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朔》6c

2017-10-08 11:25:28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电视连续剧笔记和观感。

《东方朔》6c

08/2017

这一阵子东方朔被召来了,他行礼叩见。皇上说:“朕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接到边关匈奴退兵的消息,你那事儿到底有几分把握?”东方朔说:“请皇上放心。草民这可是坛子里抓乌龟,手到捻来,跑不了的。”皇帝说:“朕可是跟太皇太后打了赌的,你要是误了朕也就误了你的脑袋。”

 

在罗绮那边,她在对侍女说:“你别看他一天到头老是胡说八道,我自己可觉得啊他是面带猪相,心中嘹亮。”楼下有异景,侍女走下去观察。那是来了霍去病,他告诉东方朔,说卫青带去的信鸽飞回来,带来了讯息,说匈奴退兵了。东方朔冲动,他脚软,跌倒在地上。

 

在宫庭里,窦王孙在为太皇太后槌腿。太皇太后说匈奴得不到他们要的女人,正在发怒。这时候汉武帝急步走来,太皇太后感觉不妙,说道:“哎呀,不好啦。”她说:“孙儿,不要慌,有奶奶在这儿坐阵呢”说着一拍胸膛。汉武帝报说,边关李广将军发回快报,说匈奴已全线退兵,现在边关已经没有事了。情况如此窦王孙失意,脸色难看。太皇太后说“呃,这,这是真的吗?”汉武帝回说:“千真万确,孙儿就是跑来给奶奶报喜的。”“哈,我的孙子赢了。”窦王孙外走几步,合着愁眉,站着。太皇太后笑嘻嘻,说道:“输给孙子不算羞辱。丞相,你说呢?”窦王孙转身过来,应说:“是,是,是。”提到打赌的事,太皇太后把说过的权限交给汉武帝。皇帝行礼,谢过。

 

敢夫,东方朔和卫青三人在外间喝酒。东方朔说他为皇上劳苦,这次不要又再把他忘了。

 

汉武帝和平阳长公主对话,他说:“姐姐,你说他是怎么算到这次匈奴要退兵的呀?”长公主说:“他不是算的。他说是釜底抽薪的办法。他用卫青陪同一个叫做倪律的商人深入匈奴。这个倪律长期在匈奴边关做买卖,跟许多匈奴的贵族关系熟稔。这次去匈奴使命只有一个,那是大肆散布单于的弟弟,要趁单于进攻大汉的机会,发动宫廷政变。他篡位的野心早就路人皆知了,所以单于一听到这个消息就马上撤兵了。”

 

汉武帝觉得东方朔没有什么了不起,他说:“这么简单的反间计,只要读过一些兵法的人就该懂得[你阿朕老兄懂得吗?为什么你半月来茶饭不思?为什么你一天一天地受煎熬,就好像煮在油锅之中?你为什么须要赌江山的兴亡?你只要使出你的反间计不就没事了吗?这里所见的这个汉武帝太不像个样子。]难怪他不敢早早给朕交底。”长公主说:“虽说人人都知道,但是普通人可没有这个胆色真正做到。”“要说胆色难道朕没有?他押的是人头而朕押的是整个江山的兴亡。[这么地要命的大事,你阿朕早该用你的反间计去打击匈奴。][东方朔用这反间计促使匈奴全线退兵,同时为你从太皇太后手里,赢得了委任高到一千石官员的权,那感激的心思你连丝毫都没有吗?]”“圣上圣明。要是没有圣上的信任,他东方朔也一事无成。”皇帝听得满意。

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