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旗袍

2010-07-04 00:02:56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南洋人和旗袍有不解之缘,特别到农历新年的时候,街上老的少的都穿着旗袍提着袋子,袋子里面装着2粒的桔子。这样的情景在新加坡尤其突出。因为平时新加坡人不论贫富,最常见的装束就是T恤衫和百慕达裤,据说还有年轻人这么穿进教堂,被老牧师骂。

   可到了农历新年,新加坡女性为什么都突然穿上了旗袍,而且很多是花旗袍。苗条的年轻女子穿着旗袍,在绿色花园一样的国家的大街小巷这么一走,万绿丛中一朵花,还有一番风味,让人仿佛时光倒流。可胖子一穿,如一朵大丽花,本来就设计很短的旗袍,因为臀部的体积占了上风,一下子变成超短的迷你旗袍,有些还随性地搭配上时髦拖鞋,却突出了腿的浑圆,远远望去,圆滚滚的就是一团肉,虽然该突的都突出,却没有了性感。

   南洋女子的旗袍情从何而来还真无从考证,我就自己琢磨着一想:前清遗老为什么要拖一条辫子?因为那是朝代的信物,这怎么可以丢失?这一想还真想通了,南洋女子爱穿旗袍,因为那是移民时代的信物。难怪这里的人穿旗袍不按牌理出牌,福建的移民有福建人心中的旗袍,潮汕移民有潮汕人心中的旗袍,历史的烙印加上个人的诠释,旗袍的形状和款式就丰富多彩了。

   女人对于旗袍的钟爱,藏于心的最深处,遥望它的优雅,它的神秘,以及它勾勒出来的袅娜和妥帖,却不敢轻易触动,只怕碎了一个完美的梦。然而女人又抵制不了旗袍的诱惑,或许没有勇气去穿,那么只在眼里欣赏就好了,就如同在忙乱的生活和工作中,保存一度纯净的空间,虽然少而短暂,但只要它存在,就还有着欣欣然的希望。旗袍如茶,有一种不言的高贵。张爱玲说:“大雅即大俗,大俗亦大雅。”依我看来,这旗袍就是大雅与大俗的极致。

   我刚来这里时候也赶上趟,买了一橱子南洋旗袍,结果最喜欢的还是在国内名店定做的旗袍。一件是蓝底配上白花,古典中透出时尚。那年学生毕业典礼上,我穿着它为毕业生颁发证书,突然被一名男生抱住,学生耳语:“老师,你太漂亮了”。这样的时光不会再有,因为身材走样后想穿也不太爱穿了。后来在北京名店做了一套旗袍,用的是碎花的料,不敢奢望有惊艳的效果,还好穿了几次没有被人笑。不过,橱里还是年年进新货,都是偶尔在宴会的时候用一用,只求在珠光宝气的太太们中间讨点巧,没有太难看就行。但我的旗袍情结似乎日久弥新,已有一份痴了。也许移民前也拿了信物,怀揣心中,不敢丢失!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