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版人世间4m

2019-01-06 10:08:43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社会言情小说三版人世间。

第四篇 欣逢商机

三版人世间4m

20162月。

 

有一天,秀英在打扫的时候,见到桌面上搁着的一封信,写着什么丽…,这名字没有听人说起过,她在迟疑间不曾移开视线,却听家主婆疾步走过来,“嗦”地把信抽了去,同时瞪她一眼,老大地不高兴,秀英莫明所以。原来那样子她犯了家主婆的大忌:她见着的是家主婆早年的情书,刚才在萦回往事之间,不经意地搁在那里。家主婆娇生惯养,对僕妇和婢女有时会粗声粗气,现在有了这件事情,对秀英心存不快,那就更加地难免要给她脸色看了。

 

过了一些时候,她又想:“荷花为人精灵,会不会从中了解到那是情书?会不会眼见东源大权旁落,而联想到我原先另有意中人?那岂不是大事一件?”她想:“那样不妙,看要怎样扼制着她,不让往事浮现才好。”她根本就不把东源这个丈夫放在眼里,但是已经有个情人,却给别人动了粗,让她走上彻底失意之路,到底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她有想过要把秀英调回去跟随小老婆,不过很快就又想到,她在外面更加地容易揭发自己的往事。过得一些时候,秀英的卖身契就要到期了,只要在这半年之内没事,她过后不再留在这里,就没事了。于是家主婆自己安慰自己,克意不再去想起这件事情。其实她多心了,秀英根本就不知就里。而且,就算她知道详情,她也没有兴趣和趋向要在那样子的隐私里做点什么文章。

  

所谓卖身契即是她父亲为了要钱,把她交给这个人家的定期劳工合约。它规定秀英要为这个人家服务十年,由主人家指派工作,一直到期满为止。

  

合约期满,婢女不再逗留,但是又没有去处,给她找个婆家是个解决问题的方法,所以家主婆找个媒婆,把秀英嫁了出去。在这个问题上,家主婆犯了错。嫁她出去合约没有说什么,是她会错了意,以为是她的责任也是权限之内的事情,没有征求过秀英的意见就把她许配了人。

  

秀英早就把童年时候,不幸的遭遇果敢地深埋心底,这麽多年来她屡逢逆境,早已养成了逆来顺受的作风,和听天由命的心态。她也不清楚她的处境,但是就算她知道,要把她怎么嫁就怎么嫁,她不在乎。她在这里过的是卑贱的生活,种种事情抹煞她的人格的尊严,她已经习惯到不予计较,也还自己定格,说她不配把它放在心上了。她只存自怨自哎的份儿,现时如何,日后如何任凭上天编排便是。所以话说了下来,她拿着她的那几件简单的衣服,离开那个人家,跟随一个年轻妇人,走上一条新的人生路程。她就是这个样子嫁了给敦恒的。

  

那个年轻妇人是敦恒的妻姨,排行第七。她叫秀英叫她七姐,秀英说不敢,应该叫七姨,因为她是个“小”的。叫七姨那是自己降低一级,跟随将来的儿女辈称呼的。敦恒在马来亚有事业,写信托七姨代他在乡间讨个小妾,她经由一个媒婆搭线,到省城里把秀英娶回家。

  

过了年,七姨带着她的儿子们过渡马来亚,并安排水客在过后的几个月内,把秀英带过来。到得新加坡,七姨又走去带她到她们在柔佛,居銮的家小住两天,才北上怡保,敦恒的家,和他会面、聚首。

  

以前家主婆说有了人家,要把她嫁出去,她还以为前途一定凄惨,虽经七姨说过,说敦恒开的制衣厂已经有了多年的历史,根基稳固,她还将信将疑。来到之后所见果然情景很好,真是出乎她意料之外。再说,敦恒对她推心置腹,一点儿也没有因为她是小妾而给她心理上的压力,她觉得她很幸福。她有对敦恒说过:“我原先做了最坏的打算,预料所归的人是个靠出卖劳力讨生活的,我会坚决地和他合作,他做他的,我自己可以到人家的店里,收集店员的衣服回来洗濯,或者找商店,办事处为他们扫地,抹桌椅,或者去街边摆卖蔬菜瓜果,赚口粗茶淡饭过活,却想不到这里是这么好的一户人家。”敦恒说他喜欢她勤劳,朴素和她脚踏实地的人生观。他说道:“我会和你真诚地过活。”秀英心里想:“他真的是我的男人“。她又想:”只要我生得出一男半女,这里便真的是我的家了。”

  

辛酸的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这个秀英养育了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她苦尽甘来了。徐丽虹听她母亲这麽地说过,也为那个受过了苦的弱女子庆幸。

  

两天过去,她也就走去深圳开始办她的事。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