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代的乡间教育d。

2014-09-22 06:16:19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1930年代的乡间教育d

03/1998

新加坡的天空很多时候都是灰淡一片,见到白云成团的时候也不常常见到蓝天。有时我就记起在乡下的情景,最是秋天时令,在平溪小学校的操场上,向旗杆的顶端望上去,上头是晴空一片,在蔚蓝的画面上,贴着鱼鳞似的小块小块的白云,清爽之极。

 

平溪小学校的校长叫宋衮儒,是我们苹岗乡,沙头岗人,穿长衫。他的鼻头红色,人家背地里叫他“红鼻哥”[广东人叫鼻子做鼻哥](hoong3 wai5 goo4)。说起他大家都知道他有一项与人不同的手法:他惯常把学生们的耳垂用力地捏一下,那是他给犯规的学生们的惩罚。自然,严重一点的,他会用毛笔沾红墨,在学生的嘴巴周遭画一个圆圈。先生们处罚学生也有画红圈,可是捏耳垂则是他一个人的绝学,先生们是不做的。

 

先生们之中我只记得中兴哥一人,即是本篇第一章说到附录5.1.2.AC的那一位。

 

在我之前的课本有这些课文:

  人手足刀尺。几桌椅。山水田。狗牛羊。大山小石。天地日月。父母男女。红黄蓝白黑。

  小猫三隻四隻。白布五匹六匹。

黑云满天,大雨就来了,许多人赶紧回家。

十月十日是我们的国庆日。

我在1933年开学,一年和二年的课文我没有一课记得。

 

1994年我写过一首七言律诗,追忆幼时在学校里的情景,地点是大魁堂侧门外。那时候,春水涨到池塘边,淹着青草一片。有生了两条前肢,还拖着尾巴的青蛙幼儿游走着。年代应该是1934年,我读二年级的时候。那道侧门是接近附录5.4.1.,LMN,E的那一道门。池塘则是AG那个池塘。

22/09/2014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荷塘的个人空间
删除+0 荷塘 发表于 2014-09-22 06:22:10
所说的那首七律今年,七月二十二日,我有在这里黏贴过,欢迎诸位赐教。它的页面是: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248.html

■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