-

  《相见欢》- 怎堪留。

   梧桐落叶深秋,影丛丛,枯井层层焦叶惹蚊虫。

   心惊悸,花容懔,胆汁流。问你这般情景怎堪留?

  

过不到两个钟头,那边便有了回信。徐丽虹说收到了,赞她的词好诗意。那样子双方面都兴致勃勃。“来罢,让我们多多联络。”

25/10/2014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荷塘的个人空间
删除+0 荷塘 发表于 2014-10-25 06:17:01
叫做郎霞欣的这位小说人物确有其人,她是我在诗词班里相识和来往的朋友,像其他许多朋友那么样,是个忘年之交。她姓黄,我依照姓名的声音,在这本小说里把她定名作郎霞欣。

所说《<相见欢>- 怎堪留》郎霞欣在那个诗词班上发表过。我把它的末句、“问你这般情景怎堪留?”用作下联,为它配了上联。那是“稽吾如此鄙函何足顾”,有在这里我的个人空间2014-04-05 12:21:51黏贴过。网站页面是: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2327.html
■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3 Guest 发表于 2017-11-28 05:49:35
vGTH9L http://www.LnAJ7K8QSpfMO2wQ8gO.com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3 Guest 发表于 2017-11-30 14:32:13
ICaSxj  <a href="http://nvynjlcrykyv.com/">nvynjlcrykyv</a>, [url=http://gvqwxnmznnwf.com/]gvqwxnmznnwf[/url], [link=http://jqblsfgwdvjh.com/]jqblsfgwdvjh[/link], http://ghtoirauovjd.com/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