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4i

天理何在。

06/2009

案件开审,县令命原告方面重述指控陆颜氏的话,高禹亭,喜娘和媒婆先后发言,讲明晶儿被杀的经过,一面指点着陆家的人们,确认所说的人们谁是谁。当喜娘讲到营浩用拳头重打晶儿的时候,她依照堂上的指示向营浩点指。营浩喝道:“臭婆娘,看我也重打你一拳,叫你也得个惨死。”大家话说完,高禹亭控告陆颜氏和她的家人营浩二人谋杀他的义女、晶儿。

 

话毕,卢连涉走上前来。他问高禹亭道:“你说陆颜氏谋杀你的义女、晶儿,她用鞭子打晶儿,用鞭子打得死人吗?”高禹亭说:“她命令家人营浩重拳打晶儿,把她的肋骨打碎,刺烂肺脏和肝脏,晶儿受了致命的重伤。陆颜氏不即时找大夫给予急救,晶儿因此而死。”

 

卢连涉问道:“你又告营浩谋杀,他是怎样犯了谋杀罪的?”高禹亭说:“像我刚才所说的,营浩用蛮力打烂晶儿的肋骨,使她因伤而死。

 

卢连涉转向陆颜氏说道:“营浩没有用拳头打过死者、晶儿,他只是推了她一把,她‘腾腾腾’地倒退几步,跌倒,也没有受什么伤或者流血,是不是?”陆颜氏愕然,在她迟疑之间,卢连涉说:“昨天不是说过了吗[他叫她要留意地听,要依照他的意思讲话。]?昨天你有说只是推她而已,没有用拳头打她。”陆颜氏会意,猛然应道:“是,是。只是推她而已嘛。”这话一出,媒婆和喜娘抢着说那是说谎的,事实是营浩用拳头很猛力地打晶儿的肋骨,把她的肋骨当场打烂的。

 

卢连涉对陆颜氏说:“死者站好了之后,你骂她不知廉耻,都还未曾对你行过大礼,还未曾正式入门就已经和家人眉来眼去地勾搭了。骂得来,她也自觉真的不对,于是向水井冲去,要跳水自杀。她做得鸡手鸭脚,一碰竟然撞上了水井的栏杆,就那么地把她自己的肋骨碰烂了才掉进水井里。她的肋骨正是这样子撞烂的。是不是?”陆颜氏猛力点头,应说:“是,是。

 

媒婆和喜娘又再抢着说那是说谎的,事实是营浩用拳头很猛力地打晶儿的肋骨,把她的肋骨当场打烂的。县令喝道:“大胆妇人,讼师在讲话,你们胆敢插嘴闹堂?单只这点你们便该罚掌嘴四十。”他转头对卢连涉笑着赞赏,说道:“果然是名讼师,辩案明察秋毫。”高禹亭抗议说:“讼师讲话不符事实便须要反驳,扼制她们发言不合法理。”县令不睬他。

 

卢连涉说:“大人,事实是死者晶儿才到得陆家片刻,在还未曾行过入门仪式就已经败坏了妇道,她知罪自杀。小民代表被告众人,上请大人判决被告方面所有人等无罪。”高禹亭等人鼓噪,说造是生非,请县官大人逐步审理,主持公道。

 

高禹亭说:“小民昨天看过晶儿的致命伤,她的肋骨的破洞是圆的,不是碰撞栏杆所造成,而是被拳头打烂的。请大人验尸,查明。”卢连涉对县令说:“尸体存放静处,时隔一日,谁知原告有否动手假造罪案证据,尸体不用检验了。”县令捋他颔下那撮稀薄的山羊鬚,对他笑答:“卢讼师果然机警,能觉察得出小人作伪的意图,难得,难得。”高禹亭抗议说:“卢连涉!易地而处,如果是你的义女,你忍心重拳打她以造成罪证吗?”卢连涉和县令都不睬他。

02/10/2014。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荷塘的个人空间
删除+0 荷塘 发表于 2014-10-02 06:50:38
见着这两个家伙我就希望有个什么侠义人物走来打他们一顿。
■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