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2-23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13765
  • 博客数:13
  • 建立时间:2010-04-01
  • 更新时间:2015-11-16

最新评论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事实上,泰国近4年来的纷纷扰扰,都与达信这位前首相有关。达信1949726日生于泰国北部的清迈府。他是第四代泰国华人,祖籍广东丰顺。达信早年是一名警察。中年下海,迅速冒起成为泰国的电信大亨,创造了一段令人惊叹的传奇。
 
  2001年,达信把他的传奇延续到政坛。2月,由他一手创立的泰爱泰党赢得大选,达信以压倒性的优势成为泰国第23任首相。之后,他又成为泰国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完成任期,并成功连任的首相。
 
达信分裂泰国?

  在任期间,达信像CEO一样管理国家。他主持第一次内阁会议,就发给36位阁员每人一台笔记本电脑,规定今后内阁会议一律使用电脑,要求阁员摆脱对秘书的依赖。面对低迷的经济,达信通过低息贷款和政府救济拉升内需,带动经济走出低谷。而主要贷款和救济措施向农民倾斜。占泰国人口70%的农民,是达信执政的最大受惠者,并最终构成了达信的权力基础。

  然而,这位超人气的首相还是在2006年的一场政变中被推翻。事实上,对于达信贪污受贿、以权谋私的指控,从2005年就开始了。反达信的黄衫军领袖、出版业大亨林明达,原本是达信最忠实的支持者,但他后来公开指控达信贪污及收受巨额回扣。

  然而真正给达信带来巨大危机的,是20061月,由泰爱泰党控制的下议院修改电信法,为新加坡淡马锡控股收购达信家族的电信公司打开了方便之门。这场被媒体称为世纪交易、总额达38亿美元的收购案,成了达信利用权力为家族牟利、套现并逃税的铁证。这也是黄衫军揭竿而起的主要原因。

  对此,台湾政治评论家江春男一针见血地说:达信是商人出身,本性难改,在政也言商,一方面替人民找赚钱的方法,一方面也替自己赚大钱。议会、反对党和街头运动都奈何他不得,于是才会发生军人政变。

  政变赶走了达信,却没有弥合社会的裂痕。从此,泰国以支持或反对达信分成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反达信的黄衫军主要由曼谷等城市中产阶级和精英阶层组成,人数虽少,却得军方和泰王的支持。而亲达信的红衫军则由广大农民和贫困人士组成。红衫军与黄衫军的尖锐对立,从本质上反应了泰国草根阶层与精英阶层的矛盾和冲突。

你方唱罢我登场

  自达信2006年被军人赶下台后,泰国已换了3任总理,黄衫军和红衫军,你方唱罢我登场,泰国政局一直难以平复。

  2007年,支持达信的人民力量党在大选中击败军方支持的民主党,沙马出任新首相。达信也于次年2月结束流亡,返回泰国。就在达信支持者欢呼雀跃之际,针对达信及其家人的多起贪污案开审。同年5月,黄衫军在曼谷持续大示威,指责沙马为达信的傀儡,要求其立刻下台。

  同年7月,刑事法庭裁定达信妻子逃税罪名成立,入狱3年。达信家族在提出上诉后不久,再度逃亡,并寻求外国政府的庇护。于是,其声誉严重受损。黄衫军乘胜追击,沙马政府成为众矢之的。

  20088月,黄衫军占领首相府,11月底占领曼谷两大机场。面对社会持续动乱,沙马和他的继任者——达信的妹夫颂猜,都无能为力、回天乏术,不到三个月,两人相继下台。12月底,民主党党魁阿比昔成为泰国新任首相,黄衫军的抗议才算平息。
但如此同时,红衫军又开始积极行动起来。他们指阿比昔借助军方势力上台,不合法!200812月底,红衫军封锁国会大厦,
 
  20094月,红衫军冲击东盟与对话国系列峰会会场,迫使峰会中途取消,各国领袖大被迫逃亡。今年2月底,泰国法院判决没收达信约14亿美元的非法所得,红衫军于是再次走上街头。

泰国民主何去何从?

  经过四月份的流血冲突后,双方似乎出现了寻求妥协的意愿。一直拒不辞职的阿比昔提出和解路线图,同意提前解散国会,于11月中旬举行大选。红衫军立刻表示接受阿比昔的和解,但同时提出要求,要让副总理素贴为4月的流血冲突负责。由于红衫军提出新要求,令这场拖了2个月的示威活动再次与和平收场的大结局擦肩而过。514日,红衫军示威者与军警爆发激烈驳火,首都曼谷变成战场,泰国已到了内战的边缘。

  事实上,泰国推翻君主专制已有78年的历史,民主的历程也不算太短了。但78年来,泰国发生了18次政变,民主一直在政治动荡、政府轮替和军事政变的怪圈中打转,宪法被无数次的中止和修改,首相换了一个又一个。除了达信,甚至没有人能够做满一届。

  新加坡时事评论人吴俊刚说:泰国民主折腾了几十年,既死不了,也长不高。十足是个民主的怪胎。”“一味盲目讴歌民主而不顾现实的人,却仍然像称赞皇帝的新衣一样,称颂着泰国的民主和台湾的民主。也许是因为在这两个地方,动辄有数以万计的人走上街头示威。殊不知,示威所反映的往往不是民主,而是民主的失败或失效。

  而更为吊诡的是,在这场政治恶斗中,双方都高举民主大旗,一方自称反独裁民主联盟(红衫军),另一方则称人民民主联盟(黄衫军)。他们用近乎相同的口号和手法,鼓动大批民众上街示威,似乎在为泰国的民主而奋斗、而流血。但残酷的现实却告诉我们,在民主口号的背后总能看到政治人物的操弄和他们的政治动机。  

  而受伤的却是泰国的经济。比如泰国著名的旅游业,近年来的损失估计已达数十亿美元。民主的肾上腺素,显然无法疗治这种实实在在的伤痛。新加坡《联合早报》在一篇社论中指出:泰国显然已失去方向感,以至于在政治恶斗的漩涡里,或挣扎或陶醉,更确切地说是在自我戕害。这是泰国人民的极大不幸。

  然而可悲的是,不管这场民主游戏如何收场,泰国都很难做到长治久安。即便大选如红衫军所愿提前举行,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社会严重分化、国家和民主机制的公信力严重受损,其实早已为新一轮的民主恶斗埋下了伏笔。
 
  (二之二)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国际时评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