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朔》6e

2017-10-10 11:08:48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电视连续剧笔记和观感。

《东方朔》6e

08/2017

这时候,沉重地失望的东方朔去见罗绮,他说既然偌大的长安没有他立锥之地,他要离开长安。他说他走并不是畏难而退,他实在是找不到识货的买主[是的。在这套连续剧里汉武帝不是个够格的君主。]。他说:“大丈夫说一不二,说了走就真要走。”他冲门而出,却听得罗绮跪向神台叫爹,“女儿对不起你了。”东方朔止步,回身。他见着墙壁上悬挂着,可以用来自杀的剑,问说:“姑娘,你怎么啦?”她说她父亲死的时候她还小,窦王孙要斩草除根,杀她全家,多亏她父亲部下相助,她才有幸逃此一劫。她之所以更名换姓遁入风尘,忍辱偷生,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替她父亲洗清不白之冤。她说,可惜她不是男人,她只能将报仇雪恨的希望寄托在敢于仗义执言,除奸铲恶的志士仁人身上。她等着,仿佛终于等到了,而转眼间她才明白那只不过是南柯一梦。她说,所谓天下的大贤才,其实只是不堪一击的瓦罐。她说:“你叫我失望,是我看错了你[你呢?你对他的言行,多次都是摧毁而不是激发,鼓励的。]。你走吧,我要的不是一个吹牛客。”

 

东方朔这时候说他不愿意走了。说她小瞧了他这个男人。如果他一天能够挤身庙堂,首先要剿灭的将是窦氏一伙,为她全家雪恨。东方朔决定不离开长安了。

 

窦氏三人、窦王孙,窦威和窦勇在院子里说话。窦王孙说画眉也会变成夜莺。这几天皇帝的宫庭就经常在晚上传出画眉声。窦威说:“您是说皇上封的那几位贤人吗?嗯,他们是刚刚被召进京的,不会是在背后给皇帝出主意的人。”“可是其中有一个,他就不是刚刚被召来的。”嗯,说的是东方朔。“就是那个在街头玩杂耍,吹牛皮的小混混?”“对,听说他一直住在平阳府的马厩里,而我们这几天跟皇帝的较量都与平阳府有关。”“如果真的是那个东方朔,皇帝也不可能封他那一个末等的小官啊!”

 

在这里太皇太后说:“这些文绉绉,没趣的笑话,你就别说了,要说就说说逗人笑的。”窦王孙和窦威二人到来,行礼,太皇太后说:“丞相跟窦威啊,起来吧。”问说:“你们有什么事啊?”窦王孙缄默,窦威开口说话:“侄儿对皇上这次任官实在搞不懂。”太皇太后说:“任一个五百石,六百石小的官天下乱不了。”窦威说他不解的是皇上竟然把一个在街头上玩杂耍的小混混也当成了贤人,那让大臣们议论纷纷啊,所以侄儿他恳请姑妈降旨,将那种骗子撵出庙堂,以清君[你心中还有“君”吗?]侧。太皇太后问丞相是怎么个看法。窦王孙说:“此人有没有别的本事侄儿就不知道了,但是玩个杂耍,讲个笑话哄人开心的事倒是一流的。”太皇太后问说:“那皇上给他个什么官职啦?”“金马门待诏。”“一百石的末等小官嘛,看来皇上还没有太糊涂。”丞相附和说:“姑妈圣明。”

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