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版人世间4l

2019-01-04 16:14:33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社会言情小说三版人世间。

第四篇 欣逢商机

三版人世间4l

20162月。

 

各事办妥,徐丽虹先向杨家各位道别。她要去银行走一趟,存支票和收好那张存款收据。袁总的家现在在深圳,儿子也在深圳,女儿虽然在新加坡,父女之间已经通过了电话,这一趟不打算会面了,所以他想在公司里闲坐一些时候才回旅店。

  

第二天,徐丽虹和袁总分道扬镳,袁总飞到香港,转道回深圳,徐丽虹则飞到广州,取道走回曷排乡家里。她对母亲和二嫂说了她有那份新工作,大家都说,怎么走到那么远的工作也接受?她有为母亲在镇上的银行户口加添一点钱,又为二嫂在镇上的银行户口加添一点钱,数目经过琢磨,以免惊世骇俗。

 

逆境有尽时

她在家里逗留了两天才去深圳办事。这期间没话找话,她母亲有对她说到一个,人称荷花的年轻女子。那个荷花早些时候有从南洋回到广州见见一些故人,她这几年来的经历母亲间接地听到了一些,也为她庆幸。

  

徐丽虹她们这一家,对荷花所知不多,只是一般的旧识。如果得知内情,那是一段辛酸憾事。原来她,现在把名字改回原有的秀英的荷花,在嫁给一个叫做敦恒的人之前,是个婢女的身份,人际关系很不愉快。在那期间有两三年她派在那人家的小老婆身边。那小老婆以前是个交际花,嫁进来之后,家主婆叫她终日和一班阔太太们打麻将鬼混。那个小老婆有一次神情紧张地,压低嗓音,却用高调向那个张师奶喊“耳语”说话,讲的是她所知道的某某人家的事,说他们的养子长大了,握住经济大权之后变心。她那麽地“耳语”,因为李师奶就刚刚才收了个养子继承香灯。她不便给李师奶听到,秀英随侍在侧,她是听到的。那下子,那个小老婆大概说了话心虚,转而怪罪秀英,瞪她一眼,说:“关你乜嘢事啊,荷花?”

  

唉,荷花…,秀英想,她连自己要叫个什么名字都没有权做主。秀英想:“阿桂花也真是的,她就是那么地不把事情放在心上,几次地让家主婆怪罪她。”那次,桂花缠着秀英讲话,问她一句文句的字眼和含义;当着家主婆的脸讲读书,本质上就已经犯了错,她还口甜舌滑,对她荷花jie④前,荷花jie④后。秀英向她打个眼色,嘬起嘴唇,暗示叫她禁声,已经来不及,霎时响起家主婆喝止声。她跨步过来,左手抓住桂花的下巴,右手打她一个巴掌,说:以前有讲过,叫荷花做荷花jie②可以,叫做jie④就不可以,忘了吗?她想问一次打一个巴掌,那个桂花却对着她苦笑,连连地说“我知道我错了,对不起。”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家主婆打不下去了。她心里想:“阿桂花乖巧伶俐,要打她也不易下手。”她又想:“如果我自己有个像桂花这样乖巧伶俐的女儿就好啦。”

 

她们这个家有个在读初中的儿子,没有女儿。她们的店做的是开门七件事的批发生意,资本九十巴仙是家主婆的,家主人只占十巴仙,那还是岳父给他记个名的。家主人也在店里任职,拿一份比别人丰厚的薪水;家庭开销,包括小老婆的种种费用则都由家主婆支付。她是一店之主,也可说是一家之主。

 

说起来她们有一套胡涂账。当年,这个家主婆本来有个很谈得来的男朋友,所谓在恋爱之中,却给那个人暗算了。怎么办?唯有嫁给他了,那怨恨则是涂抹不去的。她也可以算是个不十分阴毒的妇人,没办法之中,“唉”地叹口气,付之天命,算了。她就只管掌握着店务,连她丈夫搞上一个小老婆她都接受了。叫小老婆空着闲坐是吗?就派去和阔太太们交际好了,那样子对业务有帮助,秀英就是那样子跟随着那个小老婆的。到得后来,家主婆又把桂花和秀英调换,桂花跟随小老婆,秀英上下走动,上楼忙家务,下楼则帮做店里的工作。

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